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邪道修灵 > 第两百四十二章 斗转星移

第两百四十二章 斗转星移

青林、武明星、王后、柳亦钦、李道陵与韩冉瑶等人的脑海里还回荡着刚才大荒猿的雄姿,故而也就没有分心去在意身旁的事物,而武升则还在恨声咒骂那大荒猿,故而也是无心观察。
  
  因此,他们皆然没有发现此刻白懿沁身上出现的异样。
  
  萧笑余光扫去,看着白懿沁颤抖的身躯不禁叹了口气。妖兽与人类间的分歧是自古以来便有的传统,无论何地何处都普遍存在着这样的事情。有区别的只是两者歧视的严重程度,萧笑也曾遇到过不少例子,故而也清楚的知道这些。当然,他并不在乎这些,不然他就不会和身为妖兽的白懿沁在一起了。可是,这种现状却也……依然实际的存在着。
  
  他明白,白懿沁与他在一起一定会带来一定程度的麻烦,他是不在乎,可是白懿沁呢?她身为妖兽与自己在一起本就心有愧意,故而她对于这方面的东西也必然会比萧笑更为在意。
  
  要知道,旁人的冷言冷语可是能在无形中抹杀一个人活下去的信念。
  
  语言,同样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兵刃!
  
  它可以无时无刻的攻击他人的心灵,摧毁他人的信念。
  
  也是因此,才会有那所谓的心理战一说。
  
  身份与族类的不同,这是存在于白懿沁心中的一道枷锁。她越在乎萧笑,便也会愈加的在意他人的看法。她可以不在乎旁人诋毁自己,可她却不想他人因为她的身份而去抹黑萧笑。比起自己受伤,这是她更无法忍受的事情。
  
  此刻武升对大荒猿的敌视,已然令白懿沁想到了日后有可能会遇到的事情,一念至此,她才会慌促,她才会恍惚,她才会畏惧……
  
  这一刻,萧笑忽然伸手将白懿沁揽入了怀中,轻轻抚着她的背脊。
  
  “我都不在乎你是什么,你为什么还要去在意呢?”萧笑轻语,语气亦是有些无奈。又不是白懿沁做错了什么,她何必要那般自寻烦恼呢?
  
  出身,这是每一个“人”都无法去选择的东西。生来是什么,那便是什么。与他们本人并没有什么关系,也不是他们努力就可以改变的东西。就像白懿沁生来就是妖兽,这是她的错么?不是,何况即便是妖兽亦会有善恶之分。无论是妖兽还是人类皆是如此,妖兽有善恶之分,人类同样有。善良的妖兽会不如本性凶恶的人类么?
  
  那恐怕并不见得。
  
  换言之,比起天生便无法选择的种族,心灵才是一个更合适的衡量准则。
  
  萧笑喜欢白懿沁的心,所以他才会喜欢她。所以,他才会不计较她的本体是妖兽。
  
  在萧笑的理念里,妖兽是不可能化身为完全的人的,即便他们舍弃了原本的身体选择夺舍重生,灵体中所蕴含的灵力也会重新塑造那具身体。
  
  换言之,即便妖兽夺舍了人类的身体,会演变出来的亦只会是又一只妖兽罢了……
  
  故而,萧笑才不愿看着白懿沁自责,因为那是一件没有意义且只会去徒劳伤感的事情。
  
  “恩,我知道。”白懿沁轻声说道,心情也渐渐的缓和了起来。全世界她本来就只会在意萧笑一个人类,既然如此,那她为何还要去……自寻烦恼呢?就算全世界的人仇视她,只要萧笑不会,那么,这便就足够了,不是么?
  
  一念至此,白懿沁轻吐了一口芳气,旋即将小脑袋往萧笑怀里蹭了蹭。看着眼前景象,萧笑也不禁松了口气,要是白懿沁一直纠结着这个问题,那么他也就无可奈何了。
  
  所幸的是,白懿沁她并不是一个笨女人。
  
  一念至此,萧笑薄唇一撇,忽然浅浅的笑了起来。
  
  “怎么了?”白懿沁抬首望去,不禁心生狐疑。萧笑闻言戏谑一笑,辗转凑到她的耳边轻语道:“还记得不久之前韩冉瑶对青林说的话么?我想说,你这丫头的滋味其实也……很不错呢。”
  
  “……”
  
  “你们该进去了,记得,今后不要轻易的相信外人,谁也……不能信!”武升忽然道,语毕之后他的目光也从萧笑、白懿沁、李道陵、韩冉瑶四人的身上相继扫过。闻言四人看了看眼前泛着白芒的膜,尔后便开始迈步走了进去。
  
  青林见状有些狐疑,目光位移凝视着武升,只见武升瞄了他一眼,道:“这灵膜与那地下聚灵台的不同,这是单向的。也就是说,只要走进去,便再也无法出来了。”
  
  “除非,你有能力破解这融灵强者的灵膜手段。”
  
  闻言青林等四人这才恍然,感情这灵膜其实是阻止参与者后悔、退出的一道手段么?
  
