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三国有君子 > 第二百零二章 三贼鼎立

第二百零二章 三贼鼎立

    听了陶商的豪言壮志,甘宁心中隐隐的升起了一种惺惺相惜之情。X23US.COM
  
      锦帆贼很欣赏路飞的这种既胆大又敢于挑战的个性!
  
      因为他本人便是这样一个爱出风头,且极为高调的人。
  
      历史上的甘宁就是一个敢于冒险的人物,纵观甘宁的一生,他基本就没有怕过谁。
  
      论及嚣张跋扈,在陶商眼中,甘宁足可称为汉末第一人,没有并列,关羽也不行。
  
      历史上的甘宁性格嚣张跋扈,有时候甚是连主公孙权的命令都不遵从,在他当水贼的时期,甘宁就劫掠物资,杀害官员,浑然忘我,仿佛天老大,他老二。
  
      而且在干这些事的时候,甘宁还愿意佩戴铃铛,身穿锦袍华服,生怕别人认不出他来,可见这位小祖宗办事是有多高调。
  
      大哥拜托你,你是在抢劫呀,不是参加庆典游行好不?
  
      赤壁之战后,周瑜率领进攻南郡,甘宁曾向周瑜献计,由他本人亲自率一支精兵占据夷陵城,和周瑜在东西两路夹击曹仁。
  
      周瑜分不出很多兵,这活一般没人愿意接,一看甘宁这个虎逼哨子居然主动请缨,周瑜心里差点没乐屁了。
  
      成,那你就去吧。
  
      曹仁在江陵,听说吴兵分兵占据了夷陵之后,立刻派遣了五六千的军队去进攻夷陵城!
  
      等曹兵到了夷陵,便在成郭外搭建高台,连续几天向城内射箭。
  
      夷陵城的城防不坚固,城墙也不高,高台上的箭雨每日就跟飞机轰炸似的,压的吴兵看不见天空的太阳。
  
      当时甘宁手下的人丁不足一千,面对这铺天盖地的箭雨,一个个不由得胆颤心惊,有时候睡觉都能吓哭过来。
  
      唯有甘宁这位大爷,一天天跟没事人似的,该吃吃该喝喝,没事顶个大盾还出门溜达溜达散步消食,说良心话,他屁股上的那个眼若是再大点,心都能拉出来。
  
      百骑劫曹营就更不必说了,纯纯的没事找刺激!
  
      说实话这种举动真的是很危险的,纯属于没事作妖,孩子死淘死淘的,若是甘宁他老娘当时还活着,肯定是大耳刮子抽他屁股。
  
      然后这还不算是甘宁最嚣张的时刻。
  
      甘宁最吊炸天的行动,是在建安二十年,关羽率领三万精兵进逼益阳,甘宁当时麾下统领约有三百人,他听说关羽来了,直接就跟鲁肃谏言说:“鲁大哥,老子这有三百人,你再给我五百人就行!由我去防守关羽,保证关羽老匹夫一听见我甘宁的咳嗽声,肯定就吓得不敢渡河了,我有这个信心。”(原话)
  
      鲁肃当时就被震惊了!
  
      我尼玛,甘宁这小子莫不是得了肺痨?一咳嗽就传染人?
  
      这病可不好治啊,赶紧让他离我远点。
  
      于是鲁肃急忙拨给了甘宁一千人,并大手一挥,豪气的对甘宁道:“宝贝儿,快去把肺痨传染给关羽吧,记着见着他使劲咳嗽……赶紧滚!”
  
      也不知道是甘宁的风闻太过凶猛,还是他当时的肺痨病确实是得到了证实,关羽三万大军抵达之后,听说甘宁来了,居然真的放弃了渡河计划,而后人则把关羽放弃渡河的地方,称呼为“关羽濑”。
  
      其后,甘宁也因为这场战役,得到了一个“咳喘宁”的绰号。
  
      有基于此,足可见甘宁此人对于冒险之举是多么的热衷。
  
      这人实打实的就是个疯子啊。
  
      眼下的甘宁在路飞的撺掇下,依旧在犯疯:“好!好一个攻下春谷县,老子看这个提议很是不错!要比那咱们就挑硬骨头啃!挑那些软绵绵的,有甚意思?这春谷县,老子还就打定了!”
  
      说到这里,甘宁笑呵呵的斜眼剽了周泰一下,道:“周寨主,你那边又是什么意思啊?你若是放弃的话,等打下春谷县,这**王的称号还有长江盟主之位,可就都是老子的了!”
  
      周泰闻言,脸色憋得通红。
  
      别的不打紧,但这**之王乃是周泰自居了好些年的响亮称号,虽然没有得到公认,但此番若是真被甘宁拿走了,那周泰今后也就不用在水贼圈里混了。
  
      所以无论如何,他此刻也不能退缩。
  
      “笑话!”
  
      周泰牛眼一瞪,很是不爽的回道:“区区一个春谷县,老子怕你个鸟?回头老子便去第一个打,你们谁也别跟老子抢!”
  
