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55章 双更合一

第55章 双更合一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两天后,研究小组接到了图书馆公开竞标的通知,图书馆需要一款方便智能的机器人,平时能够帮同学们解决一些简单的基础问题,同时也减轻图书馆工作人员日常繁重的分类工作。
  
      s大在人工智能方面处于国内顶尖水平,有这么好的资源,当然无需向其他公司订购,索性便由馆长出面,希望相关学院的研究小组能够切合实际开发一款可供图书馆使用的机器人。
  
      当然开发过程中产生的经费由图书馆方面提供,还会为参加研发的学生提供奖励金。
  
      这次图书馆机器人公开竞标,对于学生们来说是很好的锻炼机会,学院里好几个教授所带的研究组都跃跃欲试。
  
      在公开报告会上,几个研究小组用投影仪将各自的创新理念进行了一个动态展示。
  
      经过初步的筛选,选定了丁沛和周岩两名教授所带的两个研究组,分别进行开发设计,至于最终究竟选用哪个组设计的机器人,就要看最后的成品了。
  
      良性竞争,能够更好地督促组员完成任务。
  
      公开报告会上,霍烟发现,姚薇安也来了。
  
      周岩教授所带的课题研究组的组长,就是姚薇安的男朋友许文池,她过来观看也不足为奇。
  
      待到散会,林初语拉着霍烟跟她一块儿去找厕所。
  
      文德楼年代久远,且地处偏僻,位于一处茂密的小林子深处。雨后的小花园空气清新,环境静谧,树下有一男一女,说话声音不大,却很清晰。
  
      “上次校庆学生发言,你和傅时寒都有资格,系主任却选了他,本来就很不公平。文池,这一次无论如何你都要争气,不能再让他抢了你的风头。”
  
      “薇安,为什么你一定要我跟他竞争呢,上一次他当选学生代表是实至名归的,我的成绩虽然和他持平,但是他是学生会主席,操行分很高,我又没有参加任何学生组织,学生代表肯定选不上我的。”
  
      许文池声音听着不温不火,与姚薇安的锐利调子截然不同,一个像针刺,一个像揉棉花。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姚薇安恨铁不成钢:“还没有比呢,你就认输了,我怎么会跟你这样的人在一起。”
  
      她气得转身要走,许文池连忙拉住她的手腕:“你别生气,我又没说不比。”
  
      姚薇安回头,没好气地瞪着他:“你一定要拿下这次机器人设计的头筹,不能输给他们组。”
  
      许文池心里其实没底,丁沛老师的研究组可是拿过不少国内外的专业奖项呢,尤其是傅时寒,他不仅专业素养高,而且很多新点子。
  
      看着姚薇安期待的目光,许文池感觉压力很大,虽然没信心,但是为了讨美人欢心,他还是勉强说道:“你放心吧,我肯定拼尽全力,争取拿第一。”
  
      “什么争取,你是必须的第一!”姚薇安愤愤说:“不能让我丢脸!”
  
      许文池点了点头,又很没底气地低声咕哝:“咱们在一起这么久,你还没让我碰过呢。”
  
      姚薇安立刻后退两步,防备地说:“你想干嘛?”
  
      许文池连连摆手:“你别害怕,我就是...想牵牵你的手。”
  
      在一起快两个月了,平时要么逛街买买买,要么就是尴尬地走在路上,没什么话好说,根本不像是情侣谈恋爱该有的样子。
  
      而且姚薇安特别小心,在学校里几乎不和他有过多的接触,怕被朋友撞见会尴尬。
  
      这哪像情侣啊,看看人家小树林的情侣,卿卿我我地抱在一起,那才是谈恋爱呢。
  
      姚薇安想了想,把手递过去:“那就牵一下吧。”
  
      许文池一把握住了她白皙娇嫩的手,放在掌心摩挲着。
  
      看着他一脸满足的神色,姚薇安只觉得恶心和猥琐,脑子里又浮现傅时寒那张清隽的面孔,心里更是难受不已。
  
      俩人牵了会儿手,许文池本来还想更进一步,幸而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他接过之后,说道:“周岩教授叫我们过去开会,我先走了。”
  
