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对不起,我无敌了十亿年 > 第九章 震惊

第九章 震惊


  楚凌霄是一个怎样的人?
  一个不拘一格,也很喜怒无常的人。
  一个人,如果活了十亿年,又无敌了十亿年,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无数岁月里。
  他见过太多惊才艳艳的天之骄子,每一位都堪称风华绝代。
  横压一个时代。
  岂是如今凡尘之中,这些豪门大少能入他眼?
  于他而言。
  哪怕凡尘之中,拥有绝顶权势的大人物,在他眼中也只是一缕轻烟。
  于他而言。
  哪怕凡尘之中,那命如草芥的小人物,在他眼中,也可成重如泰山。
  就比如这次。
  袁家大少,袁胜。
  凭他袁家位列豪门王族姿态,几乎可以在金陵横着走。
  但是。
  如果遇到楚凌霄,那他只有跪下的份。
  别说袁家,就是四大帝都王族的族长,楚凌霄也会照打不误。
  此时此刻。
  袁胜如一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哪里还有半分往日,豪门大少那般的傲然气势。
  望着对面静静坐着的楚凌霄,他双眼充满愤怒,咬牙切齿的喝道:
  “我敢保证,你待会一定会后悔!”
  说来。
  袁胜今天有点倒霉。
  本来是随父亲袁尚英,一同拜访帝都赵氏王族,只是袁尚英中途有事,他只好先行一步。
  可没想到。
  堂堂赵氏王族大门,竟好像被人轰开一样,似乎是有人闯门啊!
  这还得了!
  本来他是想看看,哪个不知好歹的敢闯赵氏王族。
  然而。
  更令他没想到。
  刚进入大堂。
  便看到赵氏王族现任族长赵尤行,居然领着一众高层,跪在一个穿着破烂的男人面前!
  再看看赵尤行,那铁青的脸色。
  他就知道机会来了!
  无论男人什么身份,什么实力,但赵氏王族老族长,可是一尊武道大宗师!
  如今这世上。
  神榜大佬不出手,谁能横推赵家?
  不存在的好嘛!
  再看看这男人穿的这么破破烂烂,哪有半点神榜至尊的超然风范?
  因此袁胜推断。
  只要等来赵老族长出面。
  这个男人即便能全身而退,又能如何?
  得罪了赵氏王族。
  天涯海角,这偌大的华夏,哪还有对方的容身之处?
  而他要的。
  就是一个能讨好赵氏王族的机会,要不然怎么会在明知不敌对方的情况下,还要向其出手?
  然而。
  袁胜的这点小心思,楚凌霄会不知道?
  “自作聪明,往往适得其反。”楚凌霄脸上看不出是悲是喜,双眼依旧那般平静,没有任何波动。
  “哼!”
  袁胜冷冷一笑:
  “你就嘴硬吧,我看你待会怎么办!”
  还跟爷在这装呢?
  等赵老族长一到,危机自然而然会解除,而你只会如丧家之犬灰溜溜离开。
  而我袁胜。
  我袁家。
  将能因为此事,得赵氏王族提携,成为豪门之中的领头人物!
  ……
  就在袁家大少幻想之际,袁尚英也随之赶来。
  当他看到满堂赵氏王族高层,竟跪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震惊的同时,心中也有一丝惊骇。
  这个男人。
  疯了吧!
  竟然敢这么对待赵氏王族!
  “仅凭威压,便让他们跪在这,起码也是化境大圆满呐!”
  “不过,赵老族长,乃是一尊武道大宗师,根本无惧!”
  看到父亲到来,趴在地上如一条死狗一样的袁胜立即喊道:
  “父亲,快出手!”
  不愧是两父子。
  当袁胜朝着袁尚英点了点头,袁尚英便立马心领神会。
  “此时正是我袁家,再进一步的机会!”
  下一刻。
  袁尚英,刚要装模作样出手。
  楚凌霄淡淡出声:
  “想要当狗,也要看看主人,答不答应。”
  今日的袁家父子,与那千年前的赵家先祖,何其相似。
  只是很可惜。
  这世间。
  没有两朵相似的花,更何谈相似的人。
  他的话。
  没有让袁尚英意识到什么,对方只认为他在装腔作势罢了。
  “你还是省点说话力气,想想待会怎么逃命吧!”袁尚英冷笑一声,言语之中透着满满讥讽。
  然而。
  就在这时,又有一道喝声传来:
  “住手!”
  声音苍劲震耳欲聋,仿若洪钟。
  听到这道声音,所有跪在地上的赵氏高层,脸上全都一片喜色。
  老族长,你可总算来了!
  一定要替我们出一口气啊!
  此时的袁尚英不由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出手也是被楚凌霄打趴下来的份。
  但也好过趴在地上不是?
  看到赵老族长急匆匆的赶来,他强行压住内心一丝悸动:
  “赵老,您……您可算来了。”
  “我正要替您赵家出手呢。”
  对于赵老族长的到来,袁尚英内心颇感激动。
  说实话。
  他们袁家,虽为豪门王族,但与帝都王族相比,差的可太多了。
  单是赵老族长,这一位武道大宗师的身份。
  能见上一面,都是他袁家的无上荣光。
  现在。
  袁家登天的机会,就在眼前,袁尚英如何能放过?
  “赵老族长,我先替您教训他!”
  袁尚英故意说的很大声,期盼引起赵老族长更多注意。
  “慢!”
  然而,打断他的依旧是赵永昌,赵永昌站在那里,紧紧盯着对面的楚凌霄,一张脸上表情非常复杂,有回忆,有激动,有不可思议,就连眼眶都有些湿润。
  如果说赵老族长第一次阻止,袁尚英还可以理解。
  可第二次。
  不止是他。
  就连站在赵永昌身后的赵凝语,也是非常纳闷,她非常不能理解。
  爷爷怎么一点没有生气?
  仿佛还有点高兴呢!
  刚刚那速度,就好像……好像赶着去见某个大人物一样。
  不!
  去年某个北方帝都的大人物,亲临赵氏王族的时候。
  爷爷都没这样过啊。
  一向沉稳如泰山的爷爷,今天这是怎么了?
  赵凝语陷入了茫然。
  袁尚英也不敢再轻举妄动,只能默默待在一旁看着。
  赵永昌缓缓走过去,当走到距离楚凌霄不足一米的时候,他突然又连忙后退。
  那感觉。
  就仿佛一个小人物第一次见到绝顶大人物时,有些惊慌一般。
  这不由让众人更加疑惑。
  赵永昌激动的语无伦次:
  “您……您……”
  声音虽小,传入众人耳边,却如惊涛骇浪一般,隆隆作响。
  他们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赵老族长竟然对这样一个闯入赵氏王族的年轻人,用上了敬语!
  竟然还连续用上两个您!
  袁家父子震惊的几乎呆在原地,而赵凝语更是惊的小嘴张大。
  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
  下面一幕。
  这个男人,竟然起身走到赵老族长的身边,用一种长辈看晚辈的眼神,盯着赵老族长好一会儿。
  然后。
  摸了摸赵老族长的头,轻声说了一句:
  “你,都长这么大了啊?”
  “走,随我去后院谈话。”
  这……
  不会吧!
  是我眼花了吗?!!
  这一刻。
  几乎所有人的表情都不尽相同,满脸惊骇,一副见了鬼一样,呆傻在原地,仿佛空气都凝固了一般,一直到看着赵老族长如一个仆人一样,跟在楚凌霄身后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