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羸弱的代价 > 第四百四十九章,失控的战争

第四百四十九章,失控的战争

梁美兰拉住陈扬的手,“别,别再制造杀戮。”
  
  “都是机器,哪来的杀戮?算了,惹不起,那我躲行吧。”
  
  陈扬抱着梁美兰陡然加速,战机紧追而去,他们打算缠住陈扬,人类的圣人,在几十年战争中,已基本死光了,这里发现一个圣人,人类当然不会放弃。
  
  陈扬回头看一眼,摇摇头,一个瞬移,消失了。所有先进的雷达已无法发现。战机放弃了追踪,加入与变异人的战斗中。
  
  陈扬短程飞跃中,幻光飞闪,梁美兰有点受不了这速度,引起的眩晕,双手紧紧的搂着陈扬。
  
  陈扬笑笑:“又追上了,真难缠,看来要转体几百圈,弄花他们的眼才行。”
  
  梁美兰脸色吓白了,这已超越她承受力,本能的大叫,这种害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身为常连接高灵的她当然知道,这是灵魂封印引起的。有人天生恐高,有人天生自闭,有人密集恐惧,有人脸盲症,有人色盲,全是封印造成的。灵魂本没有缺陷,但封印造成灵魂的缺陷。造就各式各样的人。
  
  梁美兰把头埋进陈扬的破烂衣服中,感受着陈扬的体温,还有那几年不洗澡的,浓郁的男人臭味。分开几百年,终于还是见面了。她知道她今生的使命是什么?身为先知这点怪不倒她。用人类的话,这是注定的,宿命的,无法抗拒的命运安排。
  
  看来美兰要吐了,把他的衣服吐脏了,可不好,他没有衣服可换。陈扬停止了瞬移。
  
  一大群变异人在天空飞行着,他们前往支援前方的空战。他们是地球的新人类,这一切的一切拜人类的统治者,各种核能大战所赐。
  
  由于大量出现变异人,世界大战被逼停止,人类的枪口一致对上新的,自己制造的危胁,变异新人类。强大的新人类当然不会束手就擒。新的世界大战又开始了。
  
  领头是两人,一个鹰头人身人类,一个人头鹰身的人类。忽然队伍中出现一个双头变异人,把队形一下子打乱了。
  
  “人头,你看怎么回事?”鹰头问。
  
  “鹰头,你认识他吗?好像很强的样子,阴阳双头,一身,四臂,四腿,还没有翅膀。应该是位高手。”人头说。
  
  “这位兄弟,你是哪个部门的?来支援的?”
  
  陈扬对变异人并没恶感,变异者大都是百姓难民,被当权者弃之的流民。他们不像富豪权贵活在隔离的环境中。他们没地方可躲,终日活在核污染核辐射的环境中,他们变异的机率最大。
  
  以前难民没能力反抗,像老鼠一样被驱逐,在战争中生存多一天,也像上天对他们恩赐一样。现在他们在痛苦的病变中变异,变成强大的变异人,也像上天对他们恩赐一样。他们当然不再是任人宰杀的老鼠,他们是人,是新人类,他们一样有活的权利。
  
  所以他们面对军队对他们的屠杀,全世界的新人类联合起来,纷纷反抗当权者的猎杀。新一轮的世界大战爆发。
  
  战争开始是变异人很吃亏,节节败退,他们大都是各行业底层的民众,没参过军,不会打仗。但慢慢随着战争深入,他们身体的强悍适应了战争,不少军事天才涌现,他们慢慢扳回劣势,现在进入了的反攻阶段。
  
  “不是,我执行任务,碰巧瞬移到此。”陈扬说。
  
  梁美兰的大眼睛盯着陈扬,这家伙现在说起谎,也是脸不红,心不跳,呼吸也没有。
  
  队伍一片喧哗,瞬移可是大师级异能者的独有技能。
  
  人头心思一转。
  
  人头笑呵呵:“大师,这是要去哪?我派人护送您。”
  
  鹰头心有灵犀。
  
  “是的,大师,我们护送您,现在敌人反扑的很猛烈,一切小心为妙。”鹰头忙道。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现在有事也献殷勤,大奸大盗。
  
  “不用,一些小杂碎,不是问题,,,”陈扬正说着,被美兰打断。
  
  “人家有事求你,希望大师百忙中能点拨一招半式,让,,,兄弟们,终生受益。”不知道世界末日的人们是幸福的,梁美兰实在不忍心。
  
  人头马上道:“大师,我们没别的意思,都希望早日解放全世界,结束这该死的战争。”
  
  “对的,对的,这位大师是神仙先知,我们的心思瞒不过大师。双头大师,我们想在战争中更英勇杀,,,”鹰头的话,被人头打断。
  
  “什么双头大师?是合一大师。鸟头就是脑容量少。合一大师别见怪。”人头这马屁。
  
  美兰脸一红,陈扬失声大笑。陈扬很高兴,活在底层的人们,就是乐观,没有绝望,没被困难打倒,在艰苦的战斗中也能看淡生死,陈扬很是欣慰。
  
  教还是不教呢?陈扬看一眼美兰,询问美兰的意思,他进阶圣人阶,能知晓一些未来,但美兰毕竟是专业的,吃这碗饭的,伟大的先知,当然比他看的更真更切更远。
  
  美兰看见陈扬欣慰大笑,脸色更红。她以为陈扬为合一而高兴,虽知陈扬高兴的是另一件事。陈扬的心思,连赛琳娜都看不透,更别说美兰了。
  
  不过美兰却是可以看透人头,鹰头的心思,他们真的是真心的。
  
  美兰点点头,是默认同意。
  
  陈扬问:“好吧,虽然我很忙,指点一下的时间,还是有的。能理解多少,看你们的领悟力。你们的特长是什么?”
  
  “大师,我的特长是吃。”
  
  “我的特长是特能吃。”
  
  “我的特长是睡觉。”
  
  “我的特长是特能睡。”
  
  ,,,
  
  陈扬打断他们踊跃发言。
  
  “这是你们的希望好吗?你们能飞,飞行是不是你们的本事和特长。”
  
  众人点点头,他们早已忘却这是他们的特长。以为是本能。
  
  “现在我教你们保命手段。瞬移,要求能量充足,而且对空间,对自然,有一定的了解。你们看好了。”
  
  陈扬来回几个瞬移,陈扬讲解半小时,又上路了。临走陈扬一句活下去,是鼓励,也是祝愿。
  
  两人飞着,各怀心思,一样的沉重,在这该死的战争中,他们活下来的机率,微乎其微。羸弱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