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邪道修灵 > 第四十三章 收服

第四十三章 收服

薛栾九岁后便独处于那薛家郊院之中。
  
  那时的薛栾亦是从未接触过与修行有关的事情,直到不久前于二人会面之时薛栾方才知晓自己身具灵体,嫁给萧笑得到那绛凰真经之后才开始那修行之旅。
  
  故而,薛栾真正修行的时日并不算多。
  
  但这绛凰真经既然是出自于萧笑之手,自然便不可与那些寻常的升灵功法以同日而语。
  
  故而绛凰真经再加上薛栾自身的灵体两者相加持之下薛栾才会拥有如此的修行速度。不到一年,便拥有了这启灵七重境的修为。
  
  但修为提升效率迅猛自然便有其弊端在身。
  
  虽然薛栾依然可催动绛凰真经打败那些同级甚至一些高于她一重修为的修行者,但那亦是之前她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修为浮动太快因而对自身的能力与力量的驾驭效率上便弱了一筹。
  
  这便如同那些依赖食灵果、灵根进而提升修为的人是同等情况。
  
  虚浮的根基其灵力定然亦是虚浮不堪,更有甚者也会被那些实际修为低于自己的人打败,这便是修行一途中根基的重要性。
  
  一味的图快自然不算是好事,如今薛栾的状况虽然比之那些依赖外物提升修为的人要好上一些,却也不会好到哪里。
  
  这种人一旦去跟根基扎实且天赋不弱的人交手必然会陷入被动。从而在各个方面被对方压制着打。
  
  也是因为如此,薛栾才会与那唐问天的交手之中陷入苦战。
  
  那时的她对力量的驾驭上毕竟是不如那唐问天的,若是如此依然打败了那唐问天反而倒是有些天方夜谭了。
  
  虽然薛栾是萧笑的女人,但显然有些东西是不可意会的,并不是别人说了你便懂得了如何去用,只有当自己去亲身经历从而体会到这种差距之后才会明白究竟该去怎么做。
  
  那腐灵火鼠与薛栾同为火属灵力,归根究底在其本源之上便是有些一本同源的意思,二者之间不同的便是对于火属灵力的驾驭上,这一点那腐灵火鼠无疑要比之先前的薛栾强了太多。
  
  这只腐灵火鼠对薛栾并未抱有杀意,而是怀着一种玩乐的态度去交战,或许是薛栾身上的气息让它觉得很是亲切?
  
  这并不重要。
  
  但有了这般对口的“老师”去教薛栾怎样去使用力量无疑是一件好事,若她这般还是沉浸不前那反而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长达九日的鏖战之中薛栾终于逐渐学会了究竟怎样去驾驭自身的力量,怎样才会让自身招式更具有杀伤力。如此说来薛栾倒是应该感谢这腐灵火鼠了。九日虽然不长,但要知道那腐灵火鼠可是与薛栾从清晨一直战至黄昏将至的啊。
  
  这段时间内若是那腐灵火鼠对薛栾怀有杀意的话她至少已死去上百次。
  
  百次以上的交战、磨炼若是还不能唤醒薛栾,那她反而有些不配成为萧笑的女人了。
  
  如今的薛栾虽然比之那些顶尖的天骄于战斗经验上还是存有不小的差距,但显然比之先前已是好了太多。
  
  自此,缺乏实战经验的宗派弟子俨然不会再是她的对手。
  
  借助灵药、灵果、灵根提升修为且虚浮不堪的人到底还是难登大雅之堂。
  
  此刻的薛栾已然开始蜕变,如此这腐灵火鼠倒是功不可没。
  
  即便是萧笑亲来亦不会比这腐灵火鼠做的更好,如今的薛栾虽然已开始崭露头角,但若想去比之萧笑却是有些天方夜谭了。萧笑可是两度修炼对力量的把握上自然是要远远强于薛栾的,若他是那般简单的人物,在那次试炼之中便不会被那么多的诸灵天骄忌讳莫深了。
  
  萧笑做不到的事情换做萧玄自然也办不到。
  
  二人离家之前指导薛栾的便是萧玄,可萧玄虽强却也很难真正的教到薛栾什么,毕竟倘若二人真正相战起来薛栾亦唯有被秒杀这一个结果。
  
  而如今的这腐灵火鼠虽强,但也就比拟启灵八、九重境的人类修行者,如此说来倒也是最为合适做薛栾启蒙导师的存在。
  
  此刻的薛栾已然开始成长,这时的她周身灵力弥漫而出却是已然能够控制的很好。
  
  她不是一个愚笨的女子,自然早知这腐灵火鼠对她不存恶意,如此她便有了一丝想要收服这腐灵火鼠的念头。
  
  “小家伙,跟我走好不好?”
  
  薛栾望向那腐灵火鼠有些希翼的问道。
  
  却见那腐灵火鼠摇了摇小手又对着薛栾摇了摇头,似乎是在说你连我都打不过,又怎么能跟你离去呢?
  
  薛栾见状一丝浅笑之意浮于朱唇之上。
  
  “如此便让你看看吧,我如今的实力!”
  
