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对不起,我无敌了十亿年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小子,能让赵氏全体去接你,你挺大排场啊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小子,能让赵氏全体去接你,你挺大排场啊


  “池兄,你说哪位现在,在哪呢?”唐秋奇很是疑惑,说实话,如他们这帮至尊王族,除了上面的武道王族之外,世间还有谁能跟他们指手画脚的。
  照独孤王族,在长江天堑,一天之内,化为云烟的情况来看。
  这位江南楚禁忌。
  对武道王族,没有什么好感。
  要是换做别人。
  肯定不会做的如此绝。
  武道王族,毕竟,还是武道王族,底蕴深厚,世间再没有任何势力,能比他们强了。
  与其杀了。
  倒不如收为己用,当个奴仆也好啊。
  一己之力,便能镇压一座武道王族,可偏偏却是……
  池昌盛放下茶杯,懒散的后背靠在座椅上,语气淡淡道:“唐兄,劝你以后还是少谈那位的好。”
  “独孤王族,就因为一句话,全族人到现在连个尸体,都找不到,全是……”
  池昌盛没有再往下说下去,只要一想起事后去长江天堑,看到的场景,他就感觉喉咙一阵泛起恶心,想吐。
  太惨烈了!
  一眼望去,全是……头颅!
  一具尸体,都没有!
  真不知道那位楚禁忌,是怎么做到的,实在是恐怖至极。
  不管怎么问自家老祖,就是不说……
  “池兄,话虽都这样说,但……”唐秋奇语气一顿,脸上露出一丝骇然与好奇,推了推池昌盛胳膊,低声道:“但你就没想过那位,到底是什么身份?”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你听听,我分析的对不对,金陵……”
  刚说。
  唐秋奇手指指了指上面,连同视线看了一眼,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惊骇,强咽一口唾沫,似乎是在给自己打足勇气。
  接着道:
  “昆仑禁主,悬浮于金陵上空的时间,是在三月。”
  “而那位出现的时间,是在……”
  听到这话。
  咕哝!
  池昌盛脸色顿时一变,满是心悸,终于明白唐秋奇是要说什么,也是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头皮感觉一阵发麻,目光无比惶恐,看向对方,连忙做了一个就此打住的手势。
  “别说了,别说了,唐兄,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
  唐秋奇眸光颤栗,也是不敢再说下去,故作轻松,轻轻拍了拍池昌盛肩膀,微微笑了一下。
  “我说池兄,瞧你这害怕的样子,看把你吓的一头冷汗。”
  “那位虽说强的没法想象,但怎么可能是昆仑禁主,我也是随口说说而已,你还真当真了啊?”
  池昌盛:“……”
  气氛。
  突然变得有些凝重。
  很长时间。
  两人此时身在的这座赵家大堂,没有一点声音。
  过了将近十分钟。
  唐秋奇才学着之前池昌盛的样子,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瞟了对方一眼,有意要岔开话题。
  “池兄,你说赵家那老不死的,说是去码头接一个人,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两人待在这赵家,也有两天了。
  赵永昌这个老头。
  起先。
  听到他们来自江南的至尊王族,竟还敢不重视他们。
  只是。
  简简单单寒暄了几句,就将他们安排在了客房!
  弄的好像自己真是个人物似的!
  不就是楚禁忌,在北方的时候,一直照顾你们赵家吗?
  还真拿着鸡毛当令箭啊?
  也就是碰巧。
  让你们遇到了。
  换做任何一家,根本没什么区别!
  池昌盛轻哼一声,似乎不再去想楚凌霄与昆仑禁主,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联系,轻抿一口清茶,语气不屑道:“去什么破烂码头接的人,能是什么人?”
  “这些个帝都王族,如今说白了,在我们至尊王族眼里,与那些低贱的普通人,差不了多少,不过是空有一个皇氏后裔的身份罢了。”
  码头?
  那是什么破地方?
  想想都觉得丢身份!
  “哎呀,可惜啊。”唐秋奇突然发出一道,略带嘲谑的叹息,侃侃而谈道:“可惜,赵家那个美艳可人的王女,也跟着去了。”
  “我们的池兄,是不是现在特别想让人家,快点回来啊?”
  唐秋奇,脸上露出一丝调笑的意味,边看了池昌盛一眼,边喝了一口茶,却是眼中,不由自主露出一丝欲望。
  赵家那位名叫赵凝语的王女,实在是长的……太美了。
  也难怪池昌盛。
  自从进了这金陵,就不像去别的帝都王族,只待上个区区一天。
  “哼!”
  池昌盛冷哼一声,语气之中带着一丝不满,冷笑道:
  “赵永昌,这个老东西,简直是井底之蛙,我多次暗示,将赵凝语送到我房间,他竟当做没听明白,不知好歹!”
  “别急啊,池兄,赵凝语那女人,迟早是你的,她跑不了!”
  唐秋奇,微微笑了笑道:“他不是写信给那位,要核实我们的身份吗?你也清楚,他们也配能将信送到?”
  “他写信,咱们也可以写啊!”
  “他怀疑咱们身份,那就给他来一封师父的亲笔信!”
  说着,唐秋奇目光悠然,嘴角微微露出一抹弧度,凭空念道:
  “吾徒池昌盛,天资聪慧,一表人才,更还是唐氏嫡系,将来必成大器,今特下聘书,向你金陵赵氏提亲,望你好自斟酌!”
  信?
  我们就不会了?
  如今。
  禁忌身在江南。
  我们这些至尊王族想见上一面,都难如登天,你一个远在北方的区区帝都王族,早已成了那位眼中的过往云烟,真把自己当回事,也配面圣!
  池昌盛脸上一愣,微微一笑,看着唐秋奇竖起个大拇指。
  “不愧是来自书香门第的唐氏,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两人,都打起了小心思。
  这次。
  看还有谁敢忤逆他们的话!
  正在这时。
  赵永昌,赵凝语等一行赵家高层,也终于全都回来了。
  池昌盛,唐秋奇两人,相视一眼,身子不留痕迹的坐直了回来,面容也恢复成一副至尊王族嫡系,高不可攀的样子。
  望着朝大堂走进来的所有赵氏族人。
  两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不言而语,却是冷哼道:“为了接什么人,把我们凉到一边,你们赵氏好大的架子啊?”
  唐秋奇目光瞥了一眼赵永昌,语气阴阳怪气,随口问了一句:
  “赵老族长,什么人啊,让我们两个也见见?”
  赵永昌恭敬的弯下腰,身子让到了一边,随后,身后走出了一个白衣青年。
  池昌盛,唐秋盛脸色不变,望着这名平淡无奇的白衣青年,心中不禁冷笑。
  闹了半天。
  这就是接的人?
  还以为是个什么了不得的家伙呢!
  “喂,小子,能让赵氏全体去接你,你挺大排场啊?”
  唐秋奇淡淡道:“叫什么名字啊?”
  “楚凌霄!”。
  唐秋奇:“……”
  池昌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