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33章 闭眼睛

第33章 闭眼睛

傅时寒不动声色地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霍烟犹豫片刻,终究还是乖乖坐了过去。
  
  沙发只够容纳一个人,霍烟非常自觉地坐到了沙发的扶手位置,靠在他身畔。
  
  向南打开电脑,装上了投影仪,然后关了灯。
  
  屋子瞬间黑了下来。
  
  片子是沈遇然选的,是一部韩国的恐怖片,关于女生宿舍,开头便是高能,刺激的场面一幕接着一幕,吓得林初语和苏莞尖叫不跌,瑟瑟发抖抱在了一起。
  
  傅时寒侧眸看了看身边的女孩,她抱着膝盖倚靠在沙发边缘,睁大眼睛盯着投影屏幕,看得很是投入。
  
  即便是女鬼现身的恐怖镜头,她也只是微微张嘴,轻轻抽气。
  
  丝毫没有半点害怕惊慌的意思。
  
  傅时寒漫不经心地喃道“你是女孩吗”
  
  霍烟转过眼,眨巴着卷翘的长睫毛,不解地问“什么”
  
  “没事。”傅时寒重新望向屏幕,不再理会她。
  
  屏幕的微光笼着他英俊的轮廓。
  
  霍烟看着傅时寒冷沉的脸色,嘻嘻一笑,凑近他低声道“你该不会是害怕了吧。”
  
  却不想,傅时寒坦坦荡荡地“嗯”了声。
  
  承认了
  
  霍烟眯着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傅时寒也会有害怕的时候,还是看恐怖片。
  
  她疑惑地看向他,他微仰着下颌,神情带了点疏懒的味道。
  
  怎么看都不想是害怕的样子。
  
  “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会被恐怖片吓到。”霍烟咕哝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
  
  傅时寒淡淡一笑“是啊,我也这么以为。”
  
  几分钟后,电影里的主角们要去闹鬼的楼区调查清楚,月黑风高,气氛被烘托得颇为骇人。
  
  霍烟心不在焉的,也看不进电影的情节了,她用脚尖戳了戳傅时寒的腿“你真的害怕吗,一点也不像啊。”
  
  傅时寒垂眸看向她白皙的脚丫子,淡淡一笑“难道我还要跟那俩二货一样抱头尖叫吗。”
  
  他说的是许明意和沈遇然,沈遇然抱着许明意,惊慌地喊着“妈妈呀,妈妈我好怕,啊不敢看了啊啊啊”
  
  许明意任由他吊着自己的脖子,厚厚的眼镜框泛着蓝光“安抚费一分钟2块钱,我给你记着。”
  
  “倒也不至于。”霍烟撇撇嘴,垂下头咕哝着“那你就捂着眼睛不要看呗。”
  
  “岂不是很丢人。”
  
  “死要面子活受罪。”
  
  霍烟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挪着身子坐到他身边,靠他近了些“这样好点了吧。”
  
  傅时寒深呼吸,似乎还能嗅到小丫头身上的甜香。
  
  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背,展眉道“这样就好多了。”
  
  霍烟怔怔地望向他,他看着电视屏幕,神情没有丝毫变化,漆黑的眼眸里,有一簇光亮扑闪着,清俊的面容也被屏幕的微光照亮了。
  
  霍烟看得呆了神。
  
  突然感觉手上的力量加重了。
  
  她垂下眸子,望着他那双修长漂亮的手,此刻正紧紧地捂着她。
  
  暖烘烘的。
  
  霍烟心想,他还真的是很害怕呀,还要装成很镇定的样子。
  
  人设包袱真重。
  
  她又朝他坐近了些,靠着他的肩膀,低声说道“别怕,我在呢。”
  
  傅时寒望向她,她那清澈的眼底实在藏不住什么情绪,仿佛一泓见底的泉水,单纯无害,干净分明。
  
  傅时寒薄唇轻抿,抿出一道好看的弧线。
  
  心跳似乎跑得有点快了。
  
  肯定不是被吓的。
  
  随着期末考试结束,同学们陆陆续续离开了学校,霍烟和室友们最后把寝室的清洁卫生打扫了一遍,提着笨重的行李箱走下楼梯。
  
  苏莞帮着她拿行李,说道“我爸开车来接我,要不你搭我的顺风车回去吧。”
  
  霍烟摇了摇头“我们家住在城西,比较偏,跟你家是两个方向,就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在楼下拦一辆出租车。”
  
  而她话音未落,便看见宿舍楼正前方,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立在路边,分外惹眼。
  
  傅时寒。
  
  冬日里暖融融的阳光撒满了他全身,乌黑柔软的碎发刘海微微随风招展,露出他那双分外灼人的桃花眼,内勾外翘。
  
  见霍烟下来,他站直了身体,冲她扬了扬手。
  
  只听身边苏莞坏笑道“难怪不用我呢,原来早已经有骑士在等着了呀。”
  
