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59章 你很想要我

第59章 你很想要我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江湖菜馆的大门口,沈遇然和向南俩人站在路边,帮苏莞指挥停车:“方向盘往左,当心。”
  
      “够了够了,慢慢回。”
  
      苏莞脑袋探出车窗,看了看,无奈地说:“太窄啦,本仙女进不去。”
  
      “你往左打一点。”
  
      “挂着别人的车了!”
  
      苏莞停下来,看着那几厘米的距离,简直崩溃——
  
      “这也太考验技术了吧。”
  
      沈遇然道:“没办法,过年车位稀缺,这还是我好不容易订到的酒店呢。”
  
      “我来吧。”傅时寒径直坐进了驾驶位,挂下后档,方向盘小心翼翼地挪着。
  
      狭窄的缝隙看得霍烟心惊肉跳,眼瞅着就要碰上了,他迅速调转方向盘挪开,几番惊险,不过最后竟也分毫不差停在了车位里。
  
      完美。
  
      苏莞感叹:“哇,寒总神仙车技啊。”
  
      沈遇然鄙夷地说:“是你技术不到家吧,要谁都像你这样开车,那保险公司就要赔得倾家荡产了。”
  
      还不等苏莞开口,许明意悠悠说道:“上个月某人撞坏了学校的花圃怎么说。
  
      沈遇然指着许明意大声喊道:“好你个许明意,咱俩一个宿舍同窗三年,你帮她还是帮我!”
  
      许明意想了想,说道:“我帮她。”
  
      苏莞得意地冲沈遇然吐了吐舌头。
  
      再回头,她发现许明意在看自己,蓦然感觉心脏像是放置在烈日下炙烤的冰淇淋,顷刻融化了。
  
      沈遇然笑了起来:“哟~你俩什么时候这样好了。”
  
      苏莞走过来,很自然熟地挽住了许明意的手臂:“我们是好朋友,怎么,有意见?”
  
      沈遇然悠哉地拖长了调子,笑话道:“和尚也和女生交朋友啊,难得难得。”
  
      许明意的心思已经不在他们的互怼上,他感受着身边女孩亲昵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得那么快,那么快,全身都僵硬了,任由苏莞拽着他进了饭店。
  
      深呼吸,平静。
  
      几人走进了包间,很快香喷喷的饭菜上来,开动之前,傅时寒提议举杯:“新的一年,大家事事顺利,前程似锦。”
  
      沈遇然道:“寒总起头,那就每人说一句吧,我先来,就祝愿大家找工作的找到好工作,考研的呢上四百分,出国的收到好offer!”
  
      苏莞也笑说道:“认识你们,我特别开心,你们是我自小到大最好最好的朋友,愿友谊地久天长。”
  
      许明意:“友谊地久天长。”
  
      沈遇然反对:“老二,你怎么跟着人家说。”
  
      许明意:“她把我要说的都说了。”
  
      沈遇然:“那你俩还真是心有灵犀啊。”
  
      苏莞只是笑,而许明意依旧端的一脸严肃镇定。
  
      向南:“那我就祝大家,谈恋爱的修成正果,暗恋期的求仁得仁。”
  
      最后霍烟说话:“你们把该说的都说了,没给我留下,那我就祝我们家寒哥哥身体康健,平平安安。”
  
      傅时寒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下,单手搂过霍烟的后脑勺,在她额头上印下浅浅一吻:“真乖。”
  
      众人纷纷叫嚣还让不让人活了,秀恩爱快走开。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许明意借口说要去洗手间,起身离开,没多久,苏莞也借口离了席,一路追上去,却发现他并未去洗手间,而是径直来到了饭店前台。
  
      “43桌多少钱,麻烦您算一下。”
  
      服务员计算之后,回道:“算上酒水,一共八百零六。”
  
      “零头免了,算八百行吗。”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饭店不讲价的。”
  
      “这样...”许明意默了片刻,从包里摸出了一张卡:“刷卡吧。”
  
      就在服务员正要接过卡片的时候,却被另一人伸手夺过,许明意转身,迎上了苏莞幽深而复杂的目光。
  
      “这就没意思了啊,说好大家一起aa的。”苏莞道:“再说了,就算要请客,也不该是你啊。”
  
      “今天除夕,你们没有陪家人,出来跟我吃饭,应该由我来请客。”
  
      今天的和尚似乎变得很不一样,平时让他帮忙带早餐,就算是一块五毛的也一定要人家还,今天怎么突然变大方了?
  
