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79章 番5豪门狗血

第79章 番5豪门狗血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九九八十一难,通过了千难万险的第一关,接下来伴娘们又安排了找鞋子的环节,几位年轻英俊的伴郎帮忙把房间翻了个底朝天。
  
      “娶个媳妇还真费劲啊。”
  
      “就这一帮小丫头事儿多。”
  
      苏莞见霍烟一个劲儿给傅时寒使眼色,连忙阻止道:“嘛呢嘛呢,新娘请自觉一点,不要帮新郎作弊。”
  
      霍烟吐了吐舌头,小声说:“我没有。”
  
      “找到了!”
  
      第一只鞋子被许明意从书架里找到——
  
      “我就纳闷,霍烟这么不爱读书的女人,居然摆了满满一书架的书,肯定有猫腻,鞋子就藏在书后面呢!”
  
      霍烟:
  
      谁来把这个讨厌的家伙赶出去!
  
      傅时寒看着霍烟蓬蓬的白纱裙,说道:“我猜,第二个鞋子在我丫头的裙子底下,对吗?”
  
      苏莞笑着插科打诨:“那你自己撩开来看看呀。”
  
      满屋子的年轻男女都笑了起来,霍烟脸皮薄,自己从裙底把鞋子拿了出来,红着脸说:“好了好了,猜对了。”
  
      林初语说:“哎呀,哪里见这么迫不及待的新娘子呢,真是巴不得赶快把自己嫁出去呀!新郎官快给你媳妇儿穿鞋吧!”
  
      傅时寒拿着小红高跟鞋,捧着霍烟的小脚给她穿上,最后还俯身吻了吻鞋尖:“媳妇儿,走咯。”
  
      霍烟伸出手:“坐久了腿麻,要抱抱。”
  
      傅时寒温柔地笑了,伸手将霍烟打横抱起来,走出房间。
  
      林初语和苏莞捂住眼睛:“受不了受不了!你俩能不能留到洞房里腻歪去!”
  
      傅时寒抱着霍烟走出了闺房,父亲和母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位新人给父母敬了茶,母亲没忍住抹了眼泪,叮嘱傅时寒:“以前我们对她多有忽视,现在想要弥补已经来不及了,谢谢你照顾她。”
  
      “妈,你别哭了,没关系的。”
  
      傅时寒牵着霍烟的手,说道:“爸妈,请你们放心,把烟烟交给我,我会疼爱她一辈子。”
  
      就在出门的时候,霍烟突然回头,望向霍思暖。
  
      她一直站在墙边,没有什么存在感。
  
      姐妹之间的心结和裂痕,这么多年来一直没能解开,霍思暖去北京读研,平日里甚少联系。
  
      这一次霍烟的婚礼,她买了凌晨的机票飞回来,回来之后也不怎么和她说话,只说是看望父母。
  
      然而便在踏出家门的那一瞬间,霍烟却蓦然回头,唤了她一声——
  
      “姐,我走了。”
  
      霍思暖的眼睛突然红了。
  
      霍烟飞奔回去,一把抱住了霍思暖。
  
      霍思暖愣了好久,也终于伸出手,用力抱紧了她,尽管死死咬着下唇,但是眼泪还是不听话地滚落了出来。
  
      “以前的事就算了,好不好。”
  
      这么多年,总算霍烟先跟她服了软。
  
      霍思暖闭上眼睛,嗓音颤抖:“好。”
  
      那些所谓的姐妹恩怨爱恨争斗,其实都不过是年轻时的意气与冲动,当白驹过隙时光不在。霍烟回首往事的时候,真正能够停留在她记忆中的,还是小时候霍思暖牵着她的手,带她穿过石板路面,一起去糖果店买糖人的场景。
  
      霍思暖伸手擦掉了她脸上的泪痕,笑说道:“烟烟今天结婚呢,别哭了,高兴一点。”
  
      “姐也别哭了。”
  
      “嗯。”
  
      霍思暖看向傅时寒,将霍烟的手递给了他:“我祝福你们。”
  
      傅时寒郑重地点了点头:“谢谢,你的祝福,是我们今天收到最好的礼物。”
  
      **
  
      婚礼在江城大酒店的草坪举行,许明意坐在最前排观礼,看得相当专注认真。
  
      苏莞注意到,傅时寒亲手为霍烟戴上戒指的那一刹,许明意竟然鬼使神差地红了眼睛,如果她没有眼花的话,他眼里还含着水光?
  
