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162章 黑夜乱战

第162章 黑夜乱战


      “烧营!杀敌!”
  
      “烧营!杀敌!”
  
      颜良带着如狼似虎的河北骑兵扑向了远处全无防备的曹营,骑兵冲锋的速度极快,两三里路瞬息便至营前。
  
      营门洞开的曹军营盘就好像一个缺了门牙的孩子一般可笑,完全无法阻挡河北骑兵的冲锋。
  
      但营门终究狭窄,能通过的人数有限,等不及的骑兵们便往两旁散开,欲要从营墙上另寻路途。
  
      这半人高的简陋营墙或许对步卒而言是个障碍,但对骑兵来说简直轻松,提速奔驰后的战马一个纵跃便跨过了营墙冲进了营内。
  
      负责守夜的曹军见敌人人多势众,哪里敢挡在前边寻死,一边退一边高声呼喊,想要将营帐中正在酣睡的友军叫醒。
  
      但丑寅之交正是人们睡得最香甜的时刻,尤其对昨天奔忙了一天的曹军而言,大都睡得极香,轻易之间也醒不来。
  
      即便有些人被噪声惊醒,在黑夜之中只见帐外人影曈曈,火光扑朔,一时之间也来不及穿衣披甲,甚至都找不到兵器放置的位置。
  
      但河北军却不会留给曹军反应的时间,当先的骑兵们深刻领会了颜良战前下达的精神“烧帐优先于杀人”。
  
      他们纷纷把手中的火把投到营帐上,用兵器将营帐扫翻,并不在ei多停留,直往曹营深处而去。
  
      夏侯渊所带领的这两千多兵,有一半以上是新近招募征调来的陈留郡兵,战斗经验极其缺乏,更不可能有夜战的经验。
  
      许多曹兵从睡梦中惊醒尚未搞明白状况时,营帐便被点燃扫倒,惊骇之下到处扑腾,但就是无法掀开营帐跑出去,竟被活活烧死,即便是成功摆脱营帐的纠缠逃出帐外,也会被迎面而来的河北骑兵给扫翻在地践踏致死。
  
      当河北骑兵冲到曹军西营最中央处才受到了成建制的抵抗,一部分曹兵在夏侯渊的亲自召集带领之下结成圆阵抵御,避免了被骑兵正面冲溃的局面。
  
      虽然是在野外临时扎营,但夏侯渊并未失却了警戒之心,将手下能战之卒全数安排在了他帅帐周围,且他有个习惯是领兵在外睡觉从不解甲,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就能立刻起来。
  
      晚上的守备也是夏侯渊亲自安排,分作两班,每班各一百人,分别巡视上下半夜。
  
      无奈颜良选取劫营的时间和角度太过刁钻,选在黎明前的黑暗,更绕了个圈子从曹军背后偷袭。
  
      当夏侯渊听到动静从帐中钻出来时,发现河北军已经如同汹涌的潮水般倾泻而来,自己布置的夜间值守形同虚设。
  
      夏侯渊虽遇乱局但也没有过分惊惶,大声招呼身边的老卒们向自己聚拢,好在他身边那数百老卒都和夏侯渊一样有枕戈待旦的习惯,见主将还在心中也有主心骨,纷纷靠拢起来结成了圆阵。
  
      冲在最前方的河北骑兵见过程十分顺利,不由越进越深,与身后大部队脱离开一段距离,却不料转过一处帐幕后迎面便是一排长矛刺来,猝不及防之下被曹军戳下马来,身后的骑兵连忙止住奔马高呼求援。
  
      当颜良闻报夏侯渊在营中央结阵应对,让自己手下的骑兵折损不小后,不由叹了口气道“此人临危不惧,非易与之辈也!”
  
