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对不起,我无敌了十亿年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个月等待,你终究不是她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个月等待,你终究不是她


  时间,就像奔跑的火车。
  过得很快。
  转眼就来到了夏季。
  整个华夏,迎来了新的篇章,外界根本不了解如今的华夏,是个什么样子。
  每当有人想将这里的信息,递送出去,都会或失忆,或沉入大海。
  以往普通人。
  若想出人头地,最好的办法,便是经历十年寒窗苦读,最终才有那么一丝机会,看到更加广阔的未来。
  但现在。
  又多了一条出路。
  加入皇组!
  不过。
  但凡人多的地方,便少不了压迫与尊贵卑贱,人人平等,未走上山顶,这一切都只是一句空话。
  沿海某个小渔村。
  这里的人。
  世世代代,日落而息,日出而作,终日忙碌在捕鱼生活中。
  自从颁布皇组招收学员的消息。
  每家每户。
  都将自己的儿女,送去报名参加,最终偌大的五百人渔村,最后也只有两三个人,达到了标准线。
  昏暗的海边,一轮红日,已经渐渐沉入海洋线以下,金幽幽的晚霞,照映的海水,轻轻摇曳着一抹绚烂的色彩,这时,一道兴奋而又活泼灿烂的笑声,打破了寂静的小渔村。
  “妈妈,妈妈,你在哪呢,你快看啊,我成功了。”
  一个穿着小花裙,面貌清秀,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两只小脚丫一路小跑,踩在沙滩上,手里还拿着一张录取通知书,兴致勃勃的朝着前方一艘停靠在海岸边的渔船,跑了过去。
  听到声音。
  一位中年妇人,不由抬起了头。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望着朝这边跑过来的小女生,挥了挥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
  “小颖,我在这呢。”
  望着海岸边打渔人群,柳颖愣了一下,一时半会没找到,随后才终于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连忙快步走去。
  柳颖瓜子小脸上,满是骄傲,递给妇人一张录取通知书。
  兴高采烈道:
  “妈妈,你快看,我成功入选皇组预备成员了!”
  “恭喜你柳颖同学,你已达到标准线,明天请收拾好衣服,前往皇组分校报道!”
  望着录取书上,金丝织成的大字,妇人脸上满是欣喜,眸光颤颤,有点不敢相信的看了好几遍。
  柳颖的父亲。
  在她生下柳颖没多久,就在一次意外中,去世了。她含辛茹苦,一直过着孤儿寡母般的生活,一个人将柳颖从小带到大。
  女儿也很懂事。
  从小各门功课,都很优异。
  奈何她一个妇道人家,没什么本事,给不了女儿太优质的生活,一直以来她都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女儿。
  要是能生活在一个富人家。
  女儿,何苦每天跟着她受苦呢。
  现在好了。
  入选皇组分校,女儿今后的生活,她就用不着愁了。
  周围那些打渔人,听到柳颖竟也被入取了,全都不可思议的围了上来,言语满是惊奇。
  “这已经是咱们渔村里,第四个被入取的了吧?”
  “可不是嘛,我看那些大城市,几百万人里,都不见的能出一个。”
  “太神奇了。”一个年纪老长,留着白须的驼背老人,拄着拐杖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开口问道:
  “小颖,你是不是也去见过,那个白衣年轻人了?”
  闻言,许多双眼睛,突然注视过来,柳颖有些害羞的点了点头。
  不由。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海崖上的白衣青年。
  从上个月开始,突然出现在他们小渔村,不吃不喝到现在。
  起先也有很多人,去见过他。
  可不管怎么询问,对方就是不回应。
  但只要开口。
  必定第二天,会入选皇组分校!
  本以为是一次偶然,现在看来,一件件例子,无一不表明,这绝对是个奇人!
  “好了好了,人家小颖自己的事,你们总是围着一个小女孩看什么!”白须老人辈分高,是小渔村村长,他挥挥手道:
  “散了散了,都散了吧,你们羡慕也没用,有本事也让那个年轻人开口啊!”
  他们也不是没有问过其他人,可都是跟他们说的一样。
  但为什么。
  差别就这么大呢!
  周围人摇摇头,实在想不通,散开了。
  中年妇人满脸笑容,不管怎么样,女儿能入选,就是她十几年来含辛茹苦的最好回报。
  “小颖,走,咱们回家吃饭,妈妈,今天给你做最喜欢吃的红烧带鱼!”
  柳颖眼神犹豫,看了看海崖。
  “晚上风大,早点回来。”
  见女儿这副样子,中年妇人心里也是心知肚明,扔下一句话,就先走了。
  小渔村海崖上。
  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气场幽冷,盘膝而坐,背对着欲言又止的柳颖,一双淡漠目光,带着一丝冷寂,静静的凝视前方,翻腾不息的海浪。
  这是柳颖第二次来见青年。
  却总觉得与第一次的感觉,多了一丝熟悉。
  她。
  仿佛在哪里见过青年……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柳颖摇了摇头,连忙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在了脑海。
  “那个……大哥哥。”
  她鼓足勇气道:
  “我入选皇组分校了,村里的老人都说,大哥哥是个奇人,只要大哥哥开口,任何人都能成功入选。”
  “大哥哥,你饿不饿,要不到我家吃个饭吧?”
  海崖上。
  只有波浪翻滚的声音,白衣青年微微闭上双眼,像是睡着了一般,没有任何回应。
  柳颖也知道会这样,她虽然还小,但清楚没有青年,她兴许真的早就被筛选下来了。
  躬了一个身,语气尊敬道:
  “大哥哥,小颖明天就要去报道了,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回来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
  她再次行了一个礼,仿佛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随后,不带一丝留恋离开了。
  翻腾的海浪声。
  幽静许久。
  白衣青年,这才缓缓睁开双眼,望着一道能与海崖齐高的大浪,向着这边扑来,他目光中却不染一丝波澜与慌张。
  无形间。
  大浪似乎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给阻挡住了,瞬间化为了云气。
  白雾弥漫。
  “柳茹影……”
  “一个月的等待,你……终究不是她,更不是相似的花。”
  幽冷的海崖上,白衣青年面无波动,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寂静。
  “相似人,千千万,相似花,何处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