      她戳了戳许明意:“人家傅时寒结婚,你瞎激动什么劲儿?哟哟,还掉眼泪了”
  
      “我没。”
  
      “还不承认呢,眼眶都红了。”
  
      许坚强固执地说:“风吹的。”
  
      苏莞扯来纸巾,给他擦了擦眼睛:“好了,宝宝乖,感动归感动,不要真掉眼泪,太丢脸,我就只能假装不认识你了。”
  
      许坚强伸出双臂,对苏莞奶声奶气说道:“抱。”
  
      苏莞抱了抱他,拍了拍他的背:“所以人家结婚喜气洋洋的,你到底在瞎感动什么啊。”
  
      许明意将脸埋进她的发丝里,抽了抽气,说道:“大学的时候,傅时寒对我最好,他结婚,我高兴。”
  
      苏莞相信,许明意是真心真意地为傅时寒高兴,他一直把傅时寒当成人生的挚友,真正的好兄弟。
  
      “好了,宝宝乖了,不哭不哭。”
  
      礼成之后,新娘子要扔捧花了,许明意鹤立鸡群站在一堆女孩子中间,蓄势待发,等着霍烟捧花一扔出来,纵身起跳,稳稳地接住。
  
      女孩们发出失望和不满的咕哝声,林初语推了推许明意:“喂!和尚,你一大男人干嘛跟我们抢捧花,好意思么。”
  
      “谁规定男人不能抢捧花了?”许明意坦坦荡荡地捧着花束走到苏莞面前:“喏,帮你抢的。”
  
      苏莞哭笑不得:“花束是要未婚女孩子抢来,期许下一个结婚的就是自己,你把它送给我,这”
  
      许明意想了想,说道:“我也期许,下一场婚礼,是你跟我的。”
  
      “哎哟哎哟。”周围的女孩子们都掩嘴偷笑:“和尚说这话真是不害臊啊。”
  
      许明意说:“害什么臊,我说的是真心话。”
  
      只有说假话才会脸红害臊,他真心真意,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苏莞也很是无奈,不过这钢铁直男是自己选的,也没啥好抱怨。
  
      当天晚上,几个好朋友将霍烟和傅时寒送入了洞房,又闹了好半天,折腾俩人做各种污污的游戏。
  
      傅时寒娶媳妇儿,显然心情很好,倒是也很有耐心,让朋友们能尽情尽兴。
  
      结束以后,苏莞和许明意去之前订好的酒店,酒店楼下,许明意对她说:“今天晚上我”
  
      苏莞无奈道:“你又想献出你的初夜对不对。”
  
      许明意羞涩并且又略带兴奋地点了点头:“我已经准备好了!”
  
      苏莞戳了戳他的脑袋:“说得好像我占你便宜似的。”
  
      “那你同意吗。”
  
      “嗯~~~让我想想咯。”
  
      “你慢慢想,我不急。”
  
      苏莞笑了起来:“你还不急,我看你都急死了!”
  
      许明意也笑得含蓄,面颊带了少年人特有的羞涩。
  
      苏莞挽着他正要迈步进入酒店,突然听到身后穿来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苏莞,你要去哪里。”
  
      听到这个声音,苏莞全身一僵,颤抖地回过头。
  
      只见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奔驰车,车窗缓缓摇下来,一个容颜年轻的中年妇人,意态庄严地看着她。
  
      “妈”
  
      听到这个称呼,许明意也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苏莞立刻松开了挽着许明意的手,宛如老鼠见了猫似的,瑟瑟发抖:“妈,你你怎么在这里?”
  
      秦润清睨着她,没有回她的话,只淡淡道:“回家。”
  
      黑色的车窗又收了回去。
  
      苏莞歉疚地对许明意道:“我今晚可能得回去了。”
  
      许明意神色担忧:“不会有事吧?”
  
      “放心,我妈这人就这样,面严心软,不会有事的。”
  
      “嗯。”
  
      “明天我再联系你”
  
      “我等你。”
  
      车窗再度滑下来,秦润清面带愠怒:“还没聊完吗!是不是要我再买杯咖啡回来,等你们慢慢聊!”
  
