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邪道修灵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梦到了什么?

第三百五十一章 梦到了什么?

“恩?”看着丁晴此时的模样,萧笑瞬间便被吸引了注意力。
  
  因为,现在其他的事情对他来说都不是那般的迫切,无论萧氏青龄现在有多强,无论他修行的邪王典、驳天步有什么奥秘,甚至赋予他机缘的刀兽有什么心思,那都是此时的他所无法左右的事情。所以,萧笑除了顺其刀兽之意不断变强,他也没有别的选择。故而时至如今,他也懒得再去想刀兽是什么心思,毕竟此时的他太过孱弱,只要那家伙给予的机缘能够令自己变强,那就够了。
  
  至于其他什么内情,那都是后话了。
  
  更何况,萧笑也觉得此时的自己并没有令得刀兽算计的东西。毕竟,他在相遇刀兽之际就已经是一个奄奄一息的垂死之人了。以他的力量,他若想要自己的什么,那完全无需这般来算计他,还赋予他变强的方法。如此,萧笑自然不会在这一点上寻思太多。
  
  故而,在看到丁晴此时的娇态之际,萧笑瞬时便转移了注意力。
  
  要知道,在他怀里娇声颤抖的可是他的女人吶……
  
  “不要……人家才不要这样呢,人家才不……舒服。”
  
  “坏蛋,你轻点……”
  
  看着怀里不断抖着身子且轻吟出声的丁晴,如今的萧笑是完全的不明所以!这妮子究竟是做了什么梦才会变成这样,这还用想吗?
  
  “恩……”看着丁晴此时的模样,萧笑脑海当中曾经浮现的片段也愈加清晰了起来。回忆起与白懿沁缠绵的片段,看着此时丁晴娇喘的模样,他的呼吸也忽然急促了起来。要知道,他可是一个没有任何隐疾且极其正常的男子。看着美人在怀里发梦,他若没有兴趣,那他也就不是真正的男人了!
  
  故而,看着此时的丁晴,萧笑不知不觉的便移动了手掌,轻轻的摸索着。
  
  当手掌开始抚着丁晴之际,触及那柔软的娇躯,萧笑的需求也变的愈加火热起来。那里当即便化为了火热的铁器,顶在了丁晴腿间。感受着自己愈加强烈的念头,萧笑顿时便想要急剧的发泄一通!
  
  可是看着还在酣睡的丁晴,他又不能去肆虐……
  
  就在萧笑想着该如何行动之际,丁晴的一只小手也要死不活的抓住了他那里,且开始了轻抚。
  
  “啊?”萧笑见状不禁更是迟疑,可是他却知道丁晴还在睡着,只是因为她的梦境,故而她才会下意识的动作了起来。
  
  “我怎么觉得这段时间不该和她太过亲密的……”一念至此,萧笑也不禁苦笑了起来。
  
  一位冷漠且受万人敬仰的公主,怎么想也和萧笑怀中此时娇颤的女子没有关联吧?
  
  然而,她们确实就是一个人。
  
  “因为我接连的挑逗,故而晴儿的内心其实也是很渴望的吗?可别啊,难道你不知道男人一旦起火,那就是一发不可收拾了么……”
  
  “恩……”
  
  轻吟之后,丁晴的小手也忽然滑落,而她身躯的颤抖也随之戛然而止。
  
  然而,很快萧笑便发现了一件堪称不可思议的事情。
  
  因为,一抹水润忽然流淌,而萧笑也觉得自己的小腹处顿时变的粘稠一片。看着怀中不再动弹可是呼吸急促的丁晴,看着她倒在自己怀中的位置,萧笑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相反,就是因为知道,故而他才会更为的苦恼……
  
  “不是吧,你是舒服了,可我却……憋得很难受啊……”
  
  这一刻,萧笑忽然发觉原来女人多了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倘若他唯有白懿沁,那他早就不必忌讳,与她同登巅峰了……
  
  此时,萧笑脑中仿佛有两道念头在不断的争战着,其中一方督促他快点行动,说自己憋的很是难受,反正丁晴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何必再憋着自己呢?而且,以自己的能力,还怕保护不了她么?再说了,能够变强的路径多了去了,也不怕荒废了这区区数天的时间吧……
  
  “究竟该怎么办?”萧*恼的自言自语了起来,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疑惑之音也忽然响起。
  
  “什么怎么办?你怎么了?”
  
