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62章 大床房

第62章 大床房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坐车去酒店的路途中,霍烟闲得无聊,便拿起了傅时寒制定的行程表来看,不看不打紧,这一看,她赫然发现傅时寒订的别墅酒店是两间标准间和一间大床房。
  
      霍烟一路上都在合计大床房的事情,那间大床是给谁准备的呀。
  
      她不敢问傅时寒,心里憋得有很难受,跟着大部队一路忐忑地来到了酒店。
  
      洁白的欧式小洋房别墅群,层叠坐落,与银滩只隔着一条小马路,环境清幽,是这一带非常高档的酒店了。
  
      在登记身份证的时候,霍烟终于举手,弱弱地问了声:“那我是跟林初语住一间,还是跟苏莞住一间?”
  
      几人的目光同时挪向她,向南和沈遇然露出了别有深意的表情,凑近傅时寒,意味深长地说:“噢~~原来你骗我们,你们还没有...”
  
      傅时寒脸色也有些不自然,似惩戒一般,轻轻拍了拍霍烟的后脑勺。
  
      霍烟脸上火烧火燎,站到他身后低声说:“那...听你的安排吧。”
  
      当然,最后分配房间钥匙,向南和沈遇然一把,苏莞和林初语一把,许明意为了节省房费,在向南的房间里打地铺。
  
      傅时寒提着两个行李箱走在前面,而霍烟则跟在他的身后,望着他的背影,惴惴不安。
  
      房间很宽敞,日式的风格,地上铺着松软的地毯,正中间摆放着榻榻米大床,窗帘敞开,落地窗视野辽阔,海面反射着太阳光,层层叠叠宛如金色的鱼鳞。
  
      傅时寒先将行李放在行李架上,然后将要用的洗漱用品井井有条地整理出来,放到了浴室里。
  
      霍烟看着房间正中的大床,心跳不免加速。
  
      傅时寒出来的时候,见她局促地站在墙边,不用想也知道这丫头脑子里装的什么不健康的东西。
  
      他笑了笑,说道:“你刚刚让我很没面子。”
  
      霍烟微微一惊:“怎么就没面子了。”
  
      傅时寒将霍烟拉到床边坐下来,语重心长地说:“我们交往这么长时间,出来玩还分开睡,这算什么。”
  
      霍烟低声咕哝:“这不是很正常吗。”
  
      男生和女生的思维,有时候还真不一样,她像是想起来什么,惊讶地望向傅时寒:“他们该不会以为我们已经...”
  
      剩下的话羞得没好意思讲出来。
  
      傅时寒却坦荡地“嗯”了声:“只要我还是个正常的男人。”
  
      就不会在室友询问的时候告诉他们交往了女友这么长时间的自己,竟然还是宝宝。
  
      霍烟抓着傅时寒的手,心虚地说:“宝宝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呀,这叫洁身自好,你应该引以为傲才对。”
  
      傅时寒轻笑了一声,指尖撩起她的一抹垂发:“今天晚上,你就别想逃了。”
  
      霍烟连忙站起身,匆匆出门:“我去看看林初语她们收拾得怎么样了。”
  
      溜之大吉。
  
      **
  
      别墅上下两层,好几个房间,苏莞和林初语选在一楼的花园庭院式房间,与外面的庭院直接连通,绿植掩映,环境清幽。
  
      霍烟刚进屋,就被林初语和苏莞给拉了过来。
  
      “今天晚上你们就要睡在一起了哎!”
  
      “兴奋!你可一定要好好表现啊!”
  
      “回头跟我们汇报战果!”
  
      ......
  