      苏莞虽然没法反驳,但就是不同意:“说什么也不能你给钱,你赚钱这么辛苦。”
  
      她说完自己也摸出了钱包:“我来结。”
  
      “苏莞。”许明意声音低醇,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完整地叫出她的名字:“能不能给我个面子。”
  
      苏莞抬头,讶异地看着他。
  
      他那双平日里掩藏在卷刘海下的单眼皮双眸,竟然是这般深邃,眸子里仿佛埋藏着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能够将人深深吸附进去。
  
      她仿佛看见了他眸底隐藏的一份倔强和固执。
  
      苏莞将卡还给了他,却是心疼不已。
  
      这种感觉严所未有,从小到大,万贯家财供她挥手挥霍,她从来不知道心疼钱是什么感觉。可是现在她突然明白了,就像钝刀子割肉似的,每一分每一毫,都是他辛苦挣来的。
  
      许明意拿到了账单之后,仔仔细细地核对了上面列出的每一项菜品和价格,确定无误之后才刷了卡。
  
      离开的时候,众人执意要将钱还给许明意,然而许明意这一次却非常坚持不肯收。
  
      “你们过去照顾我很多,让我请你们吃一次饭吧,难得有宰我的机会,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他说得很轻松,而众人心情却很沉重。
  
      许明意平时小气,沈遇然总说他是一毛不拔铁公鸡,可是玩笑归玩笑,到底没有人见怪。
  
      生活从来不会善待任何一个人,他只能咬牙靠自己。
  
      他们知道,所以善良也从来都是藏在细节中,不动声色。
  
      许明意没有吃早饭的习惯,于是傅时寒或者向南会打包早餐到研究组吃,顺带也递给许明意一个大白面馒头,说是买多了吃不了的,让他帮忙分担分担,或者买夜宵的时候多带一份。
  
      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护着他的自尊心。
  
      **
  
      江流东涌,泛着粼粼的波光,倒映着湖面一整个江城夜景。
  
      一簇簇烟花在天空中绽开,傅时寒从身后环着霍烟,陪她欣赏着江边的烟花。
  
      她身形娇小,被他整个圈在怀里,他的衣服上散发着羽绒服特有的鸭绒味道,霍烟吸了吸鼻子,然后回过身来,和他面面相对。
  
      傅时寒将她的下巴往上提了提:“看我做什么,看烟花。”
  
      霍烟露出调皮的小眼神:“我在你眼睛里看啊。”
  
      傅时寒垂眸,长睫毛覆下来,扫着眼睑,此刻他的眼神分外柔和。
  
      他不确定地问:“所以你是在...索吻吗?”
  
      霍烟:...
  
      她转过身去,不再理会他。
  
      傅时寒的心情却荡漾了起来,他撩开了她的发丝,细细密密地开始亲吻她白皙柔软的后脖颈。
  
      霍烟被他弄得很痒,偏头躲开,笑着说:“你能不能正经些。”
  
      喜欢正经的。
  
      傅时寒挺直身躯,清了清嗓子,沉这调子说道:“霍烟同学,寒假的英语阅读任务完成了多少,明天带过来我检查,还有,马上就大三了,对未来有清晰的规划吗。”
  
      霍烟正要说话,傅时寒立刻又道:“没有的话,我来帮你规划,建议是考研,但如果你想工作,下学期开始留意实习公司...”
  
