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带着三国宝物闯水浒 > 第十九章 遭遇官兵

第十九章 遭遇官兵


  原来宋江本来就是偷偷跑来的,本想着报个信儿就赶快走的,哪里想到遇到了叶灵,又说了这半天话,眼看都要以个时辰过去了,这回去弄不好就露馅了。
  看着叶灵眼神中的淡淡嘲讽老奸心知肚明上了当,心中把叶灵骂了个狗血淋头,赶紧匆匆一揖后骑马飞也似的又回去了。
  这时背后又传来叶灵一声喊,宋大哥何必走的如此匆忙?吃上三碗水酒再走也不迟啊?
  宋江气的浑身哆嗦,连客套话都懒得再说了,他都不敢再回头,生怕忍不住骂出声来。
  晁盖他们几个还摸不清发生了什么情况呢,只有吴用隐约觉察出叶灵和宋江之间似乎并非那么和谐,但他也想不出这两人为何会有矛盾,按说这两人应该素味平生并无恩怨才对。
  不过此时也顾不上了,毕竟官兵很快就要来了,必须要尽快想好对策才是。
  晁盖等人也都围过来了,等着吴用来拿主意,叶灵笑道:“早就听说先生足智多谋,但请先生吩咐就是,我等三人也都愿听指挥,先生千万不要客气。”
  吴用听到这话虚荣心也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手缕胡须微笑道:“既如此小生就献丑了,这里肯定是守不住了,我们马上带着所有财物和愿意同去的庄客一起赶赴石碣村,和三阮与公孙先生他们汇合,然后再在那里迎击官军好了,仗着那里的地势之利,可挡数千大军。”
  众人都是连连点头,杨志却问道:“那若是击败官兵这次攻击,朝廷必不肯善罢甘休,一定还会再派人过来的,石碣村弹丸之地而已,无论补给还是兵员都十分缺乏,接下来又该如何是好?”
  吴用知道这乃是杨志在对他进行考验,某种程度也可算是叶灵他们对他的考验,毕竟杨志本人也是优秀的将领,不会像是晁盖他们对他无条件的信任的。
  但是吴用却也是不慌不忙,微微一笑道:“杨提辖所言非虚,这石碣村只是我们的第一道壁垒,确实无法面对强敌的持续猛攻,但是别忘了石碣村背后乃是八百里水泊,是巍巍梁山,别说几千上万人了,就算十万敌军又有何妨?
  到时候我们击败官兵之后,只要上梁山就可以了,凭我们这十几条好汉,十万贯钱财,那山上肯定会收容我们,到时候再做理会便是。”
  杨志也没想到吴用考虑的如此周全,不得不点头称赞,心里也在寻思,难怪之前自己被这群人劫了生辰纲呢,这个吴用确实有两把刷子,难怪有智多星之称。
  就连叶灵也频频颔首,这吴用果然是个称职的军师,能够给自己很大帮助,当然了,前提是要彻底收服他才行。
  晁盖挥臂道:“学究学生所言极是,事不宜迟,那咱们就赶快行动吧。”
  随着晁盖一声令下,数十个庄客把收拾好的财物东西都打包放在各种牲口上,然后各执武器在几个头领带领下走出了东溪村,直奔石碣村方向而去。
  话说宋江快马加鞭一路疾奔,马都快跑的吐血了更不要说他本人,好容易才赶回了茶馆,何涛茶都喝了五六壶了,眼看都坐不住了,宋江急忙陪笑着再三道歉,再加上他的厚脸皮和三寸不烂之舌总算把这件事情遮掩了过去。
  然后两人一起去了县衙,知县时文彬一听消息不敢怠慢,马上派出县尉并两个都头——美髯公朱仝和插翅虎雷横,再加上两三百土兵和一百多公人,凑的五百余人浩浩荡荡往东溪村而去。
  宋江看到大队人马出发后远远叹息道:“晁大哥,小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希望你吉人自有天相吧,将来也好助我一臂之力,哼哼,不过那个叫叶灵的小子最好被官兵给杀了,哦不,最好能生擒活捉,到时候我一定让你屁股好好的尝尝竹笋炒肉的滋味,好知道得罪老子的下场!”
  这边晁盖他们一行人刚出庄子不到十里,正好就被追兵赶上了,其实这原因还在于晁盖他们自己身上,家人子女,钱粮衣物,细软首饰,兵器家具,简直恨不得土地房屋都一起带走,毕竟这年代的人都讲究故土难离,这一出去还不知道能不能再回来了,所以当然啥都不舍得丢弃。
  叶灵其实对此不以为然甚至是有点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要做大事的人,又怎么能总把这些瓶瓶罐罐,三瓜俩枣的放在心上呢,也难怪原剧情中他们被官兵堵上呢,幸亏朱仝网开一面才得以逃生。
  不过他知道归知道,但是却没说话,老话都说吃一堑长一智,这乃是人性的弱点,所以不如让他们去碰碰钉子,吃点亏将来才更会听自己的指挥,反正郓城县这点人马他也没放在眼里,若是连他们都搞不定的话,那这支队伍的战斗力也未免太差了,自己又何必花费这么多心思来招揽呢?
  此外叶灵也存了一个心思,就是暗中考察一下这些人的应变能力,须知“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只有在危险和紧急的情况下才能看得出一个人或一支队伍的潜力,有些人平时吹起来牛气哄哄,咋咋呼呼的,似乎很有两把刷子的样子,但是真的遇到事马上就怂了,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常见了,所以他也要测试一下才行。
  晁盖他们走着走着看到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票人马,这支队伍顿时吃了一惊,几个庄客更是吓得跌倒在地。
  “哎呀,官兵来了,怎么办啊?”
  “这下不好了,待会儿厮杀起来可是要死人的,咱们还是赶快投降吧,好歹不用被砍头。”。
  “说的啥,咱们就是打打下手而已,犯不上冒这种危险啊。”
  听到这些话,队伍中更是人心惶惶,就连晁盖吴用的脸色也有些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