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97章 番13世纪婚礼

第97章 番13世纪婚礼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众人在酒店客厅七嘴八舌商议了大半晌,算是把明晚的庆生活动初步定了下来。
  
      第二天,大家分工合作,订蛋糕、买礼花、准备生日礼物,还有红酒香槟和开party要用的时候食物。
  
      而洛以南为了不让向南生疑,与他照常去了沙滩卖果汁。
  
      中途还发生了一件特别惊悚的事儿,险些露出马脚。
  
      许桐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牵着小柠檬的手来到摊位边买了两杯柠檬汁。向南盯着许桐看了许久,看得洛以南心惊肉跳,别是认出来了吧。
  
      待他们走后,向南说:“你看那破小孩一头卷毛,像不像许明意。”
  
      洛以南正儿八经地咬死了:“不像。”
  
      “不像吗?”向南挠挠脑袋:“我觉得挺像的啊,这小单眼皮儿,你记得许明意吧,那眼睛也是单眼皮,老说自己是韩国欧巴”
  
      “不像。”洛以南固执坚持:“我说不像就不像。”
  
      向南:
  
      好吧,你赢了。
  
      两分钟后,洛以南偷偷溜走,转悠了一圈,找到正在沙滩边晒太阳的苏莞和许明意:“你俩当心哦,千万别被他发现了。”
  
      “放心,我们有小侦察兵盯着呢。”
  
      苏莞摘掉墨镜,朝向南望去,赞道:“果然是行商世家出来的小孩,上哪都饿不着他啊。”
  
      “这是天赋。”许明意捏捏苏莞的脸颊肉:“你家也是做生意的,你有什么天赋?”
  
      苏莞:“收拾你儿子,算吗?”
  
      许明意:
  
      边上的许桐哆嗦了一下,抱着小柠檬默默走远了些。
  
      晚上,洛以南先去了霍烟他们住的酒店,准备打电话把向南叫过来,可是电话没有接通,霍烟的房间也是按了门铃久久没人开门。
  
      别是还没回来吧,不应该啊,零点马上就要到了,按照计划,他们应该留在房间里才对的。
  
      洛以南又给苏莞去了电话,电话那边闹哄哄的,苏莞告诉洛以南,计划有变,他们想出来一个新点子,准备在沙滩边开生日party,让洛以南赶紧过去。
  
      洛以南急切地说:“怎么事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呀,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向南呢,他还不知道吧?”
  
      “他当然不知道,你快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沙滩边。”
  
      洛以南无奈,只能急匆匆下楼,拦了出租车直奔沙滩,中途给向南去了个电话:“亲爱的,来沙滩。”
  
      向南懒洋洋道:“我这刚洗完澡,不想出门了。”
  
      “我有东西落沙滩了,特别重要,你得来帮我一起找找。”
  
      向南:“丢什么了,没要紧的就再买呗。”
  
      买买买,他除了财大气粗还有什么。
  
      “不行,你得过来,必须过来。”
  
      向南:“你在……撒娇?”
  
      “不来你就死定了!”
  
      洛以南挂掉电话,总归计划还算稳妥,希望不要出什么差错。
  
      海风柔软,空气中带着某种大海特有的腥咸。夜晚的沙滩没有照明灯,不过好在今晚的月亮特别明亮,星斗漫天。
  
      洛以南走到一望无人的沙滩边,正准备给霍烟打电话,问问她在哪里,这时只听“轰”的一声,沙滩边突兀地燃起了一堆旺盛的篝火,火光瞬间照亮了整片沙滩。
  
      伙伴们在篝火旁冲洛以南挥手。
  
      洛以南走过去说道:“哎,你们这动静也闹太大了吧,待会儿向南过来就没惊喜了!”
  
      “放心吧,最大的惊喜在这儿呢。”
  
      伙伴们突然四散开来,只见他们的背后,向南一身黑色西装,手里拿着一束捧花,有些害羞地看着她笑。
  
      洛以南诧异:“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这打了电话还不到两分钟吧。
  
      她怔了两秒,看着向南这一身正装,又看了看周围伙伴意味深长的笑脸,突然反应过来。
  
      情况不对啊,她才是被套路的那个人吧。
  
      洛以南走到向南面前,揪着他的衣角压低声音威胁道:“向南,你要是敢跪下来,我就敢”
  
      “拒绝你”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向南果真单膝跪下了。
  
      妈耶!
  
