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权力红人 > 326、 丢男人的脸

326、 丢男人的脸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权力红人最新章节!
  
  看着白瑞德故作老成的神态,薛家良不由“哈哈”大笑,说道:“有你的,说得是。”
  
  白瑞德没有笑,仍然很认真地说:“老薛,不管你是怎么考虑的,都很令我佩服,今天大小两位书记都来了。”
  
  薛家良点着头,打量着办公室,就见烟灰缸里有几根烟蒂,还有没吸完就掐灭的半截香烟。
  
  白瑞德见他盯着烟灰缸不说话,就问道:“你在沉思什么?”
  
  薛家良说:“我在想,这几只烟蒂,有可能会引发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白瑞德说:“我家老头儿原来说过,他天天都在打仗,大仗小仗,每时每刻都在打。”
  
  薛家良坐了下来,说道:“咱们真该好好学学,你看今天龚书记那气势,运筹帷幄、缜密部署、不动声色,别说女人,我都崇拜他了。”
  
  白瑞德趴在他前面的桌子上说:“你别说,我以前特别反感他们做人做事的方式,恨不得看着谁都像贪官,什么心眼都有,就是没有好心眼,他们的家属只要一跟人接近,保证回家被连审三遍,说真的,这一点我是从内往外反感他们,不过今天看着龚老头那种指挥若定的样子,感觉他的确有几分你说的那种魅力。”
  
  薛家良白了他一眼,说:“这种魅力你家老头儿也有。”
  
  白瑞德认真地说:“我相信他有,真的相信,但是我没有亲眼目睹。”
  
  薛家良瞪着眼说道:“你怎么没亲眼所见?我和公然那天晚上的事,就是你家老爷子在数百里之外运筹帷幄的结果。”
  
  白瑞德说:“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当时我一听你们出事了,心里就急,就要去找你们,我家老爷子就说,等你去什么都来不及了,知道什么叫决胜千里之外吗?当时那气势,还真像个大将军!可惜我一心想救你们,接下来的好戏是怎么上演的,我就不知道了,趁他们不注意开着车就出来了。事实还真应了老爷子那句话了。”
  
  薛家良笑了,伸出长胳膊,伸手拍着白瑞德的肩膀说道:“小子,好好学吧,你还嫩多了。”
  
  “去你的,敢占我便宜,信不信让我媳妇踢你?”
  
  薛家良撇着嘴,说道:“还媳妇,别说了,我都嫌你丢脸,丢男人的脸。”
  
  白瑞德一听,赶忙关上房门,说道:“你再给我传授传授经验。”
  
  “什么经验?”
  
  “就是搞女人的经验。”
  
  “靠,你信不信我把这话告诉给公然?”
  
  白瑞德赶忙说:“你理解错了,我说搞女人,不是瞎搞的那种,主要就是怎么把她搞到手,目前别的女人我还真没看上眼,有一次我带着人去剧组,老天,原来屏幕上那些楚楚动人、清纯无比,能引起你无限爱意的女影星,卸了妆,还真不如我们家公然好看,而且,太那个了……”
  
  “太哪个?”薛家良问道。
  
  “滥情。为了上位,不择手段,身体和灵魂都敢出卖,简直就是下三滥。”
  
  薛家良不屑地说道:“瞧你那点出息,敢拿她们跟公然比,难怪公然至今都不答应你。”
  
  白瑞德说:“我当然会在心中暗暗比较了,难道你不是这样吗?”
  
  “我不是,我都是公开比较。”
  
  “去你的。”白瑞德继续说:“我那个哥们是副导演,当然也不是什么过命的哥们,通过生意认识的。他天天泡在女人堆里,我跟你讲,那些女人太好搞了!当时他就给我叫了一个,介绍我是下一个片子的投资人,我一看,天哪,当时眼珠子都掉出来了,是我喜欢看的当下正在热播的电视剧里的女三号,出道不久,但很有前途,演技好,人长得漂亮,只是接下来一件事让我从此再也不看她演的电视剧了……”
  
  “哦,什么事刺激了你?”薛家良来了兴趣。
  
  “懒得说,怕污了我的嘴。”白瑞德表现出了厌恶。
  
  他越不说,薛家良就越感兴趣,问道:“快说呀?”
  
  “不说,不说。”白瑞德直起身,说道:“我敢说,无论在什么样的达官显贵面前,我们家公然都做不出这样的举动。”
  
  “她调戏你了?”
  
  “别问了。本来我早就把这事忘了,又被你勾起来了。”
  
  “你不告诉我,我就不教给你怎么搞女人。”
  
  “你不教我也会,别忘了我是男人,无师自通,何况现在那么多免费的教材。”
  
  “啊?难道你是自……自……撸族?”
  
  “讨厌!”白瑞德抬起一脚,就冲他半边屁股踢过来。
  
  他这一脚,还真把薛家良踢疼了,薛家良“腾”地从椅子上弹跳起来,捂着屁股吼道:“干嘛呀,你们两口子怎么回事,我就两半屁股,非得被你们踢成四半不可!”
  
  白瑞德见他夸张的神情,不由得“哈哈”大笑。
  
  这时,门被推开了,卜月梅从外面走了进来,她说道:“笑什么呐?两个大小伙子怎么闹腾成这样?”
  
  白瑞德说:“卜姐,薛家良的屁股被踢成四半了,哈哈——”
  
  卜月梅问道:“四半?被驴蹄子踢的?”
  
  “哇,哈哈哈……”白瑞德一听又是一阵大笑,直接笑得他弯下了腰。
  
  薛家良说“对,就是驴蹄子踢的,还是卜姐睿智,立马就判断出是驴蹄子,而且还是雌雄两只……”
  
  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白瑞德直起身,冲他又抬起了脚,说道:“不许你污蔑我媳妇。”
  
  “还媳妇?真不害臊,也不知道人家公然是不是这么想的。”
  
  听薛家良这么说,白瑞德耷拉下脑袋,用手指着薛家良说:“有你的,算你狠,敢往我心尖上戳,你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卜月梅看着他俩闹腾就在一边笑。
  
  薛家良说道:“白瑞德,给你卜……姐……看茶。”
  
  卜月梅一听,连忙说道:“我闲着没事,在房间看了半天电视了,过来看看你们,看什么茶?”
  
  “就是,少拿领导那一套压我。”白瑞德撇着嘴说道。
  
  薛家良说:“我们也刚回来。”
  
  卜月梅说:“中午饭吃了吗?”
  
  薛家良说:“没饿着,你让瑞德带的吃的顶大用了,两个人不饿了。”
  
  卜月梅听了后有些不好意思,她以为是薛家良和龚法成吃了。
  
  薛家良说:“卜姐,晚上没事的话,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儿?”
  
  “去公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