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88章 番4恋爱

第88章 番4恋爱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自教务处那件事以后,洛以南每天放学都会去舞蹈教室练舞,而向南也会和朋友打篮球,有时候洛以南练舞出来,操场边看见向南在打球,她也会过去观看一会儿,然后等向南一起回家。
  
      向南并不排斥,反正教务处那件事之后,全校都知道这个十二中来的洛以南,是他的妹妹。
  
      洛以南主要还是想蹭他的单车,从这里回家得走四五公里路呢!
  
      虽然现在她可以使用舞蹈教室,但每次过去,温曼和一众女生对她都没有好脸色,会在背后窃窃私语。
  
      洛以南并不理会她们,听见了也当没听见,自己跳自己的舞,跳完就收工回家。
  
      谁有功夫跟这帮无聊的人计较。
  
      温曼见洛以南不搭理自己,故意放大音量,明目张胆地说:“我真是看不上某些人啊,当妈的傍大款嫁入豪门,当女儿的就以为自己变成千金小姐了,还是资助收养的,整天摆的一张臭脸给谁看呀。”
  
      洛以南依旧没理她,站在墙壁压腿。
  
      其他女生立刻接茬道:“女儿当然随妈咯,都是不要脸的货色,为了傍男人,无所不用其极,当妈的勾引老爹,当女儿的就勾引人家儿子,啧,我都没脸说了。”
  
      而她话音刚落,洛以南放下自己的大长腿,气势汹汹迈步朝她走来。
  
      那女生连着后退:“你…你想干什么!别过来!”
  
      洛以南走到她跟前,扬起了手。
  
      那女生惊呼一声,连忙挡住脸,却不想洛以南的手轻飘飘地落下来,拍了拍她吓得惨白的脸蛋:“害怕了?那就管住你的嘴。”
  
      那女生都快被吓哭了,瑟缩地往后退了退,刚刚温曼都说她呢,也没见她计较,偏偏要和自己过不去,是她说了向南的缘故吗?
  
      洛以南睨了那帮女生一眼,淡淡道:“第一,我父母早就不在了,秦姨只是我的资助人,仅此而已。我这人恩怨分明,她帮了我,我就听不了有人讲她坏话。向家的主母早年离世,她不是小三更不是二奶,她是被向擎三媒六聘娶回家的正妻,所以你们有什么不满?”
  
      一席话,没有爆粗也没有谩骂,却说得几个女孩无言以对。
  
      “好,就算她没问题。”温曼愤懑地说:“那你勾引向南又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勾引他。”
  
      “他都让你叫他哥哥了!你还说没有勾引他!”
  
      温曼叫了他这么多年哥哥,可是向南总不承认,还不准她叫,这个女人一来,向南就……而最重要的是,向南居然同意让她坐他的自行车后座,这简直破天荒头一遭啊,要知道多少女生都觊觎着向南的车后座呢。
  
      洛以南睨了温曼一眼:“你自己都听见了,他叫秦姨作小妈,秦姨是我的恩人,我既然住进他的家里,自然叫他一声哥哥,名正言顺,如果你想当他妹妹,让你妈多努努力呀,没准儿还真能把秦姨给干下去呢。”
  
      “你……你太粗鲁了。”温曼气得脸颊通红:“怎么能说这种话。”
  
      “我本就不是淑女。”洛以南淡淡道:“还有…向南那种纯情天真大男孩,用不着勾引,只要我愿意,勾勾手指头他就能爱死我,懂吗。”
  
      这帮毛都没长全的小鸡仔,能是她的对手?
  
      洛以南用毛巾擦擦脸,转身走出舞蹈房,刚出门,脚下一滑差点摔跤。
  
      向南就站在她对面,依着墙,拧着眉头看着她。
  
      卧槽!
  
      他都听见了!
  
      “我是纯情天真大男孩?”
  
      “哥,你听我解释……”
  
      “只要你勾勾手指头,我能爱死你?”
  
      “qaq救命!”
  
      那天放学,向南没让洛以南坐他的车后座,而是追在后面跑。
  
      向南骑得不快,时不时回头催促:“没吃饭吗,快点儿!”
  
      洛以南跑得是欲哭无泪,可是谁让她今天中头彩,这种女生间虚张声势的打脸话,居然让他听见了!
  
      羞耻得不要不要的!
  
      “哥,你慢点,我跑…跑不动了。”
  
      向南没理她,好不容易到家门口了,他按下刹车,回头看她:“你知道吗,我很生气。”
  
      洛以南上气不接下气,按着他的车龙头:“我胡说八道的!”
  
