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49章 床上

第49章 床上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霍烟重新回到三运的时候,三千米跑已经结束了。
  
      手机屏幕上,她看着那突兀横出来的十多个未接来电,全是体育委员打来的,可以想见,他该有多么气急败坏。
  
      霍烟不敢进去,战战兢兢对傅时寒说:“完蛋了,肯定会被狠批一顿。”
  
      傅时寒神情坦然,表情也很稳重:“自己做错了事,应该要有承担结果的勇气,知道吗。”
  
      自小到大,在严肃的问题上,他一贯以严师的姿态来引导她,倒真像是她的长辈似的。
  
      霍烟知道,傅时寒心性远比同龄人要成熟许多,不管做任何事,他都力求尽善尽美。
  
      这样一个完美无缺的男人,现在成了她的男朋友,霍烟觉得自己也应该要努力变得更好,不能给他丢脸。
  
      霍烟鼓起勇气,进了运动场。
  
      女子三千米,因为计信的选手中途退场,现在成绩为零,体育委员看到霍烟的时候,脸都绿了。
  
      霍烟低着头,宛如鹌鹑似的,一个劲儿跟他道歉:“我知道现在说对不起也没用了,真的特别特别抱歉,我的确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中途退场。”
  
      体育委员是个高个子的男孩,性子比较直,有话直说:“霍烟,你以前不会这样莫名其妙地放大家鸽子,这次我真的很意外,如果你不想跑三千,提前告诉我,我可以安排人顶替,但是你这样中途退场是几个意思。”
  
      “我真的不是故意不想跑,是有事情耽搁了,我保证以后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没有以后了,女子三千米就这一场,我们学院今年挂了空白档,全拜你所赐,你自己看着办。”
  
      体育委员的话说得很重,的确也是因为他刚刚着急坏了,霍烟又不肯接电话,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霍烟紧皱着眉头,满心歉疚,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时,在边上候了许久的傅时寒终于走上前来,将霍烟往身后揽了揽,说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哪怕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请尽管开口。”
  
      体育委员惊讶地看着傅时寒,没想到他会出面替霍烟解围:“傅学长,您怎么...”
  
      “她是因为我耽误了比赛,所以如果有什么需要,请你尽管开口。”
  
      旁人的面子或许可以不给,但是傅时寒的面子,他不敢不给,既然他都出面为霍烟求情,体育委员只好顺着这个台阶下来,卖给傅时寒一个人情:“既然这样,今天晚上三运的操场的卫生本来应该是分给我们学院负责,霍烟你就留下来帮忙打扫卫生好了。”
  
      **
  
      夕阳斜照,运动场上学生陆陆续续散去,霍烟一手拎着小口袋,另一只手拿着小木叉,将地上遗落的矿泉瓶和纸巾拾起来,放入口袋中。
  
      身边似乎多了一个人,霍烟不用看也知道,傅时寒来了。
  
      他手里也拎着一个白色的塑料口袋,替她捡拾了身边的垃圾。
  
      “你怎么来了,这会儿学生会不是还有工作汇报吗。”
  
      “做完了。”
  
      “这么快?”
  
      “我加快了速度,让他们交了报告就走。”
  
      霍烟知道,傅时寒这是着急赶着要过来帮她,所以才这么快完成了工作。
  
      她嘴角抿起一丝清甜的微笑,心里也是甜丝丝的:“你真好。”
  
      “是吗。”傅时寒耸耸肩:“我是过来盯着你有没有偷懒。”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样嘴硬呢。”
  
      霍烟踮起脚,想要拍拍傅时寒的脑袋,却被傅时寒握住了手腕:“男人的头,女人的腰,轻易碰不得。”
  
      “你以前也让我摸头发的。”
  
      傅时寒松开她,一边帮她捡拾垃圾,一边说道:“以前是你哥哥,现在我是你的男朋友,不一样。”
  
      “当了男朋友,反而不能摸头发了么。”霍烟颇有些可惜:“哥哥和男朋友,有什么不一样?”
  
      傅时寒垂首望着她,意味深长地勾起眼角,笑了笑:“想知道?”
  