      “快去吧。”姚薇安如释重负地摆了摆手。
  
      他刚离开,姚薇安连忙从包里摸出湿纸巾,使劲儿擦拭刚刚被他牵过的手,脸上那憎恶和恶心的表情看起来无比狰狞。
  
      “哎呀,全身舒畅!”林初语从洗手间出来:“抱歉啊肚子不舒服,久等了。”
  
      霍烟连忙捂住她的嘴,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姚薇安敏锐地朝她们望过来:“谁?”
  
      霍烟抓着林初语匆匆离开,也不管姚薇安是否看见她们,总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霍烟是真不想再和她正面对上,太累了。
  
      林初语不解地问:“你拉着我跑什么呀。”
  
      “刚刚不小心听到不该听到的,看到不该看到的。”
  
      霍烟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想着要不要把许文池的事情告诉傅时寒,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说不说都没有影响,不管是许文池全力以赴也罢,消极怠工也罢,傅时寒都不带怕的。
  
      **
  
      报告会之后,就正式进入了研究准备阶段。
  
      开会的时候丁沛老师也在,他让傅时寒主持会议,而自己作为旁听,时不时给予指导意见。
  
      霍烟发现,每次有丁老师在场的会议,李湛总是表现得特别积极——
  
      “我觉得,既然是图书馆智能机器人,服务学生肯定是跑不了的。”
  
      傅时寒道:“可以具体讲一讲你的想法。”
  
      李湛跃跃欲试地说:“可以精细机器人的手部动作,比如倒水、递咖啡,甚至更进一步,在机器人内部装一个咖啡机,这样同学们看书看得昏昏欲睡的时候,就可以喝到热腾腾的咖啡。”
  
      这个点子冒出来,李湛自己是深有体会的,每次在图书馆看书困得要死,想喝咖啡提提神,奈何楼下的咖啡厅是私人承包,价格太贵。
  
      如果机器人可以免费提供咖啡,那可真是造福同学了啊。
  
      “更进一步,机器人还可以制作各种点心,饼干,冬天提供牛奶,夏天提供冰镇饮料...”
  
      许明意冷不丁地说:“听起来真不错,我附议,干脆直接让机器人在图书馆开个饭店好了,本人可以承包送外卖业务。”
  
      几个男生无所顾忌地笑了起来,面上带着戏谑的意味。
  
      李湛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出了轻蔑的味道,知道他们是看不起自己穷,他的拳头不由得攥紧了。
  
      许明意比他还穷呢,他有什么资格嘲讽自己!
  
      丁沛老师不发表看法,只是望了众人一眼,说道:“大家有什么修改意见。”
  
      当然,大家都知道,李湛小气又记仇,刚刚面子受挫,没人想当众触他的楣头。
  
      这时候霍烟缓缓开口了:“我觉得李湛学长的意见有几点不妥。”
  
      她是个直来直往就事论事的性子,也不管什么得不得罪人,既然老师提问,她有话就直说了。
  
      “以目前的技术,即便是精细化手部动作,仍然很难做到百分百不出差错,图书馆的书籍有很多是重要资料文献,万一咖啡洒上去,不就全毁了吗。这也是图书馆不让同学们自带饮料食物进来的原因。再者,花费人力物力去完成制作点心咖啡这方面的功能,我觉得是没有必要的,图书馆一楼就有咖啡厅,也能提供点心。”
  
      李湛反驳:“可是去咖啡厅吃东西是要钱的,我们的机器人免费提供,这也是为了方便同学。”
  
      “如果每个同学都去机器人那里取食,图书馆每年势必要增加一大笔额外的开支。这一项技术如果被我们研发出来,都不用比了,直接给竞争对手送人头。”
  
