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对不起,我无敌了十亿年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为帝者,当镇世间一切敌,可明白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为帝者,当镇世间一切敌,可明白


      巍峨如山。
  
      似乎能气吞世间的南天门内。
  
      除了云雾缭绕,蔓延各处,根本看不到任何一样东西,除了白色,只有白色,静的仿佛身处在,幽寂的宇宙之中。
  
      充满了枯燥的气氛。
  
      空气里。
  
      更是弥漫着丝丝寒意,普通人,待在这里一秒钟,恐怕下一刻,就会成为一块硬邦邦的冰棍。
  
      即便是修士。
  
      都不一定能受得了里面的寒气,完全是在针对心境,每时每刻,都在折磨人的意志力。
  
      而在深处。
  
      一道背负双手的白衣,宛若不灭的苍穹,淡然,深邃如渊的眸子,一直静静的看着前方,视线更是从未有一丝一毫的晃动。
  
      在这道白衣前方。
  
      是一个盘膝坐在半空中,微闭双眸,身穿一袭紫色裙装,有着一双柳叶似眼睛,薄唇如玉,长长的头发披于两肩,面容稍许清冷的女生。
  
      女生全身四周。
  
      都弥漫着淡淡的神圣气息,转而间,又化为了虚无,下一刻,顿时散发出无比沧桑的时间气息,灌注着全身。
  
      就像是在趟过时间长河一般。
  
      女生的容颜。
  
      从十六岁小女生样子,很快,就变成了一个身姿高挑,面容冷艳,身上紫裙,都有些包容不下的女生娇躯,胸前异物,都有那么一点露出来了。
  
      但即使这样。
  
      她面前的那道白衣,目光都从未眨过一下,依旧那般平静。
  
      下一刻。
  
      面前的清冷女生样子,又变了,头发全白了,脸上也满是皱纹,但转瞬间,却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对于楚凌霄而言。
  
      他若是想让一个人,瞬间成为修士之中的强者,不过是他随手,便能做到的事情。
  
      即使是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他都能让对方,一跃成为,任何级别的帝者。
  
      但这样做。
  
      却是永远无法成为同阶之王。
  
      除了如辰剑南。
  
      这般已有宇宙级天骄,天赋的修士,否则,强行提升对方境界,只会起到拔苗助长的结果,对于展望整片宇宙,那就真的可以不用再想了。
  
      五年时间。
  
      安浅萌,已真正褪去稚气。
  
      虽只有十六岁,但那清冷的容颜,已经让她初具美人坯子,最重要的是,已具有一丝尊贵气质,属于无上帝者的神圣气场。
  
      楚凌霄背负双手,一如既往那般,目光幽然平静,气息如静止的水一般,深远,寂凉,仿佛他就这样,站在安浅萌面前,一直站了五年。
  
      他之所以选安浅萌。
  
      为新任天庭之主,最主要的一个原因便是,安浅萌乃是上一任天庭之主昊天,临死前的一滴精血所化,从另一个方面而言。
  
      安浅萌。
  
      便是昊天在世!
  
      空寂。
  
      幽冷的南天门深处。
  
      突然。
  
      断断续续。
  
      传来一阵颤音。
  
      “主……主人,我……我冷。”
  
      只见在楚凌霄身后,身穿一袭青衣的龙冰瑶,也盘膝坐在那。
  
      不过由于她并不像安浅萌那样,正在被楚凌霄自封潜修,因此根本感受不到这里的无比冰冷的气息。
  
      而龙冰瑶却是也足足在这里,待了五年,直到今天,她才终于有些支撑不下去了。
  
      娇躯不停颤抖。
  
      那张俏脸,更已经毫无血色,目光弱弱,满脸委屈的抬头,看着身子背对着自己的楚凌霄。
  
      她有点高估了自己。
  
      本以为五年时间,自己修为也在这里得到了极大了提升,直接踏入了古王境巅峰,踏天帝法,也修到了第五层,更隐约感受到了一丝帝境气息。
  
      但却没想到。
  
      达到她这种级别的修士,竟连这里的寒气,仅仅只能抵挡五年,便已经受不了了。
  
      “主……主人……”
  
