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45章 梦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那天晚上,霍思暖夜店买醉险些失身的传闻,虽然霍烟这边守口如瓶,但还是有不少风言风语在学校里流传开来。
  
      许明意赌咒发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不该说的绝对不会说,他是有职业操守的。
  
      后来方才得知,谣言的源头来自于苏莞的朋友,从那几个酒吧撞见霍思暖买醉的男孩中传出来的。
  
      但也正是因为他们及时通风报信,才救了霍思暖,所以苏莞没有责备他们。
  
      这个世界上,本来纸就包不住火,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霍思暖在学校的玉女人设骤然崩塌,一时间声名狼藉。
  
      这一波打击对她的影响非常大,几次在学生会例会上看见她,容颜憔悴,精神不济,办完事就走,不怎么与人交流,完全没了往日风光神气的模样。
  
      平日里与霍思暖交好的小姐妹,没一个去安慰她,她们见到她便宛如见到洪水猛兽似的,避之不及,生怕那些肮脏的流言蜚语牵扯到她们身上。
  
      当然,霍思暖也不需要什么安慰,语言在这种时候是最苍白的。
  
      霍烟心里虽对她存有芥蒂,但见她这般狼狈,也丝毫没有感受到快意。
  
      没有动静的霍思暖,在某个深夜,突然发了一条朋友圈。
  
      这条朋友圈第一时间让夜猫子林初语刷新了出来。
  
      “啊啊啊!”
  
      她的叫声吵醒了整个寝室的人。
  
      “干嘛呀。”苏莞嘟哝道:“这都几点了。”
  
      洛以南:“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出去。”
  
      霍烟打了个呵欠:“请立刻行动。”
  
      “不是...”林初语急切地说:“霍思暖刚刚发了一条朋友圈。”
  
      苏莞抱着被单,懒懒地说:“发就发呗,她总喜欢大晚上的无病呻吟,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们自己看...”
  
      霍烟拿出手机,刷新了朋友圈,果然,霍思暖的朋友圈更新于两分钟以前。
  
      “今天,我想正式澄清一下关于我和傅时寒婚约的传言,所谓的婚约,其实是两家大人很早以前订下的约定,但是这么多年,我只是把傅时寒当成普通朋友,现代社会,恋爱自由,希望大家不要再以讹传讹了,谢谢。”
  
      这条文字下面还配了一个相当可爱的卖萌表情包,以表达她轻松和淡然的心情。
  
      但是霍烟知道,霍思暖发这条朋友圈时的心情,绝对不可能轻松。
  
      她曾经说过,嫁给傅时寒是她的梦想。她努力学习跳舞,穿名牌背名包、和圈子里的小姐妹打成一片,提升自己的身价...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这个梦想,现在说放弃就放弃,怎么可能轻松?
  
      “你姐居然发布这样的申明,她到底想怎样?”林初语望向霍烟:“又在预谋什么新计划吗?”
  
      “哪还能有什么新计划。”苏莞打了个呵欠,悠悠地说道:“夜店那一波,估计霍思暖已经是元气大伤,这不,忙着回血呢,闹不出什么幺蛾子了。”
  
      林初语讶异问:“你说她彻底凉凉了?”
  
      苏莞冷笑:“这一年来她的骚操作还少么,这叫孽力回馈,自从上半年舞蹈比赛她输给咱们家南南,就一直再走下坡路了。”
  
      “谁是你家南南。”洛以南重新躺了下来,顺口问道:“既然你姐都主动退出了,霍烟,你和傅时寒什么时候领证?”
  
      霍烟:“???”
  
      苏莞林初语:“???”
  
