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66章 送命题 完整

第66章 送命题 完整

这起发生在旅游景区的事件闹到了警察局,警方高度关注,以平头男人为首的几个家伙都受到了拘留的行政处罚。
  
  许明意在警局进行了简单的伤口处理,虽然他固执地说不去医院,不过再执拗也拗不过苏莞大小姐,生拉硬拽,拖着他去医院进行了全面身体检查,确定了是真的没问题之后,这才放心。
  
  这件事发生在旅行的尾声,虽然有些扫兴,不过更值得开心的是,苏莞终于得偿所愿,跟许明意确立了恋爱关系。
  
  说真的,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居然有人跟她说出“处对象”三个字。
  
  以前追她的男生,知道她家境好,所以多数故作清高,一开口就是高雅艺术,亦或卓越见识,给她的感觉吧,仿佛谈恋爱都变成了一件特别俗气的事,人家要找的可是灵魂伴侣。
  
  所以,人家对你的追求是风花雪月的高雅事,跟金钱物质这些都搭不上边,也绝对绝对不是冲你的好家境来的。
  
  与他们相比,许明意就是完全的反面教材,他世俗,斤斤计较,且小家子气,不过恰恰是他身上这股拼命活着的冲劲儿,反倒吸引了苏莞。
  
  谈恋爱,可不就是处对象吗,奔着结婚去的,找的是能一起脚踏实地过日子的人,风花雪月看星星看月亮,一天两天还行,谁能一辈子浪漫
  
  一趟旅行,苏莞得偿所愿,每天都是乐乐呵呵,心情非常不错。
  
  回到学校,转眼便是九月份,新一年开学季,大四的傅时寒从学生会正式退出,开始考虑不确定的未来与工作。
  
  不知道是不是入了秋的缘故,亦或者是因为大四的压力,霍烟发觉傅时寒似乎没有往日里那般轻狂爱笑了。
  
  过去的他,纵然人前稳重,人后也是很喜欢逗她玩的。
  
  为什么会心情不好呢,霍烟百思不得其解。
  
  进入大三,霍烟成为了丁教授研究小组的正式成员。她勤奋好学又踏实肯干,所以丁教授格外看重她,希望她和傅时寒都能够考自己的研究生。
  
  对此,傅时寒并没有正面回答,霍烟看他的神情,似乎另有打算。
  
  两人缓步走在校园里,霍烟见傅时寒似有心事,她三两步走上前,轻轻牵起了他的手。
  
  皮肤温热,掌心柔软。
  
  傅时寒微微颔首,将她的手揣进了自己的包里,俩人继续往前走。
  
  霍烟也没有多问,她知道如果傅时寒想说,是会开口的。
  
  两个人青梅竹马的默契旁人难及,这也是为什么和她呆在一起的时候,傅时寒总感觉特别舒服,踏实。
  
  经过路边的宣传栏,傅时寒稍稍顿住了脚步,他被宣传栏上的一格海报吸引了。
  
  顺着他的目光,霍烟抬眼望去,那海报是关于大学生入伍征兵的启事,标头的几个大字,格外醒目
  
  投笔从戎,丹心报国。
  
  霍烟转头望向傅时寒,他眼中似闪动着某种前所未见的光彩。
  
  几分钟后,傅时寒移开了目光,深秋一阵风过,他替霍烟捻紧了衣领,柔声说道“走吧。”
  
  霍烟走了几步之后,又似想起了什么,转身跑到了宣传报前,拿手机仔细拍下了宣传报。
  
  见她又颠儿颠儿地跑回来,傅时寒问道“做什么”
  
  “我待会儿发给你啊。”
  
  “发给我”
  
  “不是想入伍吗,条件要求和报名时间都要仔细看看。”
  
  傅时寒顿了顿,一时无言。
  
  看着少女那白皙的脸蛋和清澈的明眸,他突然发觉,这些日子以来郁结于胸的犹豫和烦恼,其实从始至终,都是他庸人自扰。
  
  怕她接受不了,也放心不下,所以始终不敢开口,生怕她察觉自己的心思。
  
  其实就像傅时寒看着她长大,她一举一动一个小心思,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而他在想什么,霍烟心里也是有数的。
  
  “我还没想好。”傅时寒伸了个懒腰,拉长了调子说“大学生参军入伍,几年回来还可以继续念硕士,不过许明意之前约我与他一起创业,我还要考虑。”
  
  虽然他只字没有提她,但是最放心不下的其实也是她,嘴硬不肯说罢了。
  
  霍烟握紧了傅时寒的食指,柔软的掌心紧紧包裹着他“寒哥哥,我肯定希望你能做自己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你说过,你有一个山河梦。”
  
  傅时寒垂眸,揉揉她的脑袋“可是烟烟,小孩子或许可以抱持一个非常坚定的梦想,想当科学家或者画家。可是人长大了,总会面临许多选择,需要结合现实境遇和周遭变化,思虑周全,慎之又慎。”
  
