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42章 双更合一

第42章 双更合一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比赛开始,选手们来到演播间,按照各自指定的位置站好,排成了一个圆弧形。
  
      聚光灯从头顶倾洒而下,主持人站在台上,调试着话筒设备,为比赛开始做准备。
  
      霍烟抬眼望向观众席,她的朋友们坐在第一排,苏莞和林初语使劲儿冲她挥手:“加油啊!”
  
      “烟烟加油!”
  
      “拿第一,拿第一!”
  
      傅时寒那清俊的侧颜在演播室强灯光照射下,显得越发光彩动人。他垂着漆黑的瞳眸,平静地睨着她,
  
      被他这样注视着,霍烟心头激荡着一股子劲儿,想要努力走到最后,想要拿下总冠军的头衔给他看到,让要让他知道,比起在场这些所谓的天之骄子,她霍烟也丝毫不差。
  
      一定可以做到!
  
      比赛以擂台赛的形式进行,开赛前,选手会各自抽签,决出一名选手站在擂台中间,轮番挑战其他选手。
  
      如若胜出,赢得的奖品翻倍,如若失败,将会由胜过他的选手站在擂主的位置上,继续进行比赛。
  
      按照傅时寒的计划,只要霍烟不会抽到擂主的位置,应该就能一直站到后面。
  
      最后抽签结束,霍烟果然没有抽到擂主,巧合的是,齐筠抽中了头彩,成了打擂的擂主,由她依次挑战其他九名选手。
  
      其他选手见到这种情况,有些忐忑了,齐筠水平处于数一数二的级别,前面几场彩排预赛,她的排名从没有落出过前三,现在成了擂主,恐怕会一路势如破竹拼杀到最后啊。
  
      齐筠站在舞台正中间,婀娜的浅杏色旗袍,勾勒着她高挑修长的身姿,很有古典韵味。
  
      正式比赛前,主持人会通过有趣的聊天,让观众了解选手们的性格和过去经历,齐筠一开口便是连串的诗词歌赋,称号自诩为古典才女。
  
      接下来言归正传,由齐筠选择第一个要挑战的选手。
  
      齐筠微笑的目光一一扫过了对面的九名选手,选手们心里打着鼓,希望他她一定不要选自己,谁都不想第一个离开舞台。
  
      兜了一圈之后,齐筠的目光落在了霍烟的身上。
  
      霍烟敏锐地感觉到,她眼神中蕴含的某种轻蔑与敌意。
  
      “我第一个要挑战的选手,是霍烟。”
  
      此言一出,沈遇然“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满脸诧异望向傅时寒:“寒总,怎么会这样,不是说不会被第一个选中...”
  
      “坐下。”
  
      傅时寒声音平静,望着霍烟,眸子里隐隐蕴着担忧。
  
      现场的选手同样惊诧不已,没有想到齐筠第一个会选择挑战霍烟。
  
      这个分明就是全场最弱的选手。
  
      难不成齐筠是害怕被淘汰,所以要选个弱的保全自己,但是也不对呀,齐筠这样骄傲的女孩子,怎么会因为胆怯而退缩。
  
      此刻,齐筠挑起下颌,睨向霍烟,眸子里充满了不屑。
  
      霍烟虽然心里同样惊讶,但也很快就平静了下来。虽然一开始齐筠说过不会选她,但是现场情况变幻莫测,她对齐筠的脾性也不甚了解,临时改主意也是有可能的。
  
      既来之,则安之。
  
      霍烟缓缓走下了自己的位置,来到守擂台上,与齐筠面对而立。
  
      齐筠虽然脸上带着笑,可是眸子里却丝毫看不见半点笑意,朗声道:“霍烟同学跟我私底下是最好的朋友,我也很期待能和她对战,所以选择了她。”
  
      霍烟对她礼貌地笑了笑:“和齐筠姐姐对战,我也很高兴。”
  
      “我一直很佩服霍烟同学,平时不声不响,看起来柔柔弱弱,竟然也能从千万人中脱颖而出,走上总决赛的舞台。她一定是有深不可测的实力,所以霍烟同学,你可千万要手下留情呀,别让我输得太惨。”
  