      霍烟伸手捂住耳朵:“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错了我错了,你还是变回臭不要脸的傅时寒吧。”
  
      哎,提到这些真是压力山大,他简直比家长老师还要严格,而霍烟又属于比较散漫的人,真不想听他在耳边叨叨逼逼说这些严肃的事情。
  
      傅时寒像是奸计得逞似的,眉宇间溢了几分得意之色,霍烟愤愤瞪他一眼,说道:“你还笑,我找男朋友,不找老师,您高抬贵手,放过我行不行。”
  
      “男朋友,是要这样的。”
  
      “怎样。”
  
      她话音刚落,傅时寒已然俯身,柔软微冷的唇,轻轻触上了她平整的额头,缓缓下移,到她淡淡的眉间,然后是她的鼻梁,最后落在她的唇上。
  
      试探性地,他先轻轻触了触她的下唇,缓缓加深,咬住她,品尝摩挲,一路轻吮细吸,耐心地等待着她身体的反应。
  
      她青涩地回应他,微微张开嘴,他的舌便滑了进来,与她来回纠缠。
  
      令人眩晕的亲吻中,霍烟感觉身体里仿佛一团火焰窜上来,在她脑海里炸开,头晕目眩,仿佛身体在无限下坠,她不想思考,只是本能地想要抱紧他的腰,用力,再用力些,让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烟烟,我感觉到了。”
  
      “什么?”霍烟的唇被他吻得充血,红扑扑的,娇嫩欲滴。
  
      傅时寒用鼻尖逗弄地蹭着她的鼻尖,轻笑道:“你很想要我。”
  
      霍烟脸红了,那种全身坠落的空虚感,无论怎样紧紧拥抱都觉得不够,只想要将他放进自己的身体里融为一体的感觉...
  
      “你别说了。”霍烟难为情:“这种事意会就好了,说出来干嘛。”
  
      这下子是真把傅时寒给逗笑了,她居然还要跟他意会。
  
      “你别笑!”霍烟攥着他的衣领,故作怒意:“你还笑,很好笑吗!”
  
      “好了,不笑了。”傅时寒环着她纤纤细腰,认真而笃定地说道:“霍烟,答应我,一直这样好好的,行吗?”
  
      霍烟抬眼看他,生平第一次,她觉得傅时寒的眼神里是带了一些患得患失的情绪。
  
      太珍贵的东西,总是害怕弄丢,霍烟太明白这种感觉了。
  
      霍烟反握住傅时寒的手,郑重地对他说道:“傅时寒,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到老,咱们一直这样,好好的。”
  
      **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新的一年终于来临。
  
      城市上空绽开了一簇簇烟花,耳边鞭炮声回响不绝。苏莞发现身边的许明意一直用手死死捂住耳朵,心下好奇,问他:“你害怕鞭炮吗?”
  
      许明意听不见她的声音,于是大声喊道:“你说什么,听不见!”
  
      苏莞大声说:“我问,你害怕鞭炮吗?”
  
      “听不见,再大声点。”
  
      “你喜欢我吗!”
  
      她问完这句话,突然怔了。
  
      许明意骤然松开了紧捂耳朵的手,目光变得有些闪躲,不再清澈。
  
      而苏莞往后退了两步,惶惶不安地说:“鞭炮好吵。”
  
      “是...是啊。”
  
      “我刚刚是问你,害怕鞭炮吗。”
  
      “噢,我小时候险些被鞭炮炸过,那...那时候农村放炮仗,我还小,就站在炮仗边,什么也不懂,被...被吓坏了,幸好没事。”
  
      他前言不搭后语,宛如一个真的被吓坏的小男孩似的。
  
      苏莞并不确定刚刚那一句你喜欢我吗,他究竟听见了没有,现在要不要再开口问一问呢。
  
      “那个...我问你个事,你老实回答我。”
  
      “我知道,你想问我那时有没有受伤,我没有受伤。”许明意说:“只是吓坏了而已。”
  
      “不是,我不是想问这个,我是想说...”
  
      “农村过年放鞭炮就是这样,十里八村,特别热闹,小时候我和奶奶住在一起,她喜欢听炮仗声,我就去镇上买很多鞭炮,给她听响儿。”
  
      “许明意...”
  