  这才是成年人,成年人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不能只凭心意和热情。
  
  霍烟问道“所以这也是大多数成年人都不快乐的原因么”
  
  “或许是吧。”
  
  渐渐丧失单纯,也丧失了简单的快乐与初心。
  
  霍烟想了想,突然说道“可是我相信,最终寒哥哥一定会走在最正确的那条道路上。”
  
  她漆黑的眼睛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她相信他,就像相信明天的太阳会照常升起一样。
  
  傅时寒笑了笑,捏着她的小鼻子说“如果真的去了,很长一段时间会不能见面,我怕烟烟晚上做噩梦找不到我,会哭鼻子啊。”
  
  霍烟拿着他的手,哼哼说“才不会,我也长大了。”
  
  再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什么都要依赖他。
  
  俩人来到操场边的草地坐下来,傅时寒从后面抱着霍烟,跟她一起等夕阳暮垂。
  
  “烟烟将来有什么打算”
  
  “嫁给你啊。”她毫不犹豫地回答。
  
  傅时寒愣了愣,立刻将她压到在草地上“真的你想跟我结婚”
  
  “对呀。”
  
  “那我还当什么兵,不去了,毕业就领证,老子创业去,挣钱养我媳妇儿。”
  
  霍烟被她高大坚实的身躯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推开他,说道“哎,我开玩笑的,你怎么那么不经逗啊”
  
  傅时寒似乎还有些小失望“你不想嫁给我”
  
  “想嫁给你可是我姐从小的梦想。”霍烟故意气他说“现在我姐都准备考研了。”
  
  傅时寒不管别人,只摩挲着她的头发,诚恳道“烟烟,我说真的,你毕业就嫁给我,我真的不走了,真的。”
  
  看他这笃定的模样,玩笑话竟然还认了真,很不像傅时寒平日里的作风。
  
  “别开玩笑了,毕业了你还没到法定婚龄呢,至少还得等一年,我也还小,不急。”
  
  傅时寒叹了声,揉捏着她的小脸蛋“你怎么不能快些长大呢。”
  
  霍烟噗哧笑了出来,很少见他这般孩子气说话“你啊,乖乖去做自己的事情,好男儿志在四方,我等你回来就是了。”
  
  傅时寒将霍烟抱起来放到自己的大腿上,脑袋朝她小胸部埋了埋,深呼吸,懒懒说道“只想跟烟烟每天睡到日上三竿。”
  
  霍烟被他弄得痒痒的,推了他一下,说道“姐姐要考研,爸妈也希望我能考研,这样家里就出两个研究生了。”
  
  傅时寒依旧埋胸,不过语气稍微认真了些“你自己怎么想。”
  
  “从小到大,我都很在意父母的想法,努力做好所有事,向父母证明,姐姐能做的,我也都能做,初中高中甚至大学,我都紧随姐姐的步伐”
  
  她叹息了一声“可是现在,我想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不想再被姐姐影响了。”
  
  她坐直了身子,看着他“我不想考研,我想实习工作,进入一段新的人生旅途。”
  
  “这是你的选择,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
  
  霍烟有些讶异,她原本以为傅时寒会像父母一样,劝她考研什么的,她甚至都想好了一套说辞来劝服他,没想到他竟然支持他。
  
  “你真的同意”
  
  “烟烟,在人生的大事情上面,我不会左右你的选择,只要是你当下愿意去做的事情,我都支持,因为无所谓对错,有我在,我不会让你考虑太多现实生活上的事情。”
  
  他扶着她的肩膀,虔诚而郑重地说道“你只要每天过得快乐就好了。”
  
  霍烟看着傅时寒,一种莫名感动从心底缓缓蔓延开来,从小到大,他其实一直都在扮演这样她生命中所缺失的父兄的角色,让她不急不慢地成长,不需要太过懂事,也不用很快成熟。
  
  因为他一直都在她的身边,她是可以安心的。
  
  不过霍烟可不会做那攀援的凌霄花,也不甘心在他的羽翼保护之下安然成长,她只希望能和他站在一起,风雨共担。
  
  这也是她想早些出来工作的原因。
  
  傅时寒的各项检查都比较顺利,他的条件非常适合参军入伍,而且他的履历优秀,专业也是军队非常需要的一类,可以作为高素质人才引征入伍。
  
  而霍烟进入大四,也顺利找到了实习的游戏公司,渐渐步入职场。
  
  年末,傅时寒临走在即,跟霍烟商议,今年想要带她回家过年。
  
  “不是每年都会到你们家玩几天的么。”
  
  “不一样。”傅时寒笑了笑“今年,你便正式以我女朋友的名义,跟我回家见父母了。”
  
  “女朋友”霍烟惊呼“这么快,我都还没有准备好,要是叔叔阿姨不喜欢我怎么办”
  
  傅时寒捏着她的小脸蛋“傻子,他们看着你长大,喜不喜欢你,你自己心里没数”
  