      若是在白天相会于平地上,颜良自然不惧这小小步阵,但此刻尚且是夜间,身处敌营中,也没宽阔的场地可供骑兵驰骋,颜良只得放弃了拿下夏侯渊的打算。
  
      颜良指挥着骑兵们绕开中央之敌,转而将周围的营区尽数焚毁,再纵马从倒塌的营帐上踏过,然后又如同潮水一般退出了曹军西营。
  
      另一边,张绣在夜间听到响声后,亦是立刻起身查看,发现是西侧传来的动静,他心中讶异,还没以为是有人袭营,而是以为夏侯渊营中发生了营啸。
  
      但没过多久就让他明白过来,并不是什么营啸,而是真的有人在夜袭。
  
      河北骑兵分了一小部分人饶过曹军西营来到曹军东营外,来到营墙近处时借着奔马的冲势将手中火把抛掷进了曹军东营内。
  
      火把上都特意浸了许多松脂和桐油,抛在帐篷上很快便能将整个帐篷点燃,着实让曹军东营内慌乱了一阵,还以为河北军大举来攻。
  
      但河北骑兵们抛掷完火把后并没有顺势冲营,而是紧贴着营寨的边缘不停游走,时不时又靠近来抛几个火把保持骚扰。
  
      过了最初的惊疑,张绣这才发现这些河北骑兵纯是要来骚扰自己,真正的目标怕是西边夏侯渊的营盘。
  
      虽然张绣对夏侯渊横竖看不惯,但此刻唇亡齿寒的道理他还是懂得,听到西边营盘噪声大作火光冲天,知道若不去救自己也讨不了好。
  
      张绣把营中所有人尽数叫起,也不去管那些被点着了营帐烧伤的士卒,打开营门便要去支援西营。
  
      但临出营门时,手下亲信胡车儿说道“将军,若放任那些曹军游骑不管不顾,我等走后怕是其会前来袭我营垒。”
  
      那胡车儿是西凉羌人,素来有些勇力,当日就连曹操都曾夸其健勇,以金馈赠,引起张绣的疑心,遂用贾诩之计夜袭曹操,差点把曹孟德给咔嚓掉。
  
      张绣和曹操翻了脸后,自然不再忌讳胡车儿,一如往日般信重,此刻听了此言,便点头赞许道“正不可不虑,车儿带上本部去驱赶彼辈,我自将人去救夏侯渊。”
  
      “诺!我定将那些贼人拿来献首。”
  
      胡车儿得令之后自信满满地引了手下五百人与张绣分兵两路行事。
  
      这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先说那张绣引了两千多步骑浩浩荡荡往西来救,由着两处营盘本就间隔不远,不时便到。
  
      但被游骑骚扰那一会儿,颜良已经带着人把夏侯渊的营盘从左到右踏了个遍,只余下中间夏侯渊那一团圆阵没去管,然后收束队伍往西撤走。
  
      张绣见来敌已经在不远处,哪里甘愿放他们走,立刻催促队伍加速向前去追击颜良的后队。
  
      讨逆营这边纯是骑兵,张绣手下也是骑兵偏多,从机动能力上来说倒是都不差。
  
      但此刻还在夜间,只有一条官道勉强可供疾驰,旁边的野地可不敢轻易跑马,以免脚下伴着磕着摔下马去,所以只能在狭窄的官道上你追我逃。
  
      张绣命人多张火把,好照着前方道路追击,但突然听得面前响起了一阵破空声,他心道不妙,立刻伏低身子,然后就听到身旁众人发出惨叫。
  
      却原来是正在撤走的河北军仍不忘给身后的敌人添堵,边退边用手弩射击,而目标正是那些举着火把的曹兵。
  
      好在此刻还是夜间,进行途中返身发弩准头也相当有限,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杀伤,即便被射中的也多半不致命,但着实吓了曹兵一跳,尤其是那些举着火把的,不免在马背上佝偻着身子,唯恐再度成为河北骑兵的目标。
  
      张绣气得哇哇叫,也命手下用弩箭还击,却发现对面相当鸡贼地把火把都灭了。
  
      双方便这样用手弩你来我往地瞎基霸射了半晌,却是谁也奈何不得谁。
  
      待到追出一段距离后,张绣方才察觉出不妙来,夏侯渊被袭营至今生死未卜,自己虽然撵着河北军走,但是始终打不起来,若是再深追下去,要是中了伏兵可就得不偿失。
  
      这心里稍稍一犹豫,便止住了前进的队伍,目送面前的河北骑兵离去,然后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缓缓往来路撤去。
  
      就在张绣带人撤走后,道路北边暗处,颜良叱骂道“这西凉子倒是精乖,居然不追了,让乃公白费功夫。不行,曹营那边儿还不知如何个情况,不能放张绣这么轻易回去。”
  
