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对不起,我无敌了十亿年 > 第五十七章 谁是星河,谁是黄土

第五十七章 谁是星河,谁是黄土


  半个时辰之后。
  望月崖,一少一老两道身影,站在上面,目视着下方金陵城内,赵氏王族府邸。
  “小姐,你无须动气。”
  云步惊看着面前,脸上一片怒色,气的直发抖的凌雪蓉,摇头叹息:
  “此等绝世妖孽,纵使有力压众生的修为,也不过转眼间,便要化为粉碎。”
  他背负双手。
  老迈的一双眸子,微微眯起,凝视着远处,宁静的赵氏王族府邸,不由再次淡笑一声。
  那是一种。
  既带着一丝嘲弄语气,又带着一丝感叹的轻笑。
  赵氏王族,这份宁静。
  很快将会彻底消无。
  这种封皇级人物遗留下来的传承,在不久之后,也将成为浩瀚历史的一部分,今后只能在书籍上,供后世之人,查阅观赏。
  这一切的一切。
  皆是赵氏王族咎由自取,躬拜错了一个昏主,造成的!
  飞鸟群逐?
  星河,黄土?
  想起刚刚在赵氏王族府邸桃园内,楚凌霄说的那句话,云步惊无奈的摇着头,心中感叹道:
  “太狂妄了,我家小姐有意助你楚凌霄,渡过难关。”
  “可你却不知好歹,竟不把江南凌家放在眼里,还将意喻成飞鸟?”
  云步惊深感,楚凌霄一身绝顶修为,堪比古老武族的下一任年轻武主,注定是要踏入神榜至尊的绝世妖孽。
  可惜。
  月有阴晴圆缺,美玉亦有瑕疵。
  楚凌霄太狂妄独傲,目空一切的后果,终究会死在两个字身上——自负!
  难以理解。
  这样的绝世妖孽。
  怎么会在不引人注目的情况之下,仅凭自身,便修成了这般修为。
  难道此前。
  他一直蛰伏在某座高山深林之中,想为此直接一鸣惊人?
  云步惊一副老前辈,经历了很多事的样子,淡淡自语道:
  “可惜了,有这般直追年轻武主的修为,却是眼界见识太低,以致迷了心智。”
  许久。
  一直沉默不语的凌雪蓉,冷哼一声,美眸泛着冰冷,看着赵氏王族府邸好一会,然后,脸上不带一丝留恋,转身便离开。
  楚凌霄!
  我凌雪蓉倒要看看,你有何底气,面临九星王族的问罪!
  一步步走在望月崖,下山道路上的凌雪蓉。
  她脚步停了一下,俏脸上依旧带着气气怒火,目光冰冷,再次看了一眼远处的金陵城。
  自在赵氏王族桃园内,她这位江南凌家小公主,向楚凌霄自报身份之后,从始至终,对方只回了那句飞鸟群逐,星河,黄土的自大比喻。
  接着。
  即便她甚至自降身份,软言细语。
  楚凌霄却再无一句回应,那种一言未语的场景,简直是在无视她!
  自负的男人!
  如今柯氏一门老祖柯镇烈,晋巅神榜至尊之位,举世无敌,北方之地,谁敢不尊!
  你楚凌霄,杀了他们两位嫡系,没我江南凌家的扶持,你与他们已是不死不休!
  谁是璀璨星河,谁又是落寞黄土。
  我凌雪蓉,拭目以待!
  也就是柯镇烈晋巅神榜至尊之位,这个震惊整个北方,江南两地的消息,传出去没多久。
  一道骇人听闻的消息。
  随之,动荡四面八方。
  传承了三百多年,曾有神榜至尊坐镇的古老宗派——太极宗!
  竟然被灭了!
  太极宗,上上下下五百多人口,包括天榜八气境大宗师陈道极,都被杀了!
  其中更是有一尊地气境老怪物!
  太极宗总院,尸横遍野,一片狼藉,简直惨不忍睹。
  消息传出的一刹那,整个北方,所有帝都王族皆是一片惊惧。
  这到底是何人所为,竟敢灭了古老宗派太极宗?
  虽说如今太极宗威名不比当年,可再怎么说也曾是神榜至尊,遗留下来的传承啊!
  余威尚在!
  说不定就惹出个曾受过太极宗那位神榜至尊,恩惠的老怪物报仇!
  一尊神榜至尊的恩惠。
  一句一言。
  蕴含自身对更高境界的领悟,都可能让一位地气境老怪物授到启示,直接便可突破到天气境。
  这在以前的古籍之中,并不是没有出现过。
  搞不好真可能跳出两三位,带着报恩心的老怪物。
  因此。
  即使太极宗这些年落寞了,也没有谁敢招惹。
  可如今,竟被杀的干干净净,无一个活口……
  这时,正当所有帝都王族,乃至九星王族暗自皱眉之时,一道身穿蓝袍的身影,抬起他那冷傲的脸庞,向整个北方淡淡宣布道:
  “太极宗陈道极,曾向楚凌霄下跪臣服,这便是死罪!”
  “金陵赵氏,朱氏、溥氏,你们这三大帝都王族听好了,太极宗就是你们的下场!”
  轰!
  柯镇烈!
  看见这个青年,整个北方一片沉默。
  他们早该想到,如今除了九星王族柯氏一门,谁又敢向太极宗下手?
  太极宗,这简直是无妄之灾。
  当年太极宗那位至尊境老祖,那可是排在神榜第三十位的绝世强者,简直可以笑傲整个世间,俯瞰那些江南超级大族。
  若是没有相约,那场世纪瞩目的泰山神榜决斗的话,也不会一去不复返。
  八十年前。
  他们这帮,坐镇古都的帝都王族,乃至九星王族,都根本没有资格前去观战。
  到如今,也不知道当年泰山之巅,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位神榜至尊,竟然全死了!
  事后。
  那些曾去观战的古老家族,宗派,皆是心有灵犀似的,竟全都守口如瓶,一字不言当年事。
  临近太阳下山,金陵城内轻飘飘的传出一句话,由赵氏王族负责传递。
  这句话。
  刚一传出。
  整个北方之地,瞬间陷入一片嗤笑声。
  无数人,捂着肚子感到好笑。
  “竟然大言不惭,说只要柯镇烈这位新晋神榜至尊,能接他一招,就……就放过他?”
  所有人在取笑楚凌霄见识短浅,黔驴技穷,这是要做生命之中,最后的挣扎吗?
  上次你面对的是洛阳姬家,天门宗主。
  这两人皆是不入天榜的天纵大宗师,你杀了他,确实震惊整个北方。
  但天榜毕竟只是天榜,永远不能与神榜,相提并论。
  无论世间谁达到至尊境,都必须入神榜之内!
  那神榜之内。
  哪里有你,楚凌霄的名字?
  如此,还敢自夸其词,想用这种低劣的把戏,吓退柯镇烈?
  可笑!
  “云爷爷,果然与你先前想的一样。”。
  看着这道金陵城的消息,坐在叶氏王族大堂内的凌雪蓉,她脸上露出一丝厌恶,淡淡道:
  “这楚凌霄,根本就是刚刚从深山老林跑出来,一个毫无常识眼界,只会卖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