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群魔的盛宴 > 第九十八章 偷听

第九十八章 偷听


  “这位客人还请您等一下!”
  就在利卡即将推门而出的时候,那位中年人却突然叫住了她,让她不禁回头看了过去。
  “他们都是贫苦人家的孩子,远没有您的条件这样优越。
  从您的身上可以看出,您的过去应该是非常幸福的吧,还希望您不要太过难为他们。”
  见利卡在门前停了下来,中年人盯着她审视了片刻,然后缓缓开口说道。
  “我知道了!”
  利卡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快步跑了出去,触动了门上悬挂着的铃铛,留下一阵叮铃的声响......
  天空中的最后一丝光亮在地平线上消失,夜幕已至,市中心的街道上依旧是灯火通明到处都是往来的行人,而在一些偏僻的角落,弱势族群聚居的区域却是只有寥寥灯火,人影稀疏。
  在一间废弃的工厂内,有一个由碎石和木块堆砌起来的简陋棚屋,零星的光亮从棚屋的缝隙中透了出来,隐约可以听见里面窸窣的讲话声。
  “塞拉......伯特......你们回来啦~!”
  棚屋内的布置十分的简陋,在破旧的木床上一个身形消瘦的女孩艰难的坐了起来,她看着面前的两个同样粗布衣裳的男生露出了一丝的微笑,但仅仅只是说话就让她的呼吸变的粗重了起来。
  “贝斯,我们已经凑够了费德医师所要求的费用了,只要把这块怀表卖掉,咱们就有钱治病了。”
  看着女孩虚弱的面庞,伯特来到了她的身前神情激动的讲道。
  “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在意的......把东西都还给人家吧。偷拿别人的东西......可是不对的!”
  贝斯苦笑着说道,看上去非常的吃力。
  “我才不管这到底是对还是不对,我只知道你就快要死了,而我不想眼睁睁看着你死!乖乖的,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病好吗?”
  一开始塞拉的声音充满着怒气非常的强硬,可是到最后却变成了一种无力的祈求,透明色的液体从他的脸颊上不断的滑落。
  “好吧,一直以来谢谢你们了。”
  像极了一种无奈的妥协,但听上去更像是抛下了一切的包袱,松下了所坚持的最后一口气息,贝斯那美丽而又消瘦的脸上就这样带着一丝满足的微笑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贝斯!喂~!你醒醒啊,贝斯!”
  伯特和塞拉一声声焦急的呼喊从棚屋内传了出来,但是在“沉睡”中的贝斯却是没有丝毫的回应......
  “发生什么事了?都给我让开!”
  就在伯特和塞拉抱着床哭泣的时候,利卡一脚踹开了腐朽的木门闯了进来,她没有管已经失了神的那两人,而是径直来到了贝斯的面前查看了起来。
  在近距离的观测下,利卡发现那个名叫贝斯的女孩身上长满了硬质的灰褐色鳞片,鳞片下的组织已经开始腐烂,散发出阵阵的恶臭。
  女孩的呼吸近乎停止,但还有些微弱的心跳,体温也还尚未退却。利卡想都没想,就从瑞恩交给她的那枚空间戒指当中找出了一支青褐色的药剂,扳开了女孩的嘴就灌了下去。
  “喂,你在干什么!”
  “给我住手!听见没有,别碰她!”
  此时的伯特和塞拉都已经反应了过来,他们愤怒的呵斥道,试图将利卡从那女孩的身旁扯开,并制止住了她的行动。
  “咳咳~!”
  就在这时,轻微的咳嗽声从他们的身后传了过来。
  “贝斯!”
  塞拉立马就扑到了女孩的近前,不知所措的呼唤着,把利卡晾在了一边......
  “这是你做的吗?”
  良久,伯特和塞拉终于平复了过来,他们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转头面向利卡问道。
  现在,女孩依旧没有醒来,但是她的呼吸已经趋向平稳,她的心脏也在有力的跳动着,应该已是脱离了生命的危险。
  “只是暂时保住了她的性命罢了,如果她的病得不到根治......”
  说到这,利卡的眉头紧皱,方才她就一直在门外倾听,女孩的遭遇让她很是同情。
  “那您有什么办法吗?”
  听见利卡这么说,塞拉对她的称呼都变了,态度也是恭敬了许多。
  “她与龙接触过吗,这好像是一种在龙身上很常见,但是人一旦感染便会致病的鳞化症状。”
  利卡在瑞恩的身边呆了那么久,自然是偶尔也打打下手,多少也看了些与医药有关的书籍,所以在见到女孩的症状之后她便立刻就有了些想法。
  “您说的没错......事情,大概是发生在两年前吧。那个时候的我们并不住在这里,而是生活在里拉山的一个偏僻的村庄之中。
  有一天,一道巨大的黑影遮蔽了阳光从我们的头顶上方掠过并且向山间坠去,我们三个当时因为好奇,便顺着它坠落的方向跟了过去。
  然后,我们便见到了它,一条腹部受伤的浑身布满银色鳞甲的远古巨龙......”
  伯特从旁边走了过来,低着头沉闷的诉说着,而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塞拉站起身拍来拍他的肩膀接着他的话讲道:
  那个时候我要是能拦住她就好了......贝斯被银龙所吸引,她与银龙的双眼对视着,一步步走了过去,伸出双手与银龙的侧翼触碰在了一起......”
  “她的病您可以医治吗?”
  塞拉停顿了半晌,然后突然面向利卡问道。
  “啊~?我只是听说过类似的症状,至于治疗的方法......”
  利卡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说着,她先前不过是使用了瑞恩给她的一种应急的可以救命的药剂,其实自己并不会什么实际的治疗手段,只不过她方才的表现确实很容易让人误解。
  “这样啊......总之谢谢你了!”
  伯特虽然看上去有些失落,但还是对着利卡躬身感谢道。
  “这是您的东西,非常的抱歉!明明是我们偷了你的东西......”
  塞拉神情忐忑的将一只金色的怀表取了出来,低着头递到了利卡的面前,此时的他根本不敢直视利卡的眼睛。
  “这件东西对我来说非常的重要,哪怕失去了所有我也不会放下它,它对我来说是特别的,无论如何也不能丢失的......不过这一次,我就原谅你了。”
  利卡深情的诉说着,可是突然话锋一转,只见她对着塞拉微微一笑。
  “真......真的吗?”
  塞拉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他方才已经准备好接受利卡的斥责,可没想道迎来的却是一句简单的原谅,看着利卡天真的笑容他顿时觉得有些无地自容。而在他身旁的伯特也同样如此。
  “你们也是为了拯救自己的同伴是吧?明天你们去找那个什么费德医师的时候可得记得带上我一个,不够的费用我可以先帮你们垫着。”
  利卡见状拍了拍他们两的肩膀安慰着,然后又接着说道。
  “谢谢!我们一定会记住您的恩情的!”
  伯特和塞拉再也抑制不住此刻激动的心情,抱着利卡痛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对我也不用这么客气,我的名字是利卡,你们就叫我利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