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75章 许苏番外1

第75章 许苏番外1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熙熙攘攘的火车站,霍烟挽着傅时寒的手,俩人在车站门口送别了许明意和沈遇然。
  
      沈遇然本来想订机票来着,不过因为耽搁了两天,机票价格疯涨,许明意是准备坐火车回去。火车车程至少得有二十多个小时,沈遇然怕许明意一个人旅途孤单,也舍命陪君子,和他一块儿乘火车。
  
      向南公司的事情堆积如山,大事小事一应等着他回去决策,所以定好了日子便早早买了机票,先行离开。
  
      进站口,傅时寒将行李箱拉杆递给了许明意,说道:“注意安全,回去之后给我来消息。”
  
      “放心吧,这么大的人,丢不了。”沈遇然冲他挥了挥手:“回去吧,别送了。”
  
      许明意恋恋不舍地望着傅时寒:“什么时候还能再见面?”
  
      沈遇然就看不过他这副感伤的表情,嚷嚷道:“干嘛啊干嘛啊!知道你和老四感情好,但是人家都是有媳妇儿的人了,你给我收敛些。”
  
      霍烟低头笑了笑,她知道以前念书的时候,傅时寒便特别照顾许明意,把他当成自己的弟弟一样,凡事多顾念他些,所以两个人无论明里内里,感情都格外好。
  
      在家里,傅时寒自小便是一众兄弟姊妹的大哥,自然而然养成了长兄的气质,会无意识地照顾身边比自己弱势的朋友。
  
      大学四年,他常常带许明意出去吃饭;跟着老师做项目组的时候,有好的课题也是第一时间想到许明意,拉他一起做;还帮他留意靠谱的兼职信息等等
  
      许明意不是石头人,傅时寒对他好,他心底门儿清,所以生活上他尽量自己解决问题,不给他添麻烦,但是情感上却格外依赖他。
  
      那天晚上,霍烟给许明意发的那条没头没尾的信息,许明意一开始没有在意,直到第二天看到新闻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刻跑到老总的办公室要请假。
  
      因为那段时间公司事务繁忙,所以老总一开始没同意休假,但是许明意态度十分坚决,一定要请假,一定一定要请假!
  
      老总一气之下脱口而出:“你要请假,可以,走了就别来上班了!”
  
      这份工作对于许明意来说,来之不易,他拼了命干了两年,好不容易升到了现在的职位,如果此时离职了,一切便又要从头再来。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时许明意红着眼睛,恶狠狠地看着老总,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老子兄弟都要死了!老子不干了!”
  
      说完他一边擦着眼睛,跑出了办公室,回到自己的位置边,收了几样要紧的东西便离开了。
  
      身后老总也冲了出来,指着他大骂:“这年头为了钱,亲兄弟都可以反目成仇,第一见到你这样的蠢货!你要不想干,多的是人想干,不差你一个许明意!真把自己当大爷呢!”
  
      许明意抱着自己的箱子走出了办公大楼,有经过的同事看到,他眼眶里盛满了眼泪,硬是死死咬着牙,没让它掉出来。
  
      情与义,沉甸甸的两个字。
  
      那些年傅时寒对他所有的关照和帮衬,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
  
      上车以后,俩人循着车票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没多久,苏莞拎着她的浅蓝色行李箱,走到了两个人的包间外面。
  
      小淑女的出现,给空气闭塞的车厢带来一阵清爽香风,也引得不少人探头观望。
  
      许明意看见她,怔了一下,倒是沈遇然率先反应过来,问道:“你怎么来了?”
  
      她不是跟向南两人坐飞机回江城了吗?
  
      苏莞看也不看许明意,闷声说道:“刚刚接到老板的电话,让我去深圳一趟,见客户,所以机票废了,临时买了这趟火车。”
  
      沈遇然眉毛歪了歪,似乎不大相信苏莞的话:“真的只是去出差?”
  
      “不然呢!”苏莞似乎窝着一肚子的火,真好借机发泄:“不然我吃饱了撑的,来坐着什么烂火车,脏死了!”
  
