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邪道修灵 > 第一百零七章 北荒将行

第一百零七章 北荒将行

眼瞳微眯尔后再度睁开,此刻萧笑的神情比之刚才无疑是要坚定了很多!
  
  又何必去约束自己呢?
  
  或许那样行事所造成的结果,会让自己更加后悔……
  
  如此,那就……顺心而为吧!
  
  “刀兽,你这家伙,过分了啊。当初你可没对我说过……这些啊!”萧笑忽而自语道。修行邪王典后,自己的性格也是逐渐变的……邪魅了呢?功法居然也会改变修行者的性情?
  
  萧笑如今已然尝到了这般结果,这应该……不算是一件坏事吧?
  
  回想当初自己心境转变尔后便一举踏进邪体境,因而战力大涨一击便击杀了那二劫妖兽境的石圣白王鹰。萧笑也忽然舒神耸肩,如此,那便……顺应本心吧!
  
  想做什么便去做,何必担忧什么得失?
  
  想到此处,萧笑不禁又呢喃着那刀兽的名号。想来那个坑货,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告诉自己吧?
  
  那邪王典既然冠上了一个“邪”字,想来亦会因修行者的性情而潜移默化的转变一些什么。虽然那刀兽没有明说,但如今的萧笑亦是猜到了一些。
  
  犹犹豫豫,困惑自身,反而会遭受那功法的反噬吧?
  
  “霍依窈么?”
  
  既然薛栾那丫头已经决意这般了,自己又何必再去忧心重重呢?如今武都的局势似乎……也有点意思了呢?薛栾她都已经住到霍家了,萧笑又岂能再视若无睹?只见他低喃道:“雷甫刑、雷罚、森罗禹,还有李道陵,四名启灵九重境的修者?有点意思,我就看你们怎么……折腾吧!”
  
  绣袍一甩,萧笑已然化作残影隐去。
  
  此时,虽然已是深夜,但整个武都内灯火却是依旧繁多,这盖是因为那北荒陵墓封禁将要散了!此刻大小势力之人皆是在筹谋着到时该……如何行事!
  
  武都一角,一座凡人住宿的客栈外,七道身影相继聚合在一处。
  
  “喂,雷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要在凡人住宿的客栈外聚首?去修行者调息的酒阁多好?该不会是……你没有灵晶了吧?”
  
  一道粗犷话音骤然响起,这般话语却是出自一名巨熊身材的壮汉男子之口。
  
  只见他身高两米有余,却是威武非凡不似凡人,只怕常人一看便要心生胆寒!
  
  “哼,雷况,你就不能动动脑筋吗?那般住所耳目还……少吗?非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等七人相聚?”雷生不禁气笑一声,却是怒极反笑。
  
  这糙汉,竟然吐槽自己是出不起灵晶才选择这般客栈?
  
  难道他不知道自己一行七人如今在武都内的声名吗?
  
  武都内,凡人外出、饮食所选择的便是客栈,这里消费所用便是金银财物。
  
  相反,亦有只对修行者开放的酒阁,这里无论是环境还是布局都比之那凡人所住客栈好了太多,不同的便是在这里消费需要用到灵晶。与凡人所住客栈不同,这般酒阁皆是按天计费,稍次一些的酒阁住宿一天的费用便是一枚灵晶。
  
  在这期间,无论你要什么饮食,酒阁厨子都会为你做出,虽亦是凡人食用菜肴,但在品级上却亦是高了数筹。
  
  如此,小有成就的修行者在外亦都是选择这般酒阁。
  
  “咳咳,雷况,你不是以为雷生来叫我们聚餐的吧?”
  
  一名年轻男子忽然笑道,他的身形相貌皆是平凡之极,若是放到人海,怕都是再寻不出的那类。
  
  而他,便是雷仲!
  
  雷罚七将之中,相貌最为平凡的存在,与其余六人相比,亦是那最为平和之人。
  
  “哈哈,难道不是吗?时辰这么晚了,老子都腹饿了!”雷况响亮的话音令众人皆是一顿,雷生闻言也是哑然数息,方才说道:“饿了,呆会就自己去找地方解决,现在……先谈正事!”
  
  听到正事,其余六人才相继凝神望向雷生。
  
  相比他们,雷生却是最早便跟随与雷罚的人。而且他的战力亦是极为强大,隐隐为七将之首。
  
  如此,既然雷生说要谈正事,他们自然不可能不去聆听。
  
  “如今,除了那武都三大势力,其他家族、势力我们皆是去过了。便如同我所预想的那样,那苏家、韩家等势力的底蕴,即便是我们兄弟几人也无法轻易取胜。试探,到这一步便可以了!我等在武都内的行动便到此为止!”
  
  雷生凛然说道,目光相继扫过其余六人。
  
  虽说那苏家苏城的实力他不放在眼里,但作为依附武都李家的武都一流势力,苏家的底蕴亦不是其他势力可比。
  
  去那苏家的人便是他,如此自然知道厉害。
  
  苏家之中启灵九重境的人不只是寥寥一两位,如此,他也只好离去。
  
  苏家尚且如此,又何况那三大势力呢?要知道在那三大势力之中,化灵境的强者可都是不缺的啊!
  