      这特么问得也太直接了吧。
  
      “领什么证。”霍烟愣愣地问。
  
      苏莞立刻笑了起来:“领什么证,总不能是学生会工作证吧。”
  
      几位姐妹都哈哈笑了起来。
  
      霍烟当然也听懂了她们笑语里更深的意思,脸颊微微泛红,但是因为夜色太浓,没人注意到。
  
      “大晚上的就别瞎胡闹了,快睡觉吧。”
  
      “这怎么是瞎胡闹的。”苏莞宛如慈母般,老气横秋地说道:“这都大二了,不小了,是时候考虑谈恋爱了。”
  
      “你要谈恋爱,自己去找你的和尚哥哥呗,扯我做什么。”
  
      “我跟和尚那是八字没一撇,你跟傅时寒是板上钉钉,能一样吗?”
  
      “谁跟他板上钉钉。”霍烟连忙说道:“你可别出去乱说呀,他一直把我当妹妹的。”
  
      洛以南突然问:“那你把他当哥哥吗?”
  
      “我...”霍烟话音突然滞住。
  
      你有把他当哥哥吗,他如果一辈子是你的哥哥,你会开心吗?
  
      霍烟也曾在心里反复问自己这个问题,然而总是得不出一个完整的答案。
  
      “其实喜欢一个人,很好判断的。”苏莞趴到霍烟的床畔,凑近她的耳朵,意味深长地说道:“只要看你想不想和他那个,就知道了。”
  
      霍烟的脸瞬间胀红不已,脑子里出现了傅时寒赤着的上身。
  
      小时候她见过他不穿衣服的样子,白白的,皮肤紧致。长大之后也曾见过几次,皮肤颜色更深了些,健康的小麦色,腹部肌肉格外明显,一等一的好身材。
  
      脱掉衣服,与那样的身体紧紧相拥的感觉...
  
      一阵激灵从霍烟的脊梁窜上天灵顶,脑袋炸开几簇烟花,噼里啪啦。
  
      “你在幻想了!”苏莞像是抓住她的小把柄似的大喊。
  
      “我没有!”霍烟反驳。
  
      “明明就有!你肯定在胡思乱想了!”
  
      “没有没有没有!”
  
      ......
  
      女孩们玩笑闹腾了一阵,倦了很快便沉入梦想,那晚霍烟的梦境格外不安分,她能确定梦里躺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就是傅时寒。
  
      那种感觉,前所未有,快乐得好像要飞起来似的。
  
      大梦一场,感觉一直蔓延到霍烟醒过来。
  
      痒痒的,涩涩的。
  
      她连忙去了洗手间,发现自己的内裤已经濡湿了大片,那是什么,她隐约也是直到一些的。对于男女之事,女孩子比男孩更加敏感且细腻。
  
      那天下午学生会例会上,霍烟见到傅时寒走进来的时候,莫名的脸上便起了红晕。
  
      他拿着文件走进来,坐在会议室长桌尽头,穿着规整的白衬衣,皮肤细腻且白皙,沉默的时候,就像一幅漂亮的画。
  
      他正安静地整理着开会要发言的稿子。
  
      霍烟看了他一眼,便立刻垂下头去,假装玩手机,不一会儿,又情不自禁抬头看他。
  
      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得好快呀。
  
      没一会儿,等到所有部门的成员到齐,傅时寒整理了手中文件,准备开会。
  
      “秋季运动会将于下星期进行,现在各个部门手里都应该已经拿到了策划部分派的任务表格。”
  
      运动会的事情,早几个星期前,学生会就已经开始筹划忙碌,今天只是任务的下达。
  
      “抱歉我迟到了。”
  
      一道细而清朗的声音自门外传来。
  
      霍烟抬眼望去,只见一个蓄着长披肩发的女孩子走进来,她穿着白色斜肩t恤,下身是大印花半身雪纺长裙,高腰的设计让她看起来身形线条流畅,带了一点成熟的轻sexy感。
  
      霍烟认得她,她与傅时寒一样,都是学生会主席团成员,名叫姚薇安。
  
      姚薇安虽然是学生会主席团成员,但很多事情都是亲力亲为,远远看她,会觉得很高冷,可是与她接触以后,就知道她性格非常平易近人。新干事遇到不懂的问题,不敢问傅时寒的,都会去找她,所以她在学生会里声望颇高。
  