      洛以南连着后退了好几步,不自觉地用手捂住胸口,每当她紧张的时候,下意识便会这样做。
  
      向南从西裤的包里摸出了戒指盒,打开,黑色丝绒盒里放着一枚硕大无比的钻戒。
  
      周围火光跳动,钻戒无边璀璨,和它一比,恐怕漫天的星辰的要黯然失色了。
  
      “向南,你要是敢求婚,信不信我一脚把你”
  
      “踹海里”三个字也还没说出来,向南打断了她,嘴角微扬,无比虔诚地说道:“洛以南,这些年,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想你,我的心跳没有停下,我的想念便没有停止,我就快三十了,三十岁的向南,人生过去了小半,可是没有洛以南的人生,不是向南想要的人生,所以,我要郑重地请求你嫁给我。”
  
      洛以南不想矫情,更不想哭,可是她忍不住。
  
      没有洛以南的人生,不是向南想要的人生。
  
      火光照应着他英俊的脸庞,那双榛色的眼眸埋在深邃的眼廓之下,闪动着光芒。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不管你怎么变,都还是我印象中的那个小女孩。”向南温柔地看着她:“叛逆、洒脱、热情你身上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没有却无比渴望的,我希望能像你一样,活得自由自在,敢爱敢恨,可是十八岁那天你却突然不要我了。”
  
      洛以南当然记得,她至死都不会忘记。
  
      那个盛夏无比燥热,而那天刚好下了倾盆大雨,她给向南发了分手短信不过二十分钟,向南冒着大雨来找她,大雨中他死命抱着她,说我错了,我不该弄疼你,我不该做那样的事
  
      他说了一千个一万个不该,洛以南捧着他的脸,擦掉了他混着雨水掉下来的眼泪,她说不是你的错,只是我不爱你了。
  
      那句话,在向南心里扯开一道难以愈合的口子,鲜血淋漓,也浇灭了他满心的热忱。
  
      “你不能你不能这样”
  
      他死命拉着洛以南的手:“你不能在我爱上你之后,又不要我,你以前说过的,你不会伤害我,你说过的。”
  
      但最终,女孩还是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雨幕里,那天,是向南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
  
      现在向南提及那件事,依旧感觉心里那道伤口在嚯嚯地漏风。
  
      可洛以南何尝不疼,比之于他,她的疼痛必然百倍千倍。
  
      “你你偏要在求婚的时候提及那件事。”洛以南揉了揉发红的眼眶:“想怎样啊。”
  
      向南牵起了她的手,将戒指套进了她的无名指:“只是想让你舍不得拒绝我。”
  
      洛以南怔怔看着自己无名指上那枚璀璨的戒指,斩钉截铁道:“我不会拒绝你,只有那一次,切肤之痛锥心刺骨,向南,我永远不会再拒绝你,永远不会,我爱你,向南,我好爱你。”
  
      她用力抱住了向南的脖子。
  
      气氛达到了高氵朝,众人开始鼓掌欢呼,
  
      洛以南附身吻了向南的额头,他的鼻梁和嘴唇:“还不起来吗?”
  
      或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向南反应了好久,站起身一把将她揽进怀里,不管不顾,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吻了她。
  
      众人开始发出阵阵嘘声。
  
      小柠檬睁大眼睛好奇地探头观望,许桐从后面捂住她的眼睛:“幼儿不宜。”
  
      洛以南脸有些红,不好意思地低声咕哝:“今天你生日,怎么搞得我才是主角一样。”
  
      向南说:“你就是他们给我准备的最大的礼物,也是我人生中收获的最珍贵的礼物。”
  
      苏莞戳戳许明意:“跟人家向南学学,情话张嘴就来。”
  
      许明意认真地想了一下:“我觉得他变了,以前他最看不惯我们讲肉麻话。”
  
      洛以南捧着花,走到朋友们跟前:“老实交代,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套路我的。”
  
      霍烟连忙举起手:“我发誓,我和苏莞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几个男人连我们都瞒着,我们是刚刚才知道这是一出反转的戏码。”
  
      苏莞也帮腔道:“要早知道,我们肯定早告诉你了!他们一个被窝睡过觉的兄弟,腿上几根毛彼此都一清二楚,真的没有秘密能守得住,我们下次要站同一阵线,绝对不能相信他们了。”
  
      霍烟瞪了傅时寒一眼:“他们还有自己单独的微信群呢,整天在里面筹谋坏事。”
  
      傅时寒说:“微信群有,坏事绝对没有。”
  
      许明意:“我证明,寒总每天都在里面分享带孩子的经验,听说某人的好事又要近了。”
  
      霍烟挑挑眉:“你听谁说的?”
  
