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68章 哪根葱 完整

第68章 哪根葱 完整

次日清晨,霍烟去公司上班,一路上都觉得同事看自己的脸色怪怪的,尤其是女同事,那小眼神,恨不得杀了她似的。
  
  霍烟不明所以,直到她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才发现端倪。
  
  她小桌上放着一份包装精致的奶油巧克力蛋糕,蛋糕外壳上落的小卡片,卡片上有一排字体
  
  谢谢小烟昨晚的帮助,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笑纳。
  
  秦裕
  
  字迹很像女孩子,隽秀又小巧,与傅时寒那遒劲的行楷字迹相去甚远,字如其人,性格也是昭然若揭。
  
  秦裕心思细腻如女孩一般,昨天那种小忙本是她作为下属应该做的,他竟也要送礼回报。
  
  霍烟打量着漂亮的蛋糕盒,表情有些无奈。
  
  旁边桌的苏莞抬起头来,笑说道“哟,连爱心早餐都送上了,烟烟你最近桃花很旺啊。”
  
  霍烟叹了一声,这小蛋糕肯定不好收,但是如果送还回去,未免太不给他面子。将来她和秦裕还要一起共事,关系总不好闹得太僵了。
  
  这就是职场的为难之处。
  
  苏莞看出她的纠结,索性大声说道“烟烟,蛋糕给我吃吧,我还没吃早饭呢。”
  
  霍烟连忙递过去,感谢地看了她一眼。
  
  苏莞帮她解决掉了第一天的烫手山芋,却不曾想,第二天第三天连着好几天,每天早上她的桌上都会放一个口味不同但包装精致的小蛋糕。
  
  送蛋糕的人,是想把她喂成胖妞吗
  
  霍烟实在受不了,鼓起勇气,拿着小蛋糕走到秦裕的工作间,准备愤怒地警告他,不要再这么做了,这是在给她拉仇恨啊,现在公司的单身女孩都把她视作大敌,不管做什么都有意为难她,她的工作都不好展开了。
  
  然而,霍烟终究是个心软的好姑娘,面对人家笑脸相迎,她很难作出打脸的姿势,只好对秦裕说道“先谢谢你,但是请请你以后不要给我送这些了,同事看见了特别不好,而且我也不是很喜欢吃这种重奶油的甜品。”
  
  秦裕放下手中的文案,说道“噢,不喜欢吃奶油的,那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
  
  霍烟连忙摆手道“真的不用了,前辈,你不需要给我送这些,同事看见了影响也不好的。”
  
  秦裕站起身走到门边,轻轻带上了门,回头道“霍烟,我是真心诚意想要追求你,为什么不能给彼此一个机会呢”
  
  既然话说开了,霍烟索性也就直言道“前辈,你知道我有男朋友的啊。”
  
  秦裕点点头,不以为意“我不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什么鬼
  
  霍烟这下子愣住了,心底咆哮可是我介意啊
  
  而秦裕不急不慢地倒了杯水,递到她手边,说道“你可以先分手,我愿意等你的。”
  
  “分分手”
  
  霍烟懵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人有病吧她才不要分手呢
  
  秦裕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继续说道“小烟,你这个年纪的异地恋,很辛苦吧,而且将来真的谈婚论嫁,总不能一直分居两地,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他是军人,要保家卫国,总不能把孩子留给你一个人扶养,孩子也不能缺少父亲的关爱,这些现实的问题你也要考虑清楚。”
  
  秦裕果然是操持着前辈的态度,对霍烟循循善诱,乍听下来,还真是非常关心她呢。
  
  然而霍烟却全然没有感觉,只说道“他很快就会调回来的,不会分隔太久。”
  
  傅时寒既然答应了她,便不会食言,霍烟坚信这一点。
  
  而秦裕却摇了摇头“你真是太天真了,好,换个角度说,我看你现在还是在租房子住,他这么早就去当兵了,家庭条件应该不怎么样吧。哪怕外形不错,但是女孩选择婚姻,不应该仅仅只看重外在,而是要综合多方面考虑,有句俗话说,婚姻是女人第二次投胎的机会,一定要慎重,霍烟,我还是那句话,你值得更好的。”
  
  霍烟的手紧紧攥着拳,秦裕的这番话是真的把她惹怒了,她鲜少会对同事发脾气,但是这一次真的忍不住“前辈,你的条件真的很不错,是我高攀不上。”
  
  她说完转身便走。
  
  秦裕各种好话都说尽了,道理也讲清楚了,见她这样油盐不进,心里也有些窝火“霍烟,你自己考虑清楚,我这人没什么耐心。”
  
  霍烟微微侧头,冷声道“不需要考虑,秦裕前辈,在我眼中没人比得上他。”
  
  “但愿你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秦裕看她的眼神,就像看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迷途少女。
  
  霍烟将这件事讲给苏莞听了,苏莞笑过之后,一张利嘴毫不留情“他的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不说别的,就他那瘦猴子的长相,你老公傅时寒也甩他好几个eve了好吗”
  