      周泰这句话纯属多余,众水贼头子中,除了这俩二货,谁也不会真的去跟他们两个争抢这个权利。
  
      诸侯盟主是好,但也得分有没有命当。
  
      打许褚镇守的春谷县,这跟找死有什么分别?
  
      甘宁一听周泰之言,嘿然道:“这可真是奇了,明明是老子先搭的腔,为什么偏偏要你先去攻打春谷县城?老子今天还偏就要跟你争这个次序了!你待怎地?”
  
      “我怎地?”周泰咆哮一声,怒道:“我他娘的揍你!”
  
      这俩人,真是不省心啊。
  
      “哎哎哎!二位、二位……”陶商急忙站出来劝解道:“这点小事你们两位着什么急啊,不就是送死吗?……不对……不就是争盟主吗?既然二位都有这个意向了,那咱们三个人不妨抓阄,按抓阄顺序轮番去攻打春谷县,既公平,又有其他的在场诸寨主能够作证,何乐而不为呢?”
  
      一番话说出来,甘宁和周泰顿时哑然。
  
      少时……
  
      却见甘宁转过头,好奇的上下打量着陶商,疑惑道:“路老弟也打算凑这个热闹?与我二人争一下这个盟主之位?”
  
      陶商慢悠悠的笑道:“小弟适才说了,既然是争盟主,机会摆在眼前,人人都有争夺的机会,小弟的能力和威望虽然不及二位大哥,但自问也算是有些手段,不妨就跟两位大哥凑凑热闹,献一献丑,万一赢了呢?毕竟嘛,公平竞争,还是要的!”
  
      说罢,陶商转头笑看着他身后的徐荣,道:“我说的有道理吧?卓洛贤弟?”
  
      徐荣伸手擦了擦头上的汗珠,一声不响的闷声点头。
  
      太他娘有道理了……
  
      还公平竞争,我就一只眼睛,打眼一瞅都知道这是你稳赢的局!……这俩水贼头子还在这傻吧拉唧的吵吵呢!
  
      都是给你当垫背的货。
  
      甘宁一听陶商的话,亦是点点头,豪气道:“路老弟这话说的倒也是实诚,不错,既然是要争长江盟主!那就必须要各显手段,各展才华,以免日后落下了什么遗憾不是?……场内的诸位,还有没有人要跟我们仨一同去打春谷县的了?”
  
      在场剩余的水贼头子,解释纷纷摆手推辞。
  
      他们既没有甘宁的彪劲,也没有周泰对**王的向往,更没有陶商那一肚子的龌龊心思。
  
      谁都愿意多活几年,没事找死的举动,水贼也不愿意干。
  
      “很好!”但见甘宁挥了挥手,道:“来人啊,准备阄来,咱们三个,今日便在诸位寨主的眼前,排排次序!”
  
      少时,便有小喽将捻阄送了来,甘宁,周泰,路飞三人便开始抓阄。
  
      出人意表的,此番攻打春谷县的顺序,乃是周泰排在第一位,甘宁排在第二位,而路飞则是排在了第三位。
  
      三人拿着手中的捻阄,互相看了一看,心下开始各自暗做计较。
  
      却见陶商装模作样的长叹口气,无奈摇头道:“二位兄长真是好手气啊,能抽到前两阄,若是那春谷县被你们先打下来了,小弟我这岂不是有力无处使,忒的憋屈。”
  
      甘宁闻言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陶商的肩膀,笑道:“路老弟,此乃是天意,实在没有办法,你且回水寨安歇,待周寨主被许褚击溃之后,老子自去取那春谷县,然后邀请在场的诸位寨主去那县城内喝酒,如何?”
  
      周泰一听这话,脑瓜仁不由的蹭蹭冒火,甘宁这厮,说话着实气人,听他那话中之意,这县城,莫非我周泰就打不下来?
  
      周泰心中把甘宁的全家问候了千百遍,但面上却也不跟甘宁置气,只是在心中暗道:“锦帆贼,随你现在怎么说!待老子打下了春谷城后,看你叫是不叫老子这一声盟主?”
  
      就在这个时候,陶商突然开口道:“二位兄长,适才在下在抓阄的时候,仔细思之,咱们是水贼,即使攻下了县城,也不能久守,且无以为凭证,为了证明咱们确实是打进了县城之内,小弟有一个佐证之法,不知二位兄长可否愿意一听。”
  
      周泰和甘宁听陶商此话有理,随即一同点头:“路老弟有什么方法,便请直言!”
  
      陶商清了清喉咙,对着两个水贼头子说道:“一般所有的县城,在城内的县衙府邸门前,都会有一柄纛旗为坐镇,咱们当中若是有人能够打进县城,那这面大纛旗则必然就是手到擒来之物,不妨就以这面纛旗为作证,回头在聚会之时,谁若是能将这面大纛旗拿来,谁便是此大考的胜出之人,二位以为如何?”
  
      周泰和甘宁听陶商说的如此贴切,不由得纷纷点头表示赞成。
  
      路老弟,想的周到啊!
  
      回头等我当了盟主,便安排这小子当个军师,也不算辱没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