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81章 番7搬家

第81章 番7搬家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订阅率不足,支~付bao搜:533246971领红包看全文
  
      整队集合的时候,苏莞说:“霍小烟,这都多少天了,你还要生气到什么时候。”
  
      霍烟心眼实,并不擅长掩藏情绪,很多时候,喜恶都是表现在脸上的。
  
      “我没生你的气。”
  
      “口是心非!”苏莞撅起粉嫩的唇:“这几天,你就只跟林初语说话,不搭理我。”
  
      霍烟无奈地看着她。
  
      一开始,她的确是有些讨厌苏莞,因为她说了姐姐的坏话,还说的那么难听。但是事后仔细想来,其实苏莞只是把霍烟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了而已。
  
      都已经成年了,不再是小孩子,即便霍烟的脑子再不好使,也能够看明白,这些年,姐姐是在超额透支整个家庭。
  
      可钱是父母挣的,父母想怎么用,给谁用,轮得到她来置喙吗。
  
      霍烟只是因为想明白了这个,心情不大好而已。
  
      苏莞和一般的富家女孩不同,她性格直爽,爱憎分明,交朋友不看有钱不有钱,只看有趣不有趣。
  
      她喜欢霍烟这个蠢丫头,觉得她憨态可掬的样子像大熊猫似的,不虚伪不做作,喜欢就黏你,不喜欢就不搭理你。
  
      这样的性格很合她心意。
  
      所以这些日子,无论霍烟怎么冷落她,她都不生气,反而一个劲儿讨好。
  
      “宝贝儿,别生气了,待会儿我请你喝奶茶。”
  
      霍烟说:“你不要动不动就请我这个那个,想喝奶茶我自己会买,不要你请。”
  
      林初语手里拿着可口可乐,义正言辞地说:“靠万恶的金钱买来的...都是塑料姐妹情。那个…待会儿我们去哪家奶茶店呀?”
  
      “是,我们409伟大的革命友谊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呢,呸呸!我真是太俗了!感谢霍烟同志批评指正!”苏莞立刻拿腔拿调道:“嗯,虽然金钱是万恶的,但奶茶是无辜的,我们就去coco吧!”
  
      “好哎!”林初语欢呼。
  
      霍烟终于莞尔一笑:“其实我没有生你的气,都这么多天了,我又不是小气鬼。”
  
      苏莞嘟嘟嘴,委屈道:“那你就让我在太阳下面晒着。”
  
      霍烟才发现,她给林初语撑着伞,把苏莞晾在边上了。于是乖乖走到她身边,挽住了她的手,踮起脚替她撑伞,柔声说道:“以后我们还要相处四年,大家相互包容和平共处,不要闹矛盾,有什么事可以直说。”
  
      苏莞是不喜欢听人说教的,可是霍烟这温柔的模样,即便是絮絮叨叨,都让她感觉如沐春风。
  
      霍烟的太阳伞往她这边倾斜着,下意识地总是要照顾身边的人。
  
      苏莞没遇到过这样乖巧又没心眼的女孩,心都要化了,真想当她的男朋友啊。
  
      这样单纯的女孩,在渣男环伺的大学校园,真是很危险啊。苏莞暗下决心,大学期间一定要帮霍烟选个称心得体的男朋友,筛掉渣男,好好把关。
  
      就在这时,周遭人声嘈杂起来,女孩子们发出兴奋的声音,交头接耳。
  
      “傅时寒怎么来了?”
  
      “他是学生会主席哎。”
  
      “主席也要领队的吗?”
  
      “哇!希望他能带咱们这一队!”
  
      ......
  
      霍烟伸长脖子,朝队伍排头望去。
  
      不远处,一道熟悉的身影款步走来。
  
      他穿着一件单薄修整的白衬衣,身形线条流畅而笔直,眉峰如刃,挺拔的鼻梁宛如工刀刻画,一双黑眸冷冷清清,不带丝毫情绪。
  
      傅时寒。
  
      见他过来,学生会干事纷纷向他打招呼,傅时寒淡淡地回应,面无表情。
  
      众人早已经习惯了他的严肃和不苟言笑。
  
      “寒总,你怎么来了,不是要呆在实验组,没空吗?”
  
