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权力红人 > 161、 我就知道你看不起我

161、 我就知道你看不起我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权力红人最新章节!
  
  薛家良这才看着宋鸽,宋鸽急忙避开他的目光,低下头。
  
  薛家良笑了,说道:“这要看她,看她准备好没有。”
  
  庄洁看着宋鸽,说道:“家良问你呢,准备好做新娘了吗?”
  
  “嫂子,你真是的——”宋鸽说着,就把脸靠在了庄洁的肩后。
  
  “这么大的丫头,怎么还害羞?”
  
  薛家良越发感觉庄洁是故意的,他知道,庄洁心里除了程忠,没有任何男人,更别说“一日为嫂,终身是嫂”的薛家良了。
  
  此时,祺祺一直在低头玩着肯德基送的玩具,庄洁说道:“祺祺,跟叔叔和阿姨再见。”
  
  薛家良一听,棱着眼说道:“小洁你什么意思,干嘛赶我们走?”
  
  他一急,直接呼出程忠对庄洁的爱称。
  
  庄洁没有介意,她笑着说道:“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们也去过过二人世界吧。”
  
  庄洁这话,也勾起了薛家良某种渴望,他说:“我元旦那天不放假,周六日休息,在家呆两天,你看你哪天方便,我带你们去玩玩。泗水县新开了一个温泉城,咱们去泡泡温泉。”
  
  庄洁看了一眼宋鸽,说道:“不了,这几天我都安排事了,想跟张老师他们回老家。”
  
  薛家良说:“元旦就别回了,春节再回吧,也就是还一个多月的时间。”
  
  庄洁说:“这样吧,如果不回,我再给你们俩打电话。”
  
  “好吧。”薛家良这样说着,也就不多坐了,就说:“祺祺,跟干爹再见。”
  
  “干爹干妈再见。”
  
  庄洁一听就笑了,说道:“这孩子,自己还会排辈儿来?”
  
  宋鸽笑了,说:“嫂子,哪是孩子会排辈儿呀,?分明是大人教的。”说完,她娇嗔地看了薛家良一眼。
  
  庄洁笑了。
  
  薛家良也哈哈大笑,他摸着祺祺的头说:“再见儿子。”
  
  “再见干爹。”
  
  庄洁和宋鸽看到祺祺和薛家良配合默契,也不由得笑笑了。
  
  薛家良开着车出来,他看了看夜晚的景色,说道:“鸽儿,咱们去哪儿?”
  
  宋鸽立刻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说道:“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儿都行。”
  
  薛家良说:“外面天冷,要不,跟我回宿舍吧?”
  
  宋鸽点点头,嗯了一声。
  
  薛家良脚下一用力,汽车就加快了行驶的速度。
  
  薛家良驶进了宾馆大门,他的电话就响了:“薛书记,我是刘建奎,你回来了吗?”
  
  刘建奎,卫生局局长,这次在干部调整中,他是少数几个没被调整的一把手之一,也是卫生系统的一个老局长。
  
  “刘局长,您好,找我有事吗?”薛家良没敢说自己回来了,他怕有不必要的应酬,破坏了跟宋鸽的团聚。
  
  “有点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跟您汇报汇报。”
  
  薛家良料定的班子分工的事,他说道:“刘局长,您客气了,我不分管卫生系统的工作,除非有吃拿卡要收受患者红包等违纪问题您再找我。”
  
  “不是这方面的问题,是我们班子分工问题,我想跟您磨叨磨叨。”
  
  果然如此,薛家良说:“刘局长,那是你们班子内部的事,再怎么着也轮不到我一个纪委书记管吧?你是不是因为某些同志不好安排,我提前把话跟您说在前头,您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千万不要因为我的原因而坏了你们的规矩,我薛家良不但不领您这份情,那样的话我也会怀疑您的一世英名,我的话您应该明白,不用我再教您怎么办吧?”
  
  几句话,就给了刘局长定心丸吃,刘局长也是官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他立刻说道:“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薛家良挂了电话,发现宋鸽正扭头看着自己。
  
  薛家良说道:“你都听见了?”
  
  宋鸽点点头。
  
  薛家良伸手摸着她的脸蛋,说道:“不高兴了?”
  
  “没有,是我哥的事吧?”
  
  “他没有明说。”说到这里,薛家良突然缩回手,说道:“你该不会是又肩负着李克群的什么使命来的吧?”
  
  宋鸽一听,立马觉得脸热了,她尴尬地问道:“你就是这么认为我的?”
  
  薛家良笑了,说道:“当然不是,走,下车吧,咱们上去。”
  
  宋鸽没有动。
  
  薛家良回头看着她,见她没有动,说道:“下车吧。”
  
  宋鸽说:“我不去了,你把我送回去吧。”
  
  薛家良一听,就问道:“怎么了,生气了?”
  
  宋鸽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没生你气,在生我自己的气。”
  
  “我头一次听说,还有生自己气的人。”
  
  宋鸽低下头,说道:“是的,我知道你看不起我,看不起哥哥,我也很生气有这么哥哥,总是有要求,还得让你连带着瞧不起我。”
  
  薛家良笑了,说道:“我怎么能瞧不起你,这一切不怪你。”
  
  “啪嗒”,一滴眼泪落在了薛家良的手上。
  
  薛家良笑了,说道:“怎么还哭了,我没有瞧不起你,这又不是你的错,再说了,我如果真的瞧不起你,就不会想你了。”
  
  宋鸽抬起头,看着他,问道:“你真的想我来着?”
  
  “废话,不想你干嘛让你来肯德基找我,这么长时间没见面,刚一见面你就给我掉金豆子?我受得了吗?”
  
  宋鸽一听“噗嗤”笑了。
  
  薛家良说:“没想到你人不大心眼挺多的,还怀疑怕我瞧不起你。”
  
  宋鸽将头靠进她的臂弯,说道:“跟你在一起,心眼能不多吗?”
  
  “嗨,怎么说话呢?好像是我让你长了这么多心眼。”
  
  宋鸽喃喃地说道:“的确是这样,因为……我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有时跟做梦一样……”
  
  眼泪,再次从她眼里流出。
  
  薛家良抱住她,说道:“别说这话,我在最低谷的时候,没人理我,好像我就是瘟疫,别人都躲得远远的,唯有你这个傻丫头,还拿我当个宝对待,还非我不嫁,我薛家良尽管不是东西,但好人坏人还是能分清的,所以鸽儿,以后这种配得上配不上的话不要再说了,仅此一次。”
  
  宋鸽说:“我理解你说的话,我的意思倒不完全是指你瞧不起我,还有我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