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对不起,我无敌了十亿年 > 第四十五章 一曲未终,琴弦却断

第四十五章 一曲未终,琴弦却断


  大门外。
  楚凌霄负手而立,却是没有踏进去,只是抬头望着悬挂在青瓦院门上,那已斑驳不堪的匾额,隐约之间能从中看到晚柳二字。
  沉默许久,一言不发。
  赵凝语脸色安静,恭敬的站在身后,没有多问什么。
  小院破旧,隐藏在古街区夹缝之中,平常几乎看不到有人会来。
  不由之间。
  引得周围不少商家侧目而望。
  可真稀奇,这陈老头祖传的琴院,都快淘汰关门了,今天竟然还有人来拜访。
  “走,进去吧。”楚凌霄目光凝视琴院内,淡淡开口,一步踏入。
  其实当他靠近这座琴院的时候,就察觉到周围已无柳茹影的生命气息。
  凡人寿命。
  如若不是武者,过去了整整一百年,又有几个能活着?
  “先生,我们定个百年之约吧。”
  “若是一百年之后,我柳茹影还能活在这世上,还请先生能来,再听小女子弹上一曲。”
  当年金陵城下,那个身穿一袭红色长裙,卖艺为生的女子。
  再无余音。
  如今只剩下,那在甜美的笑容之中,留下的约定。
  当楚凌霄踏入琴院的时候。
  本以为是祖母要等的人,终于来了,却看到只是一个身穿白袍的年轻人,陈伏言那备受期待的目光,顿时一脸失望。
  原来不是祖母要等的那个人啊。
  要是他能出现。
  我也算是完成,祖母临终交托的嘱咐,这样就可以把那张古琴卖了,妞妞的手术费,也就不用愁了。
  望着孙女妞妞无邪纯净的小眼睛,陈伏言哀叹一声,又回归到一副满面愁容的样子。
  似乎早就见惯不惯了,平常也有一些外地游客,将这古琴院,当成当地景点来进门参观。
  陈伏言随意的摆了摆手,低声提醒一句:
  “参观可以,但别碰坏这里的东西,另外交一百参观费。”
  并不是他贪财,实在是自家妞妞的病,急需用钱。
  赵凝语,朝着陈伏言轻轻点了点头,将一百块放在了桌上。
  随即。
  便再次跟在楚凌霄身后。
  见交完钱,陈伏言也就没再说什么,继续翻着面前的账本,满脸苦思。
  晚柳琴院。
  若是以现在的目光去看,已经算不得真正教学琴艺的地方了。
  总共也就十几张木桌。
  琴,虽齐全,却是琴弦早已老旧,根本弹不出最悦耳的音色。
  地方更是小的可怜。
  漫步于内,楚凌霄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放在角落柜子上,一张年代感极其浓重的黑白相照上。
  与其是相照。
  不如说是遗照。
  面前点燃,上供着一柱散发着袅袅余烟的沉香。
  照片内,是一个脸上满是皱纹,白发苍苍,穿着一身绣着朵朵荷花旗袍的女人。
  楚凌霄目光,停留了几秒,便转向放在下面的那张古琴。
  缓缓坐下,闭上双眼,仿佛感受着什么,手指轻轻拂在琴弦上,慢慢移动直至琴端。
  下一秒。
  睁开双眼,再次静静看着那张照片里的女人。
  “先生,今天我又学会一首曲子,我弹给你听啊。”
  “先生,总有一天,我要弹出这金陵城最好听的曲子,让这金陵城内所有的大人物,都来听!”
  昔日。
  有一红裙女子,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站在望月崖上,冲着下方的金陵城大声呼喊,灿烂活泼。
  即使下方是战火纷飞。
  即使,整个金陵,满目疮痍。
  即使,女子遭受了许多不公平的遭遇,一直生活在嘲笑声中
  却,纵为区区一介凡人,女子依然保持着一颗积极向上的心,没有一丝对当下穷苦生活的埋怨。
  一身红裙,一张古琴,一座古都。
  如今却是一曲未终,琴弦已断。
  见楚凌霄竟然坐在祖母遗照前,还抚摸着那张古琴,陈伏言顿时脸色一愣,根本没想到这个陌生的年轻人,竟然坐在了那。
  这时,他刚想出声,要让楚凌霄不许靠近。门外突然就传来一道虽带着长辈敬称,却充满讥笑的女生声音。
  “陈爷爷,您想好了吗,要不要把您这琴院卖给我?”
  “反正都没什么人,跟倒闭了没什么区别,您又何必抓着不放呢?”
  顿时。
  闻言,陈伏言佝偻的身躯,猛然一颤,连忙将孙女妞妞搂在怀里。
  下一刻,一个看起来也就只有十七八岁年纪,长相清纯,身材却很高挑,穿着一身淡雅的连衣裙,一副富家千金气质模样,身后跟着五六个戴着墨镜的保镖的女生,走了进来。
  女生看向四周,露出肆无忌惮的眼神,看向院内四周。
  当发现一直空无一人的琴院,此时竟多了一男一女两个人。
  顿时不由一怔。
  不过也没放在心上,估计也就是两个外地游客,而看着一脸畏惧样的陈伏言,女生脸上更是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开口道:
  “陈爷爷,别这么害怕嘛。”
  “今天我来,就是要跟您好好谈谈,这座琴院转让的事。”
  只不过刚说完。
  陈伏言突然一脸火气,拖着沙哑的年迈嗓音,怒声开口:
  “我早就说过了,这座琴院,我不会卖给任何人!”
  “你给我出去!”
  面前的这名女生,别看只有小小的十七八岁,却是琴艺,早已达到了演奏级别。
  在这金陵城,都是大有名气的天才少女。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从三年前,就一直盯着这座晚柳琴院不放,因为这女生是周氏集团大小姐,以至于本来还好多人前来学琴,因怕得罪富家千金,没过一年就全退学了。
  晚柳琴院。
  成了现在这幅无人问津的惨样,有一大半都要归咎于面前,这个如同恶魔般的小女生。
  “出去?”
  听到陈伏言要赶她走,周瑶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冷笑道:“我周瑶要做的事,谁也阻止不了!”
  “今天我就砸了你这破琴院,大不了之后,再赔你一点钱,你能拿我怎么样?”
  随即。
  那七八个高壮保镖,开始到处一通乱砸,所有古琴,桌子,直接砸了个稀巴烂。
  “哈哈哈哈,对对对,给我砸,给我使劲砸!”看着一张张古琴碎裂,似乎让周瑶心里更加愉快,那张清纯可爱的瓜子脸,满是说不出的怨毒与嫉妒:
  “把那叫什么柳茹影老妖婆传下来的琴,全都给本小姐砸了!”
  “一个都不许留,都给我砸烂!”。
  这一刻。
  偌大的琴院,只有一个年迈的老头,抱着怀里瑟瑟发抖的孙女,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只能看着这一切发生,根本无力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