      “妈,你说什么呢!我跟我男朋友告别怎么了。”
  
      秦润清轻哼一声,睨着许明意的表情带了轻蔑,一字一顿——
  
      “哼,男-朋-友。”
  
      “阿姨似乎很不喜欢我。”
  
      苏莞搂着他的脖子,踮脚亲了亲他的脸:“宝宝我走了,明天见。”
  
      “不要跟咱妈吵架。”
  
      “知道的。”
  
      **
  
      母女两人一路无语,回到家中,父亲苏厉城拿着报纸坐在红木沙发上,喃喃道:“莞莞回来了。”
  
      苏莞看着夫妻俩这模样,知道了今晚是有备而来,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反而安定了下来,不管这夫妻俩要唱什么戏,她今天都奉陪到底了。
  
      秦润清女士率先开口:“许明意,平水县月河村人,自小父母外出打工成为留守儿童,跟着奶奶长大,八岁的时候父母因为意外去世,变成了孤儿,吃百家饭长大,从小混迹社会最底层,学习之余兼职打工,成绩优异考上大学,性格油滑,在大学里连坑带骗,不少同学都着过他的道。”
  
      她细长的指尖戳了戳自己的女儿:“包括你苏莞。”
  
      苏莞目瞪口呆:“你你调查他?”
  
      “我女儿的交往对象,我不能调查他?”
  
      苏莞激动起来:“你也太过分了吧!爸,你看她!”
  
      老爸苏厉城突然被ue到,于是清了清嗓子:“嗯,调查这个事情,没经女儿同意,是不对的,但作为父母,我们也是出于关心的好意。”
  
      秦润清看明白了,这个当爹的完全是来和稀泥的,看来还得要靠自己了——
  
      “你们大学刚交往的时候,我便留意他了,不过因为毕业便分了手,我也没做理会,没想到安安分分过了两年,你们居然又搅到一起了。”
  
      苏莞完全没想到,那么久远的事情,母亲竟然都知道,等等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站起来高声问道:“许明意大四创业失败,跟你们有没有关系?!”
  
      如果如果父母真的要棒打鸳鸯又想做的不动声色,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许明意知难而退!
  
      秦润清连忙否认:“当然不是!苏莞,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我们怎么会做那种事!”
  
      苏厉城也连忙帮腔道:“对啊,就算爸妈不希望你们在一起,但也不会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去伤害那个男孩,他这一路走来,挺不容易的,年纪轻轻便能深谙世事,自立自强,比现在大多数只知道沉迷游戏不务正业的青年,好多了。”
  
      秦润清一听丈夫这口吻不对,说道:“你帮谁呢,越说越歪了,还挺欣赏他哈?”
  
      苏厉城立刻点了根烟:“嗯,虽然小伙子不错,但还是配不上我宝贝女儿。”
  
      知道不是父母使坏陷害许明意,苏莞情绪缓和了一些,坐下来说道:“这两年我长大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很多事情都变了,但是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我喜欢他,一如既往。”
  
      苏厉城听着还挺感动:“你个从小做什么都半途而废的狗丫头,能坚持这么久还挺不容易。”
  
      秦润清瞪了丈夫一眼,让他别添乱,她语重心长对苏莞道:“你和他差距太大,家世背景,还有各自的条件都不匹配,这种农村出来的小孩,心高气傲,自尊心也特别强,你的家庭背景明显要优于他,难保他将来不会犯大男子主义的病,这些隐患你现在谈恋爱不考虑,但是妈妈不能不帮你考虑,结婚过日子不是谈恋爱,一定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小伙子。”
  
      苏莞激动地辩白:“我知道!你就是想让我和你们商业伙伴的小孩联姻,利用联姻巩固你们的商业帝国,可我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你们的工具!”
  
      秦润清和苏厉城目瞪口呆,苏厉城指着她道:“狗丫头,我让你少看点连续剧,你脑子整天琢磨什么呢,谁要拿你去联姻了,我的生意伙伴,人家的儿子个顶个的优秀,你这成天净闯祸破小孩,就算打折出售,倒贴钱人家都不一定肯要呢!”
  
      秦润清推了推丈夫:“过了过了,倒贴钱还是有人要的。”
  
      苏厉城扯了扯领带:“真是气死我了。”
  
      苏莞嘟着嘴,心说敢情真的是充话费送的女儿呢,都嫌弃成这样了。
  
      “你们就甭白费口舌了,我认定许明意了,这辈子非他不嫁。”
  
      苏厉城:“还非他不嫁,这说辞一听就是跟着电视剧学的。”
  
      苏莞:“家庭会议还能不能开了!电视剧的梗就不能过一过吗!”
  
      苏厉城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家中二的傻逼女儿,说道:“你老妈的话今天撂这儿了,不同意!狗丫头要是坚持,就甭认她当妈了!”
  
      秦润清:???166小说阅读网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