  他们雷罚七将虽然天赋在身,此时却也不是去开罪那些势力的时候。
  
  毕竟天赋与实力之间并不划等号。太过骄横便等若于找死了!
  
  闻言六人皆是一顿,雷况初时还有些不满,待雷生与雷仲相继道明之后方才闭嘴。无论是去苏家的雷生,还是去韩家拜访的雷仲,皆是没有捞到好处。
  
  如此,他们又何必再去那三大势力……自取其辱呢?
  
  毕竟,雷罚让他们去扬名,可不是……去找虐啊!
  
  雷生凝视六人,道:“再过几日,想来众势力便要向那北荒进发了,如此,这几日我们便先坐观其变。”
  
  “谁,也不要再去惹事!一切……等雷罚大哥回来之后再论!”
  
  六人相视一眼,纷纷应道,此刻即便是那雷况也是没有再去辩驳些什么。他个人看不惯雷生是一回事,却又不代表他不会去聆听雷生的话语。
  
  想到当初情景,雷况忍不住龇牙咧嘴。自己这般身姿、战力竟然还会败给那雷生?
  
  雷况余光相继扫过其余五人,看着他们对雷生的态度不禁更是气闷。
  
  “哼,别以为你雷生就真的是七将之首了!早晚有一天,老子会超越你!且变的比你更强!”雷况不悦撇嘴,于心中愤懑喝道。
  
  翌日,自清晨起,流转于武都揽星楼内的身影亦是逐渐多了起来。
  
  随着雷罚七将的罢手,雷罚麾下势力也是停止了对武都势力的骚扰。
  
  便如同雷生所说一般,既然雷罚的目的已经达到,再生事端也不见得就是好事。如此,这群人的身影便是再度出现于揽星楼内。但武都修者们却是赫然发现,此刻揽星楼内除了他们,亦是有着其余的陌生面孔出现。
  
  想来,那雷甫刑所说之人已皆然到临了吧?
  
  有人遐想片刻,若是这青武王朝其他三域之人也能得知这般消息,如今又会是哪般场景?
  
  若从这一点上来看,武都势力所下的禁风令亦是很有必要的。没有人会希望自己的敌人越来越多,故而流转于北域内的修者们也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隐瞒此地消息,毕竟,他们可不是雷甫刑那般人物。
  
  这日直至晌午时分,揽星楼上也是再也没有纸张落下。
  
  如此,留守于楼下的人们见状也不禁有些悔恨。看来,这次风波也已然过去了。
  
  这时,身着灰布衣衫的韩笑徐徐自远方走来,他抬首瞄了一眼楼宇便徐徐踏入揽星楼内。
  
  足下匆匆,韩笑不断踏上楼梯,通往上一层。不少围观者凝视着韩笑的身影皆是有些戏谑,这盖是因为韩笑这段时日所行之事所致。雷罚麾下不少追随者曾败与他手,而那些人此刻便在揽星楼上,如此,这次会面,又岂会安然无事?
  
  事情便如同他们所预想的一般,不稍多时,揽星楼七层内,数十身影齐齐望向韩笑,其中部分身影面色皆是有些震怒。
  
  “这混蛋,居然还敢来揽星楼!”
  
  “王琥,你认识他?”有人闻言诧异道。
  
  “上次,我便是败于他手,被他欺凌。此恨,怎能忘却?”一道壮硕男子冷声说道,此人赫然便是上次被韩笑打败的王琥。而他望着韩笑的身影不自然的笑了。
  
  要知道,在楼上一层,那七将可是皆在啊!
  
  这批人实力相若,即便有差也为之不远,旁人从王琥等人口中听闻声息,亦是凝视着韩笑选择了沉寂。他们并不打算为王琥等人出头,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也无法在韩笑手里讨到好处。反正事情与他们无关,又何必强出头去弄的自己灰头苦脸呢?
  
  韩笑目光相继扫过数十身影,忽然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旋即虎视眈眈的望着这批人。
  
  他没打算上楼去找雷甫刑,揽星楼的规矩他可没本事去破,所以他此番前来并不是为了见雷甫刑,而是为了雷罚麾下的……这批人!
  
  雷甫刑之所以能着带纳兰雅进入揽星九层,只是因为揽星楼的人肯卖他一个薄面,而他韩笑,却是没有这般待遇。故而,他虽知雷甫刑在揽星九层,却也未想过要依仗与他。
  
  他要战,接连不断的淬炼,让自己来变得……更强!
  
  “怎么,一个能站出来说话的都没有吗?恩?”韩笑不禁轻笑一声,只身便是震住了这一批人。
  
  他们虽跟随雷罚,却也算不得太过天才的存在,真正被雷罚所看重的还是那七人。反观之下,韩笑却是被雷甫刑这尊年轻霸主所寄予厚望的存在,此中高低……清晰可见。众人闻言骤然恼怒,却也没有人愿作那出头鸟。
  
  王琥等人轻易便被韩笑击败,他们可不觉得自己有多么优秀。
  
  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一阵步伐杂乱的脚步声突兀响起。
  
  众人望去,却是自楼上走下两道身影,一人身姿相貌皆是平凡,一人却是身若巨熊般魁梧。
  
  这二人正是那雷罚七将之中的……雷仲与雷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