      霍烟点头:“想。”
  
      傅时寒凑近了霍烟的耳朵,低声说道:“当你哥哥的时候,你想玩我的头发,随时随地都可以。现在以男朋友的身份,只能在一个地方,我给你碰。”
  
      “什么地方?”
  
      “床上。”
  
      当他说完这两个字的时候,霍烟都惊呆了,脸色瞬间胀红,拎着口袋的手开始颤抖,却还要故作镇定。
  
      “你怎么...怎么说这样的话。”
  
      傅时寒却丝毫不以为意:“霍烟,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她自小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对她却总归还算规矩,从来没有在她跟前讲过这些...让人脸红的话。
  
      果然,身份不一样之后,他们的相处模式也会发生改变吗。
  
      霍烟有些害怕,但隐隐的,又含着某种期待。
  
      “我等了这么多年,等你慢慢长大,我不急。”傅时寒心平气和地对她说:“我不急,你也不需要害怕,一切顺其自然。”
  
      她呼吸都有些喘不上来,结结巴巴说:“我...我不怕你,寒哥哥。”
  
      傅时寒轻拍了拍她后脑勺:“现在是不是应该改口了?”
  
      “唔?”
  
      “不要再叫我哥哥了,不然做坏事的时候,我会有乱lun的罪恶感。”
  
      “那...我该叫你什么呀?”
  
      傅时寒眼角微挑:“随你的喜欢。”
  
      霍烟也觉得,要和他培养更加亲密的关系,称呼的确是应该改一改了。
  
      她想了想,说道:“那我叫你阿寒,好不好。”
  
      听到她嘴里念出这两个字,傅时寒感觉自己的心就像被放在火上炙烤的冰淇淋,顷刻间融化成了甜水。
  
      他喜欢从她嘴里听到这两个字。
  
      **
  
      霍烟和傅时寒在一起的事情,舍友们并没有感到惊讶,反而觉得两个人磨磨蹭蹭到现在才挑明,进展相当慢热了。
  
      运动会在黄叶翩飞的秋末完满结束,这一次运动会得奖数最多的人,是许明意。
  
      几乎每个能报的项目,只要时间不冲突,他都报了名,并且拿到了名次和奖品。
  
      阴沉沉的下午,潮湿的学生会档案室。
  
      霍烟整理好了资料,放在最后排靠墙的架子边,正准备出去,突然听到前两个架子的隔间里,传来女生的声音。
  
      听声音,像是策划部的部长和副部,她们一贯跟在姚薇安身边,以她马首是瞻。
  
      “上次薇安被傅时寒当众拒绝,还表现得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真让人心疼。”
  
      “拒绝倒没什么,主要是这边刚拒绝她,就跟霍烟在一起了,这也太不给薇安面子了吧...”
  
      “听说傅时寒前面拒绝薇安,后面霍烟就跟他告白了,这不是明晃晃的示威吗?”
  
      “如果我是薇安,早就跟她撕破脸皮了,不过人家还若无其事的样子,真难得。”
  
      “这就叫修养。”
  
      “我真的很想知道,霍烟到底使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哄得傅时寒答应她。”
  
      “是啊,她各方面比起薇安都差太远了,我也很好奇。”
  
      ......
  
      霍烟待会儿还有事,并不想躲在书架后面,等她们窃窃私语的八卦完。
  
      两位部长看见霍烟走出来,立刻住了嘴,彼此对视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霍烟,刚刚我们说的你都听到了吗?”
  
      霍烟在前台交了号码牌,回头对她们春风和煦地微笑道:“咦,你们在背后说我的坏话了吗?”
  