      “嗯,是个秘密。”
  
      苏莞惊喜地看向霍烟:“哟,又有了?”
  
      “没有没有!我也不知道啦,只是猜测。”她用力掐了掐傅时寒的掌心肉。
  
      果然不能留他们的单独微信群了,必须解散,当这几个女人的面,解散!不然这几个臭男人就跟有组织似的,影响家庭内部团结!
  
      而边上小柠檬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把丢开了霍烟的手,跑到了许桐身边,霍烟微微蹙眉,正要把孩子叫回来,许桐已经牵起了她的手。
  
      “我给你堆一个小城堡好不好。”
  
      “好。”
  
      小柠檬跟着许桐去边上玩沙堡,而刚刚那一瞬间,霍烟的心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突然心情变得有些低落。
  
      **
  
      那天晚上,大家坐在沙滩边,谈天说地,直到凌晨时分,傅时寒和许明意才各自抱着自家熟睡的小孩回酒店。
  
      洛以南和向南把他们送回去。
  
      “虽然被你们套路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
  
      霍烟用力握了握洛以南的手:“这么多年,你和向南挺不容易,好好珍惜。”
  
      “我会的。”
  
      洛以南情绪上来,抱了霍烟一下,苏莞也凑过来跟她要抱抱。
  
      “南南,你是咱们寝室的大姐姐,一直都很照顾我们。”
  
      “一定要幸福啊。”
  
      边上几个男人看得莫名其妙,女人的戏码永远都是这样煽情,都是孩子的妈了,怎么还跟毕业晚会似的,抱头痛哭。
  
      好不容易等女人们相互擦了眼泪,霍烟和苏莞又抓着洛以南的戒指看个没完。
  
      “好大啊,比我的结婚戒指大,这是多少克拉的?”
  
      “也比我的大,而且戒托造型很别致。”
  
      洛以南张开五指,看着自己的手:“会不会有点夸张了。”
  
      “不夸张,你的手细,戴这么大颗钻石,特别显眼。”
  
      ……
  
      几个男人站在边上,一脸无奈。
  
      许明意:“我觉得我们可以再进屋玩一轮游戏。”
  
      傅时寒:“赞同。”
  
      向南:……
  
      所以只有他想拉着媳妇儿回去睡觉觉了吗??
  
      男人们好不容易把自家女孩哄回去,向南回来的一路,都紧紧牵着洛以南的手。
  
      关上房门,他将她按在墙边,低头便要吻她。洛以南偏头躲开:“急什么。”
  
      向南没有放开她,“啪嗒”一声,他将灯钮按了下去,周遭陷入了一片漆黑,只有月光透过窗户泄入。
  
      洛以南抬头,黑暗中的他轮廓隐微,但她能感觉到他在凝望她。
  
      于是洛以南将他的脖子揽下来,踮起了脚尖吻住了他的唇。
  
      向南搂住她的腰,将她按进自己的怀中。
  
      “那天的雨,好大。”
  
      他狂热地吻着她,呼吸紊乱,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狂乱的心跳,鼓噪着耳膜。
  
      “好后悔,在一起的时候,没能对你好一点,哪怕多一点点关心,也许我们不会真的错过这么多年。”
  
      “我一直当你是小孩子。”
  
      “你心里装了很多,我从来没有真的了解过。”
  
      洛以南伸手捧住他的脸:“向南,你别说了。”
  
      向南再度咬住了她的唇,吮吸,舔舐,这个吻漫长而深情,他们相互抚慰着彼此多年离别的思念之苦。
  
      “向南…”她扬起脖颈,向南吻过了她颈项和锁骨间细腻的肌肤。
  
      洛以南急促的呼吸中带着轻喘,在他耳边唤着:“向南…向南…”
  
      这两个字宛如带了魔力,催化着男人身体里最原始的冲动和□□。
  
      “这些年有过很多后悔,最后悔的是…那天晚上没能多抱抱你。”
  
      他带着懊恼与悔恨,轻轻撩开了她背后的锁扣:“让我补偿你。”
  
      **
  
      两个月后,洛以南和向南的婚礼在s大校园后面的小山坡举行,这场盛大的世纪婚礼,全城瞩目,到场许多媒体,闪光灯咔嚓咔嚓闪个没完,安保人员几乎请了一整个小队,才勉强控制住局面。
  