      “你没去过农村对吧,现在好了,以前农村的房子都没有厕所的,一边是茅厕,用栏围着,另一边就是猪圈,上厕所的时候还能挺见猪叫声。”
  
      他突然笑了,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喋喋不休:“晚上睡觉的时候,老鼠在木头的地板上跳来跳去,有时候睡熟了还会被弄醒,它居然在啃你的脚趾甲。”
  
      远处,沈遇然叫人过来一起帮忙放烟花,苏莞也被拉了过去,她恋恋不舍地望了他一眼:“许明意,待会儿再找你。”
  
      她离开以后,向南走过来,递给他一根烟。许明意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他会抽,但是不抽,没钱买烟,养不起这瘾。
  
      “人家姑娘要跟你说终身大事,你跟人家说农村的茅厕和猪圈在一起,和尚,你这脑子怎么长的。”
  
      许明意睨他一眼,淡淡说道:“我也在和她说终身大事,农村的鞭炮、猪圈、老鼠...这就是我的前半生。”
  
      脏污与落后。
  
      那样的好姑娘,皮肤又白又干净,身上还香香的,他那双因为长年劳作而长满了粗茧的手,怎么舍得碰她。
  
      不如让她知难而退。
  
      迎了新年,玩玩闹闹一阵之后,晨光已经熹微了,众人挂着熊猫黑眼圈,却依然很兴奋,这应该是最后一次肆无忌惮地放松了,后面还有一项难关在等着他们。
  
      新学期伊始,图书馆启用了全校最大的一个多功能展览厅,进行周岩和丁沛老师带的两个课题小组进行智能机器人演示。
  
      正中间观礼台的位置留给了校领导,学生们陆陆续续到场,将整个礼堂观众席塞得满满当当,还有学生一排排站在了过道墙壁边,都是过来旁听的。
  
      两个小组的成员分别被预留在第二排左右两边的位置,霍烟远远望见了许文池,以及她身边的姚薇安。
  
      姚薇安今天盛装打扮,深灰色冬裙配白色小衬衫,脸上精致的妆容衬得她光彩靓丽。
  
      两人的目光无意间撞上,姚薇安嘴角勾勒一抹笑,意味深长,仿佛有什么秘密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
  
      从她的微笑里,霍烟感觉到猫腻。
  
      校领导最后才进来,三三两两坐在了前排的领导席位,他们一进来便预示着展示会即将开始。可是霍烟看了看自己身边这一排空荡荡的位置,不免心焦起来。
  
      那几个男生在搞什么鬼,居然比领导来得还晚,这马上就要开始了啊。
  
      霍烟给傅时寒打电话,电话却没人有接。
  
      不会还在寝室睡懒觉吧!
  
      主持人过来询问霍烟,霍烟只好推说组员们被一些事情耽搁了,要晚点到,可以让对方小组先上台演示。
  
      就在许文池他们几人刚刚走上舞台,傅时寒和向南几人姗姗来迟。
  
      向南抱着自己的电脑,一落座就开始噼里啪啦操作起来。
  
      霍烟附在傅时寒耳边问道:“你们搞什么鬼?”
  
      傅时寒神秘一笑:“待会儿请你看出大戏。”
  
      **
  
      许文池小组的机器人名叫安德鲁,约莫半米来高,做得比较纤瘦,却有一颗大脑袋,脑袋前面的黑色屏幕上面可以自动检索图书馆的书籍。
  
      许文池介绍道:“我们的机器人除了完成日常的图书馆接引工作以外,最大的一项独创设计,就是可以精准定位每一本书籍的位置,帮助同学们迅速找到书籍的位置,可以精确到楼层,阅览室,书架几层甚至第几排。”
  
      观众席位响起一片掌声,霍烟却嗤之以鼻,越看越生气。
  
      分明就是抄袭,偷盗,他居然还能说得面不红心不跳,真是脸厚如墙了。
  
      看着她气鼓鼓的脸蛋,像只金鱼的似的,傅时寒觉得好笑,捏了捏她脸上的肉:“等着看吧。”
  
      他回身问向南:“搞定了没?”
  
