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位面大轮回 > 235章,离开

  当然了,这种级别的妖怪,也只能在陈国这种弱小的国度中猖狂,如果敢出现在强大的国度,分分钟就会被长生境界的强者灭杀成渣。
  
  九州大陆,人族和妖蛮各占一半。
  
  人族,虽然一直处于弱势,但还是牢牢的守住了大陆的东部,只有零星的长生境界以下的小妖,才能穿越重重阻隔,混入人类国度。
  
  天上的这一头妖怪,并没有突破到长生境界,也属于小妖的范畴,但以它蜕凡第八重金丹境界的修为,却已经足够镇压陆家镇,乃至陈国周边所有强者。
  
  这头妖怪显然也知道,陈国这个边陲小国,根本找不出几个能够抗衡自己的存在,因此行事才如此大摇大摆,肆无忌惮。
  
  单单是出场的阵势,就无比浩大,好像生怕下方的人,看不到自己一般。
  
  “少爷,不好了,不好了!”陆家镇因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所以治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在这里,杀人越货实属常事,想要在这个地方开一个客栈,必须有一定的资本。
  
  武秋生他们所住的客栈,就雇佣了几个先天、乃至开窍境的护卫,维持治安,确保客人的安全。
  
  然而当妖怪出现时,这些护卫原本盛气凌人的脸色,一下子褪去。
  
  面对弱者,他们表现出高傲,但是当遇到比他们强大的人,对他们释放出恶意时,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却不是去拼命,去反抗,而是逃跑。
  
  只是一瞬间,几个护卫的素质,展露无疑,众人的脸上尽皆露出了慌张之色。
  
  没有任何犹豫的,他们抛弃了自己的饭碗,放弃了需要守护的客栈。
  
  唯有护卫们的头目,为此间的主人,工作了多年,因为知道客栈里布置了一个防御阵法,所以没有跑向别处,而是冲进了客栈,去寻找白胖青年。
  
  护卫头领跑过去的时候,白胖青年,正在犹豫,要不要把武秋生和王阳明灭口,突然被人打扰,不由大怒道:“有什么事慢慢说,这么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护卫头领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急吼吼道:“少爷,这可不能怪我老王慌张,只是天上那妖怪来的匆忙,如果我不第一时间跑过来向你禀告,你我二人的性命,怕是就要不保了。”
  
  “王叔,你可不要乱说,这青天白日的,哪来的妖怪?”白胖青年嘴上不饶人,但在得到消息后,还是第一时间,打开窗户,朝外看去。
  
  这一看,就看到了天空之上,妖气滚滚,一个面目狰狞的妖怪,正站在一朵乌云上,虎视眈眈的俯视整个小镇。
  
  此情此景,白胖青年一下子就把武秋生和王阳明抛在了脑后,匆匆跑去父亲的卧室,背上身受重伤的父亲,迅速开启了密室,躲进了一个只能容纳三人的防御阵法之中。
  
  他的脑回路,虽然迥异于常人,却也知道相对于性命来说,财产、名声这些东西都是虚的。
  
  “也不知道这个妖怪,为什么来陆家镇,诸位圣人保佑,这妖怪能尽快离开!”白胖青年一边向圣人们祈祷,一边哆哆嗦嗦的,从密室角落的一个旧箱子里,抓出了几块灵石。
  
  这些灵石,都是他父亲生病前挣来的。
  
  几年来,因为要给父亲治病,原本满满一箱子的灵石,只剩了不到二十颗。
  
  也因此,白胖青年,才会生出做强盗的念头。
  
  但凡阵法,都有阵基阵眼,都需要能量维持它的运转。
  
  白胖青年所在的这个防御阵法,虽然只能容纳三人,但耗费却颇大,如果没有外人攻击的话,那么镶嵌在阵眼上的灵石,自然能够维持很长时间。
  
  然而一旦受到攻击,那么灵石的消耗速度,必然会大幅度提升。以金丹境妖怪的实力,一颗灵石,最多能够抵御一炷香的时间。
  
  此时此刻,白胖青年,并不知道妖怪来陆家镇的目的,加之他手上的灵石,也不宽裕,所以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更换阵法中的灵石,只是将其握在手中,以备不时之需。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白胖青年做完了准备工作后,天空中的妖怪,突然发动了攻击。
  