      这却是颜良命人熄了火把后,带着走在最前的一部人马趁着夜色潜入道路边上的一处果林里,准备等张绣从面前经过后来个两头包圆。
  
      此刻计不得售,他便引了兵回到官道上反过来缀着张绣的尾巴去。
  
      张绣见河北军突然不走了,反而跟在了自己的屁股后面,心中狐疑之意大起,便没了再与颜良较量一番的心思,只护持着队伍缓缓而退,务求不失。
  
      且说另外一边,胡车儿带着五百人往东边去追那些抛掷火把骚扰曹军东营的河北游骑。
  
      河北游骑们见曹军分兵来追,自然不愿与他们交手,收束了队伍上了官道,径自往冤句方向而去。
  
      胡车儿为人素来悍勇,手下的五百人里也多有羌人好手,这些羌儿打小骑惯了马,虽然在夜里,仍然能够借着微弱的星月之光在官道上疾驰。
  
      眼瞅着就要追上了那些讨人嫌的河北游骑,却不料跑在最前方的几骑突然马失前蹄摔倒在地,后边的骑兵收势不住一下子撞在倒地的人马身上乱作一团。
  
      此刻已然是寅时三刻左右,天上微微透着些许蓝意,但地面上仍旧黑暗一片,一旦生出些许意外很容易造成周遭人群的恐慌。
  
      走在队伍中间的胡车儿大声喊话道“前边发生了何事?”
  
      前边的二三十骑也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状况,跑着跑着身下的坐骑就脚步踉跄,然后就摔倒在地。
  
      倒是有一个倒霉催的羌儿摔下马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然而地上亦不太平,他感到坐在了什么异物之上,那物件直接就扎进了他屁股里。
  
      羌儿惨呼着用手去摸,却在伤口处摸到一个深深扎进屁股的铁蒺藜。
  
      听到张绣问话,羌儿呲着嘴答道“头儿,是铁蒺藜。”
  
      胡车儿忙下马持着火把上前查看,发现地上果然洒落了不少铁蒺藜,有些马不仅脚下踩到,摔倒后身上也扎中了,正在惨声嘶叫不止。
  
      先前河北骑兵也从这条道上过,自己追在身后就中了招,显然是面前的河北骑兵趁着天黑,边跑边洒在地上。
  
      胡车儿看着摔得人仰马翻的手下,面色阴沉得都能滴出水来。
  
      人虽然摔伤了一些,但问题不大,将养将养也就得了,但马更惨,几乎每一匹都在脚上身上扎着好几枚铁蒺藜。
  
      这些西凉马都是当初从凉州带来的,已经是越打越少,这一下子就废了二三十匹,怎不让他肉痛。
  
      “兀那河北贼子怎如此歹毒?!”
  
      但胡车儿眼中歹毒的河北骑兵这还没完,见身后曹军追兵中招,纷纷停下马来掏出弩机往乱处攒射。
  
      虽然准头不高,但也着实让曹兵一阵忙乱,少不得又有一些人中了暗算。
  
      胡车儿心头火气,拿起随身的骑弓,就着微弱的星月之光往河北军射去。
  
      只听“嗖”地一声,紧接着就是“啊”地一下。
  
      胡车儿目力惊人,在黑夜之中竟然也能一箭命中,河北骑兵也是大惊,心知对方有夜间能视物的神射手,便不敢再造次,纷纷拨马离去。
  
      胡车儿乘兴而来,却是败兴而归,不但没捞着什么战功,更凭白折损了二三十匹战马,伤了三四十个人,当下只能救护着伤员和几匹一瘸一拐地伤马缓缓往营里撤去。
  
      胡车儿这边追出的距离并不太远,往回走不久就是自家营盘,但还没来得及回到营外,隔开老远就发现自家营盘里不对劲。
  
      那西边夏侯渊的营寨已经被放火烧了个精光,但东边营盘却只是被河北游骑抛掷火把骚扰了一番,零星的火头很快就被扑灭了。
  
      不料此刻胡车儿看过去,那西边的营盘火势倒是渐渐熄了,反而东边自家的营盘里火头一处处冒起,营中更是噪声喧天。
  
      胡车儿大惊失色,连忙抛下那些行动不便的伤员,带着其余人快马赶回营中,却发现此刻营内已经乱作一团,到处都有没头没脑的本方士卒再黑暗里瞎跑瞎叫。
  
      张绣的东营里,除了他本部三千西凉兵之外,还有千余陈国郡兵,这些郡兵战力稀松,不堪夜战,张绣便让他们守营,自己带着西凉兵出去救援夏侯渊,而此刻在营内乱跑乱叫的正是这些陈国郡兵。
  
      胡车儿一个纵跃立在马背上纵览全局,发现火光和乱处都是从营盘南边传来,也就是靠近河岸处。
  
      他心下纳闷,这营地南边怎会生乱,但也不及细想便穿营而过要去南边查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