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 第740章 我是真的喜欢你

第740章 我是真的喜欢你

“所以我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好找机会自杀,就在我准备自我了断的那天,狱管突然说有人要见我,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亲人朋友了,我根本想不出来是谁,我也不想见,但是我没办法拒绝,只能跟着狱管去见。”
  
  “那个人,就是林澈?”慕西临喝了一口红酒压压惊,出声问道。
  
  “没错,就是林澈,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让监视的狱管离开了,只留下我和他单独谈话,没有别人听见,他跟我说,他可以救我离开这里,只要我愿意从今以后跟随他。
  
  我很疑惑,也有点抗拒,以为他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他好像看出了我在想什么,说他只是看中了我是个可塑之才,想培养我当他的左右手,绝对不会对我有什么不轨的想法。
  
  慕西临,换成是你,你愿意给自己一次机会吗?就算林澈那边是地狱,也比我当时待的管教所要强,所以我当时就想,不会有比现在更绝望的日子了,我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
  
  所以我放弃了自杀的念头,没过几天,林澈就给我创造了机会,让我逃出了管教所,还送我出国,我才得以重生。”
  
  “所以慕西临,”唐诗扭头看着他,“林澈是我的救命恩人,再造之恩大于天,就算是让我把这条命给他,我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的。
  
  我回国后,被安排在桐桐身边工作,我刚开始的处事方法很极端,从对待萧愈的事情上你也看出来了,因为我想做好林澈交代给我的每一件事情,让他知道,他把我从管教所里救出来的决定没有错,可是我真的没想到,我错了,我从头到尾都错了......”
  
  “诗诗,其实你已经不错了,起码你还有分辨善恶是非的能力,换成是别人,恐怕才是真正的愚忠,说不定就算知道了林澈的真面目,也会继续为他卖命的。”慕西临如实道。
  
  他能想象得出,一个正处在花季的女孩子在那样的情况下,遇到林澈,等于是绝处逢生,但凡是一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都会死心塌地为林澈卖命的。
  
  但她最起码没有迷失自己的本性,她也是从头到尾被林澈欺骗的那一个。
  
  “我在桐桐身边待得久了,加上时长回布家,受爷爷的熏陶,为人处世的方式也在慢慢改变,可终究,我还是为林澈做下了太多的错事......”唐诗抱住自己的膝盖,无声落泪,“桐桐嫁给厉景琛之后,林澈就一直告诉我,厉景琛不是个好人,他对布家一定有所图谋,我见厉景琛做事果断狠厉,就信了林澈的话,我最痛恨的就是别人算计布家,所以想方设法拆散厉景琛和桐桐,我犯下了太多无法弥补的过错......”
  
  “诗诗,你真的不用太自责,景琛和布桐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他们之前也没有被你拆散啊,后来的分离三年,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怎么没有关系?”唐诗的眼泪止不住地滑落,“如果不是我眼瞎看错了林澈,如果我能长点心,不被林澈骗得团团转,如果我能聪明一点,说不定就不会害得桐桐受这么多年的苦,我曾经动过自杀的念头,所以我能想象得到,桐桐在割腕的时候有多痛苦多绝望。
  
  失去厉景琛,她生不如死,可是我之前却一次次地拆散他们,试图让她痛苦,我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我曾经都做过些什么,就会想起桐桐自杀时候的样子,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我只能把自己灌醉,才能勉强睡着,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桐桐和厉景琛......”
  
  “诗诗,其实景琛真的没这么小气,而且大家都很理解你,没有人会真的怪你,你不要自己在这里钻牛角尖了。”
  
  “慕西临,你怎么还挺不明白我的话,”唐诗转过头,一双带着醉意的泪眼定定地看着他,“我不是个好人,就算是林澈骗了我,也不足以将我犯过的错抹去,我虽然没能成功拆散厉景琛和桐桐,但错了就是错了,尤其是对你......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我利用了你,利用了你对我的喜欢,刻意跟你发生关系,好跟你在一起,为的就是接近unusual集团的机密,搜集证据整垮厉景琛,我从头到尾都在利用你。”
  
  慕西临灌下一大口酒,才压下了心底的难受,“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景琛从一开始就怀疑你跟我在一起的目的不纯,但是我一直不敢相信,跨海大桥证明了他说的是对的,他不肯让你再留在我身边,但是我坚持,我求他给我一次机会,因为我是真的喜欢你。
  
  诗诗,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十全十美的,我也有很多的缺点,我也做错过很多事情,世界上也不是所有爱人都像景琛和布桐那样美好得让人嫉妒,景琛经常说,很多事情,过程并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我以前不是很懂他的这句话,可是现在我慢慢懂了,他收获了他想要得到的结果,所以那些他曾经默默承受跟布桐分别的痛,在最后都显得不足挂齿了。
  
  可是景琛从一开始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吗?其实他不知道,人心是会变的,万一布桐在这个过程中爱上了别的男人呢?他不也得照样乖乖认命吗?可是他还是不计回报地在付出,很多时候,我自认为我做不到他这样,因为感情应该是相互的,更多人需要的是当下的回报,我这么爱你,你也得回报给我一样甚至更多的爱,否则对我就是不公平。
  
  可是我从景琛身上知道了,爱情里哪里有什么公平可言,不就是我他妈看上你了,我就愿意为你付出一切,你怎么对我你随意吗?
  
  所以诗诗,我可能做不到像景琛对布桐那样,但是我对你的心意,一点不比他对布桐的少,我喜欢你,我愿意为你付出,不管你最初跟我在一起带着什么目的,都已经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