  只见它大袖一挥,地上突然就卷起了一股妖风,一部分普通百姓,被这妖风裹挟,迅速飞到了妖怪的身边,只有先天之上的武者,才能勉强躲过它的这次攻击。
  
  “啪嗒、啪嗒!”妖风攻击到了整个陆家镇,住在陆家镇客栈的王阳明和武秋生,自然不会幸免。
  
  强大的风力,吹得两人房间内的窗户啪啪直响,让正在向武秋生请教国术的王阳明,心头生出了一股无名火。
  
  “当真是聒噪!”王阳明收了马步架子,长身而起。
  
  儒家之人,养一身浩然正气,王阳明作为当代儒家最为杰出的天才,他身上的浩然正气,没有任何能够小视。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就有一道光束,从天空落下。
  
  原本笼罩在陆家镇的乌云,在这道光束的照射下,一下子就被冲散了许多。
  
  那让人压抑、难受的妖气,也在一瞬间变淡了。
  
  紧跟着,王阳明一猫腰,从窗户中跃出。
  
  地心引力,一样在九州大陆适用,但王阳明跳出窗户,他的身体却并没有下坠。
  
  他的身体,被一朵青色的云托着,带着他越飞越高,很快的来到了你妖怪的跟前。
  
  “平步青云……你,你是……”妖怪的声音,嘶哑而干涩,普通人只要听到这个声音,就会全身发抖,失去反抗的气力。
  
  然而,此时此刻,妖怪要狰狞的脸上,却布满了恐惧。
  
  虽然它只是一个小妖,却也知道,能够凭借一句话,就冲散自己妖气的,是什么样的存在。
  
  能够脚踏青云的强者,在儒家拥有着什么样的地位。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不是它一个小妖能够惹得起的。
  
  “我?”
  
  王阳明脸上的怒容,缓缓散去,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
  
  “圣院导师,王阳明!”
  
  “王……王……王……”或许,王阳明的名字,在陈国这个边陲小国,不怎么响亮,但是在九州大陆东部,在妖蛮眼中,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人物。
  
  人妖相争,没有哪一方是正义的,双方的矛盾,源自种族生存。
  
  为了取得最终胜利,双方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人族会刺杀妖蛮中的天才,妖蛮也会派出人手,刺杀人族的天之骄子。
  
  这个妖怪,虽然只是小妖,却也知道王阳明这个名字,位于人族年轻一代,刺杀榜的第一名。
  
  自从道济突破到罗汉境界后,他就一直被排在了这个位置,五年来从未有过丝毫动摇。
  
  能被妖蛮如此重视的,自然不可能是个废物,故而这个妖怪,才会有如此表现,只是听到王阳明的名字后,就满脸恐惧,直接失去了战斗的欲|望,直接便夺路而逃。
  
  “想跑?”王阳明嘴角的冷意更浓,一句武秋生耳熟能详的诗句,从他最终蹦出:“天地有正气!”
  
  “轰!”这句话一出口,天地之间,十分诡异的刮起了一阵狂风。
  
  如果说,妖怪之前的妖风,给人带来的是恐惧、害怕等种种负面情绪的话,那么王阳明刮起的风,给人带来的,则全部是正面情绪。
  
  这一股无形的风柱,在王阳明的控制下,如果一个特大号的白色漏斗。
  
  漏斗的口子,赫然就是妖怪所在的位置。
  
  风儿轻轻吹过,无数的浩然正气,如同流向漏斗中的水,不断的冲刷着那妖怪的身体。
  
  不到一眨眼的功夫,那妖怪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融。就如同暴露在烈日下的冰块一般,毫无抵抗之力,连一句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在无数人惊讶的眼神中,那入神魔一般强横,不可抗拒的妖怪,就这么死了。
  
