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对不起,我无敌了十亿年 > 第三十章 我苏烈,配吗

第三十章 我苏烈,配吗


  突然间的两个红色帖子。
  直接让诸多豪门王族,使劲揉了揉眼睛,一个个全都傻眼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
  如今赵氏王族什么局势,是个人都能看清。
  而那个楚凌霄,更不过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狂妄自大之人。
  金陵朱氏王族,与溥氏王族,吃错药了吗?
  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明目张胆的发声站位楚凌霄!
  这两大帝都王族的老族长,是不是年纪大了,脑子糊涂了?
  怎么任由后辈胡闹呢?
  这摆明了要将自己往火坑里推啊!
  “金陵朱氏、溥氏,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们这是要干嘛?”
  北方诸多帝都王族老族长,一脸诧异的看着这两则消息,脸上皆是露出匪夷所思之色。
  如今金陵这种局势。
  这两大家族,完全可以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待赵氏王族元气大伤之后,姬胜龙必会退去,因为他要的仅是一个宣告洛阳姬家,成为第一帝都王族的时机。
  到了那个时候。
  赵永昌魂归西天。
  而楚凌霄即便身后有老怪物保着,但在姬胜龙、武镇天两大高手面前,只有逃跑的份。
  那如此一来,赵氏王族岂不是如砧板上的鱼肉,将任人宰割?
  同属金陵四大霸主之一的杨氏王族,多聪明啊!
  按兵不动!
  一言不发!
  就等着收现成。
  民间有一句戏言:
  躺赢局,躺都不会躺吗!
  金陵朱氏、溥氏,这两大帝都王族要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死法啊!
  真以为楚凌霄是个什么人物?
  难不成他是悬浮于金陵,居住在昆仑雪山禁地的那位大人吗?
  能扭转乾坤?
  得知朱、溥两大帝都王族,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向楚凌霄俯首称臣,姬胜龙略感意外之间,冷冷轻哼一声:
  “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与我洛阳姬家作对!”
  “待我灭了那楚小儿,金陵古都,这两大王族就没必要继续待下去了!”
  区区只有宗师七气境坐镇的帝都王族,竟也敢藐视洛阳姬家?
  若是安安静静当一个落寞王族。
  未尝不可等赵氏王族灭了之后,允许你们瓜分其底蕴。
  既然如此不知好歹,别怪老夫大开杀戒了!
  他姬胜龙,乃当代帝都王族势力之中,为所不多还存活于世间的老祖级人物。
  便是如今。
  第一王族叶氏老族长叶河图,见了他,都要执晚辈之礼。
  金陵两大王族,竟为了向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倒戈相向,也不惜要激怒他!
  这摆明是在打他这张老脸!
  向这世人宣布,堂堂洛阳姬家老祖姬胜龙,半只脚已踏入至尊境的强者,竟还不如一个叫楚凌霄的年轻人!
  当晚。
  便有人发现,洛阳姬家几乎将所有高手,尽数派了出去,其中更是有一尊七气境大宗师,顿时令所有人倍感震惊。
  加上姬胜龙。
  洛阳姬家,竟有两尊大宗师坐镇,这瞬间让无数人惊掉一地下巴!
  两尊大宗师!
  有哪个帝都王族,能拿出这般底蕴?
  闻此消息,北方之地,诸多王族为之沉默。
  叶河图,都瞪大双眼,一脸大惊失色。
  他从来都没想过。
  洛阳姬家竟坐镇两尊大宗师,看来以前是他们叶氏一族,太夜郎自大了。
  自为第一王族身份,小觑了这北方诸雄。
  估计现在金陵朱氏王族,与溥氏王族,应该有些后悔了吧。
  他长叹一声道:
  “大局已定,金陵古都,从此将只有杨氏王族称霸。”
  不过。
  令所有暗中看热闹的帝都王族之人,感到有些奇怪。
  整个北方之地,都因楚凌霄这道可笑的禁令,讨论的热火朝天。
  平常那些根本不起眼的豪门王族,甚至是地方小豪门,都敢仗着赵氏王族即将倒塌的趋势,肆意向巨龙嘲讽。
  为何独不见金陵本地的呢?
  难道是距离近,惧怕赵氏王族会直接报复吗?
  洛阳姬家,那由宗师七气境领头一行人,先去跟姬胜龙回了合,照故意放慢行进的速度,应该再有一天,便能抵达金陵。
  ……
  金陵闹剧,引动各方关注。
  就是金陵古都普通市民,都感觉风雨将涌,仿佛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似的。
  城外那望月崖上,平常观光的人数,在这两天,突然急剧暴增。
  要么是穿着一身名贵西服,身后有七八个保镖随身保护,一看就大有来头的中年人。
  要么是穿着中山装,下巴留着白须,气场凌然的老者。
  个个负手而立。
  一副只有在武侠电影里,才能见识到的武林高手模样。
  望月崖,诸如此类的人,几乎随处可见。
  ……
  而在一处不让人注意的树荫下。
  一个身材挺拔的男子,背靠着崖壁,两只手随意的放在脑后,一个人慵懒的坐在那。
  他目光平静,看着金陵城东部——那里正是赵氏王族府邸的方向。
  看着望月崖上。
  那些朝赵氏王族府邸,目露嘲讽之色的人们。
  男子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不由透出一丝冷笑,语气之中泛着一丝得意,低声自语:
  “当年你赵氏王族,在我眼里,是多么高不可攀的存在。”
  “但现在我苏烈又回来了!”
  “我要让你赵氏王族知道,风水轮流转,该是你们仰望我了!”
  话音刚落,一片树叶飘落,树荫之下,哪还有人在?
  十分钟之后。
  赵氏王族府邸外,出现了苏烈的身影。
  看着威严肃穆,还有两个重达百斤的石狮子,立于外面的赵氏王族大门。
  苏烈先前那略显懒散的神色,顿时一变,闭上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面露回忆之态:
  “我,回来了!”
  “赵尤行,当年你认为我配不上你家女儿,将我赶出了金陵。现在我倒想看看,凭我现在的身份,还配不配得!”
  苏烈来到大门前,刚要进门,便被赵氏王族门卫拦下了。
  他神色不慌不忙。
  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门卫,并直接点明要将信交给赵永昌,他一看便知。
  赵族门卫,见苏烈一副胸有成竹,语气之中透着大有来头的意思。
  不敢怠慢。
  告知苏烈先在此等候。
  随即,赵族门卫便拿着信,直奔内院大堂。
  见门卫离开。
  苏烈也不着急,在他看来,等赵永昌一看到信内容的一瞬间,肯定就会吩咐人,将他恭恭敬敬请进来。
  这时。
  他刚想要坐到里面门卫室休息的时候,那个拿着他信的门卫,让他颇感意外,竟然会那么快就回来了。
  顿时。
  苏烈内心不由冷笑起来:
  “原来你赵氏王族,也并不是如我所想那样,一直高高在上,原来你也有受宠若惊的时候啊!”
  正当他以为,肯定是赵永昌看了他的信之后,让人赶紧将他请进大堂,他刚要跨门而入的时候。
  却听见门卫,冷冰冰的传来一句话:
  “我们老族长,让我告诉你三个字。”
  苏烈不由一愣,面露询问之态。
  下一刻,伴随着一道哧啦的关门声,空气中传来三个响亮的声音。
  “你不配!”
  瞬间,苏烈脸色,难看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