      沈遇然连忙举手道:“我们可以在敌军中安插间谍,把这么好的点子送给他们。”
  
      几个男生又忍不住嘻嘻哈哈笑了起来,李湛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咬牙切齿道:“说得头头是道,那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见。”
  
      其实霍烟现在只是跟组学习的阶段,很多发言她都插不上嘴。霍烟望向傅时寒,傅时寒对她点了点头,示意她不用顾忌,有什么主意可以直说。
  
      “可以将图书馆所有的资源数据库导入机器人主脑中,分类检索,加快同学们寻找借阅图书的效率。”
  
      李湛轻哼道:“这一点,图书馆所有的电脑都能做到,要机器人做什么。”
  
      霍烟想了想,道:“图书馆主馆五楼,副馆十七楼,除了主要阅览室十个以外,还有许许多多文献资料阅览室。普通同学要想弄明白这些阅览室的具体位置还是要费一番功夫的。”
  
      “很多时候同学们即使知道要找的书在哪个阅览室,但是对于阅览室具体在哪一楼那片区域,还是一头雾水,需要四处询问才能找到。之后又要根据书籍编码寻找书架,然后一排一排地仔细寻找,耗时太长,效率太低。机器人,大概可以承担智能导路的角色,直接将书籍精确定位到书架位置以及几层几排,这样的大大地节省了找书时间,如果有些新生实在找不到位置,还可以请机器人带路。”
  
      霍烟一口气说完,然后忐忑地望了望众人:“我就是开脑洞这样一说,具体的方案还要学长们在研究过程中斟酌设定。”
  
      沈遇然想了想:“这个其实不难,具体的书籍编码资源数据,图书馆都是现成的,直接导入就可以了,再添加一个定位系统,这也不难,我看行。”
  
      许明意:“神州行,你说行就行。”
  
      沈遇然:“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许明意冲他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微笑,贱贱的,让人有种想要暴打他的冲动。
  
      霍烟紧张的心情让这俩人的插科打诨给闹没了。
  
      丁沛教授的脸上露出了较为满意的表情:“霍烟同学开了一个好头,后面大家有什么点子,尽可能要往这上面靠,真正能够服务同学是首要,其次减轻图书馆工作人员的负担。人工智能是什么,不就是为了给人们日常生活提供方便,解放劳动力,能人所不能,希望大家能够谨记这一点。”
  
      散会的时候,沈遇然揽着许明意的肩膀,笑呵呵说:“老二今天表现优秀,走走,我今天请你喝咖啡。”
  
      “去哪里喝,图书馆吗?”
  
      “哈哈,调皮。”
  
      傅时寒牵着霍烟的手:“走吧,去蹭沈遇然的咖啡。”他回头说:“大家一块儿啊,别跟这小子客气。”
  
      辛苦了一天,几个男生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出去,准备好好放松一下:“沈哥我能点披萨吗,好饿哦。”
  
      “还吃披萨,你怎么不上天呢!最多...请你们一人一个大馒头。”
  
      “能不能行啊,男人这么小气,难怪找不到女朋友。”
  
      “说的好像你们能找到似的。”
  
      ......
  
      几人的笑闹声远去了,李湛当然不会跟他们一起去,他脸色非常难看,今天这一笔他可是记住了,不会让他们得意太久,走着瞧吧。
  
      **
  
      研究组接了图书馆的项目,正式开始工作。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分工,沈遇然负责主体躯干方面,许明意几人负责传感部分,而向南则负责执行部分,傅时寒负责最重要得一环,控制部分,或者说是机器人的主控大脑。
  
      霍烟为了追上大家的进度,除了上课以外,基本上大部分时间都泡在研究室,小部分时间泡在图书馆,查阅资料,希望能够帮上忙。
  
      图书馆很安静,霍烟也尽可能放轻脚步。
  
      卷帙浩繁的图书散发着某种陈旧的味道,她拿着手机,根据上面的索引来到最里层的书架,挨个数着书号,一路看过来,发现所要找的一本编程的书籍位于书架的最上方。
  
      她努力踮起脚尖,却始终够不上。
  
      身高,硬伤啊。
  
      霍烟准备找一找周围的专门用来取书小板凳,奈何偌大的阅览室,竟然一个小板凳都没发现,全被人拿走了?
  