  死的无声无息,死后就连尸首也没有留下。就仿佛天地间的一抹清风,来无影去无踪。
  
  此时此刻,白胖青年,手中紧握着灵石,正一脸慌张的透过缝隙,观看外面的情形。
  
  他的注意力,十分集中,只要妖怪一有动作,防御阵法稍有不支的迹象,他就会更换灵石。
  
  然而,正当他慌里慌张的,准备更换灵石时,却突然发现,之前被他打劫的二人中,突然有一人从房间中冲了出来。
  
  起初,白胖青年认为这家伙完全是在自寻死路,甚至还埋怨对方这么做,可能会激起妖怪进一步的愤怒,从而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然而当他看到王阳明脚下的那朵云后,却是愣住了。
  
  白胖青年,能够在二十多岁年纪,就拥有开窍境的修为,本身的见识,绝对不容小觑。
  
  他虽然一直生活在这个三不管地带,却也知道青色的云朵,代表着什么。
  
  平步青云,在儒道一脉中,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拥有青云的。
  
  只有极其出色的门人,或者长生境界的大能,才能够拥有青色的云朵。
  
  青云,既是一种荣耀,也同样是实力、地位的象征,乖乖被自己打劫的人,居然脚踏青云,这简直颠覆了白胖青年的认知。
  
  自从看到这青云后,白胖青年就一直这么呆呆傻傻的看着天空,直到他亲眼看到,王阳明用一句,就灭杀了那个不可一世的妖怪。
  
  如果说,之前白胖青年在听到武秋生和王阳明论道后,留下的印象是,一个要饭的人,说自己谈成了价值几千万的买卖。一个生活无比落魄的人,说自己有一家公司要上市了。
  
  那么在白胖青年看到王阳明,用一句话灭杀了强横的金丹期妖怪后,两人给他的印象,就完全改观了。
  
  原本那个要饭的,转头就上了一辆价值数千万的兰博基尼。
  
  生活落魄的人,面前驶来了数量豪车,豪车里走下无数身穿黑西装,带着黑墨镜的壮汉,这些壮汉,恭恭敬敬的朝着那个生活落魄的人,鞠了一个躬,并把他迎上了豪车里。
  
  如果白胖青年去过地球的话,这个比喻大概会很恰当。
  
  “老子居然得罪了这么强大的存在?”
  
  “老子居然把这么强大的存在,收做了小弟?”
  
  两个略显矛盾的想法,在白胖青年脑海中来回碰撞,使得这个白胖青年一会儿害怕,一会儿傻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防御阵法的光芒开始黯淡,当侍卫开始焦急的催促,白胖青年添加灵石时,他被侍卫头领摇醒,脱离了之前那种诡异的状态。
  
  ……
  
  ……
  
  武秋生和王阳明,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躲在觅食中的白胖青年。
  
  在打发了那个妖怪后,两人继续了之前的话题,一个教一个学。
  
  然而,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
  
  陆家镇的人,在确认自己的生命,以及无碍后,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心思。
  
  有些人,是真心想要感谢自己的救命恩人。
  
  而有些人,纯粹是为了巴结上王阳明这样的强者。
  
  不管他们有着什么样的目的,总之这些人无一例外的,来到了陆家镇客栈,找到了王阳明,对他表示了感谢。
  
  这种情况下,传授自然无法继续进行下去。
  
  无奈之下,二人连夜离开了陆家镇客栈,前往了下一处。
  
  ……
  
  ……
  
  时间一晃,就是一年。
  
  在这大半年中,武秋生和王阳明二人,走遍了十几个国度,观看了无数大自然的奇景。
  
  有时候,他们会行侠仗义,出手救人于水火。
  
  偶尔他们也会游戏于红尘,体会世间百态、人情冷暖。
  
  在不断的历练中,在历练之后的交流、印证,不断交流切磋、论道之下,二人的实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武秋生对于国术的理解更深,全身上下,所开辟出的窍穴,已经是一年前的十倍,原本只是拥有佛陀有三十二相中的第二十二相,如今却又多了几相。
  
  而王阳明,本身的境界虽然没有提升,但据他所说,他的战力,却是大大提高了。
  
  因为这次提高,他对于自己接下去所要面对的蜕凡之劫,也有了更为充分的信心。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