  “他让我不要看长相,要看条件。”
  
  苏莞更是笑了“他还敢跟当年s大计算机系的风云男神比条件,厉害了。”
  
  其实霍烟想想也是,秦裕年轻气盛,又有海归的闪光学历,一回来多家公司竞相争抢,这么年轻就拥有了这么高的薪水,公司里也不少女孩暗恋他。
  
  他自我感觉良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似乎有点自负过头了。
  
  霍烟摇了摇头“算了,反正关系都已经闹僵了,只希望不要影响工作。”
  
  苏莞叹息一声“咱们这些同学里面,就你和傅时寒最长远了,可以一定要撑住了啊。”
  
  霍烟八卦地问她“诶,你和许明意,真分手了啊”
  
  提及这个名字,苏莞心头一刺,却还故作云淡风轻“分了。”
  
  “真分啦”
  
  苏莞喝着水,不耐烦道“分了分了,真分了,我跟他不合适,特别不合适。”
  
  “你追人家的时候,看起来挺合适的啊。”
  
  苏莞回想毕业那晚的狂风骤雨,宿舍楼下,她号啕大哭,许明意使劲抱着她,吻了她的脸颊,她甚至能听见他急促的呼吸和紊乱的心跳,那还是第一次他主动亲吻她,然而也是最后一次了。
  
  许明意转身离开,走得特别决绝。
  
  “毕业季分手,就像一个魔咒。”苏莞不忍回想当年的事情“算了,都过去这么长时间,就不去想了。”
  
  都已经不再是少不更事的女孩,知道感情虽然重要,但是生活总要继续,脚下的路通往远方,他既然都在莽莽撞撞往前冲,她便更加不能耽于自己的情绪中走不出来。
  
  她也可以很精彩地活着,证明给他看,即使脱离了优渥的家庭,她也可以独立更生,养活自己。
  
  霍烟不再和她谈论许明意,那段时间,苏莞真的很伤心,既然她能够走出来,就不要再提过去的事情。
  
  自从跟秦裕把话说绝之后,他果然消停了很多,不再给霍烟各种送东西,甚至都不怎么搭理她了,这让霍烟松了口气。
  
  不过也有烦恼,再工作方面,他开始各种挑霍烟的刺,鸡蛋里面挑石头的那种。
  
  不过霍烟属于非常踏实的那一类人,不管他怎么挑刺,霍烟都默不作声,只是努力改进,尽可能做到最好,让他无话可说。
  
  又过了几周,公司里传出消息,说秦裕和市场部的徐嘉璐在一起了。
  
  徐嘉璐是市场部最漂亮的女孩,去年刚进公司,年轻可爱,又很会卖萌,朋友圈几乎全是自拍,配上一段心灵鸡汤的文字,然后公司里一堆直男点赞。
  
  徐嘉璐和秦裕在一起的消息,最先是从徐嘉璐的朋友圈传出来。
  
  徐嘉璐发了两张照片,第一张是一盒包装精致的草莓奶油蛋糕。
  
  第二张是她和秦裕两人面对面嘟嘟嘴,图发射爱心。
  
  看得霍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而徐嘉璐写的文字是
  
  懂得珍惜的女孩,总是比较幸福。
  
  霍烟看着这段文字,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了,总觉得意有所指。
  
  而在一众恭喜贺喜的评论下面,苏莞的留言一枝独秀“哇,那个口味的蛋糕我也吃过,个人觉得太腻啦,建议你男朋友下次换个口味送。”
  
  霍烟对旁边桌的苏莞说“喂,你也太直白了吧。”
  
  苏莞耸耸肩“那小蹄子不是摆明了跟你示威么,婊得我都没眼看。”
  
  “可是你这样,很得罪人哎。”
  
  苏莞毫不在意地说“得罪就得罪呗,我还得罪不起他们么。”
  
  霍烟笑了笑“你这小蹄子还跟以前在学校一样嚣张。”
  
  苏莞说道“我怕什么。”
  
  的确,她有什么都不怕的资本,所以才能活得这般洒脱恣意。
  
  听说公司的老板跟苏莞家里还是世交,这样的人脉关系,恐怕公司里也没几个人敢轻易得罪她。
  
  所以对于苏莞的评论,徐嘉璐只回复道“谢谢宝贝的提醒,我一定转告我们家亲爱的。”
  
  苏莞对霍烟做了一个恶心想吐的表情。
  
  那天下午,霍烟帮着同事搬了许多文件上楼,累得气喘吁吁,感觉自己肩头一松。
  
  于是她敲了敲苏莞“跟我去洗手间,我肩带好像掉了。”
  
  苏莞立刻起身,跟她一块儿走进洗手间隔间。
  
  霍烟脱掉自己的衣服,苏莞将她的内衣扣带系好,一双明眸意味深长地盯着霍烟胸前的风光“真羡慕你家寒总啊。”
  
  霍烟背过身去“你也不差。”
  