      沈遇然本来还想说,即便是去深圳出差,你也是可以坐飞机的,不需要来坐这趟烂火车。
  
      不过看着苏莞气鼓鼓的神情,话还是咽回了肚子里,虽然知道这位大小姐是在和某个人赌气,但聪明的沈遇然还是决定,不要去碰钉子才好。
  
      许明意什么也没说,弯腰将她的行李箱扛起来,放进了行李架上,然后问道:“你的铺位在哪里。”
  
      苏莞没有理他,将自己的背包放在了许明意上方的中铺位。
  
      沈遇然笑道:“哟,还真挺巧,连铺位都靠在一起。”
  
      苏莞狠狠瞪了他一眼,他立刻收敛了笑容,做出要把自己双唇缝住的手势,噤了声,不再说话。
  
      许明意买的是下铺的票,而苏莞恰好就在他上面。
  
      “我们换一下。”许明意提议:“你睡下面,方便些。”
  
      爬上爬下,挺折腾。
  
      苏莞依旧没有理他,却依言将自己的背包取下来,放在下铺他的位置。
  
      许明意将自己的包提到中铺。
  
      长笛轰鸣,火车渐渐驶了出去。
  
      从始至终,苏莞都没有开口跟许明意讲一句话,就像不认识他似的。
  
      许明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以后,便下床来,坐到了对面下铺沈遇然身边。
  
      沈遇然正准备躺下来了,见他坐过来,十分嫌弃:“走走走!到对面你前女友边上坐去。”
  
      许明意一双小眼神可怜巴巴,说道:“让我坐会儿吧,老板传了份文件给我,我得把它处理掉。”
  
      “你不是都被炒鱿鱼了吗?”
  
      “老四的事在电视里都播了,老板看了之后深受感动,说我是英雄的兄弟,不应该被辞退,所以又给我复原了。”
  
      沈遇然翻了个白眼:“他是怕这事传到网上给自己惹麻烦吧。”
  
      不管怎样,许明意保住了饭碗,还是很开心的,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啪啪啪地工作起来。
  
      火车穿过隧道,周遭暗了下来,列车顶灯泛着惨淡白光。
  
      苏莞看着他,电脑的微光在他略带秀气的脸庞投下一片微光,他深邃漆黑的眼眸紧盯着电脑屏幕,一双单眼皮,将他眉宇间的神气勾勒得越发简单。
  
      这男人认真的模样,真迷人。
  
      许明意一直都是个认真的男人,无论做任何事,他都会沉这性子把事情做到最好,绝不会半途而废。
  
      苏莞喜欢他身上的这种安定的感觉,特别能让人信赖。
  
      列车驶出了隧道,车厢变得明亮通透,许明意鬼使神差地抬头,苏莞立刻移开目光望向窗外。
  
      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终究却还是什么也没说。
  
      吃午饭的时间,许明意去餐车买了三份盒饭,递给苏莞一份,他和沈遇然俩人呼噜呼噜开始扒饭。
  
      沈遇然一边吃饭一边吐槽:“饭也太硬了吧。”
  
      “就这么点儿肉,还买成三十块?”
  
      “坑,真是坑。”
  
      许明意抬眸,见苏莞拿筷子在盒饭了戳了戳,然后又放下了,估计是没什么胃口。
  
      许明意咀嚼着嘴里的饭菜,真的是很硬很难吃,估计她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难吃的饭菜吧。
  
      火车在下一站的站台边停了二十分钟,这期间许明意一直不见人影,苏莞朝着过道的方向望了几眼,用脚尖踢了踢沈遇然:“都快开车了,他怎么还没回来。”
  
      沈遇然正躺着玩手机,漫不经心地“嘿”了声:“某人不是不愿意搭理他吗,这会儿瞎关心什么。”
  
      苏莞翻了个白眼:“你兄弟,又不是我兄弟,待会儿车开了上不来可别哭。”
  
      沈遇然知道苏莞是刀子嘴豆腐心,指不定这会儿心里多着急呢,他索性起身,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得,我自己的兄弟,还得我自己关心,这就去找找。”
  
      刚站起来便望见走道尽头,许明意穿过拥挤的人群,朝着他们走来。
  
      “不用找了,回来了。”
  
      苏莞朝他瞥去,见他手里拎着两个热腾腾的口袋,袋子里装着两根玉米,还有一些卤味的纸盒。
  
      “哟!好兄弟,知道我没吃饱呢!”
  
      沈遇然伸手来拿,却被许明意躲开,他将口袋递到苏莞面前,沉声道:“站台边买的,这个应该比餐车的饭菜好一点,你多少吃些。”
  
      所以他刚刚跑出去磨蹭了这么久,就是为了买这些?
  
      苏莞瞥了那冒着热气的玉米一眼,却还赌气说:“不吃,没胃口。”
  
      “不吃给我!”沈遇然垂涎三尺:“啧,一看就是糯玉米。”
  
      许明意没给他,依旧劝苏莞道:“我怎么样没关系,你别跟自己过不去,行吗。”
  
      苏莞突然炸了:“我怎么跟自己过不去了!你谁啊!我跟你很熟吗!”
  
