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异界之狙击之神 > 第二十五章战神诀

第二十五章战神诀


  龙若远远的喊声立刻让整个食堂的人注意到了这个角落。
  一个光头鹤立鸡群。
  周围人一愣随即爆发出疯狂的笑声,他们基本上都知道洛尘这个新兵,一连的人更是都认识他。
  “哈哈哈!这个造型很吸晴!”
  “难不成这是今年流行造型?”张扬曾经因洛尘的低调丢过一次脸,傻傻地问。
  ……
  洛尘现在杀了胡莱的心都有了,他硬着头皮着跟龙若打招呼,问道:“你们三朵金花怎么今天就你一个人啊?”
  “她们去光明市有个公差。”龙若忽然想起了什么,拿出铭牌就开始呼唤阎颂之。洛尘见状不妙,饭也不吃了拔腿就跑,龙若一把拉住洛尘,“哎哎,别跑啊。“她把洛尘的手臂拽着,丰满的胸脯蹭啊蹭,让洛尘有点儿舍不得拽出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颂之姐,你快看洛尘的新造型。”龙若哈哈笑着。
  胡莱一下子冲上来,对着铭牌上的屏幕说:“教官!洛尘要去当传教士啦!要不考虑考虑我吧。“
  “让开!你挡住我视线了!”阎颂之毫不给面子的说。
  胡莱只得伤心退下,将觐见女王的机会让给洛尘。
  只见蓝色屏幕上的阎颂之噗嗤笑了出来,一双媚眼瞪大了看着洛尘,“洛尘你这是要走禁欲路线啊?”
  洛尘:“……”
  “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洛尘你不许留头发,等姐回来好好把玩你的小光头。”阎颂之留下了妩媚诱人的笑声结束了通讯。
  ……
  一结束通讯,洛尘立刻将手臂从龙若的怀中抽出,又顺便感受了一下那柔软的触感,留下一句话,“胡莱你死定了!”戴上军帽,转眼间消失不见。
  胡莱第一次看到洛尘狼狈的身影,心中倍儿爽,至于洛尘的威胁,胖爷一身二百斤肥膘还会怕了他?
  洛尘来到了王破敌的独立别院,经过了这次新兵实训,洛尘感受到了天神一号的逆天,对王破敌越发感激,王破敌对他有知遇之恩,训练了他三个月,提供了无数机密的资料,还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给了他。他洛尘理应去拜访一下这个他上级的上级,一个小老头儿。
  王破敌在小院儿中晒着太阳,哼着小曲儿,就等着洛尘这家伙呢,居然没在第一时间来汇报战果,小子皮痒了。
  洛尘在门口进行生物认证然后进门就发现王破敌闭着眼睛躺在椅子上。
  “臭小子,过来!比我预计来的时间晚了一小时!你说怎么办?”王破敌还是那样大嗓门。
  洛尘看见了王破敌心中那份感激之情就自然而然收了起来,还是跟他斗嘴比较舒服,不然老头子蹬鼻子上眼的。
  “嘿,老头儿,我给你挣了那么大脸,你就这态度?”洛尘双手抱胸,挡住了王破敌的太阳。
  王破敌睁开眼睛,将手里的两个核桃砸向洛尘,洛尘眼睛一亮,微微侧身避开。王破敌呼地一下站起来,身体前倾,右拳直击洛尘的小腹,拳头未至,拳风伤人。
  洛尘下意识感觉这拳头不能硬接,以膝盖挡住王破敌的拳头,准备一个前刺放倒王破敌。
  “蠢货!”王破敌怒喝,枯瘦的手臂宛若精钢似地只进不退,洛尘一下子被砸入院墙,王破敌转瞬上前,这个老头抬起右脚抡圆,啪的一声,劈在洛尘的肩膀上,洛尘用双手撑住,依然被一股无法抗衡的大力砸得往地上一跪。
  灰尘四溢!
  洛尘心中大惊,他完全没有想到王破敌看上去瘦弱地像个竹竿,却如此生猛。他使劲得想要撑起王破敌的腿,却发现肩头跟压了一座大山似的。但洛尘从没有认输的习惯,右脚猛地蹬墙,王破敌瞬间变招,右脚放下,左脚随之跟上,洛尘险而又险地避开,只感到头上劲风掠过。
  他取了个巧,运用了三个月中学习到的短距冲杀搏斗技,仗着自己爆发力强想要掌握战斗的主动权。
  “臭小子,实力就是没有任何花俏的直拳!”王破敌身体一沉,蛮不讲理不由分说地直直轰去,砰!
  洛尘被打得再次砸在了墙上,而他的三重寸劲仿佛泥牛入海,不见踪影。
  王破敌又躺到了椅子上,完全没了刚才的宗师架势,笑眯眯地问道:“尘小子,滋味如何啊?”