      譬如这一次复印秋季运动会资料表,因为担心新干事出错,她亲自去打印店帮忙复制了好几十份带过来,所以才迟到。
  
      她进来之后,径直坐到了傅时寒身边的空位,让身边的干事将表格分发下去。
  
      “秋运会期间,第一第二第三运动场都会搭建学生服务棚,全权负责运动员和学生的诸多事宜,每天都需要安排干事值班,值班表我已经发下来了,大家看一下。”
  
      姚薇安绷着严肃的表情,看上去颇有几分领导范儿:“我希望大家团结协力,把运动会的事情办好。”
  
      霍烟拿到自己值班表,淡淡的眉毛皱了起来,她发现自己报名的三千米长跑和值班表上安排的时间刚好冲突。
  
      这...
  
      她举手问道:“学姐,如果自己参加的运动项目和值班时间冲突了怎么办呢?”
  
      姚薇安说道:“那就需要你们自己权衡了,是学生会工作更重要,还是参加的运动项目更重要,进了大学,很多时候都要自己做选择。”
  
      众人小声议论。
  
      虽然说要自己做选择,可是为了运动项目而翘班,怎么样都说不过去,如果想在学生会长期地好好干下去,恐怕就必须有所牺牲。
  
      姚薇安看向霍烟:“作为副部长,应该知道孰轻孰重。”
  
      霍烟今年大二,已经升为了实践部的副部长,开始带新生了。
  
      姚薇安的话,带了那么点儿深意。如果霍烟不能以身作则带个好头,还怎么调动下面的新干事。
  
      见她踟蹰,姚薇安继续说道:“大一的新干事,我知道有些学院是要求都要参赛的,但是大二生并没有做要求,所以新干事如果排班和运动会冲突,可以跟没有排班的干事调班,现在需要调班的干事举个手。”
  
      有几个大一的干事拒了手,姚薇安让人记下了他们的名字。
  
      “大二的部长,你们的值班时间有和比赛冲突的吗?”姚薇安目光扫了几位部长一眼。
  
      除了霍烟以外,没人举手,即便有冲突的也碍于姚薇安的面子,不敢举手。
  
      林初语低声对霍烟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大二的部长不能调班,只能把运动会翘掉咯?”
  
      霍烟点点头,姚薇安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那你的三千米怎么办啊?”林初语问。
  
      “待会儿问问体育委员,看能不能取消吧。”
  
      其实还挺难说,因为学院里几乎没有女生愿意跑三千米,霍烟经常运动,耐力还不错,体育委员是哭着抱着霍烟的大腿,跪求她参加三千米。
  
      既然都已经答应人家了,这时候反悔,话很难说出口。
  
      就在这时,一道浅淡的声音突然响起来:“大二的部长和大一的新干事都是学生会的一员,没理由区别对待。”
  
      霍烟抬头,却见傅时寒那双深邃的眸子扫向她——
  
      “既然报了名就去跑。”
  
      他声线柔和,并非以学生会主席的身份,而是以哥哥的身份对她说话。
  
      姚薇安难以置信,没想到傅时寒居然会当众将她的决议给堵回来,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
  
      干事们议论纷纷,这让姚薇安很没面子了。
  
      姚薇安说道:“她去参加运动会,那值班的事情怎么办,新干事便算了,部长总得要以身作则。”
  
      “并非没有转寰的余地,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傅时寒寡淡的目光扫了会议室一圈,说道:“现在大二的部长副部里,有想要相互协调时间的吗?”
  
      之前姚薇安问的时候,没人敢举手,但是既然傅时寒开口了,好几个时间冲突的部长也都弱弱地举了手。
  
      姚薇安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但是碍于傅时寒的面子,也只好说道:“既然如此,你们几个自己商量协调值班时间吧。”
  
      霍烟感激地看了傅时寒一眼,傅时寒没理会她,不过却收到一条他刚刚发来的消息——
  
      “散会后等我,一起吃晚饭。【爱心】”166小说阅读网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