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邪道修灵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降之物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降之物

场内众人见状大多陷入了恍惚,虽说乔依依与他们并无干系,可在看到她宁愿牺牲自己与腹中胎儿也要去保护自己的男人之际,他们也不禁动容了!
  
  毕竟,无论他们今时今刻是否有伴,但他们也曾在年少之时的曾经幻想过脑海中的另一半。
  
  众人凝视着此时的乔依依,突兀的就觉得她的身影与曾经在脑海中幻想过的那人渐渐开始了重叠……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原来她怀有身孕了?我喜欢,姓孙的,我会在玩腻你的女人之后再将她杀掉,就连她腹中的胎儿我也绝……不会放过!待时机成熟之后,我会用刀破开她的小腹,取出那初俱规模的胚胎然后将其烤熟作为……下酒菜!”看着身子颤抖且不住倒退的乔依依,曹阿瞒不禁更是畅快的喝道:“我就是要你们知道怕!我就是要让他人知道得罪我曹阿瞒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向来就只有我曹阿瞒欺负世人,又岂容世人欺我辱我?姓孙的,作为第一个对我不屑一顾的人,你必须得付出最为深刻的……代价!”
  
  “我不会杀死你,但相应的我也要你去……痛苦一生!”
  
  察觉到乔依依的异样,孙从云连忙回首将就要瘫软在地的她扶起道:“你清楚了吧?曹阿瞒那混蛋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畜生,如果你落入他的手里,他不会怜惜只会想尽办法的……折磨你。身为你的男人,我决不能让你……得到那样的经历……”
  
  此时的乔依依颤抖着身子再也说不出话来,她的额头之上渗满了汗液,而她的神情亦是惊悚至极。
  
  尔后,一只手掌忽然抚在乔依依的小腹处温柔的摩挲着。
  
  “你不需要多想,在我孙从云的心中你乔依依就是一个绝对完美的女人!所以,我也绝不会让你成为他人玩弄的工具。或许今日我们真的是九死一生,可是即便如此,我也不想去逃避……”
  
  “因为,我放不下我的女人与孩子。所以,若是真的要死,那就……让我们一家人都留在这里吧。”
  
  孙从云灿烂一笑,尔后便轻轻扶起了乔依依。她抬首望去,此刻的俏脸之上也早已布满了泪痕:“可是,可是我不想……让你死啊……”
  
  “傻瓜……”
  
  看着乔依依充满乞求的眼眸,孙从云微微一笑尔后便忽然抬手拍在了她的身上。因为情绪波动与巨力冲击,故而乔依依瞬时便晕厥了过去。尔后,孙从云目怀爱意的摸了摸她的脸颊便忽然望向了一旁的周郎喝道:“周郎,依依她就……交给你了!如果你让她死了,那我们孙家就要真的……绝后了!”
  
  周郎闻言双目顿时一缩,几经深吸之后他终于还是螓首轻点。
  
  尔后,他便走上前去将乔依依接过,道:“你想怎么给你的孩子取名?”
  
  闻言孙从云再度看了乔依依一眼才苦涩的笑道:“事出突然,我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名字。这样吧,若是男孩便叫孙曙光,若是女孩便叫孙舒心。你记住,等乔依依她醒来之后你得……好好的告诉她,就算她再不愿意也得……给我好好活着去带孩子!因为,那可是老子唯一的种!”周郎闻言也再度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双目凝重的螓首点下。
  
  显然,他也清楚的知道此时情景究竟如何。
  
  “自此开始,你们想办法从这里活下去就行,不要去傻乎乎的再争夺什么机缘!若是夺麟落幕之时曹阿瞒那混蛋已经死了,那你们便回去我们的故乡,如若不然,那就要委屈你了……”
  
  “小弟不……委屈”
  
  言至此时,即便如周郎这样的铁血男儿也不禁流下了两行无色的泪……
  
  此情此景,的确是算得上是哀伤弥露。
  
  “这就是你的遗言?想的是挺好,可惜老子是不会让你如愿的!给我上!”曹阿瞒大笑喝道,尔后便快步上前冲向了孙从云。一旁的典君沉默瞬息也随之跟上,很快,这两名化灵九重境的年轻强者便向着孙从云杀来。
  
  看着这一幕,周郎已经咬破了嘴唇却也只能怒吼一声旋即背起乔依依便逃。
  
  因为,即便是他此时也不可能在照顾好乔依依的状况下应敌。
  
  很快,周郎便冲破了一方拦截并逃了出去,因为此时也唯有几名化灵八重境的人象征性的拦截了一下。作为主力,那名化灵九重境的黑衣青年却是并未选择出手。
  
  看到周郎居然逃脱了这里,曹阿瞒不顾还在与孙从云交手便顿时怒道:“你这是在做什么!怎么让他给逃了!”
  
  闻言那黑衣青年却只是淡漠的扫了曹阿瞒一眼便不屑地道:“你以为你是谁?觉得我是你的下属么?好一个可笑的家伙。”尔后,那黑衣青年便直接抬首望向了空中的点点红光。要知道,他会来此也只是因为曹阿瞒提供了血菩提的消息,并不意味他就真的想要与曹阿瞒结盟合作。而且,以他的高傲又岂会听从他人的命令?
  
  这并不难理解,因为天才的性格本身就是绝对高傲的!
  
  以一、二等王朝之人来说,在如今便拥有化灵九重境的修为那已经是极为突出的成就了。如此,身为亿万人之中才能脱颖而出的佼佼者,他又岂会真的听从那曹阿瞒的命令?
  
  “混账!”曹阿瞒见状不禁大怒,可那黑衣青年却根本没有理会他,依然是看着空中不为所动。不仅他如此,就连那些化灵八重境的各方王朝之人亦是如此。见这黑衣青年这般,他们自然也不会愚昧的去听命于曹阿瞒。
  
  毕竟,曹阿瞒想要他们去对付的可是……修为高深的强者啊!
  
  而曹阿瞒所带的那行人见状也顿时呆滞了下来。看着眼前这诡异的气氛,他们也忽然沉默了下来。毕竟如今周郎已逃,曹阿瞒与典君去对付孙从云一人也占尽了优势。
  
  如此,他们也不打算再去横插一脚。毕竟,孙从云的修为可是要……比他们高的啊!
  
  同等修为以一敌二,孙从云可说是已经占尽了劣势!如此,他们自然也不想再去参与这场困兽之斗。毕竟,困兽之际若野兽反扑,他们可不见得会毫发无损……
  
  此时,丁晴立于一旁看着交战中的曹阿瞒等三人也深深蹙着眉,那曹阿瞒与典君的确不弱,以二敌一那孙从云也已是落入了下风。听着大地悲鸣与肉身碰撞的沉闷之音,丁晴也忽然不悦道:“你究竟在做什么?让这人死在这里可是有点……”
  
  这时,喧哗与踏步之音不断响起,听着耳旁的异样之音丁晴也忽然抬首望去。
  
  点点红光正从空中快速落下,而它们距离山崖之下的众人也愈来愈近!
  
  那是……血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