      向南单身这么多年,刚刚宣布恋情不久,便火速结婚,这是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
  
      而婚礼上,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向南的父亲向擎和秦欢居然也到场了,他们的女儿小泡泡穿着白色的蕾丝边公主裙,跌跌撞撞跑了过来。
  
      她被向擎养得是白白胖胖,憨态可爱,走到向南身边,糯糯的嗓音叫了他一声:“哥哥。”
  
      “我去,这破小孩谁啊这么可爱,跟我妹妹挺像。”
  
      向南将她抱了起来,一转身,便看见了自己年迈的老父亲,他鬓间已有微霜,虽然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不过身形已经挺拔,看上去精神十分不错。
  
      “老爸,老爸你回来了?!”向南有些不敢相信,他竟然回国了。
  
      之前在电话里,向南对老爸说了自己会和洛以南结婚,向擎说这是你自己的人生,老爸不会左右你的选择,但是考虑到亲戚朋友和八卦记者或许会对他们的家庭说三道四,他就不出席婚礼了。
  
      向南理解老爸的考虑,毕竟这样的豪门家庭,一举一动都被人所窥视注意着。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还是来了。
  
      “去他娘的流言蜚语。”向擎豪迈地走了过来,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我这一辈子都生活在别人的目光下,不得自由,娶个年轻老婆还让家里人说了大半辈子,现在是我唯一的儿子结婚,我什么都不管了,随便别人怎么说,咱们是完完整整的一家人。”
  
      周围的闪光灯响个没完,洛以南知道,明天的各大报纸媒体的焦点肯定不会仅仅只放在他们的婚礼上了。
  
      不过对于洛以南而言,比起他们的到场,流言蜚语根本不算什么。
  
      秦欢牵着小泡泡,走到洛以南面前,无奈地说道:“是小泡泡,吵着闹着一定要回来看哥哥姐姐的婚礼,我我这不就带她回来了吗。”
  
      洛以南知道,秦欢是拉不下脸呢,小孩子懂什么,如果不是她想参加他们的婚礼,又怎么可能这般千里迢迢赶回来。
  
      “谢谢你,秦姨。”洛以南伸手抱了抱她:“你们的到来,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重要。”
  
      秦欢也抱紧了她,柔声说道:“其实你早就应该叫我一声妈妈了,以前我不允许你这样,但但我心里一直都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以前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厚道,为了自己的名声,逼你离开向南。”
  
      “妈妈。”
  
      秦欢红了眼睛,眼泪哗哗的,根本止不住,还是向擎走过来劝道:“行了,今天是孩子的好日子,别哭哭啼啼的了。”
  
      “好了,不哭了,你们还缺小花童吗?让我们小泡泡也当一次花童好不好。”
  
      “好啊。”
  
      秦欢让人将准备捧花和钻戒盒子拿过来,交到了小泡泡手里,低声叮嘱:“去,给哥哥姐姐送钻戒。”
  
      结婚进行曲响了起来,繁华盛开的礼台之上,没有父亲将女儿的手交给丈夫这一环节,从始至终,都是向南牵着洛以南的手,带她走完了全程。
  
      他是她的哥哥,照顾她疼爱她那么多年,现在他也是她的丈夫,一生一世。
  
      最终,将那枚鸽子蛋大小的、被称之为是能让全世界女人尖叫的名钻——璀璨之心,戴到了洛以南手上。
  
      洛以南惊讶地看着手上那枚切割完美的硕大钻戒,在阳光之下,钻戒的每一个切面都精致无比,美得令人咋舌。
  
      三年前的新闻曾经报道过,在纽约的一次盛大的珠宝拍卖会上,“璀璨之心”以两亿五千万的成交价格,被一位神秘的华人富商拍下来。
  
      此后,这枚钻戒皇后便一度尘封,音讯全无,从没有出现在任何场合与人们的视线中。
  
      而“璀璨之心”的设计者劳伦斯面对媒体的疑问,神秘兮兮地说过——
  
      “当璀璨之心重现人世的时候,便是真爱降临的时刻。”
  
      而此时此刻,鸽子蛋出现在了洛以南的手上。再一次震惊了所有人,媒体争相拍照,准备搞个大新闻。
  
      向南牵着洛以南的手,低头吻了吻,柔声说道:“当初我看到它的第一眼,脑海里浮现的是我第一次见到的你,你才是我这一生最珍贵的宝贝。”
  
      洛以南嘴角勾了起来,凑近了向南,踮脚附在他耳边:“向先生,有一个秘密,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而这个秘密,我想用一生的时间让你知道。”
  
      我爱你,以我的青春。166小说阅读网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