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请叫我鬼差大人 > 第151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第151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吃完面,吕天逸看了眼顶着黑眼圈的张君鑫,“现在是白天,那鬼也不会出来,你先回去补个瞌睡,下午我们再去公墓。”
  
      “大师,我也想睡,可是我一睡着,就会做噩梦。”张君鑫苦着脸。
  
      “这个简单!”吕天逸在张君鑫肩膀上拍了一下,将他体内残余不多的阴气吸收,随后又在他体内注入一缕至阳真气。
  
      “好了,你现在回去睡觉,保证不会做噩梦!”
  
      “这么简单就好了,只需要拍一下!”张君鑫有些惊讶,“不过话说,您拍了一下后,我现在感觉身体好舒服,非常暖和,但又不是那种环境变热,就是身体有种说不出的舒畅。”
  
      “行了,别纠结这些了,回去睡觉去吧,我也先走了。”
  
      “哦,好!吕大师慢走!”
  
      ……
  
      金辉斜阳,无垠天际被染得金黄。
  
      公墓大门,吕天逸带着丽丽还有小白与张君鑫并肩而立。
  
      不过相比较吕天逸他们的淡定,张君鑫则有些紧张,或者说是恐惧。
  
      发现张君鑫的异常,吕天逸拍了拍他的肩膀,“安啦安啦,不是还有我的嘛,怕什么!”
  
      “嗯!”张君鑫重重的点头,好似在给自己打气,“吕大师,我们进去吧!”
  
      门卫室,看着吕天逸几人的背影,老人目光闪烁。
  
      “大师,就是这里!”张君鑫有些畏惧的指了指404号墓碑。
  
      吕天逸点头,看了眼墓碑,随后又抬头看了眼天边快要落山的夕阳,“现在阳气还很重,估计这鬼不愿意出来。”
  
      “那怎么办?”
  
      “小事!”吕天逸走到墓碑前,伸手在上面敲了敲,“哎,快出来,咱俩聊会天!”
  
      然而,过去了十几秒,墓碑没有任何反应。
  
      “嘿,还不出来!”吕天逸奸笑,“给你三秒钟,不马上给我死出来,我就把你的墓碑给拔出来。”
  
      张君鑫:“!!!”
  
      他长这么大,头一次看见吕天逸这么嚣张的人,跑到人家墓前,扬言要拔墓碑。
  
      “三!”
  
      “你特么找死!”
  
      吕天逸刚喊了第一声,墓碑中就传出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原本有些燥热的温度的,开始急剧下降,一阵又一阵大风在墓地呼啸。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原本就有些恐惧的张君鑫更加胆战心惊,急忙躲到吕天逸身后,将头埋在他的腰间,小心翼翼的偷瞄着墓碑。
  
      扫了眼周围的变化,吕天逸面无表情,“装神弄鬼!”
  
      “啊……”
  
      张君鑫突然惊声尖叫。
  
      墓碑中,如同他的梦一样,两只皮肤有些发皱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
  
      然后,
  
      两只手撑着石碑,慢慢的,一个人头缓缓从里面探出,乌黑浓密的头发散落,将它的脸全部遮挡,让人看不见面容。
  
      随后,双肩,胸,一直到腰部,女鬼才停下,让自己一半留在墓碑中,一半露在外面。
  
      女鬼动作僵硬的转动头颅,看向吕天逸他们,用阴森的语气说道:“竟然敢……对我……不敬,那就……把命给……我吧!”
  
      “我说大婶,都一把年纪了,还玩这套!”说完,吕天逸又叫了声:“小白,吓吓她!”
  
      “呜!”小白兴奋的跑到女鬼面前。
  
      “吼!”张开血盆大口,对准女鬼的头怒吼,与此同时,身上收敛的气势猛然间释放出来。
  
      强盛的气血之力,直扑女鬼。
  
      “唉呀妈呀!”女鬼动作敏捷,瞬间退回墓碑中。
  
      “大、大师,这是……”张君鑫有些懵。
  
      “哦,没什么,主要是这个鬼胆子太小了,连小白这么萌萌哒的小狐狸都怕,典型的怂包。”吕天逸呵呵道。
  
      对于吕天逸的话,张君鑫是一百个不信,人家好歹是个鬼,怎么可能会怕一只家猫大小的白狐。
  
      张君鑫好奇的看着小白。
  
      不过到底什么原因,他也没兴趣知道,只要能吓住女鬼就好,能吓住她,就说明吕天逸确实有真本事。
  
      想到这,他彻底放下心来。
  
      “哎我说,快点死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吕天逸道。
  
      然而,没有任何回应。
  
      “不出来是吧!”吕天逸走到墓碑后面,骤然出手,一掌拍在墓碑上。
  
      “啊!”
  
      一声吃痛惨叫,一个白衣女子从墓碑中跌了出来,趴在地上。
  
      “非要挨打才听话,何必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女鬼怨恨的盯着吕天逸。
  
      “收你的人,给我滚去地府投胎!”拿出鬼差令牌,刚准备施法,突然身后传来一个老人急切的呼喊:“大师,不要,您先等等!”
  
      众人转头,一个老人正颤颤巍巍的朝他们走来。
  
      “吕大师,是这里守墓的老人。”张君鑫说道。
  
      “守墓人,有点意思!”吕天逸眼睛微眯,若有所思。
  
      老人走到近前,对吕天逸说道:“大师,能否等一会儿,让我和她说几句话,道个别。”
  
      看着老人脸上的祈求,吕天逸点点头。
  
      “谢谢,谢谢大师!”
  
      老人缓缓走到女鬼面前,深情的看着她,眼眶微红。良久,老人终于开口:“老婆子!”
  
      看着面前的老人,女鬼身体有些颤抖,抬起双手,将面前遮挡的头发理到身后,露出一张大约在六十岁左右的脸。
  
      “老头子!”女鬼声音微微发颤,“等了你这么多年,我还是要先去地府投胎了。”
  
      “没事的,我已经多活了二十多年了,我感觉自己也快到头了。你先走,我很快就会追上你的!”老人忍着酸楚,强装微笑。
  
      “老头子,还好昨天吃了一碗你亲手做的牛肉面,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大师,他们这么可怜,要不,你就别收她了!”张君鑫突然说到。
  
      “不行!”吕天逸摇摇头,“任何生灵死亡后,头七一过,灵魂都不得无故在阳间逗留,每逗留一天,就要在地府受一天处罚。”
  
      吕天逸看着相守到白头一人一鬼,也有些无奈。
  
      原本他只是想赚个外快的,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先不说他是地府鬼差,遇到亡灵本就必须送往地府,单是无故逗留人间,就已经是违反地府规定。
  
      所以,他必须将女鬼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