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对不起,我无敌了十亿年 > 第二百三十章 这小兔崽子,连先生竟也敢调侃

第二百三十章 这小兔崽子,连先生竟也敢调侃


  这个身穿金黄色古服青年的话一出,全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当今世上,还有人敢藐视皇组,要知道,皇组现在可是有上百位封皇人物坐镇,个个都是人间仙,那些开祖皇就更不用说了,全都达到了真仙。
  
  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
  
  这个身穿金黄色古服青年,刚一出场,竟就无视了那位皇组请来的大人物,仅仅只看向辰剑南、柳颖两人。
  
  这……
  
  貌似这位大人物,还没有发怒,这也太……
  
  很快当所有人回过神。
  
  只见青年,就旁若无人一般,竟直接就坐在了高台上,顿时更让所有人心中惊愕不已。
  
  这也太狂了吧!
  
  再看看辰剑南,柳颖两人,竟还没有说什么,关键从头到尾,那位皇组大人物也没说话!
  
  这一幕。
  
  落在全场,瞬间让所有人认为,这位皇组大人物不是不怒,而是身份不足以呵斥这名青年!
  
  “这……这是谁啊,竟这么嚣张!”
  
  “嚣张是其次,你们看见了吗,辰剑南,柳颖,还有那位皇组大人物,都没有斥责这名青年。”
  
  “这青年是谁啊?”
  
  所有分校天才,看着金黄色古服青年,纷纷小声议论,脸上无比惊叹。
  
  只有在场皇组新入成员,脸色猛然大变,目光中闪过一抹畏惧。
  
  而站在一旁的陶泽,看见金黄色古服青年到来。
  
  顿时。
  
  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表情十分激动,说话声还带着微微兴奋的颤音,连忙指着青年道:
  
  “看见了吗,你们都看见了吗,那就是秦皇二子赢亥。”
  
  刹那间。
  
  随着陶泽的声音落下。
  
  在场所有人的脸色,瞬间也是骤然大变,目光皆在这一刻,全都看向站在高台上,随手端起一杯酒杯,便坐在辰剑南,柳颖对面位置的赢亥。
  
  虽说早就知道古人复活这件事,但至今他们连自家老祖宗都没见过。
  
  这还是第一次……
  
  看见活生生的古人,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呢!
  
  所有人脸上,都充满了不可思议,颤颤的眸光,在这一刻,仿佛辰剑南,柳颖倒成了多余,几乎所有人的视线之内,只有秦皇二子赢亥。
  
  “难怪呢,难怪他敢这么说话。”
  
  “秦皇二子赢亥……这可是真正的古皇子嗣啊,恐怕连皇组的封皇人物,都比不了。”
  
  “秦代距今实在太遥远了,秦皇汉武,两尊皇,对于我们华夏而言,尤其是秦皇,意义非凡呐。”
  
  底下所有人,都再次小声议论起来。
  
  秦皇二子赢亥。
  
  这身份。
  
  无论怎么看,都比皇组请来的这位大人物,要尊贵许多。
  
  别看辰剑南,柳颖早早入了皇组。
  
  但对在场这些分校天才,以及皇组新入成员眼中,除了境界上的差距,对方与他们这些人,根本没什么差别。
  
  都是皇组成员。
  
  又不是皇组高层!
  
  因此。
  
  他们才没有这般将辰剑南,柳颖看的太重。其实最关键的是自家老祖宗都已复活,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用自降身份。
  
  然。
  
  秦皇二子赢亥。
  
  却不同。
  
  这可是古皇子嗣,对于后世影响实在太深了!
  
  如今整个华夏。
  
  至今还透着一股秦骨,汉风,他们都怀疑,若是自家老祖宗在此,会不会因为秦皇的缘故,给这位历史上颇有争议的人物敬酒。
  
  不过。
  
  这时倒有人先行动了。
  
  陶泽端着酒杯,一个快步上了高台,微微弯腰,朝着赢亥敬了一杯酒。
  
  而赢亥似乎很受意,这种被众人尊畏的目光,看着的场面。
  
  对于陶泽的敬酒。
  
  他都没有站起来,依旧那般脸上带着些许傲慢之态,俯视全场。
  
  仿佛别人能给他敬酒。
  
  他不需要太放在心上。
  
  那副从容而又带着高高在上的姿态,有点像古代皇帝,被奴仆斟酒的感觉。
  
  喝完。
  
  还不忘指着陶泽,淡淡轻嗯,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褒奖的话。
  
  “你,很不错,我记住你了。”
  
