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对不起,我无敌了十亿年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尊卑贵贱,从未消失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尊卑贵贱,从未消失


  沿海分校接待室。
  柳颖低着头,目光怯怯,伴随着一丝羡慕,瞄向四周环境。
  她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如果先前。
  她真的被录取了。
  那就好了……
  柳颖不时看向另一边位置上,微闭双眼,凝神静气的楚凌霄。
  她很纳闷。
  楚凌霄,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
  她都已经被淘汰了,现在还来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皇组分校。
  虽然与普通学校,有着天囊之别,但也正是上面特批建立,负责分校的锦衣卫,谁也不会对普通人,太摆架子。
  听到上次那个名叫柳颖的女生,来了。
  蓝天玉脸色顿时一怔,直接扔下手里的事情,急急忙忙就赶到了接待室。
  柳颖走后。
  他左思右想,也想不通,一个普通人心境如此高,而且又远远达到了标准线以上,不可能入选名单上,没有她才对。
  接着。
  他却发现。
  入选名单上,多了一个豪门子弟的名字。
  林元!
  但他已经找遍了所有名单,甚至是前面几次筛选下来的,都根本没有这个名字。
  唯一的可能。
  走后门了!
  这个叫林元的豪门子弟,占用了原来本该属于柳颖的名单,也只有这个解释,能说明为什么柳颖明明有录取通知书,可名单上,却没有她!
  堂堂锦衣卫。
  从明封皇时代,便是专门查封藏污纳垢,格杀奸佞小人的执法严密组织。
  容不得任何徇私枉法!
  今天。
  竟会出现如此无耻的事情!
  这实在让蓝天玉,都觉得脸上无光,他大概已经猜到了是谁。
  要不然陪柳颖一起来的这个白衣青年。
  不会指名道姓。
  一定要见盛世杰锦副使!
  蓝天玉开口道:
  “你们暂时等一会,我刚刚已经告诉盛副使了,他马上就会来。”
  柳颖红着脸,不敢抬头,小声的“嗯”了一声。
  盛副使。
  一听就是个很大很大的人物!
  柳颖顿时显得有些坐立不安,坐姿更加拘谨了。
  这一幕。
  全都看在了蓝天玉眼中,但他看着依旧闭目养神的楚凌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猜疑。
  这个年轻人。
  看来很不简单。
  明明身上。
  没有一点武者气息,也就只是一个普通人,可在面对这种情况,却从始至终能保持一副处之坦然,坐怀不乱的心态。
  要清楚。
  他虽在如今的华夏大环境下,算不得什么人物,不过好歹也是武道大宗师,再加上锦衣卫三个字,便是神榜至尊来了,也不会如此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深沉。
  “那个……”
  蓝天玉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待会盛副使来了,还请你们能小心说话,不该说的,最好别说。”
  这句话。
  并不是说给柳颖听的,而是专门向楚凌霄提醒了一句。
  蓝天玉,也是好心。
  毕竟。
  盛世杰是沿海分校负责人之一,在锦衣卫里还是个分队副指挥使,仅一步之遥,便能问鼎至尊。
  时间过去十分钟。
  见人还没来。
  这也就是保家卫国的锦衣卫,换做任何人,面对两个手无缚鸡的普通人,哪会低下身姿这么做。
  蓝天玉眼中,微微抱以一丝歉意:
  “你们稍等一下,我去看看。”
  办公古院。
  作为沿海分校负责人之一的盛世杰,此时正忙着亲自为林元,书写入选通知书。
  既然是占用名单。
  表面工作,还是要做足的。
  “拿好,明天我再带你进去。”
  盛世杰随手将通知书,递给了林元。
  似乎在沿海皇组分校,只要有他出面,没什么他办不成的事。
  看着身穿一身名贵衣服,气质不俗的林元。
  语气淡淡,不忘又提醒道:
  “明天穿的简单点,贵公子排派头要收敛起来,懂了吗?”
  林元郑重的点了点头。
  但心里却是很是不爽。
  这老家伙。
  话可真多!
  不就是入学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真以为本公子是去学武,为了进入皇组的吗?
  学那玩意。
  多累啊!
  鱼化为龙的方法。
  不是只有进入什么皇组!
  本公子没什么太高追求,只要等我接管林家,带领林家再登一个层次就够!
  现在趁这个机会,进去多结交几个帝都王族子弟,打好人脉,接着,随便找一个理由退学。
  至于那个柳颖……
  林元心里冷哼一声,不屑自语道:
  “本公子都没达到标准线,一个破渔村女,还想着成为人中龙凤?”
  “你,也配!”
  尊卑贵贱。
  从古到今,也不会消失!
  作为父亲的林屈。
  看到这张属于皇组分校,金丝织成的录取通知书,终于写上了儿子林元的名字,心里顿时满是欢喜与得意。
  这样一来。
  不管儿子最终能不能成为皇组成员,只要能进去,都将对他们林家利大于弊!
  就在这时。
  蓝天玉来了,他站在办公院外,恭声道:
  “盛副使,接待厅的两个人,已经等了半个钟头,您的事要是办好了,就先去看看吧。”
  林屈脸色一愣,略微有些尴尬,为了他们的事,耽误盛世杰还没见的人。
  他起身不好意思道:
  “那个盛兄,既然今天你还有人,那我们父子暂时就先告辞了。”
  岂料。
  盛世杰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让蓝天玉先去,他马上就来,随后示意林屈父子稍安勿躁坐下。
  淡淡道:
  “没事,就那个叫柳颖的渔村丫头,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陌生青年,带着她过来要见我。”
  林屈父子,不由心里一惊,目光担忧的对视了一眼。
  不会是怀疑他们。
  占用名单了吧!
  “无妨,你们无须担心,一个年轻人,他能做什么?”
  盛世杰轻描淡写的扔下一句话,背负双手,胸有成竹的离开了办公古院。
  “你们继续坐,我去去就回来。”
  见此。
  林屈微微松了一口气。
  也是。
  一个乡下渔村的丫头片子,能有什么大靠山,八成是家里某个血气方刚的愣头青,想过来讨回一个说法。
  “父亲,应该不会有事吧?”
  待古院只剩下他和父亲两个人,林元张望四周,毕竟他也只是一个不到十八岁的男生,见占用名单的正主,竟找上门。
  心里还是有点慌慌的。
  林屈轻抿一口清茶,一副经历很多事,过来人的老派作风,语气很是淡定道:。
  “元儿,慌什么,没听你盛伯伯说了吗?”
  “他去去就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