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对不起,我无敌了十亿年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这么大的手笔,江南至尊们,没这个胆魄与实力

第一百二十六章 这么大的手笔,江南至尊们,没这个胆魄与实力


  四海骇事。
  传至内陆。
  这则足以震惊整个世界的事件,却是到了第二天出奇的安静,竟没有引起任何滔天哗然,也没有任何一家官方媒体,报道此事。
  民间普通人,照常生活,工作。
  根本没有意识到,东南西北四大海域,发生了怎样的举世震动。
  常年挑衅华夏忍耐底线的东方三国。
  以及在南海。
  全军覆没的八族国之一的那五千人舰艇海队,传至本土,也是同样出奇的诡异。
  按往常不齿行为。
  但凡只要吃一点亏,
  他们便会大肆宣扬,抢占道德的制高点,反斥东方神龙故意挑衅,践踏如今的世界和平!
  但南海的事……
  足以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却是一改反常。
  不久。
  沿海城市,陆陆续续有小报小社,报道了南海的惊天骇闻。
  标题也起的十分刺眼。
  “八族国之一五千人舰艇,于南海全军覆没,惨不忍睹,疑似神仙下凡!”
  自媒体时代。
  注册个号,就能发条新闻,上不了台面,反而被众多网友留言嘲笑,这一届的新闻小编,也太能胡扯了。
  “小编,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呢!”
  “大白天说什么梦话呢,前段时间,我在长安的朋友,也告诉我,他也见到了神仙,小编你俩肯定认识,不然怎么这么能吹!”
  “还有呢,编不下去,我举报你!”
  “大家先别急,我们先看看,他还怎么往下编。”
  沿海某栋高档写字楼。
  一个邋里邋遢,头发杂乱的年轻人,嘴里叼着个烟,翘着二郎腿,盯着电脑里底下的留言,表情很是不屑,还哼起了歌。
  “一群白痴,等老子把这些照片发出去,我看你们还怎么说!”
  匡衡林是个为著名的大报社,职业跑新闻的,风餐露宿,工资还不高。因此他想着开展副业,弄个自媒体号,先发发看。
  哪想到昨天晚上。
  他闲着没事做,来到海岸边散散心,就看到远处海面上,一闪一闪的,似乎飘着什么金属物体。
  本着好奇。
  他用望远镜看了一眼,刚看过去,把他魂都差点给吓没了!
  大新闻!
  超级大新闻!
  这要是发出去,他匡衡林此生就发了,作为职业记者,他很清楚这传出去,他匡衡林身价将会暴涨,绝对有世界排名前三的报社,邀请他加入。
  “哎呀,多亏我昨晚在那个时间出去。”
  匡衡林满脸得意,舒舒服服的躺在座椅上,自言自语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要不然呐,早就不知飘到哪去了,哪轮到我这么一个小记者,抢先报道出去。”
  “我现在就发出去!”
  他刚起身。
  去拿存在手机的照片时,办公室的门突然就开了,直接走进两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彪形大汉。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这是要干嘛,快来人呐……”
  匡衡林刚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两名突如其来的黑衣大汉,以闪电般的速度,给架了出去,连忙呼喊同事。
  不过。
  他才抬起头。
  顿时惊住了。
  外面三四辆悍马军车,停在路边。
  一群黑衣大汉,直接拦下了这栋写字楼的人,领头的从怀里,掏出个牌子,上面刻有两个字——皇组!
  “特殊组织办公,你们不用紧张。”
  望着匡衡林就这么被带走,他的同事相互看了一眼,一脸懵圈。
  这匡衡林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连特殊组织都过来找他!
  ……
  燕京帝都,天紫阁!
  那栋小型湖心宅园。
  陆瑾、杨其山、王国柱等五名国老,全都坐在那,表情时而皱眉凝重,时而猜疑沉思。
  “老陆啊,你能猜到是谁吗?”杨其山首先开口,打破些许沉闷的气氛,皱紧眉头道:“这么大的手笔,江南至尊们,没这个胆魄与实力。”
  “武道王族,他们从不为华夏大计着想,就更不可能。”
  王国柱等人摇了摇头。
  实在是匪夷所思!
  雷霆般的恐怖手段。
  瞬间四海归为平静,越国一个军团,更是损失两万多人。
  东海!
  北海!
  加在一起足足死了三万,还是两个满载尖端武器的航舰军团。
  南海!
  虽只有五千,但那是八族国之一,却是依旧一个活口没留!
  王国柱脸色沉沉,极其郑重道:“无论是谁,我们都没必要给蛮夷一个答复!”
  “王国柱,你这次终于说了句人话。”听到这话,陆瑾顿时拍了王国柱肩膀,火爆脾气不言而喻:“一群西蛮子,还让我们给他们答复,他们算老几!”
  “常年唆使旁边几个小族国,给我们找不痛快,自己更是直接开进南海界域,要不是沿海那座岛,哪能轮到他们放肆!”
  军人出身的陆瑾。
  比起杨其山,王国柱这帮多愁善感的文人,心里早就乐开花了。
  活该!
  这就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
  “卫星拍下来的画面,确确实实只有一个人,只是很奇怪,他的速度怎么会这么快!”
  杨其山百思不得其解,四大海域横跨华夏,即便是御空飞行的江南至尊,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分钟,出现在不同方向。
  那已经不是横跨百万里。
  千万里!
  这时。
  陆瑾突然说话声,变得有些沉重,望了望帝都宫殿帝陵方向,语气透着一丝敬畏道:“你们觉不觉得,会是林天侯干的?”
  “我所能想到的人当中,也只有他。”
  其实陆瑾还想说一个人。
  但又仔细想想,觉得不太可能。
  一旦牵扯到。
  整个东西两方的斗争,就已经远远不是消灭一座武道王族,能作参考的了。
  不管是哪个八族国。
  身后的能量,恐世人所能想象,四百年前那场战斗,就是最好的证明。
  正说着。
  杨其山,王国柱等人,刚要回话,宅院外,急色匆匆走进一个年轻保卫,三步并一步,走到了他们跟前。
  王国柱愣了愣。
  这不是他的随从保卫吗?
  “小李啊,我不是说过了吗,接待外宾的事,暂时放到下午,你怎么又来了?”
  年轻保卫,摇了摇头,神色很是焦急。
  “王老,您还是回去一趟吧。”
  “什么事,这么急?”
  王国柱微微皱了皱,这四海发声的事,还没商量好怎么应对,他哪能就这么走了。
  “守护帝陵的那位,要加入皇组!”。
  王国柱,杨其山,陆瑾等人,顿时站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
  周围一片冷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