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邪道修灵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陵墓中的陷阱

第一百二十七章 陵墓中的陷阱

两女顿了顿,薛栾忽而望向霍依窈轻声道:“霍姐姐,如果其他的石道也和这两道相同,那么想必十条石道的前方或许……也会是通向同一处的。”
  
  霍依窈点了点头,她亦是猜到了此事。
  
  薛栾见霍依窈默不吭声,又幽幽地叹道:“若按照铜门后石道的布局来看,或许夫君他也会在前方的某一处与我们二人相遇,就是……不知道夫君他到底入了第几道门。如果刚好是一旁的两扇铜门,那么想必很快就会遇到夫君他了,就是不知道……事情会不会这么巧了。”
  
  “霍姐姐,你怎么想呢?”
  
  薛栾幽幽的望着霍依窈,等待着她的决定。霍依窈的打算无疑也意味着她们两人接下来的行动模式。是等呢,还是?
  
  “我们不等他了,直接前行就是,何况或许他会先我们一步到达那汇合点呢!”
  
  霍依窈笑了笑又道:“想必夫君若是先行,也不会停留在那里等我们的吧?毕竟夫君他可是清楚的知道我们姐妹进了第几扇铜门的呢,若是在他的庇护之下成长,想必我们与他之间的差距也会越来越远吧……”
  
  薛栾闻言无奈摇了摇头,眸子里同时掠过一丝异芒。
  
  “果然霍姐姐她也为了能留在夫君身边而努力呢,如此,我便与她一起吧。”
  
  “希望,不会出什么事吧,毕竟有几个人也是很强的呢……”
  
  这一刻,薛栾也深深的体会到了没有实力的无力感,若是就此停滞不前,将来可是连自己想到去做的事情,都再也做不到了呢。
  
  两女相视一眼,同时微微一笑,旋即娇躯便爆射而出,掠入前方变宽敞后的石道之中。如今这石道可是有着近十丈宽度,加上第一段石道之中出现了杀死不少人的噬心黑蚁,故而两女也在掠行的同时,提防着周围景象。
  
  数息后,已经掠出十数丈距离的霍依窈娇躯忽然一怔,目光也是随之望向一旁。
  
  那里,似乎有着几道尸体。
  
  薛栾这时也看到了,随之轻语道:“霍姐姐小心,想来能安然无恙通过那第一段石道的人,修为也至少去到了启灵七重境的地步,万万不可大意。”
  
  霍依窈闻言亦是螓首轻点。如今的她自然不敢太过小看那些外来者。
  
  要知道此时在她面前的薛栾也同样是启灵七重境修为的修行者,却已足以跟她打成平手。
  
  越阶挑战,此时可不是什么特别稀罕的事情。底蕴越强的势力中人,按常理推断,其战力也会在同级人里更强。
  
  时至如今,她可不会觉得霍家的底蕴很丰裕,自然不敢自大。
  
  何况,在有些人看来,或许整个北域中的势力也不过只是笑谈而已。
  
  十息后,霍依窈已经打量完毕了那些尸体,因为谨慎,每道尸体她甚至都拔出夕芒剑刺了几下。
  
  她不觉蹙眉道:“这些人似乎……都死掉了?奇怪的是,这些尸体好像……大多是女性?”
  
  这时,薛栾也审视了几具少女尸体,她微微蹙眉道:”这些人,好像……不是妖兽所杀?她们要么身中刀剑,要么骨骼粉碎。似乎是人为,莫非这节石道里没有妖兽么?”
  
  “或许,这一关就是陵墓主人要我们这些闯关者自相残杀,为了机缘去杀死身旁的人。因为第一关的妖兽,所以大多人都在提防,借此给了一些人下手的机会。”霍依窈迟疑道,她觉得事情真相应该就是如此。
  
  毕竟在进入铜门后,大多数没有实力的人已经被淘汰掉了。
  
  即便幸存下来的少部分人,也会在此被其他人暗中除掉。能够去减少竞争对手,又有合适下手的机会,想来大多人不会迟疑。
  
  至于为何死的大多是女性,那就更容易理解了。
  
  因为在大多人的眼里,女性还是相对孱弱的存在。
  
  如此说来,这些人死的却是有些冤屈。或许,她们也并不是死于单打独斗,而是,被人群攻致死!
  
  “那些想要浑水摸鱼的人,死的却是冤了一些,想必他们也想不到,这陵墓主人会是这般心狠手辣的存在吧?为了选一个继承者,可以冷血的去屠杀他们。”霍依窈叹道,握剑的小手也微微紧了紧。
  
  “夫君说过,能走到高处的修行者大多都蔑视着生命,因为他们无疑也是践踏着无数生灵的性命成长起来的存在。”
  
  “若是他们善良,或许……有些时候死去的就是他们了。”薛栾幽幽叹道。
  
  她只是听萧笑说过,却也未曾见过这样的人。当初的潜龙城主,自己的父亲薛厉等人比之这般存在却还是太过稚嫩了一些。
  
  而这陵墓主人还有那雷甫刑,皆是将他人当做棋子去布局的冷血人物。
  
  如此,她亦是有些动容,却也有些感动。
  
  自己的夫君是何般的强大,却是依然接纳了自己,能成为他的女人,自己真的是……太幸运了。
  
  霍依窈微微俯身挥手合拢了身下女尸诧异睁大的眼瞳。想来,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忽然死去吧?
  