  原来如此,只要踏入其中,便再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那是可以一步登天的机缘密布之地,却也同样是一处充满了血腥味的……修罗场,夺麟之地,这同样是这个世界的一小块缩影。若无法在那里存活下来,又如何能去探究这个广阔无垠的浩瀚世界呢?”青林双瞳微眯,轻声呢喃道。一旁的武明星闻言也是一怔,她目光凝视着青林坚毅的侧脸不禁咬了咬唇。她知道,其实青林的心里也是极度渴望去探究这个世界的。
  
  因为,那所谓的男人本来就是一种脑海里充满了征服欲的奇异生物吶……
  
  而萧笑与白懿沁等四人走入灵膜之后看着眼前景象也是稍楞,因为眼前的景色与先前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巨大差异。
  
  “不是以灵膜阵法隔绝的特殊地域么?”萧笑轻语,尔后回首望去,手指摸向那层泛着白芒的光膜。
  
  手指忽颤,萧笑蹙了蹙眉,旋即两指摩擦卸去了指尖的酸麻感。“原来如此,这是阻止参与者退出的隔绝性灵阵么?”萧笑心中低喃,不禁戏谑一笑。由此看来,那名为夺麟之地的疆域,恐怕会……很有趣呢?时至最后一刻才选择退却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这青鳞域之内王朝何等繁多,而每一方王朝参与夺麟之战的人便有着数位,如此一来又如何不会有人忽然后悔想要……离去呢?
  
  当他们发现被这灵阵隔绝于内,无法出去的时候,又会是多么的……绝望呢?
  
  “灵阵,融灵境。”白懿沁轻声呢喃,心中同样起了一丝波澜。这已经是她近年来所见的第二种灵阵,青武王朝北域北荒山脉中姜不凡也曾布下一道灵阵用以隔绝外界人的进入。而此刻的这道灵膜则可以断绝其内之人出去,这道灵膜毫无疑问也同样是一道灵阵!
  
  灵阵是人类修行者到融灵境之后才能触及感知的能力,白懿沁曾听父母这样说过。
  
  她的父亲金异曾猜想妖兽五劫境的妖兽也能习得灵阵这种手段,遗憾的是在这个过分敌视妖兽的青鳞域中他并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
  
  “灵阵师,这是一种手段神秘莫测亦能耐通天的存在,即便在修行者中这种灵阵师也是极为特殊的一种存在,他们对天地灵韵的感知力要甚于常人,故而能够操控灵力进行一些颇为神奇的手段。但灵阵师的入门要求甚高,故而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着成为灵阵大师的机会。大多人对灵阵这种手段只是略懂皮毛,就像那御兽皇朝的姜不凡一样。”萧笑轻语道。
  
  白懿沁闻言也不禁了然,那姜不凡所设的灵阵的确相当之弱,据说真正的灵阵师设下灵阵可以遗留千年不损,而那姜不凡布置的灵阵却只能持续那极为短暂的时间,到后期甚至连修为跌落到妖兽三劫境的牛三、鹰七等人都能削弱,如此看来的确是不足为道。
  
  “那你呢?懂这个吗?”白懿沁出口问道。
  
  “我没开这一窍,何况我也不想分心在这种东西上面,我更在乎的还是自身实力的提升。毕竟,我听说那些灵阵师的战斗能力可都不怎样。”萧笑摇头复道。
  
  要知道,一心二用无疑会降低一个人做某件事的效率。而萧笑显然是只专注力量提升的那一类人。
  
  闻言白懿沁不禁戏谑一笑,当即轻语调侃道:“或许这种灵阵师到后期战斗能力也……极为突出呢?话说,你当年也没有遇到多少灵阵师吧?”萧笑闻言蹙了蹙眉,道:“能够称上灵阵师这个名字的人,修为至少也去到了融灵境高阶的程度,当年的我没有那么强,毕竟我在突破到融灵境不久之后就闻讯去到了那里,参加了那一次秘境历练。”
  
  白懿沁闻言正欲复语却忽然听到了远处韩冉瑶的声音,刚才萧笑与白懿沁相谈之际他们两人已经迈步前行,去到了灵阵内里一探究竟。
  
  “萧笑,你过来看看,这个是什么东西?”
  
  闻言萧笑与白懿沁相视一眼便也迈步走出,十余息后,两人已然走到了韩冉瑶与李道陵身边。只见他们两人正定睛端详着前方一座长宽十数丈的高耸石台,见状两人也同样凝神望去,而此刻萧笑也点了点头随之开口道:“果然是这东西。”
  
  “这是什么?”白懿沁问道。
  
  “斗转星移,虚空挪位,这是……星斗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