      两个女生连忙摆手:“哪有,我们在八卦呢。”
  
      “以后有什么八卦,也说给我听听。”
  
      “好呀。”
  
      “那我先走了。”
  
      两个女生尴尬至极,等霍烟出了资料室,这才松了一口气。
  
      “资料室这么小,她肯定听见了。”
  
      “幸好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不然真的尴尬了,以前她帮我做了不少活儿呢。”
  
      “突然感觉愧疚是怎么回事。”
  
      “好像有点理解傅时寒为什么喜欢她,她人其实挺不错,如果不是因为和薇安关系好,我就站她了。”
  
      “算了算了,以后咱们不要八卦这种事,被人听见还真尴尬呢。”
  
      **
  
      霍烟的好心情并没有被她们俩人影响,将心比心,在寝室里也没少听苏莞和林初语八卦这个八卦那个,有时候她们说话也不饶人,这都很正常。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观点,霍烟并不强求自己被每个人喜欢,她又不是人民币。
  
      只要傅时寒对她一心一意,她觉得就很满足了,谁的话她都不会放在心上。
  
      恋爱中的人儿啊,眼里看什么都是美好的。
  
      霍烟刚走出大楼,迎面便遇上了姚薇安,她本来在和边上的人说话,一看见霍烟,脸色立刻变了。
  
      狭路相逢。
  
      霍烟这时候退无可退,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像以前一样,对姚薇安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姚薇安对身边的朋友低声说了几句话,便让她们先行离开了。
  
      霍烟停下脚步,知道姚薇安肯定是有事要找她的。
  
      果不其然,姚薇安走到霍烟身边,对她说道:“那天的事情,不需要一个解释吗?”
  
      霍烟看向她,不解地问:“什么解释?”
  
      “你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赶在我告白之后才说,难道不是为了向我示威,让别人看我的笑话?”
  
      姚薇安话说的很重,可是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仿佛在说一件与自身无关的事情。
  
      相比于霍思暖,她更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不是为了向你示威,我只是...”
  
      她只是很害怕,担心现在不说,以后便没有机会了。像傅时寒那样优秀的男孩,除了姚薇安,还有好多女孩子惦记着呢。
  
      不管傅时寒会不会和她在一起,她都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
  
      姚薇安只是一剂催化剂而已。
  
      霍烟顿了顿,说道:“总之跟你没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真厉害。”姚薇安挑着眼看向霍烟:“把自己伪装成小白兔一样无辜,让男人心疼怜悯,你比你姐姐厉害多了。”
  
      霍烟眸子清澈,坦坦荡荡:“我问心无愧,也没有伪装。”
  
      只是比起那些自小什么都有,满身光环围绕的女孩而言,她更加懂得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姚薇安被她单纯无害的眼神激怒了:“出了那样的事,你害我丢脸,难道不需要跟我道歉吗。”
  
      霍烟摇了摇头,不紧不慢地说道:“第一,在你告白的时候,我没有打断你,而是离开了。第二,是傅时寒找到的我,这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清楚。第三,我承认,你的告白让我有了危机感,但是你并不非因为我而失败的,傅时寒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即使没有我,你也不一定会成功,所以...我想我没什么需要道歉的。”
  
      和傅时寒在一起久了,她严肃正经说话的模样,逻辑清晰,拿腔拿调,倒真和他有了几分相似的味道。
  
      这让姚薇安更加感觉气急败坏:“霍烟,你好样的,等着。”
  
      霍烟无话可说,摇摇头离开了。
  
      去图书馆的路上她给苏莞去了一条微信:“为什么这些优秀的女孩子,戾气都这么重?”
  
      苏莞用脚丫子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回道:“因为她们从小就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公主,样样都好,没有经历过失败,却在你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身上尝到了挫折的滋味,能不暴走?恐怕撕了你的心都有呢。”
  
      霍烟发了一个“瑟瑟发抖”的表情图:“刚刚姚薇安还跟我放狠话呢,很生气的样子。”
  
      “她生气的不是傅时寒拒绝了她的告白,而是傅时寒和你在一起了,哪怕是霍思暖,她都不会这样生气,因为霍思暖优秀,而你平凡又普通,她不甘心被你打败。”
  
      霍烟不服气:“【叉手】我也是很优秀的好吗。”
  
      苏莞:“那就别怂,正面刚。”
  
      霍烟:“那我还是抱紧我家寒哥哥的大腿吧。【忐忑】”
  
      苏莞:“猝不及防被糊一嘴狗粮,溜了溜了。”166小说阅读网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