  “那不一样,以前我在叔叔阿姨面前,就是个邻家的小丫头,可现在”
  
  现在她是傅时寒的女朋友,也很有可能成为傅家未来的儿媳妇。
  
  傅家父母再看她的眼光肯定会不一样了。
  
  霍烟很忐忑,害怕叔叔阿姨会不满意,毕竟两家的关系如此,有姐姐的婚约在先,现在她成了傅时寒的女朋友,不知道长辈会怎么想。
  
  傅时寒牵起她柔软娇嫩的小手,放到唇边吻了吻,说道“如果他们不喜欢你,就算是为了我,努力努力,好吗。”
  
  霍烟的心底升起一股子感动和力量,她用力点了点头,郑重地答应他“我会的”
  
  去傅家拜访拜访前,霍烟给自己好好地打扮了一下,轻施淡粉又不会太过,浓淡相宜,给人一种分外精神的感觉,看起来端庄又成熟。
  
  步入职场,她也渐渐学会了打扮和穿搭,身上真正开始有了成熟女人的滋味。
  
  傅时寒看着她,终于有了某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滋味。
  
  除夕之夜,他带着霍烟回了家。
  
  而父亲傅郢和母亲唐婉芝早早地候在了家门口,见到她的时候,脸上漫着慈祥温和的微笑。
  
  “烟烟来了,快进屋,阿姨盼你好久了呢。”
  
  “阿姨好。”霍烟紧张地将准备的礼物递过去“这是给叔叔阿姨准备的礼物。”
  
  唐婉芝眸色中露出了些许意味,接过了礼物,说道“烟烟真是长大了。”
  
  傅郢脸上也难得露出笑意,开玩笑说道“什么长大了,我看都是装的,骨子里还是以前那个傻愣愣的毛丫头,这会儿还跟我们假客气呢。”
  
  霍烟不好意思地红了红脸。
  
  唐婉芝道“烟烟,咱们还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好拘束的,该吃吃该闹闹,咱们家想来就过来玩,叔叔阿姨都很喜欢你。”
  
  两位长辈的亲切的话语让霍烟终于放了心,她回头望了望傅时寒,他不动声色地牵起了她的手,带他走进了屋里。
  
  家里还有不少亲戚,都是霍烟认识的长辈,霍烟随了傅时寒的辈分挨个喊了人,没多久,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闹地上桌吃饭。
  
  这一回傅时寒和霍烟总算光明正大地坐在一起了,他总给她夹菜,一顿饭吃得关怀备至。
  
  表妹唐阡陌开口调笑“没想到啊没想到,小丫头居然成了大哥的女朋友,这下子霍家的小妹妹要变成亲嫂子了,我就先改口,叫声嫂子,嫂子,你应不应啊。”
  
  霍烟脸颊微微泛红,这么多人,应什么应啊,多难为情。
  
  唐婉芝知道小孩子脸皮薄,这会儿都害羞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对唐阡陌说“就你这丫头古灵精怪,一大桌子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
  
  霍烟偷偷看向傅时寒,傅时寒眼角勾着疏淡的笑意,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放轻松,大家都是护着她的呢。
  
  吃过晚饭以后,长辈们给家里的孩子发红包,傅时寒带霍烟来到阳台,还跟小时候一样,似乎想要和她比比红包大小。
  
  不过从小到大,唐婉芝给几位孩子的红包都是不偏不倚,别家小孩这么多,自家的小孩也是这么多。
  
  霍烟无奈地将红包拿出来,拆开之后,却发现今年的分量比去年乃至往年,重太多了
  
  傅时寒就稀稀落落几张红票子,霍烟的足足一沓。
  
  看着她惊奇的眼神,傅时寒笑了笑“我妈真偏心,给儿媳妇的比所有人都多。”
  
  霍烟心里温暖,瞥见傅时寒瘪瘪的红包,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将他红包里的钱全部取出来,塞进了自己的红包。
  
  “我就这么点了,你还要跟我抢啊。”
  
  却不曾想,霍烟直接将自己胀鼓鼓的红包揣进了他的上衣口袋里。
  
  “喏,拿去吧。”
  
  “给我啊。”
  
  “你不是要毕业了吗,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多带些钱总归是方便的,我现在实习也有工资。”
  
  傅时寒将红包取出来,放在手里轻轻摩挲了一会儿,低垂的眼眸温柔得就像融化的巧克力。
  
  “烟烟,我很喜欢听你这样说。”
  
  霍烟哼了一声,鄙夷道“你是很喜欢我把钱全都给你吧。”
  
  “不,跟钱没有关系。”傅时寒义正言辞地说“我喜欢你这样为我考虑,不是女朋友的那种感觉,而是妻子,是要与我共度一生的那个人。”
  
  这话听着真感动,可是霍烟眼睁睁看着他把红包全都揣进了自己的口袋,脑回路一转,突然开口问道“咱们将来结婚了,家里的经济大权,谁管呐”
  
  傅时寒愣了愣,顿时感觉这是一道送命题。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