  ……
  洛尘艰难地从精钢浇筑的院墙中拔出来,很是无语,这老头儿居然藏得这么深,刚才那几下估计连卫青都打不过他,不愧是从战争时期过来的老人。
  “没有花俏,没有花俏,搞得跟教我那么多搏斗技和招式的是别人似的?”洛尘心想,您实力高,您说什么都对。他对什么武道顶点都是返璞归真的说法一直是嗤之以鼻,他信奉的是技多不压身,万法皆通为王道。而且洛尘压根不相信有武道这个玩意儿,不就是格斗吗,说那么高大上干嘛。
  ”那是让你触类旁通,总结经验,谁告诉你招式就是一成不变的?就你那两下子,老子信手拈来。“其实这次王破敌对于洛尘的成绩还是很满意的,压了联邦机甲部队可不止一头啊,但是S12星上来的那个崽子战绩又压了洛尘一头。
  而且洛尘基本上全是用狙击枪杀的凶兽,那个崽子据说是什么枪都没带就上了战场,硬生生用拳头干掉了186头凶兽,而洛尘的成绩则是182,虽然洛尘最后的积分最高,因为他最后那个高级凶兽的积分可是相当于十头低级凶兽的积分。
  可王破敌还是不满意,洛尘的击杀全靠了X3,而王破敌老爷子当年最出名的就是赤手空拳在枪林弹雨中收割敌人性命,洛尘算是他的门生,但一点都没有继承他的风格。
  洛尘再次对那个叫保罗的人五体投地,看着王破敌枯瘦的身材,却隐藏了如此爆炸的力量,他掂量一下,估计就是卫青也不一定是王破敌的对手。
  王破敌指着旁边桌上的材料说:“这是联邦军研所的最高机密,背上后就毁掉!”王破敌的声音中有了一丝严肃。
  洛尘好奇得拿过一看,只见封面上有着大大的两个字,绝密!
  翻开一看,第一页就是人体结构图,密密麻麻地标注了各个穴道和经脉,关节与神经,甚至还有进化程度的标注。洛尘大惊,这是什么,怎么得到的结论?
  他继续翻看,一共有十个章节,战兵篇,战将篇,战王篇,战皇篇,不可知篇,人体必杀部位总结,人体急救篇,精神训练篇,无氧呼吸篇,刺激潜力篇。洛尘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玩意儿,假如可信的话,无疑会带给人类一次巨大的种族跨越。
  他看着王破敌眯着的小眼睛,眼中满是疑问,说:“这种好东西为什么不推广?这是怎么得到的研究结果?”
  王破敌哼了一声,说:“推广?且不说前五章大部分人练了会直接死亡,这个东西一旦推广,联邦还有安宁可言?每天这个死了那个死了,犯罪分子拿到了再出现个绝世天才,一下子弄出个战皇出来,联邦还不得被玩完?”
  至于第二个问题,王破敌没有回答。
  洛尘心中隐隐有了答案,从战兵篇到战皇篇,篇幅不断减少,案例也不断减少,只有一个可能,这是由人体试验得到的东西,居然让一个战皇做试验品,这个手笔之大让洛尘也要说一声佩服。
  洛尘问道:“联邦有多少人掌握这个东西?”
  王破敌淡淡地说:“这是少壮派的资料,他们管这个叫战神诀,他们的精英分子人手一份,另外军研所负责不断更新,联邦所有上将和政治局高级议员也有一份,所有人都要签署保密协议。”
  “那我?”洛尘问道。
  “你他娘得了好处就给我滚蛋,别站在这儿挡太阳。”王破敌直接下了逐客令,嚷嚷着。
  洛尘心中无比感动,这个可爱的老头儿。
  “本学期期末考试必须门门优秀,不然你的假期就给我待在这儿吧。还有,找人过来给我把墙修好了,看着别扭!”
  “您说什么?我没听见!”洛尘一溜烟儿跑了,刚才被打的两下,现在还隐隐作痛,老头儿还想让我找人帮他修门,想得美。
  ……
  ……
  野星市的一个普通宾馆中,一个房间里传来男女的喘息声。
  一道压抑的声音后,鲁斯特坐起来,拍拍身下已经瘫软的女人的脸蛋说:“收拾干净,然后滚蛋!”
  身下的那个女人不敢违背他的命令,强撑着被征伐一晚上的身体,贴心地清理好鲁斯特的遗留,然后才穿好衣服,把被子恢复成原样,再将窗户打开通风,然后悄悄地关上房门离开,回到自己的家,丈夫应该已经睡着了。
  她是市政的分管市长,可在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面前丝毫没有反抗的权力,她有把柄在他手中,而且,她好像并不准备脱离这个男人的魔爪,有些感觉是很危险的。
  鲁斯特在这个女人走后,抽了一根烟,然后关上窗,拉起窗帘,再开启信号屏蔽仪,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周围墙壁和角落。
  这才在桌上摊开洛倾寒的资料,女,17岁,星辰高中三年级一班。
  父亲洛平海,军人!
  鲁斯特瞳孔一缩,原来是平海的女儿,怪不得眉眼之间总有熟悉感,世事真巧。
  他忽然陷入了回忆之中,洛平海和他从一个学校毕业的,一同参军,他后来转入了情报部门工作,他则进入了前线。两人当时都是年少气盛,意气风发,一路平步青云。
  鲁斯特不怕得罪人,因为他知道洛平海肯定会帮他撑腰,洛平海可是疯起来连他都怕的人,曾经带着一个营就这么冲进CIAS的总部,用枪指着一个实权局长,说:“你他妈敢动鲁斯特试试?”
  结果那个局长当场服软,后来洛平海直接被军事法庭带走,又是鲁斯特拖了多少关系,花费了多少人情才摆平的这件事。
  鲁斯特想着他们当年疯疯癫癫干的事情,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没有伪装,没有游戏人间的不屑,只有岁月雕琢的风烟和淡淡的追忆。十二年了呀,平海,我居然碰见你女儿了,哈哈,瞧你当初抠门劲儿,死活不给我看,不过果然是个大美女啊。
  洛平海当年在一次行动中牺牲,然而之后洛平海的档案完全被封锁,他暗中查了这么多年,才有了一丝疑似线索的蛛丝马迹。
  随即鲁斯特皱了皱眉,洛倾寒怀孕了?他联想到洛倾寒今天稚嫩的演技,心中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想,于是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