      这番话让选手们嗤之以鼻,而霍烟自然听得出来她话语里的讽刺之意。
  
      不过面对摄像机,齐筠的表面工作还是要做足的,毕竟电视机前面可坐着无数观众呢。
  
      主持人说齐筠女神真是太谦虚了。
  
      林初语愤愤不平道:“虚伪。”
  
      苏莞:“跟某人的亲姐能凑一朵并蒂莲了。”
  
      霍烟并不太擅长在台上这种拐弯抹角的嘴巴仗,索性坦率直言:“我会手下留情的。”
  
      周围好几个选手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比起齐筠的假谦虚,霍烟表情一本正经,语调也相当沉稳,毫无骄矜之感,更没有丝毫做作之态,瞬间赢得了在场不少观众的好感。
  
      “看不出来,她还有些冷幽默嘛。”
  
      “我一直都觉得这位小朋友可爱炸了。”
  
      “唉,希望她不要被吊打了。”
  
      “齐筠表面谦虚,实际上强势得很,担忧。”
  
      ......
  
      霍烟丝毫不按常理出牌,齐筠被她给堵得说不出话来,心里憋着一股子闷气,只希望比赛快些开始,她要狠狠地吊打她一番,出了心头这股恶气。
  
      靠男人出头上位一路走到现在,霍烟这样的女孩,根本没有资格站在这个舞台之上,这是对她齐筠的侮辱。
  
      一想到傅时寒,齐筠心头更是憋闷得难受,他怎么就眼瞎成这样呢,难道现在的男生,都喜欢这种没什么能力,柔柔弱弱的女孩子,优秀的女孩就站在他面前,他压根看不到。
  
      无论如何,今天齐筠是打定了主意,要好好教训霍烟一番。
  
      比赛正式开始,依旧是采取的轮答赛制,每人一道题,拥有一次求助现场亲友的机会。
  
      题目难度由浅入深,刚开始俩人都比较轻松便能回答出问题,可是越到后面,难度增加之后,节奏渐渐地也倾于紧张起来。
  
      有时候需要思索好几秒才能作答,两人都是如此,境况一度险象环生。
  
      渐渐地,齐筠开始有些急躁了,霍烟就像一块狗皮膏药似的,紧追不舍,丝毫不给她喘息的余地。
  
      不对劲啊,她不应该这样强势,她明明...很弱的!
  
      齐筠这才抬头打量霍烟,她目光平视前方,眉心微蹙,全神贯注地倾听着主持人念出的题目,生怕漏掉一个字。
  
      这般凝神专注的模样,与平日里看起来软弱可欺的样子,判若两人。
  
      现在的她,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稳定的气场。
  
      齐筠却有些慌了。
  
      “最早进入青铜器时代的国家是?”
  
      霍烟不假思索:“阿拉伯叙利亚。”
  
      “梅妻鹤子是谁的家庭状况”
  
      齐筠:“林和靖。”
  
      “圣诞颂歌《平安夜》的诞生地是?”
  
      霍烟:“奥地利。”
  
      ......
  
      转眼间,两个人已经拼了二十多道题目,还没有分出胜负,齐筠心头越来越焦躁,而霍烟却反倒越来越平静,没有了刚刚上台时的紧张之感。
  
      在答题的间隙,她不忘抬头朝傅时寒投去一个安心的眼神。
  
      没有问题。
  
      傅时寒嘴角淡淡地扬了起来,此时此刻,他满心满眼,都是她。
  
      明晃晃的聚光灯下,少女的肌肤嫩白光滑,只是上了一点淡妆,让她整个人显得非常干练而精神气十足。
  
      她那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光芒,前所未见。
  
      那样自信,那样笃定。
  
      美得让人心悸。
  
      傅时寒突然轻松地笑了起来,他之前果然还是...低估这小丫头了,苦心人天不负,她付出过的每一滴汗水,每一份努力,都不会付诸东流。
  
      不需要靠任何战略策略,霍烟本身便有夺得冠军的实力水平!
  
