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重生复仇:女神,又开挂了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鞋印吻合

第一百七十五章 鞋印吻合

    这铁门因敲击而发出的一声声响声就像惊雷一般击打在萧林的心头。一瞬间,萧林的注意力就被这个铁门吸引住了。萧林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下来,眼神愣愣地看着大门。
  
      就在这个时候,王慎抓住了这个机会,迅速地从腰间抽出了自己的手枪。萧林的余光可能瞥见了王慎的动作,所以萧林立即回过神来,手里的刀尖正在直直地刺入符菊院长的心脏。
  
      一切都在枪声的呼啸中结束了。枪声过后,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异常安静。萧林的动作静止了,符菊院长的眼神停滞了,就连王慎右手握枪的动作也丝毫没有改变。
  
      唯一变化的是萧林脑门中心的红点。是的,王慎的枪法是出了名的准。这一枪就让子弹直直地穿入了萧林的眉心。过了一会,眉心处渗出的血液开始顺着萧林的鼻梁往下流淌。
  
      萧林瞪大了眼睛,但是瞳孔中的光已然涣散了。就听得清脆的一声声响,是刀子从萧林手中滑落之后撞击地面的声音。萧林的整个身子似乎在一瞬间就僵硬了,直直地往后方倒了下去。
  
      随着一声闷响,萧林终于躺倒在了地上。王慎也回过了神,表情严肃地看着萧林的尸体。这颗子弹没有浪费,完全是为了惩罚穷凶极恶的罪犯而射出的。
  
      过了一会,王慎走到符菊院长的身边,解开了捆着符菊院长的绳子,问了句:“符菊院长,你没事吧?”
  
      符菊院长似乎还是惊魂未定,她的目光还停留在萧林的尸体上。又过了一会,符菊院长才将目光转向王慎,看着王慎点了点头,回答道:“你就是王警官吧?”
  
      王慎同样点了点头,然后追问了一句:“你原本是打算自己来解决萧林的事吗?还是想和他同归于尽?”
  
      听到王慎的问题,符菊院长似乎感到些许羞愧。符菊院长微微低下了头,回答道:“只可惜老了,不中用了,反倒被他给制住了。”
  
      “你想过无论你成功与否,你的外孙以后该怎么办呢?”王慎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变得很严肃。就这件事而言,王慎觉得符菊院长也是一个比较自私的人。王慎一直觉得,无论长辈之间存在多大的恩怨,尽最大努力给予孩子一个安稳的成长环境才是最重要的。就这一点来说,符菊院长做的不合格。
  
      符菊院长听到王慎的话,猛然间抬起了头,看着王慎问道:“我外孙怎么样了?我把他送到警局了?你有见到他吗?”王慎看得出来,符菊院长脸上的表情很焦急。
  
      “你放心,他没事,也很懂事。”王慎回答道。
  
      说完,符菊院长陷入了良久的沉思。王慎观察了符菊院长一会,确认符菊院长没事之后就转身打开了房子的大门。
  
      “王队,你没事吧?”梁子辰站在门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见了一声枪响。王慎开门之后,梁子辰看到王慎安然无恙,又看到了地上躺着的萧林的尸体,总算明白这件案子算是有了一个了结。
  
      “没事。”王慎简短地回答了一句,然后转身朝着萧林的尸体走了过去。
  
      王慎没有再去理会符菊院长,而是蹲下身子,然后从口袋里摸了一张纸出来。这张纸上就是王慎当初描绘的鞋码尺寸。王慎确定这个尺寸来自于韩沫案件中凶手的鞋子。而这双鞋子就是从那个处理垃圾的大爷手里收购回来的。
  
      王慎和梁子辰都在等待着这个结果。王慎将纸上的轮廓放在了萧林的鞋底。观察了一会之后,王慎和梁子辰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王慎和梁子辰相互看了一眼,然后还是梁子辰先开了口:“没错了,尺寸完全吻合。”
  
      王慎也看到了这个事实,但是听完梁子辰的话,王慎却没有点头,而是皱着眉头再次陷入了沉思。就在王慎沉思的时候,警局的几个民警也冲进了房子。
  
      几个民警最先看见站着的王慎,他们跑到王慎面前敬了个礼。然后,几个民警自然看见了地上的尸体,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地上躺着的就是凶手,因为拒捕,所以被我当场击毙了。这个受害人是当事人,你们带回局里做笔录吧。关于这个案子,我也会自己再写一份报告说明的。”王慎一边看着几个民警,然后又看了一眼符菊院长说道。
  
      “对了,你们还得保护下现场进行取证。”王慎转身就想离开这个房子,走到一半,又回过头交代了几个民警一句。
  
      “对了,还有……”这句话王慎是对着符菊院长说的。“你的外孙还在警局,我已经安排了人陪着他。你回警局先做笔录,调整好你的状态之后再去接他吧。不要以为小孩子就什么都不懂。”说完,王慎这才离开了这栋房子。
  
      梁子辰一路跟在王慎的身后,王慎的步子跨得很大,几乎已经到了小跑的速度。梁子辰看出了王慎的心情并不是很好,所以一路上就这么沉默的跟着,也没有说任何的话。
  
      梁子辰直到跟着王慎走到车子的旁边,坐在了车里之后,问道:“王队,你都不留在现场看看还有什么发现吗?”
  
      王慎的眼睛盯着车窗前面的茫茫夜色摇了摇头,“那个房子里已经没有有价值的线索了。”
  
      梁子辰听完王慎的话,点了点头,说道:“也是,反正现在韩沫案件的元凶也已经抓到了。”
  
      梁子辰刚说完这句话,没想到王慎突然就转头盯着梁子辰。梁子辰被王慎盯得一阵发毛,问道:“王队,你干嘛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王慎挪开了自己的视线,然后摇了摇头。“韩沫案件的凶手并没有抓到。”
  
      “啊?”梁子辰惊讶的喊了一声。“不对啊,刚才那个鞋印和萧林的尺码完全吻合啊。那个鞋印不是凶手留下的吗?”梁子辰不知道王慎做出否定判断的依据,所以一时间脑子里变得有些混乱,说起话来也变得有些语无伦次。
  
      “没错,那个鞋印和凶手的尺码确实完全吻合。而且,刚才萧林也承认刺了韩沫一刀,但是……”话说到一半,王慎又陷入了沉思。
  
      坐在一旁的梁子辰却皱起了眉头。凶手自己已经承认是凶手了,难道还不是凶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