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美利坚传奇人生 > 第0879章 公寓成毒窝?

第0879章 公寓成毒窝?

“利息”马歇尔深吸一口气,正视乔纳森说“华府会支付的,但不是你要求的那样。”
  
  “百分之24的年息,这已经是从未有过的了。”乔纳森寸步不让。
  
  这个价格已经非常优惠了,完全低于市场同行的标准价格。
  
  华府对此仍感到不满,‘他们难道不懂得适可而止吗?’
  
  米歇尔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心里却在暗骂查理这个混蛋。
  
  怪不得最初他表现的很爽快,原来是把麻烦交给阿斯特。
  
  就像米歇尔代表着罗斯福一样,两人都是无奈被推到台面上的人,只不过所代表的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与力据争的谈判仅持续了2个半小时,利息终归下调了2个点。
  
  年化率百分之22,一个不高不低的数字。
  
  “如果是摩根索来,利息一定会更高。”达成合同后,乔纳森有点不甘心。
  
  对上一个无论你怎么说,说的天花乱坠,对方都只有一句‘太高了’来回应,谈判还怎么进行下去?
  
  “所以是米歇尔来了。”李子涛倒是挺满足的,他本就是个容易满足的人。
  
  e除了在女人这方面。
  
  “obil和壳牌的问题,还好吗?”提起这件事,乔纳森的心情又突然好了起来。
  
  obil在加入壳牌的董事会后,双方之间频频爆发矛盾,只是相互多有克制。
  
  但就算是这样,公司依旧人心惶惶。
  
  要不是高层们还算克制,并且对董事会上的冲突进行严密的封锁,禁止任何信息向外流出。
  
  现在,壳牌的处境恐怕更雪上加霜。
  
  作为主战场上的石油巨头,壳牌的石油储备地和运输管道时常遭受到轰炸。
  
  重要程度仅次于军火库、军火工厂、军事要地等。
  
  为此,壳牌可谓是损失惨重,要不是有政府的协助,大量的海外进口石油,现在已经揭不开锅了。
  
  “谁都清楚该怎么做。”李子涛坦然道“况且,这件事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你要动手了?”乔纳森眼睛一亮问道。
  
  “还是关心你自己的问题吧!”李子涛笑而不语。
  
  关于obil和壳牌之间的暗斗,在他心里完全是公司的‘良性’争斗。
  
  李子涛恬不知耻的把壳牌视作自己的囊中之物。
  
  从两家公司重启新合作开始,他就让智库在市场上悄悄收购壳牌的股份。
  
  然后,一个神秘的空壳公司,就成了壳牌的新任股东。
  
  这名新的股东代表存在感很低,能不表态就不表态,大多数时候都会投弃权票。
  
  不过,没人能忽视他手里的股份。
  
  壳牌和obil的股东都在想办法争取他的支持,却不知道从一开始他就已经选择站队。
  
  简单来说就是‘吃喝玩乐’样样都行,一谈正事就不行。
  
  不是喝大了头晕想吐,就是还有事需要先走,反正就是不干正事。
  
  听起来很简单,可要真这么做,需要有强大的内心和足够厚的脸皮。
  
  更重要的是,要让李子涛足够放心。
  
  为了找这么一个人,智库快要把公关部的名单翻烂。
  
  “如果让外界知道的话,一定会抢破头的。”别说其他人,就是乔纳森都有点羡慕了。
  
  只管吃喝玩乐拿好处,其余的事一概不管。
  
  要做的就是把董事会发生的事,一字不漏的传达给智库。
  
  “是你的话,他们会直接疯掉。“投个好胎就已经站在终点,谁会不羡慕吗?
  
  对壳牌的蚕食要一步步来,就像端庄优雅的淑女用餐时那样。
  
  这件事决不能急,更不能火上浇油,温水煮青蛙才对。
  
  “这里的建设可真不错,记得给我留一间公寓。”乔纳森一边吃着橘子一边抬手道“对了,还有劳伦斯的。”
  
  “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现在想去看看吗?”李子涛指了指窗外。
  
  “真的吗?”乔纳森只是临时起意,没想到真的有为他准备。
  
  从公寓走出来的时候,两人没有选择坐车,而是沿着还有些荒凉的街道向前走去。
  
  “今天可真是个好天气。”气候有些湿润,微微暖意照在身上,就像是泡在舒适的泉水里。
  
  “看到那个了吗?”走过拐角,李子涛指着路边一栋修建结束没多久的楼说道“它是你的。”
  
  “伙计”乔纳森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嘴巴“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我是不会付钱的。”
  
  “没开玩笑。”李子涛认真的说道“钱我会自己扣的。”
  
  “你不能这样,嘿,不要可以吗?”
  
  “喂,你说话啊,我没那么多钱……”
  
  嘴里咋呼着不要,脚步却不由自主的向楼前走去,表情里写满了兴奋和期待。
  
  不过刚走到门口,乔纳森就发现大门被上了锁。
  
  整栋楼虽然已经修建结束,但还处于毛坯阶段,大门也是临时的铁门,用一把大锁挂着。
  
  “钥匙我可是付了钱的。”乔纳森就像忘了自己之前说了什么。
  
  “钥匙呢?”李子涛看向身旁的艾娃。
  
  这里一直由她负责,李子涛只当是为了保护楼内安全,不让流浪汉溜进去居住。
  
  这种事并不少见,毕竟空闲的楼很少有人会去看,除了某些专门雇人看房的豪宅。
  
  艾娃同样表现的很正常,认为这锁是公司的人安排的。
  
  可是在她问完身旁的助理后,脸色一下就变得难看起来,犹豫的看着李子涛还是走了过来。
  
  用手遮在嘴旁,艾娃小声道“老板,我们没有加锁。”
  
  “恩?”李子涛皱了皱眉,‘这是什么意思,有人私自占了这儿,到现在也没被发现?’
  
  “打开它。”李子涛对着身旁的丹尼说道。
  
  丹尼立刻让人去找工具,很快在旁边装修的房子里借来了工具,钳开了面前的大锁。
  
  “怎么回事,下去看看。”此刻,全是毛坯的公寓里,有人听到了下面的动静。
  
  这群来自墨西哥的洗衣粉商,已经在这里‘住了’近2年。
  
  在付出很少的代价后,他们就取得了这里的使用权,当做自己的临时落脚点。
  
  2个月,他们就在这里建立了临时的制洗衣粉工厂。
  
  4个月,打开了北美的销路,现在更是越做越大,是纽约着名的贩洗衣粉组织。
  
  运输方便,价格便宜,货的品质又很不错,当地的贩子自然特别喜欢。
  
  从最开始贪图便捷、便宜的小贩,到最后名声传开和当地的黑手党联合。
  
  哈姆帮早已声名鹤起。
  
  只是最近原本把这里借给他们的人想要让哈姆帮离开。
  
  但已经待惯这里,把它当做大本营的哈姆怎么会同意,‘无论这里是谁的,告诉他,我要了我会付钱的。’
  
  可是,他不知道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