  薛栾轻笑一声旋即便袭向那腐灵火鼠,与先前疾行无律的步伐已然不同,此刻在她的刻意控制下已然将这般速度应用的得心应手。
  
  这都是多亏了那腐灵火鼠啊!
  
  如今,那腐灵火鼠自身亦是薛栾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对手,如此却也是有些意思。
  
  便让这个小老师见证一下自己带出来的徒弟如今有着怎样的本事吧!
  
  天空逐渐昏沉,神阳逐渐落下。
  
  薛栾身形一幻一脚踹向那腐灵火鼠,腐灵火鼠自然不敢怠慢,此刻的薛栾比之以往已是变强了太多。它身躯一晃连忙避开却见此刻的薛栾速度更快,下一刻她便出现在腐灵火鼠身后旋即一记手刀甩去。
  
  “咿呀!”
  
  腐灵火鼠怒喝一声旋即再度避开,而薛栾亦是紧随而上。这数息之间薛栾却是反将这腐灵火鼠压着打。
  
  “咿呀咿呀!”
  
  腐灵火鼠有些气急旋即便使出了一种薛栾先前未曾见过的身法。
  
  只见它几度跳跃身子便是落在薛栾稍远处,下一刻那腐灵火鼠便是张开小嘴以自身灵力聚合,一记比之先前任何一次都要强大的妖灵闪亦是随之催射而出。
  
  妖灵闪凌空射出并带起道道破空之音。
  
  薛栾望着这妖灵闪却是轻哼一声,旋即便伸出双手打出道道手印,当那妖灵闪即将落在她身上之时
  
  她左手反握着右臂皓腕猛然一掌打出。
  
  “炽凰印!”
  
  “轰!”
  
  灰尘弥漫隐隐将薛栾笼罩了起来。
  
  此刻那腐灵火鼠见薛栾未曾闪避倒是有些惊慌,只见它身躯数幻尔后便是停于薛栾近处。一双小手有些惊讶的捂住小嘴。
  
  自己那一招可是全力而发,她会不会…?
  
  腐灵火鼠瞪着一对小眼瞳不禁后怕着,怎么会这样?自己可没想过要杀死她的啊!
  
  烟雾散去薛栾赤红身影屹然而立。
  
  此刻她的一双小手却是有些颤抖。显然以炽凰印接下腐灵火鼠那妖灵闪她也没有那般轻松。
  
  手臂徐徐放下,薛栾却是轻咬着红唇有些哀怨。
  
  自己如今的战力想要真正的战胜这腐灵火鼠倒是有些不现实啊,可她亦不想让萧笑出手去为难这腐灵火鼠。若这小家伙当真不愿跟着自己那便随它去吧。
  
  一念至此,薛栾一甩如墨青丝,脑后墨发忽起波澜。
  
  “如此我倒也不强人所难了,谢谢你了小家伙。倘若将来我们还有再见之日那时我可不会再输给你了呢!”薛栾幽怨的望着那腐灵火鼠忽然道。
  
  腐灵火鼠闻言身子亦是一颤,她这是要放弃了么?
  
  薛栾身旁残影掠过,萧笑便忽然出现在那里。薛栾上前揽住萧笑手臂唉声叹道:“夫君我们走吧。”
  
  尔后二人便徐徐离去。
  
  “傻丫头,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而且你想要收服那腐灵火鼠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呢。”萧笑忽然轻笑一声有些意味深长。
  
  “恩?”
  
  薛栾有些不解,她如今又打不败那腐灵火鼠,如此还能够收服与它么?
  
  却说那腐灵火鼠望着二人徐徐离去,心中亦是百般滋味流露。
  
  黄昏下,二人背影亦是逐渐在自己眼瞳之中变得模糊。
  
  这次相别或许就不会再见了呢?
  
  错过了便是遗失了,自己真的要让她们就这般离去么?这样就好了么?
  
  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那位红衣女子了么?腐灵火鼠不由得心生畏惧,一念至此那般恐惧亦是愈来愈深。
  
  “咿呀咿呀!”
  
  腐灵火鼠连忙叫喊道,旋即身子便化作残影追向二人。
  
  声息入耳,薛栾蓦然回首见那腐灵火鼠袭来。这是怎么回事?
  
  “看来它决定跟着你了。”萧笑微微笑道。闻言一抹欣喜顿时浮现于薛栾面庞之上。即便红纱掩面萧笑依然能够察觉到此刻薛栾的欣喜。
  
  腐灵火鼠即将来到二人身前便高高跃起。下一刻那腐灵火鼠便伏在薛栾胸前撒娇起来。薛栾捧着那腐灵火鼠却是有些羞恼,旋即便见她望向一旁的萧笑问道:“夫君,这小家伙不会是公的吧?”
  
  “咿呀!!”
  
  腐灵火鼠闻言愤然叫道,这个女孩居然怀疑自己的性别?
  
  薛栾手指摸向那腐灵火鼠小腹上方,紧随着便是触及到了那毛皮之下的一抹柔软。
  
  “嘻嘻,看来是母的呢!”
  
  薛栾嫣然一笑,如此却是最好了呢。
  
  夕阳下二人漫步而去,隐隐有那腐灵火鼠羞恼的叫声回荡于密林之中久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