      而场上的霍烟自然不会知道傅时寒内心的悸动,她全神贯注都投入在答题上。
  
      “第一个飞出太阳系的航天器是?”
  
      霍烟:“先驱者10号。”
  
      “电池上的“r、s、f”三个字母代表什么”
  
      齐筠突然卡壳了。
  
      她被称为是古典才女,对于历史文化类题目有十足的把握,可是遇到工科类的题目,显然就要费劲许多。
  
      “是电池的形...形状?”
  
      主持人:“回答正确。”
  
      齐筠重重松了口气,而在场的选手却感觉捏了汗,齐筠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可是看霍烟,镇定自若,额头汗滴都没有掉一颗,很是轻松啊。
  
      看来之前所有的示弱,都是扮猪吃老虎。
  
      “东山再起这个典故出自?”
  
      霍烟:“谢安。”
  
      “在微型计算机的汉字系统中,一个汉字的内码占多少字节?”
  
      霍烟突然手攥紧了拳头,文科类题目是她的弱项,可是这道题却偏偏撞在了她的枪口上,每一个计算机的学生都应该知道的常识。
  
      要是由她来回答,该有多好。
  
      然而偏偏问的是齐筠。
  
      齐筠皱起了眉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她陷入了长久的思考中,似乎难以作答。
  
      霍烟的心脏开始鼓噪起来,砰砰,砰砰砰...
  
      齐筠面如酱紫,其实她手上还有一次求助现场观众的机会,可是她硬撑到最后一刻也没有用。
  
      如她这般骄傲的女孩,不会轻易求助别人,尤其她的对手,偏偏还是被所有人轻视的霍烟。
  
      随着冗长的“滴”声响起,齐筠的作答时间结束。
  
      现场选手一片静寂,这样的结果实在太过出人意料,任谁都无法想象,彩排预赛那样强势的齐筠,居然会被大家公认最弱的选手打败。
  
      齐筠恨恨地看着霍烟,脸上写满了屈辱与不甘,然而这场比赛,输了就是输了,双方的题目都已经答了三四十道,显然并不是因为运气不好或者别的什么缘故,就是她齐筠技不如人。
  
      齐筠很难接受这个结果,下场的时候沉着脸没讲一句话,似乎已经不在意维持在电视机前的形象了。
  
      第一局就被淘汰的结果,够她在朋友面前沦为笑柄很长一段时间。
  
      毕竟她可是信誓旦旦说过要拿冠军的人。
  
      现场激越的音乐响起来,现在应该由霍烟站在擂主的位置上,挨个挑战别的选手。
  
      这样的结果与之前傅时寒为她规划的策略大相径庭。
  
      此刻站在舞台最中间的位置,所有的聚光灯和摄像头全部落在她一个人身上,虽然心里也会忐忑,不过她已经不害怕了。
  
      她知道,傅时寒就在她的身后,那双灼灼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有他在的地方,便是心安之处。
  
      **
  
      接下来,由霍烟轮番挑战剩下的选手。
  
      她在彩排预赛的时候,曾不动声色地观察过这些选手,他们有的人性急,有的人沉稳,还有的因为过于紧张,始终无法发挥出最佳状态。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霍烟在选择自己的对手的时候,由弱到强,一点一点进阶难度,稳打稳扎,闯到了最后。
  
      奖品现在已经累积如山,有智能手机、平板电脑、vr眼镜、按摩椅和冰箱...比赛进行到最后还剩三名选手的时候,主持人询问霍烟,是否要结束比赛。
  
      因为这个时候结束比赛,她就可以带着已经赢取的奖品离开了,如若继续比赛,输给了后面的选手,她所累计的奖品就要全部拱手让人。
  
      一般而言,拿到这么多奖品,聪明的选手都会选择放弃。
  
      在这里放弃其实并不丢脸,既挣得了奖品,又赢得了荣誉。
  
      霍烟当然也犹豫了一下,再度回头望向傅时寒,想从他的目光里得到些许信息。
  
      傅时寒勾起眼角,对她淡淡笑了笑,眸子里沉着某种深邃的光芒。
  
      霍烟明白,无论她作出什么决定,傅时寒都是支持并且相信她的。
  
      “我选择继续。”
  