      向南快速输入了一串代码之后,扶了扶眼镜:“马上就好。”
  
      霍烟不解:“你们今天是怎么了,怪怪的。”
  
      沈遇然完全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哼哼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让他们得意了这么多天,现在是时候反击了。”
  
      许明意平静地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一次斩草除根,以绝后患,阿弥陀佛。”
  
      霍烟:......
  
      佛祖要是听到这句话,指不定气成什么样。
  
      台上,许文池已经开始操控机器人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动作,引得台下掌声不断。
  
      “我们这款安德鲁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与人进行智能交流,我们可以请一位同学上台来和它聊天谈话,有谁自愿上台?”
  
      事先准备好的“托儿”是姚薇安,她提了提裙摆,正要起身上台,却不曾想,沈遇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台下,许文池一说这话,他立刻窜上了舞台。
  
      “我来我来,我来和这个什么安德鲁聊聊天。”
  
      许文池脸色一变,挡在机器人面前,冷声说道:“你想干什么,别捣乱,快下去。”
  
      “不是说请同学上来和机器人交流互动吗,我也是同学啊,要看我的学生证吗?”
  
      许文池弄不清沈遇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台下领导和老师都看着呢,他不可能公然把沈遇然赶下去,只能硬着头皮让开了路。
  
      反正当着这么多老师同学,他耍不了什么花样。
  
      沈遇然知道,许文池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像是生怕他一个暴起毁掉他们的安德鲁机器人。
  
      他怎么会做这么不文明的行为呢。
  
      沈遇然走到安德鲁面前,笑眯眯地跟它打招呼:“嗨,你好。”
  
      安德鲁也伸出了机械的手臂,冲沈遇然挥了挥:“你好。”
  
      “安德鲁,你知道什么是偷窃吗?”
  
      此言一出,许文池身形突然僵硬,出口斥道:“你乱问什么!”
  
      沈遇然悠悠回身:“图书馆经常发生偷窃事件,作为服务同学的机器人,应该时时刻刻保持警惕,我这样问它有什么问题?”
  
      许文池说:“机器人又不是狗,他怎么能分辨谁是物主谁是小偷,难不成你们的机器人还有这样的功能吗!”
  
      他才不信呢!
  
      沈遇然拍了拍安德鲁憨傻的小脑袋,道:“人工智能可以进行复杂算法,甚至可以模拟人类的大脑,通过分析人类的行为、表情的变化,甚至红外感观以辨别人类的情绪,所以区区的防盗功能怎么难得到我...”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我们家寒总呢。”
  
      许文池气急败坏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急什么。”沈遇然转身面向机器人:“安德鲁,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安德鲁很礼貌。
  
      “你的父亲是谁。”
  
      “父亲...”安德鲁停顿两秒:“你是说我的主程设计者?”
  
      “对。”沈遇然盯着他:“你的主程设计者,是谁?”
  
      安德鲁:“我的主程设计者是许...”
  
      突然,他反应了两秒,然后缓缓改口:“我的主程设计者是傅时寒。”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底下同学们交头接耳,闹哄哄响成一片。
  
      许文池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般,反应了很久,暴怒地质问沈遇然:“你对安德鲁做了什么!”
  
      沈遇然耸耸肩:“大家都看到了,我只不过是提了一个问题,安德鲁如实回答,仅此而已。”
  
      “它...它怎么会胡说八道!”
  
      沈遇然悠闲地说:“这是你的机器人,你问我?”
  
      他转向机器人,说道:“安德鲁,请你大声告诉所有人,你的主程设计者是谁!”
  
      “傅时寒,我的主城设计者,我的父亲是傅时寒,我不叫安德鲁,我叫疯帽子。”
  
      好几个许文池小组的同学也跑上了讲台,准备要重启程序。
  
      周岩老师在台下质问道:“许文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老师...这...”
  
      许文池也无法解释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这时候,傅时寒缓缓站起身:“如果你无法解释,那就由我来解释。”
  
      看着傅时寒踱着步子走到了台上,连后排的苏莞都傻眼了:“他们这是说好了要砸场子,连傅时寒也跟着胡闹?”
  
