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对不起,我无敌了十亿年 > 第二十五章 废墟一片,一个不留

第二十五章 废墟一片,一个不留


  一瞬间,所有人都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这个突然变得神经兮兮的身影。
  杨氏王族没了?
  现在是凌晨,说什么梦话呢?
  “文博,注意场合!”朱轼老脸一皱,干咳一声,语气不悦道:
  “好歹也是年轻一辈嫡系长子,怎么遇事还如此不沉稳!”
  如今杨氏王族,有杜苍海亲自下场,简直是如虎添翼。
  他们老的算是不中用了。
  全指着年轻后生,能够在将来扬眉吐气。
  可看着孙子辈的朱文博,堂堂朱氏王族三代后辈第一人,遇事如此急躁,竟一点没有城府!
  这不由让朱轼心生悲哀。
  ……
  这时,朱文博再次开口。
  “爷爷,您先听我说完。”
  想到刚刚在外面回来时,看到的一幕,朱文博整个人依旧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他看着众人瞳孔瞪大,目露惊恐,骇然万分道:
  “杨氏王族,那十几座庄园,都……都没了!”
  闻言,众人竖起一片白眼,尤其是朱氏王族所有高层,更是颇感无奈,有些哭笑不得。
  又是这句话。
  是不是真的没睡醒啊?
  好端端的杨氏王族庄园,什么没了没了???
  “文博!”
  见朱文博又在说糊话,这次朱轼再也无法忍受,直接怒拍桌子,起身怒视:
  “现在正是我们朱、溥两大家族,做出抉择的时候,你别再疯言疯语,不然就给我先滚出去!”
  “爷爷,我……没说疯话。”朱文博顿感词穷,因为他也觉得,无论自己说的多么天花乱坠,也形容不出那种情景,只能郑重其事道:
  “您现在就随我前去杨氏王族庄园,一看便知。”
  嗯?
  见朱文博依旧这般坚持,这会,朱轼以及在场所有人,脸色微微一变,难不成朱氏王族那边真出大事了?
  那也不对啊。
  即便赵氏王族忍不了闯门之辱,无视世俗条令,调动数万兵士,围攻杨氏王族讨个说法。
  但有着杜苍海坐镇于那,就是掀翻天,发动枪林炮雨,最后也必败无疑!
  到最后。
  也只是自取其辱。
  再说了,发动那么的阵势,偌大的金陵城怎么还这么安静,一点响声都没听见。
  “好,那就随你去看看。”朱轼轻哼了一声,虽已经有点半信半疑,但语气里依旧一副斥责冰冷的样子:
  “要是过去之后,发现什么事,都没发生!”
  “那朱氏王族下一任族长继承人竞选,你就没必要参加了!”
  此话一出。
  坐在朱氏王族那侧座椅上,一个剑眉虎目、气宇不凡的中年人,当即站了起来,想反对什么。
  “父亲,这……”
  这名中年人,正是现任朱氏王族族长,同样是朱文博的父亲朱英豪。
  “我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显然朱轼现在有点在气头上,目光严厉,一副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的不满样子,斥声道:
  “给我先闭嘴!”
  说完这句话。
  朱轼将头转到一边,看着神色虽依旧平静,但他却能看出,不留表迹的目光之中,掩藏着一丝嘲弄的溥氏王族老族长溥文永:
  “溥兄,可否有兴趣,随我一起去看看。”
  “也好,正好趁此时间,前去拜访一下那位。”溥文永微微点了点头,起身说道:
  “只要让那位留点好印象,兴许杨泰隆这个老奸巨猾的狐狸,就不会太敢对我们两家怎么样。”
  既已知道。
  赵永昌这位宗师九气境被废,他们朱、溥两家也就不必再登门造访。
  现在最紧要。
  就是稳住如日中天的杨氏王族,以及讨好杜苍海这位人间之巅!
  随即。
  随着朱轼、溥文永两大帝都王族老族长起身,坐在两侧座位上的两族高层,尽数跟着站起。
  然后
  当两人缓缓走出去,在场众人也一个接着一个跟在其后,准备去看看朱文博所说的,杨氏王族庄园如何没了……
  几乎每个人。
  无论是自家人,还是溥氏王族等高层,都用一副讥讽、取笑的眼神,看了一眼朱文博。
  “本以为下任族长继承人,没有机会了,如今看来真是天赐良机啊。”
  “这就是朱氏王族的嫡系长子吗?真是太可笑了!”
  那等从中透露出的意味,各不相同。
  无一例外。
  认为本应这朱氏王族下任族长继承人,朱文博已经是呼之欲出,唾手可得。
  可在说出。
  什么赵氏王族庄园没了,这种啼笑皆非的傻话之后,注定要失之交臂。
  就连作为朱文博父亲的朱英豪,都一副烂泥扶不上墙,怒其不争的样子,从旁边走过,低声怒斥一句:
  “还不快跟上!”
  “回来,再跟你算账!”
  只有朱文博。
  依旧是那副六神无主、心不在焉的表情,旋即,他漫不经心的上了前往杨氏王族庄园的座驾。
  ……
  这段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若是不坐车,朱轼、溥文永这等七气境大宗师,用不了十几分钟就能到。
  但如今杨氏王族,有杜苍海这位能令半个北方的大宗师,都为之恐慌的骇人存在。
  又岂敢摆宗师架子。
  为了以示尊重,只能是坐车前去。
  横跨半个金陵,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朱轼、溥文永等两族高层,终于抵达了距离杨氏王族庄园,不足百米的地方。
  然依旧,还在路上行驶的时候。
  所有人目光皆是一愣,目露疑惑,是不是走错路了,怎么还没看到杨氏王族的庄园。
  但随即。
  他们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在刹那之间一片目瞪口呆。
  “杨……杨氏王族庄园呢???”
  看着不远处,应当是一片由价值几十亿四合院组成的宅园,此刻视线之内,却竟找不出半点影子,作为朱氏王族老族长的朱轼,人都傻了。
  “怎……怎么会变成这样!”
  而一向自诩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溥氏王族老族长溥文永,同样大惊失色。
  就在不久之前。
  还用眼神嘲弄过朱文博,这位不堪入目继承人的他。
  当下了车,站在那。
  看着长达千米的杨氏王族庄园,此刻竟一片废墟,犹如来过一场十二级大地震,寸草不生,一片狼藉遍布的时候。
  整个人瞬间目光呆滞,已吓的身体疯狂抖动,脸色极近发紫。
  与此同时。。
  赵氏王族府邸。
  以赵永昌这位宗师九气境至强为首的赵族百位高层,正朝着大堂正位之上,一位身穿雪白长袍的年轻人,顶礼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