      回到书架边,她深吸一口气,将脚尖踮成了与地面的直角,然后费劲地够到顶层书架。
  
      还差一点点,快摸到了。
  
      她用手指勾着书的硬质边缘,费劲地想把它拖出来。
  
      就在这时,脑门顶上突然伸出来的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直接将书取走了。
  
      霍烟抬头便见傅时寒英俊的脸庞,浓密的眉毛微微上扬,长而微卷的睫毛,眼角掠着淡淡的笑意。
  
      他扬扬手里的书:“终于找到了。”
  
      霍烟见势不对,连忙拖住他的手臂:“我先找到的!”
  
      傅时寒挑眉,气定神闲道:“怎么办,现在它在我手里。”
  
      “那也不行,要讲规矩。”霍烟理直气壮地说:“先来后到懂不懂!”
  
      “噢。”傅时寒点点头,作势要把书放回书架:“那你自己取。”
  
      “喂!”
  
      看着她这气鼓鼓跟金鱼似的模样,傅时寒觉得好玩,于是俯下身凑近她:“要不,求我一下。”
  
      求你这大魔王,门都没有!
  
      “那我走了。”傅时寒转身欲走,霍烟连忙攥住他的腰侧衣角。
  
      “别走啊。”
  
      什么女朋友,充话费送的吧!
  
      她低声咕哝:“那就请傅主席高抬贵手,帮我取一下书。”
  
      “高抬贵手不是这样用的,笨蛋。”傅时寒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这样吧,亲你男朋友一下,男朋友就帮你取了。”
  
      他俯身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霍烟心里腹诽,天底下就没这样的男朋友,想想姚薇安,人家男朋友多听话呀,说什么就是什么,都不带反抗的。
  
      霍烟将傅时寒的衣领往下拉了拉,对着他的脸颊浅吻了一下。
  
      他脸颊温度有些低,冰冰的,皮肤质地光滑。
  
      傅时寒嘴角噙着一抹邪气的坏笑,将书拿下来递到霍烟手里,在她接过笑逐颜开的一瞬间,他顺手拿住她的下颌,吻住了她的唇。
  
      猝不及防的吻让霍烟后退了几步,被他逼靠在了书架边,书也从手中滑落。
  
      他浅浅地吻着她的唇,她唇间的滋味香甜,像软软的糖,耐人品尝。
  
      他不急不缓,缓缓拗开了她的齿,舌尖渡入,他缠着她,时而舔舐,时而磨咬。
  
      阳光自天窗边漫入,一道明晃晃的光斑横斜在两人之间。
  
      霍烟被纠缠得双颊通红,轻轻推了推,说道:“这是在图书馆呢,你...你自重好不好。”
  
      周遭寂静,整个阅览室似只有他们二人。
  
      傅时寒情生意动,再度含住她的唇:“只要没有影响别人,别人又何必来管我。”
  
      他一贯如此,有时似乎有着一套约束的规矩,但有时又好像没有规矩。
  
      正是这样的傅时寒,才让她感觉鲜活而恣肆,就在她的身边,而非高高在上,渴望不可及。
  
      霍烟停止了挣扎,微微张开嘴,抬起头迎合他的吻。
  
      去他的规矩。
  
      两人吻了不知多久,直到有人的声音从门边传来,才渐渐停了下来。
  
      她紊乱地呼吸着,双唇泛着红扑扑的樱桃色,身上甜甜的清香气息,这让傅时寒感觉仿佛随时都可能失控,他凑近她,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
  
      湿热的气息让她的身体禁不住颤栗。
  
      耳畔,传来他心痒难耐的声音——
  
      “烟烟,我好想要你啊。”
  