      这俩女孩激动得就跟她们要亲身上阵了似的。
  
      霍烟其实也不是传统保守的女孩,早晚都是要迈出这一步,把自己毫无保留全身心地交给傅时寒,她是愿意的。
  
      苏莞说道:“讲真的,你俩天天腻在一起,寒总还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不碰你,真挺男人的。”
  
      过去他明里暗里表示过很多次,他想要她,可是也从来没有勉强过她,除非她愿意,否则他便点到即止,不会做太过分的事情。
  
      傅时寒一直都很尊重她。
  
      “我很紧张啊。”霍烟毫不掩饰地跟闺蜜们叙说:“刚刚在房间里,只有我和他,中间摆着一张床,别提了好尴尬,我都不敢看那床,这不,溜出来找你们了嘛。”
  
      “别怂啊,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林初语蹲着整理自己的行李箱,一边说道:“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言情小说里看到过,其实很美好的。”
  
      “一般是什么样的过程啊,应该做些什么?”
  
      林初语摇摇头:“言情小说里面没有详细的描写,都是拉灯就过了。”
  
      苏莞提议:“这样,我想办法下一部‘动作片’,发到你手机里,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补补课,别到时候真的闹笑话。”
  
      霍烟红着脸点了点头,林初语说:“能不能也给我发一份,我也想看。”
  
      苏莞戳了戳她的脑袋:“男朋友都没有的人,看了也没用。”
  
      “哎呀,虽然没有男朋友,但是也很好奇嘛。”
  
      女孩们说说笑笑,收拾了各自的行李用品,向南过来敲响了他们的房间门:“准备一下,待会儿可以去沙滩上看看日落,或者下海玩一会儿。”
  
      “好的。”
  
      女孩们换上了各自的泳装,披着酒店为她们准备的沙滩浴袍,拿着游泳圈走出房间。
  
      男孩们已经等在了门口,他们也换上了泳裤,上半身无一例外地赤着,除了沈遇然以外,几人清一色都是肌肉型男。
  
      许明意的皮肤较几人更加深沉一下,看得出来是长年日晒形成的健康小麦色。
  
      而向南和傅时寒的皮肤偏白,十指不沾阳春水,都是富贵人家温厚水土里养出来的少爷,健身房里练出来的体格。
  
      唯独沈遇然,不怎么爱锻炼,导致肚子平平展展,没有肌肉形状。
  
      几个女孩笑了他好一阵子,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沈遇然感觉受到了严重的屈辱,发誓这次回去以后,一定要天天跑锻炼。
  
      一望无垠的金色沙滩绵延横亘在海岸线边,黄昏的日头已经没有那么晒,微风轻拂,夹杂着来自大海特有的咸味。
  
      几个男孩刚出现在沙滩边,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女人会打扮,漂亮的不少,这年头好看的男人却真的少见,尤其是模样英俊,身材高大有型的,就更加百里挑一了。
  
      也难怪走这一路,他们吸引了不少回头率。
  
      霍烟感受到自家男人被人虎视眈眈地觊觎着,她连忙凑上前去,宛如宣誓主权一般牵起了傅时寒的手,像是再说:“别看啦,他已经名草有主!这是我家的大白菜了!”
  
      傅时寒知道霍烟的小心思,他索性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搂着她一块儿走,动作更加亲密。
  
      这样一来,周围女孩的目光开始变得意味深长,夹杂着羡慕嫉妒恨,恋恋不舍地散去了。
  
      几人来到人比较少的沙滩边坐下来,林初语和沈遇然既然迫不及待地下水了,霍烟不会游泳,只能在岸边坐一坐,傅时寒当然陪着她。
  
      霍烟环视四周,发现还有好些女孩在偷看傅时寒。
  
      他赤着上身,只穿了一条花色的沙滩裤,身上的肌肉非常匀称,赏心悦目。
  
      霍烟赶紧拿了浴巾挂在他身上,责备地说:“你这也露太多了吧。”
  
      傅时寒很委屈,放眼沙滩,哪个男人不是露着胳膊膀子。
  
      “我是男人,怕什么。”
  
      “那也不行。”霍烟固执地说:“我就不喜欢你被别人盯着看。”
  
      自己的宝贝,哪里容得下别人觊觎。
  
      “你男朋友忠心耿耿,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就是不喜欢。”
  
      傅时寒用浴巾将自己裹起来,乖乖的:“不让别人看见,这样开心了。”
  
      霍烟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模样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憨态可掬。
  