  霍依窈站起身子,头颅微仰轻轻叹道:“这是,一个极为……冷血的世界啊!”
  
  尔后,两女没有再停留,又开始掠行起来。
  
  如今的石道也不再笔直,开始有了一丝弧度。之后的石道里,两女也没有再遇到什么险阻,如此推断,或许这关正如两女所猜想的一般,险阻就是闯入者心中的杀心。在淘汰掉弱者后,只余下强者闯入下一关。
  
  约么盏茶的时间后。
  
  两女身形也是一僵,远远望去,身后的石壁外赫然有着另一条石道。
  
  “看来正如推测的一般,现在第七扇铜门至第十扇铜门的闯入者已经处于在同一条道路上。如此,从四扇门进入石道还幸存的人想来都在前方。”霍依窈轻笑道,小手紧握,时至如今,她也感受到了一些厚重的压力。
  
  “大概计算,也会有近百人依然存活在这陵墓之中,也就是说,在我们前方的石道中,至少有着少一半的幸存者。除却一些特殊人物,其他人都是不足为据,如果他们没有选择联手的话。”
  
  薛栾凛然一笑,无名指同时摸了摸俏脸上遮掩的面纱。
  
  “未知的危险么?”霍依窈呢喃道,忽然望向一旁的薛栾道:“一对一,二对二,我们姐妹不惧,但若有人想要群攻,那就先逃。”薛栾闻言也是螓首轻点。没有绝对的把握她自然也不想去硬拼,并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单单不想让那个人伤心罢了。
  
  薛栾玉手一幻,通体洁白的七转骨剑已经在握。
  
  霍依窈见状也微微一笑,手中的夕芒剑又紧了紧。尔后两女的身影便再度掠出,冲向前方更加宽敞的石道之中。
  
  两女前行约么十息后,两女出来的另一侧石道里一道白衣身影徐徐走出。
  
  黑发如瀑,脑后发丝束成一缕,额前刘海放浪不羁,黑瞳微眯的同时唇角一撇微微坏笑着。这人不是萧笑又是谁呢?
  
  “陵墓设计的跟迷宫一样,却是有些无聊,想来还有着其他的出口吧?”
  
  “那,这局棋……我便来……添上一笔!”
  
  萧笑猛然转身,双掌平伸而出又猛然握下,然后交叉于胸前。浑身灵力忽然弥漫而出,地板上的微小石粒与灰尘似乎也被灵力所沾染慢慢漂浮于空……
  
  “葬天罗生!”
  
  几乎是喝语的同时,萧笑拳化为爪双臂一转猛然向前挥下。
  
  灵力迸发的同时萧笑的身子也半跪而下,双臂交叉于微螓的额头之上。
  
  “轰呲!”
  
  萧笑面前的两条石道如被撕裂一般,碎石不断掉落,很快就将眼前的石道给完全堵住了。
  
  萧笑起身,看着还在掉落碎石的石壁忽然冷笑一声,呢喃道:“想必武都那些势力的人现在也都坐不住了吧?那就来一场令人欢愉的困兽之斗吧,来一场令人畅快的……厮杀吧!”
  
  “呵呵呵……”
  
  萧笑右手手掌慢慢蜷握,舌尖也轻轻舔了舔薄唇。
  
  他可不是什么善良之人。
  
  何况现在又有邪王典这部功法加身,压抑自己的性情反而会减低他的战力。既然整个武都都在为权势、声名着迷,那他也不介意为自己的女人做些什么。
  
  萧笑又瞄了瞄四周的环境,忽然仰头望向自己上方的石壁。
  
  那里,颗颗耀灵石正在绽放着自身的光芒,却是有些令人眼花缭乱。
  
  “真是滑稽的陵墓,华而不实,通过这种手段挑选出来的传人,又岂会敬你?所谓的传人,只不过是你现在的状态不能杀死的人罢了。”
  
  “那,就让我……毁了这里吧!”
  
  萧笑右手握拳收于腰间,头颅微螓拳头忽然向上打出,在发力的同时又化为手掌猛然握下。
  
  “葬天!”
  
  喝语落下的同时萧笑的身影也忽而一幻消失不见。
  
  而上方的山壁也骤然塌陷,颗颗巨石掉落而下,烟雾弥漫的同时将石道彻底掩埋,一旁没有被巨石波及的石壁也随之剧烈震动着。
  
  石道前方,掠向良久的两女忽而相视一眼,神情皆是震惊不已。
  
  “那声音似乎是从身后传来的……莫非,这座山是在逐渐塌陷吗?”霍依窈俏脸发白,娇躯也微微颤了颤。
  
  薛栾闻言亦是苦笑一声,道:“我们……还是快点前行吧。”霍依窈闻言咽了咽口水旋即点了点头。
  
  尔后,两女再度掠行而出。
  
  不过几息,她们便察觉到眼前的石道似乎也越来越亮。
  
  霍依窈定睛望去,映入眸里的似乎是一座布有青斑的……古朴宫殿。
  
  “这就到陵墓了么?这节石道里也没有……险阻么?而且如今就已经到了终点,不是再与其他石道汇合么?”就在霍依窈呢喃愣神的同时,薛栾忽然大喝道:“霍姐姐,小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