      在场的观众都情不自禁为她鼓掌,剩下的几名选手也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
  
      自从茶话会以来,这个柔柔弱弱不爱讲话的女孩,对于他们而言就谈不上威胁,她的过往简历一片空白,没有荣誉也没有奖项,讨论问题的时候甚至连话都插不上来。
  
      若说优秀,她绝对算不上。
  
      可是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霍烟,那一双沉稳又淡定的黑色眸子,却无端让人心底生寒,实在看不透她究竟还隐藏了多少实力。
  
      又有两名选手被霍烟给pk下去,霍烟把董思博留在了最后,一来是因为他的确很强,是能够夺冠的热门人选,二来也是因为...他是这些选手里面为数不多的对霍烟表示出善意的人。
  
      霍烟把他留在最后,可以理解。
  
      董思博戴着一款薄薄的黑框眼睛,穿着得体的白衬衣黑西服,看上去清秀又斯文,言谈举止礼貌而不失风趣,见识广博,话语得体,是极讨女孩子喜欢的那类男孩。
  
      “原来你是一匹黑马。”他毫不隐晦地打量她:“还是一匹美丽的黑马。”
  
      霍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黑色连衣裙,这条裙子还是傅时寒帮她选的呢,贴身的线条勾勒出她流畅的腰身,身后系着一个蓬松的蝴蝶结,直观体现了某人的直男口味。
  
      “谢谢。”她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如此回应。
  
      董思博自信地笑道:“我不会因为你是漂亮的女孩子,就手下留情。”
  
      霍烟目光单纯,语态诚恳“我也不会因为你是聪明的男孩子,就故意让着你。”
  
      此言一出,现场的观众跟着都会心一笑,董思博夸霍烟漂亮,霍烟回敬他一句聪明,一则体现了她的气度和自信,二则也间接暗示所有男生,看女孩子不要只看外表。
  
      沈遇然挑挑眉,说道:“平日里没看出来,小丫头片子挺厉害的呀。”
  
      傅时寒嘴角微扬,淡淡一嗤:“不看看是谁调教出来的人。”
  
      他这么一说,沈遇然回想方才的几番鏖战,霍烟在台上临危不惧,神佛通杀的样子,到还真有几分傅时寒的冷冽气质。
  
      他们是一起长大的一双人,霍烟还是一张白纸的时候,会跟着傅时寒有样学样。
  
      随着急促而紧张的音乐声响起,霍烟和董思博最后的对决拉开帷幕。
  
      林初语和苏莞同时为霍烟捏了一把汗,只要打败了董思博,她就能成为今年《头脑风暴》比赛的总冠军,随之而来的名气和荣誉,想都不敢想啊!
  
      林初语捏着苏莞的手:“好紧张好紧张,你说,烟烟会赢吗?”
  
      苏莞故作镇静道:“我看行,前面几场比赛她表现一直很稳定。”
  
      林初语回头看了看傅时寒:“我看寒总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
  
      苏莞瞅了瞅傅时寒,他那张万年的冰山脸永远这般霁月风清,仿佛天塌下来都与他无关似的。
  
      然而没人知道,傅时寒的掌心已经渗了一层薄汗。
  
      过去大大小小的比赛,他经历过不少,却从来没有这般紧张过。
  
      关心则乱。
  
      台上的乱答已经消耗了二十多道题目,目前两个人都比较稳,没有出现停顿或者犹豫的局面。
  
      看来两个人的确是棋逢对手,杠上了。
  
      而越往后,题目的难度逐渐递增,两个人答题的速度也渐缓了下来,有好几道题目霍烟都顿了几秒,险象环生。当然董思博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开始有些焦躁了,脸色也不似之前那般自信笃定。
  
      “世界上最长的山脉是?”
  
      董思博:“安第斯山。”
  
      “国际歌的曲作者是?”
  
      霍烟:“比尔.狄盖特”
  
      “移动通信设备与inter相连接的应用协议是?”
  
      董思博:......
  
