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日本战国走一遭 > 21.筹谋暗助石山城

21.筹谋暗助石山城


  如今既然大家心里有数,便也要准备起来!
  “回去答复岐阜弹正,明年二月中,下马殿下会以诸侯行列之仪上洛!”小平太对着金森长近大声宣布。
  “遵知!”金森长近双手接过回函,低头向坐在上手的山内太郎行礼。
  村上义光随即站起身来,引导金森长近走出大殿,礼送人家出城。
  信浓的大雪便也纷纷扬扬的适时落下,这样的大雪下上几日便足以封闭山道,断绝商旅行人。凭借山海之险,足以固守疆界。
  等这场雪消融的那一刻,元龟三年的日历也就翻开了!
  看着金森长近和一名随从策马飞奔出城,小平太和细川采女、纲良叔父还在府中城天守露台,大概算是目送人家吧。
  “小平太,明年殿下上洛,诸侯行列须得多少人?”纲良叔父把手拢在袖子里,大概是感觉手冷。
  “一万五千吧!”多了没必要,少了算个球。
  人马过万,无边无沿。有一万五千信**兵,这天下之大,尽可以去得。别说织田信长不可能把山内太郎强留在洛阳,就算他想强留,也要掂量一下这万五大军的分量。
  “你去还是我去?”细川采女到是身体好,天守上风大,他照样穿一件单衣。
  “你去吧!我要去别处!”小平太还有别的计划。
  “怎么?”两人同时发问。
  “我准备去一趟石山,再去一趟纪州。”
  小平太知道谁能干谁不能干,既然现在足利义昭和织田信长的冲突逐渐从水面下浮出,仅凭山内一家是不足以击败信长的。小平太要为山内寻找真正能够牵制信长兵马势力,打击信长统治的有力盟友。
  石山本愿寺就不需要说了,大家都知道的抵抗顽强。但是纪州地方,以根来众、杂贺众闻名的雇佣兵团,也是整个信长包围网中的重要有生力量。
  虽然在将来的游戏中“杂贺孙市”那真就是威名赫赫,一手铁炮大招开的毁天灭地。但是这年头的纪州铃木氏也不过只是纪州雇佣兵团中的一员而已,还没有到足以搅动战国局势的地步。
  必须要让他们以一向宗的信仰为联系纽带,统一起来,在必要的时间,快速的集合投入对于织田信长的作战之中。
  若果三万纪州之众能直接加入反信长的行列,对于整个攻打织田信长的诸军来说,将是极为有利的援军。
  更不要说,纪州众还持有大量的铁炮,在作战水平上,完全走在这个时代的前列。
  “去石山也就罢了,显如上人一声令下,百万信众也是有的,去纪州何如?”纲良叔父虽然也看不上一向一揆的战斗力,但架不住一向一揆真的是人山人海。
  “是啊,纪州所属,汤川氏威名素著。汤川氏又拥戴畠山氏,畠山氏则臣服岐阜弹正与家臣游佐氏、安见氏缠斗。”细川采女也对纪州众不太上心。
  “总是一股战力,若能驱用,则为幸甚!”
  “行吧,你是有主意的人,那殿下便由我护送上洛吧。”细川采女便也不再多问些什么。
  “那你要准备些什么吗?”
  “三千金即可!其他的再议!”
  小平太游说这两家只准备花三千两黄金,这价码似乎很低。三人都知道石山御坊乃是天下有名的坚城大镇,纪州众亦是雄兵三万,这点钱怎么打动人家。
  “莫非?”纲良叔父突然由铁炮联想到了别的。
  “是的!我准备携重礼去游说这两家!”
  如何让石山御坊更加坚固?如何让纪州众更加善战?
  佛朗机铳啊!
  要是石山御坊的城头上架起大炮,凭借那坚固的城防和特殊复杂的地理环境,那织田军不是来一个送一个,来两个死一双嘛!
  加上石山御坊就在海边,可以仰赖水运进行持续的补给。只要设法帮助石山御坊保持木津川水口的航运畅通,那指不定就不是十年石山抗战了,二十年也不是什么难事。
  九鬼嘉隆的铁甲船,说白了不就是包铁安宅船!船上裹一层铁皮而已,铁皮可以防备三岛村上水军和毛利水军的焙烙火矢,不信能防备得了山内家的大炮!
  打霰弹的佛郎机不行,那就请洋兵!
  卡拉克大帆船的舰载加农炮,请你们吃一吃资本主义探险家自称的“正义制裁”!
  吃上几发18磅甚至24磅的炮弹,就凭九鬼嘉隆那连龙骨都没有的铁甲船,全靠增设棚仓来保证船体强度。说句难听的,可能要不了三炮五炮,就给你沉了海了。
  何况山内家又不是没有水军,又不是没有大炮,咱们自己除了佛郎机,也有青铜滑膛炮嘛。弄上两条装载五六门青铜炮的炮艇,在三河国渥美半岛上设置一处军港,天天堵着对面志摩国的鸟羽。
  你九鬼嘉隆伸头我就出来揍你一下,时时刻刻盯着你,不让你有出门去大阪湾淡路滩兴风作浪的机会。直接把织田氏的水军,给封锁在家里,做存在水军。
  至于把佛郎机给铃木重秀这帮纪州众,小平太到是还有所犹豫。倒不是说别的,而是怕他们当中部分人,要是战事不顺利就跑路回纪州,把佛朗机铳就白送给信长了。
  毕竟这帮人说到底还是雇佣兵,虽然节操在雇佣兵里面算是非常棒的了,可是到底是雇佣兵的节操。不像是石山本愿寺,那是一向宗的总本山,本愿寺显如不到最后一刻,肯定是不可能放弃抵抗的。
  “传授铸造术吗?”
  “那必然不会!不过给上两三门还是可以的!”小平太又不是傻得。
  大不了打坏了就水军再运两门进去,这玩意只要水路不断绝,为了恶心织田信长,送啥都是值得的。
  “此事我暂时先和二位通气,如今还只是我一人之腹案,明年春后再行定夺!”
  “岐阜弹正似庞然大物,须得用十二分全力,才堪应对啊!”纲良叔父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有些语重心长。
  “谁说不是呢,事到如今,竭尽全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