      说话的人名叫沈遇然,是那晚陪傅时寒一起看迎新晚会的男孩,他也是傅时寒的室友,同时兼学生会实践部部长。
  
      因为傅时寒是学生会主席,平日里几个要好的朋友总是开玩笑叫一声寒总,傅时寒也随了他们,没计较。
  
      “事情提前做完了。”
  
      傅时寒说话之际,目光扫向人群。
  
      “霍烟,你把伞檐抬高一点,你挡住我看男神啦!”林初语说。
  
      霍烟索性将伞柄递给林初语,然后躲到苏莞身后。
  
      苏莞望了望傅时寒,又看向霍烟:“你躲谁呢。”
  
      “傅时寒。”
  
      “你躲他干嘛?”
  
      林初语插嘴解释:“她总觉得人家傅时寒对她有意思,你说这人,自恋不。”
  
      “我没说他对我有意思,而是他...他总找我麻烦!我得躲着些。”
  
      “是是是,人家学生会主席,吃饱了没事儿干,就爱找你个不知名的新生麻烦,你这是偶像剧看多......”
  
      然而,林初语话音未落,赫然发现,傅时寒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她们面前。
  
      与之前疏离冷漠的眼神全然不同,当他垂下细密的睫毛,深褐色的眼眸望向霍烟的时候,平静的眼眸涌起了波澜。
  
      霍烟攥紧了苏莞的袖子,一个劲儿往她身后躲,宛如被猎鹰盯住的小兔子似的,瑟瑟发抖,更不敢和傅时寒正面对视。
  
      “寒...寒...”
  
      一声寒哥哥的蚊子叫,都还没叫出来,傅时寒打断了她。
  
      “很热?”
  
      他调子微扬,嗓音宛若带了电流,极有磁性。
  
      “还...还好。”霍烟低声回答。
  
      “你看这里,还有第二个人撑伞?”
  
      霍烟抬起头,果然广场上一百来位同学,没有人撑伞,她们一柄花边小洋伞,一枝独秀啊。
  
      “好吧。”
  
      果然是找茬儿来了,霍烟不好意思地收了伞,抬眸看他。
  
      他目光下敛,长睫毛微微扫下来,左眼睑处有一颗浅淡的泪痣。
  
      小时候霍烟便觉得,傅家哥哥眼角那颗红痣,极美,像眼泪,也像星星。
  
      后来长大了,读到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那颗痣,也渐渐成了霍烟心头的朱砂痣。
  
      高中的时候,班级里还有一个男孩,眼下也有一颗痣,但是颜色太深,比之于傅时寒那轻轻浅浅的一点红,差了三千里的风月。
  
      而此刻,他垂眸看她,虽是责备,但眼角泪痣反而增添了几分温柔之意。
  
      “寒总,我们要出发了,你跟队吗?”前排宣传部长沈遇然打破了两人的静默对视。
  
      “跟。”
  
      傅时寒离开的时候,随手拍了拍霍烟的脑袋,差点将她给带了个趔趄。
  
      “我跟这队。”
  
      **
  
      前方,傅时寒和沈遇然两个一米八五的大男孩带队,幸运的第十组在无数女生刀子般歆羡又嫉妒的目光下,朝着今天参观的第一站中心图书馆走去。
  
      傅时寒手里,还拎着一柄刚刚没收的花边儿小阳伞。
  
      苏莞和林初语两路夹击,将霍烟挤在中间,窃窃私语。
  
      林初语:“我去,他还真找你麻烦了,这踩的什么狗shi运啊!”
  
      “我说过了嘛。”
  
      霍烟擦了擦脸颊的汗珠,她可不觉得这是运气,她躲傅时寒都躲不及呢。
  
      “谁让咱们腰间盘凸出,人家不撑伞,偏偏咱们撑伞。”苏莞努努嘴:“看他刚刚拿腔拿□□训人的样子,还真有主席范儿。”
  
      林初语道:“听说他是唯一竞聘通过学生会主席的大二生。”
  
      “长得贼几把帅了。”苏莞目光落到傅时寒背上,打量着:“这腰身,这翘臀,这线条,这气质,啧,小姐姐看男人眼光算高的了,这男人身上够劲儿,是一等货色。”
  
      霍烟红着脸,压低声音:“你们背后议论就议论吧,能不能小声点!他是狗耳朵啊,大老远都能听得见的!”
  