      **
  
      洛以南有晚课,忘了拿课本,宿舍区离教学区有一段距离,她便让霍烟下午给她带过来,她到逸夫楼的研究室来取。
  
      刚迈入大楼,便撞见了出门吃晚饭的向南。
  
      向南整个下午都泡在研究室编写程序算式,整个人蔫蔫的,提不起什么精神来,头发也是乱糟糟一团,跟他身边同样一头鸡窝的许明意不相上下。
  
      真是两只山里走出来的程序猿啊。
  
      洛以南知道,向南除了闷骚以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属性,就是臭美。
  
      每天出门上学前,半个小时都在捯饬他的头发,将自己修饰得一尘不染,身上还散着某种淡香。
  
      涂香水的男人少气概,但是向南并非如此,他只是希望自己干干净净香喷喷,天生爱漂亮,仅此而已。
  
      彼时的他,也算白白净净的清秀少年。
  
      而现在,一件宽宽大大的黑色夹克配牛仔裤,还戴上了眼镜装斯文,眼镜框还歪着,鬓间胡子似乎都没来得及刮,兴许是觉得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泡在研究室也不需要见人吧。
  
      没成想,下来吃个饭,竟然能撞上初恋。
  
      向南本能反应的第一件事,就是摘下那个丑了吧唧的黑框眼镜,第二件事是摸出大嘴猴口罩给自己戴上。
  
      今天偷懒没刮胡子呢!
  
      操啊。
  
      洛以南收回目光,手揣在兜里,面无表情从他身边经过。
  
      沈遇然说:“你是来找霍烟的吧,她在楼上,3504。”
  
      “谢谢。”
  
      向南有情不自禁地抬起头望向她,却瞥见了天空中飘来的一缕冰晶雪花,落到她的肩头。
  
      “下雪了。”许明意说。
  
      沈遇然:“哎哟,没带伞。”
  
      向南连忙道:“我回去拿。”
  
      他说完正要朝洛以南离开方向走去,却被沈遇然攥住后衣领:“拿什么拿呀,大老爷们的,几片小雪花而已。”
  
      说完他拉着向南朝食堂走去:“饿死爷了。”
  
      向南忍不住回头,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看到楼梯尽头那抹身影,似乎停了一下。
  
      **
  
      大家都去吃饭了,霍烟让许明意给她买份饭菜打包提上来,她省得下去吹冷风了。
  
      李湛见霍烟这般努力,他也没了要去吃饭的意思,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上,拿着手机,用英语学习软件练习听力和口语。
  
      “hollo,mynamelee,wheretherestroom...”
  
      他的英语很不标准,透着一股浓浓的方言味,而他的鼻音有很重,听得霍烟鼻子都开始不通气了。
  
      她抬头望向李湛:“你能不能安静一点,或者出去朗读。”
  
      李湛说:“办公室就是用来学习的,而且,外面这么冷,叫我出去,你自己怎么不出去?”
  
      霍烟知道他是故意的,多说无益,她埋头继续做算式。
  
      草稿纸上繁重的算式,耳边嘈杂的英语,让她感觉脑子一团乱,连着屋子里的空气都闷热了不少。
  
      她拿着本子走出了门,李湛还悠哉悠哉地补了一句:“慢走不送。”
  
      霍烟趴在阳台上继续演算,凉风一吹,倒是让她的脑子清醒了不少,思路也跟着清晰了,三下五除二,竟然就把算式推演了出来。
  
      胸中郁结霍然开朗,感觉真不错。
  
      这时洛以南上楼,迎面看见霍烟站在阳台上写东西,她有些讶异:“你怎么站在外面,多冷啊。”
  
      霍烟努努嘴:“屋里供了尊脾气大的佛爷,把我赶出来了呗。”
  
      她本来也没怎么计较,不曾想洛以南走过去一把推开了办公室大门。
  
      凉风飕飕灌入充盈着暖气的屋子,李湛“嘶”了一声:“什么毛病啊。”
  