  萧笑低撷望去,只见丁晴此时好奇的睁开了双眸,很是疑惑的望着自己。见状萧笑不禁大怒,当即便按住了她胸前,那两团玉脂揉捏了起来。见状丁晴不禁更惊,这是怎么了?怎么他会忽然变成这样?
  
  就在她疑惑不解之际,萧笑也忽然起身,手指在丁晴腿间一抹,然后将其送到了她的眼前。
  
  “我说你,究竟是做了什么梦,才会变成这样?”
  
  “我……”看着眼前萧笑指尖的水润,丁晴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见她顿时便变的面红耳赤起来,显然她也不相信自己在梦中便已经到达了巅峰。
  
  可是,看着眼前的事实,察觉到自己湿润的裙摆,她却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这丫头,睡个觉都会变成这样?身子一直哆嗦,口里也一直说着勾人的话语,最后连我的衣服都给……弄湿了,你这是故意的么?”看着眼前萧笑恼怒的模样,丁晴早就呆住了,自己居然在他怀里做了那种梦么?居然还……
  
  “我会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
  
  最终,丁晴羞恼的抬首气道,显然是化防守为进攻,将包袱又丢给了萧笑。
  
  “你这坏人,若不是因为你经常欺负我,我哪里会在这种地方做那种梦?”一念至此,丁晴不禁更是气恼,难道他以为就男人会憋的难受么?难道他不知道经常被心爱的人挑逗,女人也同样会渴望的吗……
  
  “恩……”萧笑蹙了蹙眉,尔后便一本正经的道:“此事暂且不说,你折腾了这么久,难道不打算补偿补偿我么?”闻言丁晴不禁娇躯一颤,这时,她才发觉了身后那滚烫的异物。联想到刚才萧笑快要癫狂的模样,她也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理亏了……
  
  毕竟,若不是因为要照顾到她,萧笑绝不会让自己忍耐的这么难受。
  
  “倘若在他身边的是懿沁妹妹,他们早就那样了吧?”一念至此,丁晴心中的愧欠也不禁更浓。
  
  “别以为就你自己憋的难受,我也……”丁晴忽然一叹,尔后便不甘的咬了咬牙。毕竟她也清楚,若只是为了发泄,萧笑大可以不必找她。因为,在这片大陆之上还有着不计其数的美人尚还幸存着。
  
  以萧笑的修为与能力,若真的只是想解决那个需要,难道还必须找她丁晴吗?一念至此,丁晴也不觉一叹。萧笑先前的作为真的就是错的吗?可是女子在怀,还是自己所爱,又有谁能够忍着什么也不做呢?可是,想到如今所处的环境,丁晴也不禁再度浮生了些许薄怒。“这个坏蛋,别人都在外人厮杀,抢夺机缘,而他却……”
  
  “这里可是夺麟之地,别人都在外面厮杀、拼命,你还要我怎么……补偿你?”似乎是觉得自己理亏,故而丁晴的话音也越来越小。
  
  毕竟,这一次可是她自己点起的火苗……
  
  “今后的几个月,你得……少碰我,不然我也……说不准自己会怎么样……”
  
  “恩。”萧笑也自知理亏,若非是看到丁晴发梦,他也不知道她的心境竟也那般的浮躁。如此,若是在往后的时间里他还经常挑逗,丁晴能在战斗当中发挥全力那才有鬼了呢……
  
  “便宜你了……”丁晴怯怯的道。尔后,她便伸出小手解开了萧笑的腰间束带,红润的唇瓣几经张合,这才渐渐地俯身低了下去。
  
  察觉自己忽然陷入泥潭之中,萧笑也不禁启唇发出了阵阵愉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