      只是她的身体,却已经不是小孩的身体。
  
      傅时寒将她身上的浴巾摘下来,泳衣是上下两段式的,上面是浅红色抹胸,下身是一截花边的小裙子。
  
      漂亮的锁骨之下,胸部发育得相当傲人,再往下,纤细的腰肢向中间凹陷,而臀部上翘,无论从什么角度欣赏,都是性感的风光。
  
      他这样盯着她看,那双漆黑的眼眸里涌动着一丝暧昧的意味,看得她脸上火烧火燎。
  
      霍烟伸手去遮挡他的眼睛,他顺势闭上,长睫毛拂过了她的手掌心。
  
      “你看什么呢。”
  
      她娇怯怯的声音让傅时寒感觉全身都酥麻了。
  
      傅时寒捉住她的手腕,顺势将她拉到自己的大腿上坐下来,撩开她的长发,鼻翼刮蹭着她脖颈间光滑的肌肤。
  
      她身体带着一股牛奶身体乳的味道,香香的,很好闻。
  
      “烟烟长大了。”
  
      烟烟这个称呼只有家里长辈才会唤,他此刻这样叫她,俨然有点“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味道。
  
      霍烟用手臂勾住了傅时寒的脖子,用自己的额头蹭了蹭他的额头,声音很细:“傅时寒,你是不是很早就喜欢我了啊。”
  
      “是。”他坦率承认。
  
      “什么时候啊。”
  
      “不太记得了。”傅时寒回忆片刻,说道:“第一次听父母说起与霍家婚约的事,我的脑海里浮现的身影便是你。”
  
      霍烟很喜欢听他用淡淡的嗓音叙说过去的事情,这个时候的傅时寒,温柔极了。
  
      “那你还记得什么事啊。”
  
      “我记得,你总是跟在我后面。”傅时寒笑着说:“屁颠屁颠的,不管我做什么,你都要跟着我,我去厕所,你便在外面等我。”
  
      霍烟脸颊绯红:“我那时候还小,就觉得你好看,想要多看看你嘛。”
  
      “后来我欺负你,捉弄你,你也不记仇,跟金鱼似的,几分钟便忘了,还跟我好,叫我寒哥哥。”
  
      傅时寒回忆着过去的事情,嘴角浮起温柔的笑意:“还记得吗,你的羊角辫儿让我剪了一个,那时候你的眼泪就含在眼眶里打转,我怕你把大人引来,便不准你哭,你就委屈巴巴地看着我,也不敢哭。”
  
      “你真的超级过分。”霍烟嘟了嘟嘴。
  
      傅时寒环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不知道为什么,一点也没有捉弄人的快感,看着你的眼泪,我第一次感觉到心疼,也特别后悔。”
  
      “特别后悔,所以你就把我都头发都剃掉了!”霍烟气呼呼地说:“跟男孩一样,害我戴了好几个月的帽子。”
  
      “要对称嘛。”傅时寒笑着说:“不然只剩一边羊角辫儿,多难看。”
  
      “哼,强词夺理,如果不是那时候没什么审美观,我肯定恨死你啦。”
  
      “我记得那时候你还挺开心,逢人便炫耀,这是寒哥哥给你剪的。”
  
      寒哥哥的,一定是最好的。
  
      “那时候我便发誓,要给你这丫头最好的,不仅仅是最好的关心和照拂,也是最好的童年、青春与未来。”
  
      这些年,他亦师亦友,如兄如父。
  
      如果没有他,霍烟平平淡淡的青春或许不会有任何值得追忆的事情,可是有了傅时寒,每一天都像串联的珍珠,能够被珍藏。
  
      “那时候,你便想要给我未来?”
  
      傅时寒捏了捏她的鼻子:“我还没那么变态,那时候只想着呵护你长大,不让其他男生欺负你,在帮你这傻丫头选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不过这些年看来看去,这世上恐怕没有比我更好的男人了。”
  
      霍烟大笑了起来:“你这人能要点脸不?”
  
      傅时寒一口含住了她的唇:“我只要我媳妇。”166小说阅读网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