      林初语望了望队伍,她们走在最尾端,中间还隔着三五个同学呢,听得见就怪了。
  
      “傅时寒学长,我叫你一声,你听得见吗?”苏莞大着胆子问。
  
      前面傅时寒没有回头。
  
      “你看吧,听不见。”
  
      霍烟无奈摇头,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唤道:“傅时寒,你收了我的伞,我好热好热啊。”
  
      果不其然,前排的傅时寒骤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朝着后排的霍烟走来。
  
      苏莞和林初语瞪大了眼睛,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还...还真是狗耳朵啊!
  
      傅时寒到霍烟身前,语调平淡:“跟我喊热?”
  
      霍烟害怕地往苏莞身后缩了缩,苏莞挺身而出,护住小丫头,脸上堆了笑:“学长,我朋友开玩笑的,她一点都不热。”
  
      “热吗?”他只望着霍烟。
  
      这么多人,他还能拿她怎么样,人前的傅时寒可是个讲礼貌的谦谦君子!
  
      于是霍烟决定固执一回,坚定决绝地说:“热!”
  
      傅时寒脸色冷沉,面无表情看着她。
  
      大家都以为霍烟肯定完蛋了。
  
      然而,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傅时寒竟然撑开了花边儿小阳伞,清秀的五官笼上伞影的阴翳。
  
      只听他调子微扬,带了点意味:“要不要我帮你撑伞。”
  
      阴影顷刻罩住了霍烟。
  
      “走吧。”
  
      “噢。”
  
      她乖乖地挪着步子跟在他身边,只感觉身边像是压了一座火焰山似的,周遭气温越发燥热起来。
  
      苏莞和林初语见势不妙,连连闪躲,跑到了队伍前排去。
  
      谁都能惹,傅时寒这尊大佬可惹不得!自己作的死,就让她跪着作完吧。
  
      于是这位冰山脸学生会主席,竟然真的替霍烟撑着伞,两个人磨磨蹭蹭走在队伍最后排。
  
      “那个新同学好惨啊。”
  
      “是啊,惹到了学生会主席傅时寒,没她的好果子吃。”
  
      “可是莫名我竟然有些小嫉妒是怎么回事。”
  
      “傅时寒在帮她撑伞啊啊啊啊!你们怎么回事,居然会觉得这是惩罚!”
  
      “可能这是一种心理压迫战术?”
  
      “如果傅时寒给我撑伞,我宁愿被压迫一万年!”
  
      霍烟硬着头皮,顶着前面同学们异样的目光,真是感觉压力山大。
  
      几次想要开溜,被傅时寒攥住手腕给硬拉了回来,他温厚而粗砺的大掌,紧紧握着她纤细的手腕。
  
      骨头很细,似乎稍稍用力就能捏碎似的,他很喜欢这一把娇小柔弱的身子骨。
  
      “寒哥哥。”
  
      她终于完整地叫出了对他自小的称呼:“寒哥哥,你...你先松开我,好不好?”
  
      傅时寒丝毫没有松开她的意思,眼眸深沉而明亮:“我不牵着你,摔了怎么办?”
  
      说这话的时候,他嘴角挑起一抹揶揄的淡笑,看上有些邪气。
  
      “不会摔了。”霍烟急切地说:“我不是小孩子了。”
  
      “你在害怕什么。”傅时寒一手撑伞,另一手自然而然地牵着她。
  
      霍烟甚至能感受到他掌腹,柔软而温热。
  
      “以前让我牵得少了?”
  
      霍烟心头一跳:“那不一样!”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一个劲儿把手往后挪,害怕被别人看出来。
  
      现在和以前当然不一样,以前她还小,现在...
  
      “现在我是大姑娘了。”她笨拙地解释:“不能再这样牵着了,别人会说闲话。”
  
      傅时寒眼角微挑,目光自然而然落到了她微微发育鼓起的胸部,嘴角渐染了笑意:“真是大姑娘了。”
  
      在看哪里啊!
  
      霍烟甩开他的手,加快步伐往前走。
  
      真是坏,这种混蛋王八蛋,人前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居然还被那么多女孩视作白月光男神。
  
      难怪以前总听老人念叨,世道变了,人心坏了啊......
  
      傅时寒被霍烟这副自顾自生闷气的模样给逗乐了,压抑了这么久的心情,因为她的到来,竟然也变好了许多。166小说阅读网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