      他的手机里还放着bbc英语的外音。
  
      霍烟连忙拉着脸色铁青的洛以南,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将书塞到她手里:“你不是还要上课吗。”
  
      洛以南没有要走的意思,将书往桌上一扔,看向李湛:“哥们,几个意思。”
  
      霍烟看洛以南这架势,真.社会人啊。
  
      李湛皱着眉头睨她一眼:“什么几个意思。”
  
      “这大冷的天,你把我朋友赶到外面去做题,你一大老爷们翘着二郎腿坐在屋里,别说,挺厉害的。”
  
      李湛冷哼道:“是她自己要出去的,我又没把她撵出去。”
  
      霍烟咕哝说:“我让你把音量关小一些,你反而开的更大,这不是存心不让人学习吗。”
  
      李湛当然有自己的道理:“你做题是学习,我听英语也是学习,哦,就准你学不准我学,没这道理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加大了手机的音量,还故意冲对桌的霍烟那边放。
  
      洛以南是看明白了,这样一个泼皮无赖式的人物,她也懒得跟他废话,随手捡起了他搁在桌面上的华为手机,径直走到窗边。
  
      “喂!你要干什么!”李湛见自己的手机居然被夺去了,他扑腾着上前想要拿回手机,洛以南说道:“小心,我手滑,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
  
      霍烟朝着窗外望去,靠窗这一面的正下方是偌大的明镜湖,手机掉进去,估摸着连泡都不会冒一下。
  
      洛以南沉声说:“两个选择,一,出去念你的英语,二,换个新手机。”
  
      “你不要欺人太甚了!”李湛怒声说道:“我看你是女生才没有跟你一般见识。”
  
      “那还要谢谢你让着我咯。”洛以南冷笑:“手机还想不想要了。”
  
      李湛并不相信她会真的扔下去,顶多就是做做样子罢了,现在的女孩都这样,逼你缴械投降,一哭二闹三上吊,他才不吃这一套。
  
      “有本事你就扔,没本事就滚蛋。”
  
      霍烟见洛以南眼角肌肉微微一颤,心道不妙,正欲劝说,却见她指间一松,手机果然真的飞了出去。
  
      霍烟连忙趴到窗边向下观望,手机是真的落进湖里,泡都没冒一个。
  
      她一开始也以为洛以南只是做做样子,所以没有阻止,没想到这女人,来真的啊!
  
      李湛见洛以南手里空空的,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她真的把他的手机扔湖里去了!
  
      他突然暴怒,朝着洛以南冲过来:“我干死你!”
  
      洛以南本来靠窗站着,退无可退,直接被李湛给钳制住了脖颈,将她压在窗檐边上:“我日你**。”
  
      霍烟吓了一跳,连忙冲过来拉扯李湛的手:“你放开她,太危险了要出人命的。”
  
      洛以南半个身子都快要被他按出窗外了,李湛看样子是个铁脑子,冲动做事不计后果。
  
      霍烟只能死死拉住洛以南的手。
  
      洛以南当然不是甘心被挟制的女人,她抬腿一脚,高跟鞋踢在了李湛的□□,李湛骤然吃痛,连着往后扑腾了几下,撞在桌边。
  
      霍烟连忙将洛以南拉回来,看着她脖颈被掐出来的红印,担忧地问:“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要不要去校医院。”
  
      洛以南轻咳了一下,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而李湛的疼痛劲儿缓过来之后,又要扑过来揍洛以南,霍烟害怕他再度伤害她,连忙挡在洛以南的身前。
  
      李湛红了眼,不管三七二十一,拳头跟着就要落在霍烟的背上,不曾想被人攥住了手腕。
  
      意料中的痛感没有传来,霍烟回头,却见傅时寒不知何时进来了。
  
      他薄唇紧抿,一双幽黑的眸子深不见底,眼角浮起一丝冷意,令人不寒而栗。
  
      “你打我的女人?”166小说阅读网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