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邪道修灵 > 第五百一十章 丁晴惨败

第五百一十章 丁晴惨败

最终,几女将那些残尸又**成肉末之后方才住手。这般情景,远处观望的丁晴亦是看的目瞪口呆。什么样的恨意,才能令那些女子那般悔恨?恨不得将其化为肉酱吞入腹中?尔后丁晴不禁忽然一叹,道:“早知今日,当时又何必苟且偷生呢?”
  
  尔后,丁晴再度望向萧笑,道:“你知道吗,叶翎妹妹死前曾对我说过一句话。她说,我们可以死。但贞洁却决不能丢。”
  
  闻言萧笑也不禁沉默,叶翎,她永远都是他心中的一道伤。
  
  他无法忘却,只能假装遗忘……
  
  这时,见那几女住手,那虐杀恶人的黑衣男子也忽然上前,目光凝视着几女那饱经摧残的酮体道:“我知道你们是生不如死,甚至现在也很想死去。但,你们能看着其他女人像你们一样遇难么?在这个夺麟大陆,还有着无数的恶人存活。这段时间的经历清楚的告诉了我,那些人凭我一个是杀不完的。所以,你们可以帮我吗?”
  
  “我们这点力量,怎么帮你……”终于,一名气质柔弱的女子出声问道。眼中也含着清晰的泪痕。倒也不怪她这般诉说,她不过是升灵一重境中期的修为,而那些恶人却全部是升灵二重境以上的修为。如此,她们又如何帮忙?
  
  的确,这夺麟大陆还有很多恶人,但凭借她们现在的力量对付的了吗?
  
  答案,显而易见。
  
  “我这里有融灵功法,有融灵强者所留关于修行的菉刻玉符。如果你们得到了融灵强者的毕生传承,又岂会无能为力?至于修为,你们也不用担心,我这里有大量灵物,足以提升你们的修为。虽说快速提升修为会扼杀你们的前途,但毫无疑问也能迅速增强你们的战力。如此,你们便是有了帮我的可能。这世界恶人这么多,你们活下来,去帮我料理他们,好吗?”
  
  黑衣男子话音极其温柔,虽说他的模样不算是极其俊俏,却还是令那几女闻言羞红了面颊。一时间,她们相互目视,却还是没有一个人主动出言应允。
  
  见状黑衣男子也再度说道:“那些人都将女子视为玩物,如果被玩物所杀,他们又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即便是我出手,也无法比你们做的更好。如此,你们何必要去浪费生命?与其浪费,不如将它用在更合理的地方,不好吗?”
  
  “我听你的。”那气质柔弱的女子挺胸说道,想起自己还赤着身子,她的俏脸也不禁愈加红润。
  
  见状那黑衣男子也歉意一笑,递出了一枚须弥戒道:“里面有水,你们去山岩背后洗了身子,换了衣服,然后我们再详谈,好吗?”
  
  “好……”那柔弱女子连忙接过须弥戒,奔向一旁山岩背后,其余几女见状也不再迟疑,相继掠出。
  
  毕竟,如果能活着,那谁又愿意死呢?
  
  看着几女离去的身影,那黑衣男子不禁重重一叹,旋即背依山岩,陷入了沉思。
  
  “居然真有这样的人……”丁晴蹙眉呢喃,亦是觉得有些惊奇。世界之大果真无奇不有,有着极恶,却也有着极善的存在。见状,她不禁很是欣慰。但转念之间,她却又好奇起了那黑衣男子的修为境界。因为如今他们相聚数十丈距离,故而丁晴也无法感知到他的修为境界。
  
  “既然好奇,何不过去邀战呢?你又不是坏人,他不会杀了你的。”
  
  “这么说,你觉得我不如他了?”丁晴激气的道,如今的她不断淬炼,整体实力比起先前强了数倍。这样,萧笑还小看她?恼怒的丁晴当即掠去,也不再理会萧笑是否回语。
  
  十数息后,丁晴止步,看着眼前抬首望来的黑衣男子道:“我看你很强,跟我打一场!”
  
  闻言那黑衣男子看了丁晴数息才微微摇头,道:“不用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事实胜于雄辩,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真正力量!”丁晴娇喝,周身灵力弥放。此时,那黑衣男子原本紧促的眉头也忽然一僵。凝视丁晴,他又打量了瞬息这才玩味一笑,道:“你会受伤的。”见黑衣男子这般,丁晴也不禁更气,当即小手紧握,一拳打出。
  
  “啊!”丁晴口中惊呼,她抬首望去,这才发现那男子笔直抬手,隔着一丈距离凭空握下。而随着他的握下,自己的拳头也骤然一痛,就像是被巨力给骤然挤压了一般……
  
  “哼!”丁晴见状骤然咬牙,旋即身子骤然后移,藕臂于空中虚划半圈,口中喝道:“奔流……”
  
  话音未落,伴随着白光一闪,强风袭来,而丁晴脚下也一个趔趄,体内灵力亦随之紊乱。
  
  丁晴望向一旁,只见身旁地面赫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鸿沟。那鸿沟长度超过十数丈,宽度也过一丈,其深更是乌黑一片!丁晴抬首望向眼前,只见那黑衣男子手中正提着一把太刀,摇头说道:“太慢了。”
  
  这一刻,丁晴知道对方留手了。
  
  他刻意劈向了自己身旁,而仅仅是他的剑压便打断了自己的动作,甚至还冲散了自己体内的灵力!
  
  “这怎么可能?”丁晴不住呢喃,如今的她不仅修行了那流水决,更是突破到了升灵三重境中期,真要动手,即便是那苏烈也敌不过她。然而,她居然在这黑衣男子面前这般无力?若是这般,他的实力究竟又去到了什么境界?
  
  就在丁晴思绪之际,那黑衣男子甩手一挥,将太刀扛在肩上,旋即向着她徐徐走出,
  
  而随着他的走出,灵压也渐渐弥漫而出,与灵压一同肆虐的,还有那厚重无比的压抑氛围。
  
  这一刻,目视眼前,丁晴仿佛看到了血海,在那黑衣男子的脚下,有着数之不尽的骷髅,烂肉。骸骨堆积成山,而那黑衣男子手中森然的太刀仿佛也正在滴着血。天空一片血红,而这道徐徐走动的身影仿佛就是那索命修罗一般……
  
  随着那黑衣男子的迈步,丁晴也不禁连连后退起来。
  
  这一刻,目视对方,她已然没了再出手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