      他突然卡住了。
  
      沈遇然低声对傅时寒说:“不是吧,这么简单的题目他都不会啊。”
  
      傅时寒淡淡道:“术业有专攻,不是他本专业又刚好漏记,不会很正常。”
  
      董思博似乎是真的不知道这道题的答案,眼看着倒计时的十五秒就要过去,林初语都已经做好为霍烟欢呼的准备了,可是董思博却突然说道:“我想要动用求助现场观众的权利。”
  
      林初语瞬间泄气:“本来以为烟烟就要赢了呢。”
  
      苏莞说:“每个人都有一次求助的机会,他这次用了就没了,烟烟的还一次没用,稳着呢。”
  
      林初语:“只希望现场观众答不对就好了。”
  
      比赛暂停,主持人让董思博选择一位现场观众来回答这个问题。
  
      董思博目光在现场环扫了一整圈,最终竟然落定在了霍烟身后,所有人都在猜测,难不成他要求助的是霍烟阵营的亲友吗?
  
      果不其然,却见董思博直指了坐在第一排的男人。
  
      傅时寒。
  
      这下子连沈遇然都张大了嘴,不可置信。
  
      董思博所要求助的现场观众竟然是傅时寒,刚刚在后台他又不是没有看见,傅时寒和霍烟的关系...
  
      傅时寒缓缓地站起了身,眉宇平整,目光深邃,倒是没有显出任何惊讶之色。
  
      主持人提醒董思博:“坐在这排位置的观众都是霍烟的同学,陪她一起来参加比赛的,你确定...要选他?”
  
      董思博盯着傅时寒的眼睛,露出一丝微笑:“非常确定,霍烟同学的专业是计算机信息,我相信这道题对于她的同学而言,应该是轻而易举。”
  
      此言一出,周围观众才算恍然大悟,原来真是知己知彼啊,这道题别人不一定能答出来,但是霍烟和她的同学肯定能答出来。
  
      “早就听闻s大的学生会主席傅时寒,为人秉直,刚正不阿,应该不会帮我答错这道题吧。”董思博故意这样问。
  
      “为人秉直,刚正不阿。”
  
      傅时寒淡淡一笑,调子里带了些许戏谑和玩笑的意味:“你这么了解我,难道没有听说,傅时寒本人极端护短,并非你口中所谓正人君子。”
  
      “听你的意思,是要帮她不帮我,这题答不出来了?”
  
      傅时寒挑挑眉:“抱歉了,这小丫头是我从小带大,她想要的东西我必然竭尽全力...”
  
      “寒哥哥。”霍烟突然打断了傅时寒的话:“如果你知道,就请帮他回答吧。”
  
      傅时寒凝望着霍烟,她那双漂亮的杏眼清澈而干净,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自小便是如此,这丫头骨子里有一股倔强的劲儿。
  
      傅时寒似伤脑筋一般摇了摇头,她想要赢得堂堂正正光明磊落,傅时寒自然要成全她。
  
      他声音沉稳地说道:“移动通信设备与inter相连接的应用协议是wap。”
  
      主持人说道:“回答正确,董思博暂时安全,轮答继续。”
  
      霍烟和董思博再度陷入了鏖战之中。
  
      “哪个器官制造了血液”
  
      霍烟:“红骨髓。”
  
      “被称为‘第七艺术’的是?”
  
      董思博:“电影。”
  
      “园艺上常根据什么原理进行果树整枝修建”
  
      霍烟:......
  
      分明答案呼之欲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
  
      这道题她一定是看过的,应该是在准备初赛,跟傅时寒互问互答的时候看过,因为时间太长,一时间脑子卡住了。
  
      霍烟回头望向了傅时寒。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相接,傅时寒握着护栏的手不由得攥紧了许多。
  
      “顶端优势。”他在心里默念:“顶端优势。”
  
      霍烟闭上了眼睛,紧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沉的思索中。
  
      随着倒计时一秒一秒地流逝,董思博的血液开始沸腾,就要赢了!只要霍烟不选择使用最后一次求助的机会,他就要赢了!
  