  霍烟连忙用胳膊肘戳了戳她“别胡说。”
  
  傅时寒可是狗耳朵啊,苏莞的话可能让他一字不落听个清楚。
  
  更何况,他也不一定是在等她的。今天,霍思暖似乎也要回家。
  
  于是霍烟站在路旁等出租车,与傅时寒隔了一条马路,她故意没去看他。
  
  几分钟后,傅时寒还是过了人行横道,走到她身边。还不等她开口,他直接拍了拍她的后脑勺,压低了声音道“假装看不见我”
  
  霍烟捂了捂后脑,蹙眉问道“你找我呀”
  
  “不然”
  
  她撇撇嘴,“噢”了一声。
  
  傅时寒已经接过了她塞得胀鼓鼓的书包,背在自己的身上,又顺走了她的行李拉杆,朝着校门的方向走去。
  
  “干什么,我等出租车呢。”霍烟一路追在后面“你要把我的行李带到哪儿去。”
  
  傅时寒迈着步子走在前面,没理会她。
  
  一路上撞见不少同学,有认识的不认识的,看到傅时寒竟然背着女款的书包,手里还拉着一个玫红色的行李箱,露出难以置信的惊讶表情。
  
  霍烟和他保持了三米远的距离,顶着女生们射来的“明枪暗箭”般的眼神,感觉压力有点大。
  
  傅时寒停下脚步,没成想霍烟只顾埋头走路,猝不及防撞在了他的后背上。
  
  “哎”
  
  傅时寒回头,无奈道“你是乌龟”
  
  霍烟知道他这是在嫌弃她走得慢,只好说道“我腿短走不快,还会摔跤。”
  
  傅时寒挑了挑眉,嗤了声“多大的人了。”
  
  虽然调子里带着嫌弃,不过他还是顺势牵住了她的手腕,带着她往前走。
  
  这下子女孩望她的眼光,就不仅仅是羡慕嫉妒了,明晃晃的敌意宛如利刃般向她刺来。霍烟只好加快步伐,希望能快点走完这段艰难的“长征”。
  
  来到校门口,霍烟本想在路边拦车,没成想,路边正停着一辆红色牌照的轿车。
  
  她自然认得,这是傅家的轿车。
  
  傅时寒打开后备箱,将霍烟的行李装了进去,然后拉开副驾座的门,对霍烟说道“进来。”
  
  霍烟乖乖地钻进车里,但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恍然想起来,傅时寒平日里唤他们家养的一条退役警犬灰风上车,也是两个字
  
  “进来”。
  
  霍烟不服气地瞪着他“你拿我当灰风啊。”
  
  他启动了轿车,嘴角含着一抹清浅的笑意“我们家灰风比某些人聪明,还会给自己系安全带。”
  
  “哼。”
  
  傅时寒侧头瞥她“所以上车第一件事,该做什么”
  
  霍烟刚考完驾照,不确定地问“调整座椅靠背,离合踩到底”
  
  傅时寒翻了个白眼“我是问你应该干什么。”
  
  她反倒指挥起他来了。
  
  霍烟眨巴眨巴眼睛,想了好半天也没想明白自己要干什么,于是她伸手帮他调了调后视镜。
  
  傅时寒终于决定放弃治疗,他附身过来,将安全带扯出来给她扣好。
  
  霍烟猛地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突然覆过来的身体。
  
  近距离放大的五官越发英俊,深褐色瞳眸有着某种让人深陷的力量,宛如黑洞深渊一般将人紧紧吸附。薄唇抿着锋锐的弧度,却带着某种致命的性感,情不自禁便想要亲吻他的唇。
  
  那感觉一定棒极了。
  
  傅时寒为她系安全带的时候,动作稍稍顿了一下,垂眸欣赏她的表情。
  
  她向来不善于掩藏心思,睁大了眼睛,带了点恐惧,又带了些许渴望地盯着他的唇。
  
  傅时寒嘴角扬起几分轻挑笑意,缓缓凑近了她。
  
  “唔”
  
  霍烟紧张地轻哼出声,贝齿紧咬着莹润的下唇,咬出一丝粉白。
  
  她死死闭上了眼睛,仿佛等待着某种酷刑的来临,手紧攥着他腰侧的衣角。
  
  傅时寒的唇只在她唇畔几厘米的位置,停留了片刻,便迅速移开了。
  
  霍烟再度睁开眼睛,便见他脸上晕开了狡黠的笑意。
  
  “你闭眼睛做什么”
  
  “我”
  
  霍烟脸色憋得通红,“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你是不是在等我亲你”
  
  “才没有”她激动地反驳“我才没有这么想”
  
  这下子霍烟连耳垂都燥得红扑扑的。
  
  “那你想不想亲我”
  
  “不想,一点都不想”
  
