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对不起,我无敌了十亿年 > 第一百零二章 他们今日才方知,什么是亘古不变的凌空皓日

第一百零二章 他们今日才方知,什么是亘古不变的凌空皓日


  偌大的长江天堑,一片死寂。
  那座独孤王族,已建立四百多年,足足占地五万多米的古庄园,宛若粉末一般消失,那种感觉就像是早已尘封了数百万年,虽今日终得天见,但内部腐化不堪,一碰就碎!
  刚刚那群已独孤不败为首。
  要准备联手诛杀楚凌霄的所有独孤王族至尊境高手,此时站在那,瞳孔一阵猛缩,似一座灰蒙蒙的石像一般,脸色极其煞白,四肢尽凉,全身疯狂颤抖。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整个封禅大典高台上。
  来自江南三十多位神榜至尊,皆是背后只觉得凉嗖嗖的,那是因心底涌上全身的颤寒,直接恐惧的背后冷汗,全都蒸发了,一股极其骇人的凉意,颤栗全场,直让每个人只敢在内心,倒吸数口凉气。
  他们今日才方知,什么是亘古不变的凌空皓日!
  何为神榜至尊?
  当如天!
  一出手,崩碎一座几千米的高山,根本不在话下,然现在,就在此时此刻,他们这帮这个时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俯瞰人间一切众生的人物,别说是抬头凝望,就是只看一眼,都感觉体内积攒了几百年的修为,正在崩溃的混乱,涌动。
  天下唯他独尊!
  人间至尊,宛若蝼蚁!
  那道白衣,身上并没有露出半点惊天的气势,也没有多么逼人摄魄的目光,仅仅是背负双手,淡淡看向高台!
  却是谁敢有胆量,直视!
  静!
  死一般的寂静!
  一秒、两秒、三秒。
  天空上的雪,越下越大,整个长江天堑,仿佛瞬间进入另一个界面,与外面很是格格不入。
  数万米之外。
  一边是阳光明媚,春季花开,一边却是冰雪交加,好似寒冬腊月。
  这种无形之中,带着的压迫感,逐渐让所有人呼吸紧屏,脸上表情,更是无比惊恐不安,头皮,都感觉快炸开,汗毛倒竖,都想躲进毛孔里,再也不出来。
  一言!
  改变天地气象!
  这是什么境界?
  陆地神仙境?
  配吗!
  仙!
  只有真仙!
  才配拥有这种力量啊!
  独孤王族所有人,彻底吓懵了。
  本以为是一场热血澎湃,足以载入史册的狩猎之战,待他们斩下楚凌霄这颗绝世至尊的头颅!
  以告天下之时!
  他们独孤王族的名声。
  今后又可扬名几百年,世间众生,无不闻风丧胆,便是后世子孙之中,出现一位痴呆,废物!
  亦可享受群雄崇敬,尊畏!
  那是一种怎样的辉煌场景!
  不似武道王族之首,却胜似之首!
  然,现在……
  只要再给十年,便能进入陆地神仙境,世上八尊老武主之一的独孤不败,却是吓的连呼吸的勇气,都快没有了。
  一颗狂跳不止的心脏,越涨越大,惊悚的直感觉一阵剧痛。
  而瞳孔之中,那一双眸子,更是血丝直冒,充斥着无边无际的惊恐!
  百年前。
  司马王族的那位老武主,来此到他独孤氏做客。
  两人本就年龄相近。
  又是这个时代,独傲群峰的那一小撮人,也就没故作什么架子,笑言相谈。
  “独孤兄,前几日,我去挑战了天师府的那位牛逼子老道,说真的,太强了!”
  “有多强?”
  “五十招之内,我便接不住了。”
  那一天。
  也是他第一次清晰的了解到,绝世至尊与陆地神仙境的差距。
  “司马兄,你觉得这世上,还有更强的存在?”
  “我……我觉得应该有!”
  时至今日。
  回忆起临近送客时,对方眼中,那突然一闪而过的惊恐,他现在终于意识到,待对方彻底离开的那一刻,当初他脸上露出的那一丝嘲蔑,是显得如此无知!
  一尊真仙!
  一尊只曾经存在于,神话传说当中的人物!
  原来世上,真的有这种存在!
  他若在,日月当在!
  看着头顶上那道白衣,独孤不败,吓的牙齿剧烈猛颤。恍惚之间,他瞳孔猛缩,满脸惊悚,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猜测。
  一直以为,
  楚凌霄就是百年前,出现在金陵古都的那位神秘至尊。
  但此刻。
  当否定了这个猜测之后,脑海里顿时闪现出另一个恐怖的信号!
  “金陵,还有一个比之恐怖一万倍的存在!”
  瞬间。
  独孤不败,头发都竖起来了,两腿之间,直接湿透,一下子吓瘫在了地上。
  大脑里,一直回荡着那四个字:
  “楚凌霄,就是昆仑禁主,他就是昆仑禁主!!!”
  所有神榜至尊,后知后觉,看着倒在地上的独孤不败,根本没意识到这点,因为恐惧,已令他们丧失了最后一点思考能力,脑袋一阵发空。
  “老祖,父亲,救……我,快救救我。”
  独孤天整个人,失魂落魄的跪在地上,满脸惨白。
  此时他的样子,一点一点变得扭曲。
  从下身开始。
  每过一秒,身体就消失几厘米,这种折磨,让他彻底崩溃了。
  宣布要将楚凌霄头颅,践踩为他登巅武主之位前,踏脚石的那一刻起。
  他兴奋的一夜都未睡。
  每当想起将有一尊绝世至尊的头颅,被他这么一位天气境小辈,踩在脚下的场景,那种心情,简直激动的难以自拔。
  但现在……
  他想活,他只想活!
  什么无上荣耀,千古美名,爱谁谁拿去!
  “饶命,大人饶命,饶命啊!”
  身为独孤王族,下一任武主的独孤天,面容发颤,一股涌动全身的骇然寒意,让他魂不守舍,疯狂的磕着头。
  “饶命,大人,饶命啊!”
  不仅是他一个人。
  独孤不败此时也吓疯了。
  一张曾傲然整个江南的脸,此时苍白的犹如一张纸,嘴唇干裂,全身猛然颤抖。
  整个独孤王族上下,人虽不多,只有五百人,但皆是真正的江南巨头。
  然此刻。
  全部吓的趴在地上,任由天空上的雪,砸在头顶,不敢动一下。
  全场一片冷寂。
  来此观摩的至尊王族老祖,更不敢吱半点声。
  “饶命,饶命啊,大人!”
  “凡人,能死在我的手上,你们应该感到倍感光荣!”
  但当一句略带调侃的话落下。。
  却更是让独孤王族所有人,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刺痛,瞳孔一片骇色,一瞬间,全都被淹没在了漫天飞雪之下。
  “昆……昆仑禁主,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