      “不是胡闹。”
  
      霍烟知道,傅时寒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既然已经做了这样的选择,必然有应对的完全之策。
  
      他总是有这样的力量,能让周围人无条件信任。
  
      见傅时寒上台,周岩教授更加不明所以:“傅时寒,你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傅时寒缓缓说道:“我让向南入侵了安德鲁的主脑。”
  
      “大家都听到了!”
  
      许文池激动地冲着观众席嚷嚷道:“傅时寒用黑客手段入侵了安德鲁,它才会说那些奇怪的话,他们今天是有备而来,要毁掉我们的展示会!”
  
      现场讨论声更加激烈,同学们一脸疑惑不解,傅时寒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肯定有隐情。
  
      果然,周岩老师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你们给我下去,不要再丢人了。”
  
      “听见没有。”许文池指着傅时寒道:“快滚下去,我呆会儿再找你算账。”
  
      却不曾想,周岩老师转向许文池:“我说的是你。”
  
      许文池懵了:“周老师...”
  
      周岩老师转向领导席,对坐在末位的图书馆馆长说道:“我们组退出,不用再演示了。”
  
      许文池连同几位小组成员全傻了眼:“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要退出。”
  
      “是啊,我们辛辛苦苦准备了小半年,怎么说退就退了?”
  
      ......
  
      周岩老师转向许文池:“是不是一定要闹得不可收场。”
  
      许文池还未说话,姚薇安反而站了出来:“周老师,虽然您是指导老师,可是这件事,您是不是还欠小组一个解释,文池为了这次展示会,可是辛苦了好几个晚上,您说让他们退出就退出,这也太□□了吧。”
  
      “姚薇安,别说了。”许文池脸色涨得通红:“我们退...退出。”
  
      就在小组成员抱着机器人走下展台的时候,坐在领导席正中间的校长突然开口,声音冷沉——
  
      “这件事,你们是不是还欠我们,以及所有同学一个解释。”
  
      小组成员面面相觑,而许文池胀红了一张脸,求助的眼神望向了周岩教授。
  
      周岩教授摇了摇头,说道:“是我没有教好他们。”
  
      傅时寒道:“既然他们不想解释,我来解释吧。”
  
      许明意和李湛已经将自己的机器人扛上了展示台。
  
      “跟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小组的机器人疯帽子2.0,想必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是疯帽子2.0不是1.0。”傅时寒望向了许文池身边的安德鲁:“因为1.0就是安德鲁。”
  
      许文池颓丧地靠在了墙边,低下了头。
  
      “时寒,不要卖关子了。”丁沛教授说道:“把事情的真相讲出来。”
  
      “是。”
  
      傅时寒望向周岩:“想必周岩老师知道,学院不久前从美国高价购入了一套主程保护系统,封闭性极强,如若是自主研发编写的机器人程序,代入这套主程保护系统,是绝对不可能给黑客以任何机会入侵机器人主脑。”
  
      “但如果改写或者干脆直接盗用了别人的编程,在对方掌握主要编码的情况下,这套保护系统就会形同虚设,所以,向南只花了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黑入了安德鲁的主脑。”
  
      领导和同学们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虽然听得不是很懂,但是结合沈遇然刚刚所说的盗窃,他们大概也能够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具体怎么操作我就不细说了。”傅时寒深吸一口气:“许文池窃取了疯帽子1.0的创意和全部编程代码,并且一字不改地用在了安德鲁身上,这才给了我们入侵的机会,简而言之,安德鲁就是疯帽子1.0。”
  
      霍烟攥紧了拳头,目光死死凝注着展台上的男人。
  
      他字字句句铿锵有力,每个字都像是落在许文池身上的酷刑,让他难以安身。
  
      小组的每一个人,脸上露出了痛快的神情,或许真相会被无耻的谎言遮掩一时,但绝对不会被永远掩埋,当它缓缓浮出水面的时候,黎明将至。
  
      “接下来是疯帽子2.0时间。”
  
      傅时寒嘴角浮现一丝微笑,从容且自信——
  
      “不要太惊艳。”166小说阅读网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