      沈遇然补充:“室友的男朋友的室友,隔着十万八千里,一点都不熟。”
  
      “你闭嘴!”苏莞和许明意同时出言。
  
      沈遇然又把自己的嘴巴缝起来,继续玩手机,不再理会两个人。
  
      许明意将玉米外面的叶片剥开,缕缕穗条下面,露出了黄澄澄的米粒,他将它送到苏莞嘴边:“尝尝吧,吃一口,不好吃就不吃了。”
  
      温柔的语气像极了一位好好脾气的父亲,哄着自己不听话的闺女。
  
      苏莞别别扭扭看他一眼,大概也受不住他这般温柔的调子,夺过玉米愤愤地一口咬下去。
  
      玉米被蒸得已经熟烂了,她一口下去居然将尖尖的苞头给咬下来一块。
  
      沈遇然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没见过这样吃玉米的,你是住在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吗?”
  
      苏莞也是脑子热,想也没想就咬下去了,这会儿正要找地方吐掉苞米头,许明意连忙将手伸到她嘴边接住:“吐吧。”
  
      苏莞没吐他手里,自己拿了纸巾吐了装好扔进垃圾盘里。
  
      许明意教她:“里面的不能吃,就吃玉米粒。”
  
      “我知道,不用你教!”
  
      这是苏莞上车之后和他说的第二句话,总算是开口了,虽然话里含着愤愤的调子,但是许明意心里还是高兴,心满意足地看着她啃玉米。
  
      “要不要吃鸭脖,还有卤鸭翅,噢对了,还有卤豆干。”
  
      “不吃不吃。”
  
      苏莞固执不吃,这些卤味便全落了沈遇然的肚子。
  
      列车明天早上到深圳,需要在车上睡一晚,十点的时候车厢顶灯已经灭了,许明意上床以前,将自己的外套和内里的衬衣脱了下来,露出了麦黄结实的臂膀。
  
      他睡觉喜欢不穿衣服,苏莞正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他,车上的床铺不干净。
  
      却不想,他直接将外套铺在了她的床上,而衬衣也垫在她的枕头上。
  
      “将就一下吧。”许明意对她说道:“车上的床铺不干净。”
  
      苏莞眼睛一热,坐下来别过头去,闷声说:“谁要你的衣服,臭死了,自己穿上。”
  
      许明意拿起衬衣嗅了嗅:“不臭,没味道,实在不行,你喷点香水吧。”
  
      苏莞不想搭理他。
  
      “早点睡,晚安。”他给她妥妥帖帖地垫好,然后爬上了中铺。
  
      苏莞解了外套躺下来,枕畔垫着他的衬衣,触着脸上的肌肤,质感柔软。
  
      还是有一点味道的,许明意身上的味道,就像古木松脂,有包蕴和古朴的感觉,让人心安。
  
      列车轰隆隆地行驶着,苏莞迷迷糊糊间,感觉楼上的男人爬了下来,兴许是去厕所。
  
      而等他回来之后,苏莞感觉他并没有上去,而是坐在了她的身边。
  
      没错,他的确是坐了下来,床铺很小,他险些压着她的手。
  
      苏莞闭着眼睛,透过睫毛缝隙,瞥见他正凝望着她。
  
      过道灯光微弱,他身影轮廓黑蒙蒙一片。
  
      大晚上的不睡觉,他想干什么?
  
      苏莞的心跳开始加速。
  
      许明意轻轻碰了碰她的手,确定她已经睡着了,这才放松了许多,给她捻了捻被单,将她的手揉进被子里。
  
      “其实这两年,我也很想你的。”
  
      黑夜里,他的声音低醇如苦咖啡。
  
      “以前谈恋爱的时候,我总想把我的一切都给你,可是你什么都有,什么都不需要,这给了我一种错觉,好像我自己对你而言,也是可有可无。”
  
      他顿了顿,整理难过的情绪:“所以我以为,即使我离开了,你那怕伤心一阵子,但总不会一直伤心。”
  
      “是我错了。”他的指尖轻轻触到她的脸颊,划了划:“是我自以为是。”
  
      苏莞感受着他粗砺的指尖抚着自己的脸颊肌肤,她情不自禁蹭了蹭他。
  
      许明意浑然不觉,附身在她的耳畔声音带了隐恸:“你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
  
      黑暗中,男人压抑地问出这句话,足以令人肝肠寸断。
  
      而苏莞还没来得及难过,却明显感受到他侧过脸来,贴着她的脸颊,湿热的呼吸近在咫尺。
  
      他撩开她的发丝,颤栗的薄唇小心翼翼地吻住了她光洁的额——
  
      “可是我好爱你。”166小说阅读网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