      他扯扯她汗浸浸的头发:“你觉得自己很有魅力吗?勾勾手指头我就会上钩?”
  
      “我们是兄妹呀,你说什么呢!哪能这样。”
  
      “知道是兄妹,还对外人胡言乱语,传开了怎么办,我变成禽兽对你有好处,你自己的名誉还要不要了?要是把咱爹气死了你继承他几十亿债务?”
  
      洛以南撅着嘴看着向南:“我们有代沟,你不懂,我一定要赢,不然将来她们欺负死我!”
  
      向南使劲儿扯了扯她的头发:“还代沟?赢个鸡毛!你初中生吗,这么中二,跟人嘴上争长短,有劲儿没劲儿。”
  
      “有劲!”洛以南固执地说:“就有劲!”
  
      向南无奈极了,不知道该怎么教她,她真的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现在他终于理解,她在屁gu蛋子上纹东西的行为了。
  
      这丫头还是个小屁孩!
  
      洛以南:“请不要用那种慈爱的眼神看着我。”
  
      向南:“裤子脱了,我要检查你的纹身!”
  
      “啊!”
  
      洛以南拔腿就跑,向南自行车直接扔院子里,追上去一把拉住她卫衣的帽子,将她兜入怀中,手肘反扣住她的脖颈:“臭丫头,今天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当我这个哥哥是拿来当摆设的吗?”
  
      “咳咳!哥!你自重!”
  
      两个人拉拉扯扯进了屋,赫然发现客厅里居然坐了人!
  
      父亲向擎手里端着茶,正喝了一半,目瞪口呆地看着两兄妹,而秦欢手里的苹果也落了地。
  
      向南立刻放开了洛以南,毕恭毕敬地站好。
  
      洛以南理理衣领,光着脚丫子踩了他一下。
  
      向擎那苍老的脸上挂了笑意:“看到你们俩相处这么融洽,我跟你妈也就放心了,还怕你们合不来,彼此不搭理呢。”
  
      洛以南:???
  
      这父亲眼睛怎么长的,哪里融洽了,刚刚他都要掐死她了好吗!
  
      秦欢担忧地看向洛以南:“跟哥哥相处还好吗?”
  
      “挺好。”洛以南不咸不淡地说:“这哥们儿挺仗义。”
  
      向南:???
  
      有你这么跟兄长说话的?
  
      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吃了个晚饭,向擎和秦欢恩恩爱爱,还相互喂饭呢,可把俩孩子恶心坏了,真的,分开住真的挺好。
  
      向擎说:“真是有缘份,两个孩子名字里都有一个南字。”
  
      秦欢顺着老头的话道:“看来是注定要当一家人呢。”
  
      洛以南撇撇嘴,桌下向南踹了她一脚。
  
      向南是向擎的老来子,而秦欢也不过三十岁出头,这俩人年纪差距是有点大了。
  
      一顿饭吃得俩孩子胃口全无,好不容易送走了二老,向南和洛以南面面相觑。
  
      洛以南:“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洗碗!”
  
      向南:“赢了输了都是你洗。”
  
      洛以南:“我不!!!”
  
      向南:“某些人怎么混熟了就这么讨厌呢!刚来那会儿,连内裤都帮我洗,现在洗个碗都难了?”
  
      “那时候我在讨你喜欢。”洛以南理直气壮道:“现在你已经喜欢我了啊,喜欢我的人,就要为我所用。”
  
      向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谁……谁喜欢你了。”
  
      不觉面红耳赤。
  
      “你把我当妹妹一样喜欢,不是吗?”
  
      “呃。”向南只能承认:“是…是妹妹。”
  
      莫名还有点小心虚是怎么回事?
  
      **
  
      那天下午洛以南回家,发现自己的书桌边放着一个崭新的随身听。她惊喜地拆开包装盒,是sny的最新款,价格不菲,每次放学回家经过sny店,她都会停下来望一望,但是看了好久都没舍得买,准备等着降价再说。
  
      外壳竟然还是粉红色的,看上去少女感十足。
  
      一看就是某些人的直男口味,觉得女孩子好像都比较喜欢这种粉粉嫩嫩的颜色。
  
      洛以南还是很开心,冲进向南的房间,用力抱住了他的后腰。
  
      向南正趴在书桌边写作业,女孩骤然从后面环着他的腰,他不设防脸红了个通透。
  
      “你又又想干嘛!”
  