      龙冰瑶张了张嘴,想让楚凌霄为她驱除寒气,但还没说完,就被楚凌霄淡淡声音,打断了。
  
      “撑不下去,你就先出去吧。”
  
      但在龙冰瑶听了之后。
  
      心里更是委屈了。
  
      美眸中不由微微露出了一丝泪花。
  
      “主……主人,我明明就是想陪着你……”
  
      她觉得楚凌霄这是在说她没用,不由间,赌气似的,又盘膝坐了起来,奋进全力,运足全身的法力,继续抵抗寒气。
  
      不过。
  
      刚过了没几秒。
  
      就感觉冷的深入骨髓,全身剩下的法力,根本不足以抵御源源不断的寒气。
  
      但看着依旧背对着自己,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的楚凌霄,龙冰瑶心里更加有些难受,心里的委屈,就快一下子忍不住,彻底哭出来的时候。
  
      却是下一刻。
  
      只感觉身体。
  
      有一阵从未感受过的温暖,缓缓流进了她全身每个角落,令她差点忍不住张开嘴,轻吟出来。
  
      “从现在开始,踏天帝法,你可以不用再修炼了,这套是你们宇宙龙族祖法,你今后就练这个。”
  
      淡淡声音。
  
      回荡在龙冰瑶耳边的一刹那,顿时她脑海里,出现了一段比踏天帝法,还要强上百倍层次的修仙法决。
  
      但此刻龙冰瑶。
  
      那双看着楚凌霄的美眸,却是更痴了。
  
      ……
  
      整个东方大地。
  
      自五年前,宣布新的天庭之主,由只有十一岁安浅萌,继任之后。
  
      关于安浅萌的议论声。
  
      便从来没有停止过。
  
      更是在今天年轻修士,愈加强大,愈加青出于蓝的时间节点上,议论声,更加多了一丝讽刺的意味。
  
      不仅是下方世界。
  
      天庭诸仙心里,也是颇有微词。
  
      但谁都不敢说。
  
      因为安浅萌身后,有楚凌霄站着……
  
      可就在这一刻。
  
      沉寂了五年之久的南天门,突然从里面传出一道淡淡的言语,骤然之间,宛若一阵巨大的狂风,突然席卷了下来。
  
      声虽轻。
  
      虽小。
  
      但却比世上任何重鼓,都还要震动。
  
      刹那间。
  
      整个苍穹之上,都回荡着这道声音,惊的那些议论声,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帝者,当镇世间一切敌,可明白?”
  
      咕哝!
  
      这一刻。
  
      无数人被惊的头发,全都竖起,纷纷强咽了一口唾沫,因为,都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那些刚刚还在议论的人,直接就吓的捂住了嘴,满脸惶恐,生怕刚刚的话,被听到的不安样子。
  
      这一刻。
  
      东大大地上,一片沉寂。
  
      所有人,直瞪着眼睛,看着南天门方向,根本不敢出半点声。
  
      谁都没想到。
  
      沉寂五年之后,会突然在今天,有了动静!
  
      “为帝者,当镇世间一切敌,可明白?”
  
      依旧是这句话。
  
      但却让下方世界,乃至所有天庭诸仙,都身体微颤,仿佛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全都呆呆的看着南天门。
  
      而身处华夏南方,那座庄园内的凤九霄。
  
      却是看着南天门方向。
  
      美眸中。
  
      微微露出一丝迷离,仿佛这句话,突然一下子勾起了她一些回忆。
  
      三十万年前。
  
      璀璨夺目的银河系之上。
  
      那道白衣,背负双手,在自己面前,也是这般问她的。
  
      “为帝者,当镇世间一切敌,可明白?”
  
      这一刻。
  
      两个人,两道截然不同的身影,两处地点,却在这一刻,同时说了出来。
  
      仅仅两个字。
  
      “明白。”
  
      但只看到。
  
      这一刻。
  
      在无数道颤动的目光下,巍峨南天门,万丈金光涌现,更在其中,弥漫出一丝帝威。
  
      下一刻。
  
      淡淡声音落下之后,整个东方,再也没有了一点关于安浅萌的质疑,只有发自内心的尊畏与颤栗。
  
      “从今往后,你不再叫安浅萌,从现在起,你只有一个名字,安鸿女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