  苏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摇头道“可惜某些臭和尚,跟个傻子似的,这辈子都没福分咯。”
  
  霍烟笑出声“你还想着某些臭和尚啊。”
  
  “胡说,我就顺口想想。”
  
  顺口想想。
  
  毕竟是年少的时候喜欢的人,哪能说放下就放下呢。
  
  霍烟穿好了衣服,拍拍她的肩膀“还喜欢就去深圳找他呗。”
  
  “才不去”苏莞咕哝“那个傻子,我再找他,我就不叫苏莞了”
  
  俩人正准备离开隔间,就在这时,听见外面传来女人的声音。
  
  “嘉璐,真羡慕你啊,能把秦裕追到手,他可是我们公司的金饽饽,你跟他在一起,以后可享福了。”
  
  徐嘉璐虚与委蛇地笑道“还好啦,我不看重这些物质方面的东西,比较注重他的内涵,他很有学识和远见,而且也有风度,这点是最吸引我的。”
  
  “可不是所有女生,都像你一样注重的内涵,你看那个霍烟,就属于没眼光那一类。”
  
  提及霍烟,徐嘉璐似乎不怎么高兴“秦裕跟我说起过,其实是她先对他示好的,说白了就是勾引,秦裕后来知道她有男朋友,所以严辞拒绝了她,她自己觉得丢脸,才做出一系列的事情,来挽回面子。听说桌上的蛋糕,都是她自己买的,伪装成是秦裕送她的。”
  
  “天呐,这也太婊了吧”
  
  “谁说不是呢。”
  
  苏莞听到这话,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她对霍烟比了个嘴型“世间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霍烟示意她冷静。
  
  而洗手间外,徐嘉璐继续说道“我听说,她男朋友是当兵的,啧,当兵的能跟我们家秦裕比吗,她这是骑驴找马呢,瞅着我们秦裕更优秀,忙不迭地凑上来了。”
  
  突然,门被人一脚踹开,苏莞是个暴脾气,走出来指着徐嘉璐的鼻子骂道“骑驴找马说谁呢你那个秦裕是什么好货,能跟比得上傅时的一根手指我苏莞两个字就倒过来写。”
  
  霍烟连忙走过来捂住了她的嘴,没让她把傅时寒三个字说出来,外面已经有不少同事在围观了,霍烟不喜欢被人当成热闹看。
  
  “走了。”霍烟使劲拉扯苏莞。
  
  “走什么走啊,咱们今天在这儿,把事情说清楚了。”苏莞咄咄逼人,看向徐嘉璐“刚刚你说什么来着,你们家秦裕知道我们烟烟有男朋友,还死缠烂打地又是送回家,又是送蛋糕的所有同事都看着呢,没人瞎胡扯吧。这不,我们烟烟拒绝了他没两天,得,您这正主上位,掰扯出来又是另一套说辞,你们家秦裕这么会编故事,怎么不去当编剧啊。”
  
  徐嘉璐被现场的状况搞懵了,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跟朋友在背后说人坏话,居然就这么巧让人家正主儿听见了。
  
  不过周围这么多同事都在看着,如果自己承认是在胡编乱造,以后在公司还怎么做人,她没有选择,只能厚着脸皮把谎圆下去
  
  “难道不是吗,我们秦裕什么条件,她又是什么条件,我相信大家眼睛都是雪亮的,谁追的谁,还用我说吗”
  
  苏莞冷笑道“你啊,还真别小瞧了我们家烟烟,大学里她也是c位出道拿下了我们校草的女人,你们秦裕又算哪根葱。”
  
  霍烟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场面实在太丢人了,苏莞是气昏了头才在这里和徐嘉璐这样的人比长短,犯不着,这是在降低自己的格调。
  
  “别说了,大家都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算了。”
  
  霍烟拉着苏莞走出洗手间,周围看热闹的同事纷纷散去,假装各忙各的事情。
  
  苏莞愤懑不平地说“那小蹄子也太没素质了吧。”
  
  霍烟无奈地理了理她的衣领,语重心长道“所以啊,你要和她计较,只会自己惹来一身腥。”
  
  苏莞看向她,穿着一身职业小套装,长发挽成了马尾扎在脑后,清爽又干练,面容一如既往的清新稚嫩,只是眼神中多了些许成熟的韵味。
  
  “烟烟,我发现你稳重了不少嘛。”
  
  “总要长大的嘛,谁还能一直当学生呢。”
  
  苏莞说道“哼,那个徐嘉璐如果知道你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人,指不定是什么脸色呢。”
  
  “别”霍烟连忙道“你可别带我寒哥哥下场,犯不着”
  
  “好啦好啦,你家寒哥哥是宝贝,得好好藏着捂着。”
  
  霍烟使劲儿点头,职场就是这样啊,什么样的人都有,水平也是参差不齐,她可不想让傅时寒成为这些人背后嚼舌根的对象。
  
  她的傅时寒,是她放在心底最深贵的宝贝,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染指玷污。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