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地狱咖啡店 > 第五百一十章贼心不死.

第五百一十章贼心不死.

可仔细打量了下这些人,又觉得不大可能。领头的这小子眸正神清,灵秀帅气,看上去绝非歹人。
  
  而且他们身后那几个女孩子各个长得如花似玉,身上所显露出的气质也绝非普通人家所能培养出来的。
  
  这些个男的帅气英俊,女孩子漂亮可人的一帮子人聚在一起,很有可能是随同家人朋友一起组团出来旅游的。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中年人还是决定先开口问问清楚再说。如果没事,就放他们离开就完了呗!
  
  中年人朝苏文走近了几步,脸上挂着微笑。尽量让自己的态度和蔼一些,不给眼前少年带来压力。
  
  “小伙子,别紧张,我就问你几句话,回答完之后,你们就可以走了。”
  
  苏文伸手指了指他后面的肖鹏,道:“他刚才也是这么说的,可问话是假,肚子里装了些狗屁念头倒是真的。大叔,现在你也这么说,我能相信你吗?”
  
  肖鹏急道:“刘伯伯,别听他胡说,这小子狡猾的很”
  
  “闭嘴,没问你话,你给我老实呆着。”中年人沉着脸,转头呵斥了一句,回过头来继续笑眯眯地道:“小伙子,别多心。呵呵,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哪所学校的学生?跟家人来这里是旅游还是?”
  
  “他叫什么关你屁事?姓刘的,找你们来是协助我们工作的。一帮人不进山里搜索,在这里瞎耽误工夫,算怎么回事?”
  
  苏文一愣,姓刘的中年人一愣。所有人都一愣。循声望去。从道旁七八米外,左侧树林里走出来一群人。
  
  走在头里的是一位身高一米八零以上,膀大腰圆,穿着一身灰sè僧袍,手中倒提着根鹅卵粗近两米长通体黝黑铁棍的黑脸和尚。苏文一看,哟,昨晚见过他们,打过交道,虽然初次见面,但昨晚合作的不错,已经成为比较谈得来的朋友了。
  
  来人正是唐堂请来的那些帮手。
  
  领头的是铁棒和尚,跟在他身后那两位都二十三四岁,一脸冷漠的寸头青年是猎鹰。跟铁棒和尚身量相仿,同样膀大腰圆,只是多了一脸络腮胡子的壮汉是高默。
  
  除了他们三个,再往后还有四五个人。
  
  “铁棒和尚,你什么意思?我问这个小伙子几句话,难道也错了?”当着这许多人的面,被无端地训斥了一句,姓刘的中年人脸儿上当然挂不住。
  
  铁棒和尚没理会姓刘的中年人,径直走到苏文面前,狠狠地拥抱了下苏文,然后推开他,照他胸口捶了一拳,爽朗地大笑道:“看到你小子还活蹦乱跳。我们这些人就放心了。怎么样,昨晚没受伤吧?”
  
  “放心吧,我没事,一切完好,倒是你们,都怎么样了?许大哥,还有桃花眼他们还在山里?”
  
  “嗯。”
  
  苏文发现铁棒和尚脸色有些不正常。刚想发问,被铁棒和尚伸胳膊搂到了一旁,“走走,到旁边说去。”
  
  “喂,你?”
  
  “你个屁也你,散了散了,都散了吧,该干正事赶紧干正事。别顶个世家的名头,连点屁的能力都没有。哼。”
  
  中年人气得脸色铁青,高默赶紧过来一副哥俩好的神情搂过他的肩膀,俩人走到一旁。高默道:“行了,消消气,你也别怪铁棒。从昨晚一直折腾到现在,整座山都快搜遍了,连点鬼影子都没抓到。大伙儿心里头都憋着火气呢。”
  
  中年人悻悻地道:“那他有火冲我发个屁呀?难道看我吕梁世家的人好欺负?还是你们这帮人的的门子大,他少林的地盘子硬?真他妈的……”
  
  中年人发泄了会儿,火气发泄的差不多了,才奇怪地问道:“那个小伙子究竟是什么人?好像跟你们很熟悉似的?是哪个修行家族的少爷吗?”
  
  高默拍拍他肩膀,说的含糊不清。“那小子是谁你以后就知道了,现在别打听了。他也不是什么世家的少爷,就是一个普通高中生,行了,我也该走了。老刘你呢,该忙也去忙吧。”
  
  姓刘的中年人眼神疑惑地望着高默那宽厚的背影,琢磨他刚才的那番话。半晌,暗暗地呸了一口。心道:“含含糊糊,明显在敷衍我,这还普通高中生……骗鬼哪?”
  
  肖鹏觉得自己彻头彻尾就是一小丑,还是那种没有资格上台表演的小丑。那几个看得他心头火热,浑身发痒的小美人儿从头到尾就没人拿正眼瞧过他。哪怕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好意思,偷偷地,含羞带怯地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偷偷瞟一眼也成啊?想我肖鹏要家世有家世,要背景有背景,身材长相都不差。大小也算是风流倜傥的一哥儿。何曾在女孩子面前被当成空气过?
  
  目光阴鸷的盯着那几个婀娜窈窕的背影渐行渐远。他狠狠地咒骂了一句。又觉得心有不甘。凑到姓刘的中年人面前,装出一副愤愤不平的神情,道:“刘伯伯,难道就这么放他们走了?不再追查追查盘问盘问了?万一这帮人有问题怎么办?”
  
  中年人扭头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能有个屁的问题?我说你小子脑子里整天都装了些什么狗屁玩意儿啊?好人坏人都看不出来?再这么下去,以后就在家里老实呆着,别出来给老子丢人现眼。废物!”
  
  中年人骂骂咧咧带人离开。剩下肖鹏脸色难看地杵在那儿。
  
  另外那两名年轻人见中年人离开,才有胆子走了过来。其中一人拍了肖鹏一下。“喂?肖鹏,肖鹏?”
  
  肩膀一甩,甩开了拍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肖鹏就势坐在车轮旁边。随手折了根草杆儿叼在嘴里,莫名奇妙地挨了顿训斥,憋了一肚子火却没地方发泄,只能狠狠地发牢骚。“他妈的,这叫什么狗屁事儿啊!”
  
  俩年轻人对视一眼,一左一右蹲在他旁边,其中一人道:“嗨,我说肖鹏,还在想那几个妞儿呢?”
  
  肖鹏眼睛斜瞥着他,道:“怎么,那么靓的妹子,你不想?”
  
  “光想没用,得弄到手才是真的。”年轻人慢吞吞的谈吐,显然是话里有话。
  
  肖鹏一下子把草杆儿从嘴里拽出来,看着他道:“你有主意?”
  
  年轻人转屁股坐在他旁边,道:“那些人都是北方滨州的,我在那边也有些朋友。可以让他们帮忙打听打听,尤其是探探那个嚣张小子的底。如果是咱们惹不起的大人物家里头出来的也就算了。可如果只是仗着家里有些臭钱就摆酷装逼的主儿,那咱哥们儿还需要有什么该顾忌吗?”
  
  “嗯,有道理。飞子,你那些朋友可靠不?”肖鹏心动了。眼底曾经要熄灭的欲火重新燃了起来,而且愈烧愈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