      然而就在十五秒倒计时的最后一秒“叮”声响起来的时候,霍烟猛然睁开眼,脆声道:“顶端优势。”
  
      “回答正确。”
  
      主持人说道:“答题继续。”
  
      霍烟松了一口气,重新恢复战斗状态。
  
      而董思博经历了这一段起伏之后,显然已经有些后继乏力,精神恹恹。
  
      “1970年,霍金博士意识到并且成功证明了?”
  
      董思博:“黑洞边界定理。”
  
      “下列哪一种维生素经太阳照射后可转化为钙”
  
      霍烟:“vd。”
  
      “宫殿大门外面一般有一对狮子,按照建筑的方位来看,古代宫殿外的狮子性别一般都是?”
  
      董思博嘴角微扬,颇为自信地说道:“刚刚上场前正好看到了这道题,所以答案应该是左雌右雄。”
  
      他刚刚回答完,霍烟便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见她骤然的轻松,董思博不明所以,直到主持人说道:“董思博,很遗憾,你回答错误。”
  
      “怎...怎么可能。”董思博满脸惊愕的表情:“左雌右雄,没毛病啊!”
  
      霍烟朗声说道:“古代宫殿石狮的摆放,须得符合中国传统男左女右的阴阳哲学,左侧的雄狮右爪玩弄绣球,为雄狮。门口右侧雌狮前爪抚摸幼狮,你大概是记反了。”
  
      董思博这才回过神了,好想他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他记岔了。
  
      他身后的亲友们扼腕叹息,而演播厅里,恢宏的胜利进行曲响了起来,主持人朗声宣布,今年《头脑风暴》高校联盟的总冠军得主,就是来自s大的霍烟。
  
      而且她不仅仅是今年的总冠军,还是《头脑风暴》自开播以来,唯一一个站在擂主台上,一连打败了九名参赛选手的冠军。
  
      之前的冠军能有打败五人的战绩,就已经相当了不起了,霍烟竟然以一人之力,将来自全世界各大名校的佼佼者给全部吊打了一遍。
  
      这可绝对不是靠运气,没有过硬的实力,没有人能做到这样的程度。
  
      霍烟开创了一个全新的记录。
  
      林初语和苏莞疯了似的尖叫起来,拿出手机一个劲儿给霍烟拍照。
  
      后台被她打败的那几名选手相当不可置信,分明就是实力最弱的选手,怎么一下子,就成了总冠军了?
  
      “董思博,怎么回事啊,你怎么输给她了呀。”
  
      刚刚下台的董思博,脑子还有些发懵,摘下自己的眼镜擦了擦,重新望向场上的霍烟。
  
      舞台之上,聚光灯的照射之下,她那张精致的小脸绷得严肃,即便是拿了冠军也没有欣喜若狂,保持着一贯沉稳的风度。
  
      年轻人能有这样的心性,很不容易。
  
      董思博说:“她的实力很强,是我技不如人,今天输得心服口服。”
  
      既然董思博都这样讲了,其他人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第一个下台的齐筠,脸上流露出不忿,手紧紧攥着裙角,十分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
  
      今天的胜负已定,她败得十分彻底。
  
      主持人显然也非常激动,将金灿灿的冠军奖杯递到了霍烟的手里,请她讲几句话。
  
      看着摄像镜头慢慢推进,霍烟之前准备好的譬如感谢父母的那些话,此刻全都说不出来了,在众人的欢呼沸腾声中,她缓缓扭头,望向了人群之中的傅时寒。
  
      他一动不动站在原地,深深地凝望着她,一丝笑意慢慢爬上了眼角,那颗泪痣沉在他的桃花眼尾,灼灼动人。
  
      他抬起那双修长漂亮的手,为她鼓掌,一下又一下。
  
      耳边尽是嘈杂的音乐和众人的欢呼声,可是霍烟的心脏的节奏却从始至终跟随着傅时寒的掌声,跳动着。
  
      那一刻,满天银河星辰似乎都扑朔在他那漆黑的眼眸里。
  
      拿着话筒的霍烟,情不自禁地唤出第一句话是——
  
      “傅时寒。”166小说阅读网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