  “看你的样子,我以为你很想。”
  
  “你别自作多情了,以为全世界都喜欢你呢。”
  
  “好好,不喜欢。”
  
  傅时寒轻轻扯了扯她微烫的耳垂,玩够了收回目光,也给自己系好了安全带,将轿车启动了出去,嘴角噙着的那一丝笑意却怎么都褪不去。
  
  “那你想不想亲我。”
  
  她脑子里一直回响着他的话,时不时地偷看他。
  
  他开车的时候目光平时前方,单手持着方向盘,面上淡漠平静,没什么表情,可是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场却分外致命。
  
  讲真的,不知为何心底会有一丝丝的失望,如果刚刚有那么一下子,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感觉啊。
  
  好像真的有点想。
  
  她一定是疯了
  
  车停在了霍烟楼下,傅时寒帮忙将她的行李提上了楼。
  
  她和霍思暖几乎是前后脚进去,霍思暖大大的行李箱就放在客厅,父母正在帮她收拾行李,还有她换下来没有洗的衣裳。
  
  “妈,我的衣服都不能用洗衣机,会变形,必须得用手洗。”
  
  “知道了。”
  
  “还有这件,这件得拿去干洗,千万不能沾水手洗。”
  
  “好好。”
  
  霍烟进屋的时候,几乎没人注意到她,直到她身后的傅时寒也跟着进来。
  
  母亲连忙放下手里的衣服,站起身迎了出来“阿寒怎么来了呀,真是的,过来都不提前说一声,阿姨也没有准备。”
  
  傅时寒道“没关系,我待不了多久。”
  
  “思暖这才刚回来呢,你这就赶过来了,是找她出去玩吗”
  
  母亲刚问完这句话,就看到傅时寒手里拎的是霍烟的行李箱,面露惊讶之色。
  
  “我送霍烟回来。”傅时寒淡淡答道。
  
  “哦,原来是这样。”母亲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你是送烟烟回来啊,这”
  
  她看了看身边的大女儿,霍思暖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手紧紧攥着衣角,呼吸有些急促,看样子很是难堪。
  
  “辛苦你了,还专程送她。”母亲迎上前来想要接过傅时寒手里的行李箱“给我吧。”
  
  傅时寒没有松手,而是直接问道“我送去她的房间吧。”
  
  “那也好,在这边右转角。”
  
  傅时寒拎着行李进了她的房间,霍烟硬着头皮,避开霍思暖恶毒的视线,跟着傅时寒进了屋。
  
  身后传来母亲问霍思暖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啊,傅时寒怎么送她回来不送你啊,你们是不是闹矛盾了”
  
  “我跟他最近是有点问题,他故意气我呢。”霍思暖拉着母亲的手,安抚道“我有些累了,先回房间休息。”
  
  “行,你去吧。”母亲担忧地说“你可别跟傅时寒闹脾气。”
  
  “我知道啦。”
  
  霍烟缓缓收回注意力,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面对姐姐那不善的目光,她并不感觉害怕了。
  
  恰恰相反,她也终于敢和姐姐正面对视,没有丝毫畏惧。正如苏莞所说的,她一点也不比她差,只要努力,说不定还会比她做的更好。
  
  刚刚傅时寒要送她上楼,若是过往,她肯定一口拒绝,怕姐姐和父母误会什么。
  
  但是现在她不怕了,傅时寒是她的朋友,也是她的哥哥,是这个世界上待她最好的人,这一点没有什么可掩藏的,他们坦坦荡荡,更不怕霍思暖胡思乱想。
  
  “你的房间,这么小。”
  
  傅时寒望着她这不过几平的小屋子,一张窄小的单人床便占据了整个房间三分之二的空间,另外三分之一留给靠墙的小书桌,剩下的空间,连挪脚都困难。
  
  虽然空间狭窄,不过房间收拾得条理妥帖,东西也不算多,所以看上去整整洁洁。
  
  “我个子小嘛。”霍烟说“占不了多大的空间。”
  
  傅时寒轻哼一声,拎着裤子坐在了她的小床上,他高大挺拔的身形在这间逼仄的屋子里,显得格外憋屈。
  
  “哎,你去客厅坐吧。”霍烟不安地说“我妈肯定削水果招待你呢。”
  
  说起来,这还是他登堂入室第一次来她的家。
  
  “不去。”傅时寒固执伸了个懒腰,躺在她的小床上“我喜欢这里。”
  
  “那我不管你了。”
  
  她蹲下身,打开箱子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
  
  傅时寒目光扫过了她的房间的每一件东西,每一本书,还是摇头“这也太小了。”
  
  霍烟没理会他,将书本规规整整地放在书架上“都住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
  
  傅时寒站起身,又坐到桌前的椅子上,转了一圈,突然开口“我有个主意。”
  
  霍烟回头问“什么。”
  
  “寒假,你搬到我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