      他现在是怕了她了。
  
      “谢谢你!”洛以南闭着眼睛,用力抱着他劲瘦的腰:“向南,谢谢你!”
  
      这是第一次听到她叫他的名字:向南。
  
      向南心底升起某种暖融融的感觉,就好像冬日的清晨窝在松软温暖的被窝里,特别舒服。
  
      “你先松开。”向南感觉自己舌头有点大,话都说不清楚了:“这样像什么样子,松开再说。”
  
      洛以南还是抱着他的腰,不肯松手:“你对我特别好,从来没有人像你一样对我好。”
  
      她吸了吸鼻子:“向南,你会永远这样对我好吗?”
  
      向南微微皱眉,觉得洛以南的情绪似乎有点不太对,他只是在尽一个兄长关心妹妹的义务,哪里谈得上有多好,值得她这般感动。
  
      “你先松开我。”
  
      洛以南轻轻放开了她,满脸的依恋之色。
  
      向南将她拉到自己面前,捏了捏她的脸蛋:“不就一个随身听吗,你要是喜欢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买,你不用这样感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他没给别人当过兄长,突然多了一个半大的小妹妹,他愿意把自己全部的宠爱和温柔都给她。
  
      “那我还想要一个bse降噪的耳机。”
  
      向南:
  
      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
  
      “等你生日再说。”他回过身继续写作业。
  
      洛以南不依不饶:“哎,你说我要什么都给我买的。”
  
      “别太过分了啊!”
  
      “向南,你说话不算数。”
  
      向南回身使劲儿捏她的脸蛋:“真是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哈,我是你的继兄,你住我家里,能不能有点寄人篱下的样子!”
  
      洛以南被他捏得表情狰狞:“那我不要当你的妹妹了!”
  
      “好啊,不当我妹妹,就什么福利都没有了,老子不会再罩着你了。”
  
      洛以南使劲儿掰开了他的手:“我要当你的女朋友!”
  
      向南骤然从她手里抽回了手,连人带椅子都往后面退了退,似乎被这句话吓到了——
  
      “小丫头片子,信口开河什么,出去出去。”
  
      洛以南一双狡黠的丹凤眼,水盈盈地望着他:“向南,你脸红了哎。”
  
      向南揉揉鼻子:“叫我哥哥。”
  
      “这么容易脸红,向南,你谈过恋爱吗?”
  
      “关你什么事。”向南站起身拎着洛以南的衣领,将她赶出去,重重关上房门:“不准再说这种话了,不然我揍你哦。”
  
      洛以南撇撇嘴,心说哪次打架不是被她压在身下揍得嗷嗷叫,他装什么大尾巴狼。
  
      **
  
      几周后,洛以南的生日这天,向南从舞蹈教室把她接出来,扭扭捏捏地递给她一件礼物。
  
      “什么好东西呀。”洛以南坐在车后座,拆开包装精美的礼盒,发现是她想要的bse耳机。
  
      原本就那么一说,也没指望他放在心上,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真的记下来了,生日的时候便买给她作为生日礼物。
  
      洛以南兴奋地张开手,大喊道:“啊啊啊!向南,我爱死你!”
  
      向南脸又红了,不过幸好她看不见。
  
      现在的小丫头性格真是活泼,他半点都招架不住啊。
  
      “叫哥哥。”
  
      “好的,向南。”
  
      向南说:“你这丫头,就不能惯,给你点颜色你就敢开染房,得揍,一顿暴揍,就老实了”
  
      却不想他话音未落,洛以南一把抱住正在骑车的向南的腰,小脸用力蹭了蹭他的衣服:“向南,我能当你的女朋友吗?我说真的,真的真的。”
  
      “嗞拉”一声,向南猛地按下刹车。
  
      他回头,洛以南抬脸望向他,一脸无辜:“干嘛?又要打架吗?”
  
      向南无奈地将自行车停在路边,手叉着腰,焦虑地来回走了两步,思考该怎么教育这未成年中二少女。
  
      “首先,我暂时不会谈恋爱,我还高考呢;其次,你是我妹妹,我不想当禽兽;最后,你现在应该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以后再考虑什么恋不恋爱的事情,知道吗。”
  
      洛以南:
  
      “我就随口一说。”她径直往前走,嘟哝着道:“不愿意就算了,谁想听你说教,谁稀罕你啊,傻逼。”
  
      望着她赌气的背影,向南怔了怔。
  
      随口一说?
  
      现在他真的有点想揍她了。166小说阅读网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