  顿时。
  
  陶泽连忙点头附和,活像个狗腿子,奴才点头哈腰的样子。
  
  周围所有人,都面带犹豫,在想要不要他们也上去敬酒。
  
  渐渐的。
  
  一个接着一个,按耐不住心中的悸动,走上了高台。
  
  秦皇二子赢亥。
  
  这样的人物。
  
  虽说在历史上,有点臭名昭着,但如今早已过了几千年,历史上的这些,对于他们这帮当世人,根本不需要在意什么。
  
  只要知道一点就可以!
  
  面前的这位!
  
  可是秦皇二子赢亥!
  
  要清楚。
  
  秦皇现在已经复活。
  
  虽修为不知达到何等地步,但连皇组几位开祖皇,都成了真仙,那这位古皇恐怕……
  
  只不过。
  
  他们这种让人看了,极为不齿的行为。
  
  却是让站在外面高山上,他们那帮老祖宗,迟迟还没有离开的诸多封皇人物,看的一清二楚,顿时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这小兔崽子,真给我丢脸!”
  
  “不要说你了,我都感觉有这样的后代,实在是这脸,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
  
  “先生说的对啊,这帮小兔崽子,根本不值得我等去相见!”
  
  高山上。
  
  诸多封皇人物,脸上极为失望的直摇头,语气里更满是怒火。
  
  一个遗臭几千年的伪封皇。
  
  用下三滥手段。
  
  登上皇位的赢亥!
  
  反而到了现今时代,成了众人争先恐后献媚讨好的对象。
  
  要是别人也就罢了。
  
  可偏偏是他们这帮真正封皇人物的后代!
  
  这岂不是说自己身份,跟这赢亥排在一个层次!
  
  但就在这时。
  
  出现在眼前的一幕,让其中一位陶氏封皇人物,眼皮子顿时狂跳不止,连一颗心都忍不住颤栗了起来,急的冷汗直流,直接暴怒道:
  
  “这小兔崽子,真是活腻了,连先生都敢调侃!”
  
  下一刻。
  
  连粗口。
  
  都爆了。
  
  “妈的,你们谁都别拉我,这小兔崽子,我非下去打断他的腿不可!”
  
  看着这位陶氏封皇人物,直接化为一道白芒,就冲了下去。
  
  赵衡仁等封皇人物,相视一眼,满脸苦笑,刚刚,他们正准备离开,但现在这种情况,哪敢离开。
  
  只见下方天门奇馆内。
  
  陶冶竟当着楚凌霄的面,站在那不知死活,嬉皮笑脸调侃道:
  
  “前辈,您要不要也来敬一杯酒,这机会可不多得啊。”
  
  闻言。
  
  辰剑南,柳颖两人脸色,骤然一变,如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着陶泽,又小心翼翼的瞄了楚凌霄一眼,见楚凌霄没说话,顿时心中紧张了起来。
  
  而在场其余人,目光也看着楚凌霄,但表情平淡,并没有感觉有何不妥。
  
  在他们看来。
  
  刚刚赢亥进门,说的话,如此放肆,楚凌霄脸上都没有露出一丝不悦。
  
  这不就表示。
  
  秦皇二子赢亥身份,要比他尊贵许多吗!
  
  这一刻。
  
  所有人,都看着楚凌霄。
  
  赢亥也是做出一副凌空举起酒杯的动作,仿佛是要等着楚凌霄过来给他倒酒,脸上露着淡淡的傲意与理所当然。
  
  但就在这时。
  
  还没等陶泽继续说话。
  
  一个身穿青白色古服,长相粗狂的中年,突然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他身边,陶泽顿时就被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后退一步。
  
  所有人也都惊了一下。
  
  赢亥同样脸色微微一变。
  
  然。
  
  陶泽刚退后站稳,一道响亮的巴掌,就狠狠甩在了在了他脸上,紧接着,便是一道恨铁不成钢的暴怒斥责声。
  
  “你个小兔崽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这一刻,全场所有人,包括赢亥在内,全都愣住了。
  
  陶泽更直接被打的一脸懵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瞬间呆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