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异界之狙击之神 > 第四十章干他娘的

第四十章干他娘的


  现在洛尘已经开始尝试接触郭永诚的工作,锻造强金,最麻烦地就是如何瓦解在保证强分子作用力不被破坏的情况下使强金进入液态,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为郭永诚发现强金的强分子作用力一旦被破坏便无法自动形成,要么选择坚硬,要么选择柔软,强金顽固地让人头疼。
  郭永诚一直在寻找各种办法,化学办法和物理办法都几乎尝试了一遍,收效甚微。
  晚上,郭永诚因为年纪大了,体力跟不上,10点多离开了实验室,而洛尘还在孜孜不倦地做着实验,他无比渴望着强化狙击枪的出现。
  与此同时,军研所一大帮人也在建模的建模,做实验的做实验,然而进度竟然跟洛尘他们相当。
  洛尘正在做通电实验,给强金加上高压电看强金的结构会有什么变化,能够达到锻造要求,然而希望渺茫。电压在一点一点加着,洛尘眼睛盯着刻度表一动不动。
  电压加到了一千零二十四伏特时,洛尘通过扫描隧道显微镜突然观察到电子的异常流动,只有一丝,但洛尘的视力本就对动态物体捕捉异常精准,他确信自己刚才观察到了扰动。
  他将电压调回,嗯?
  什么现象都没有,洛尘皱眉思考着自己刚才的观察结果,他对于化学和高能物理不是很精通,但他有对灵敏的眼睛。
  他将这个现象记录在实验日志上,继续未完成的电压实验。
  第二天,当郭永诚来到实验室的时候,洛尘已经做完了从200伏电压到120万伏电压的观察记录,一共发现了4处不正常扰动。
  郭永诚戴着老花镜仔细地看着洛尘描述的现象以及对应的电压值,1024伏,12065伏,89471伏,郭永诚感觉这三个数字有点意思,他迅速地打开实验室地主机,将这三个数值输进去进行关联搜索,屏幕上数据快速滚动,在诺大的联邦科学数据库中翻查了诸多类似数据。
  终于,郭永诚在一篇关于描述原子间从强分子作用力跳跃到次级强分子作用力的键能存储论文中发现了极其相似的三个数据,他立刻将这篇论文抽掉出来,其核心思想就是原子在一定条件下可以通过增强或者释放能量达到键能的调节。
  郭永诚激动地根据论文的描述重新对强金进行分析,经过了一整天的研究,郭永诚终于理解强金间强分子作用力的运作规律,在加电的过程中,恰好完成了这一作用力能级的转变从而对电流产生的反向作用导致的电子微小跳动。
  要不是洛尘观察力实在惊人,没有人会发现这个扰动的存在,郭永诚现在越来越喜欢洛尘,他甚至想推荐洛尘前往联邦军研所担任研究员,然而令他遗憾的是,洛尘并没有这个想法,他的兴趣只在枪支上面。
  第二天,郭永诚便带着洛尘采购了一台航天材料专用的锻造炉,他们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根据算出来的电流值给强金加上电之后送入锻造炉中融化。
  隔着厚厚的玻璃,洛尘和郭永诚死死地盯着里面黝黑的强金,一分钟,两分钟,半小时,一小时,就在二人快要失望的时候,强金竟然真的像水银一样开始了流淌,由于次级强分子作用力的存在,在流淌的过程中,后面完全没有痕迹,就像水珠在荷叶上滚动一般。
  成了!
  郭永诚和洛尘激动地握着手!他们仅仅用了一个月,就完成了前所未有的强金冶炼技术的开发,这要让至今没有头绪的军研所的人知道了还不得全部羞愧至死。
  郭永诚拍拍洛尘的肩膀说:“继续保持!”很朴素的四个字,却是老教授对洛尘的衷心赞赏和愿望,洛尘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洛尘非常谦虚的点点头,他认为自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得不说,郭永诚的资料着实让他收获颇多,而且他最后也仅仅是做了观察的工作,在实际理论研究中,他并没有什么贡献。
  但洛尘的心情无比激动,今天的成功意味着狙击枪强化技术的诞生,意味着一个时代的到来,强化狙击枪完全可以在星空中作战,射程一万米,两万米,还是更高更远的距离,洛尘火热地看着锻造炉中融化的强金,狙击枪神话,就此开始!
  洛尘的能力得到了一致认可,同时王破敌也打了招呼,洛尘在今天跟随着这一届老兵在长春军区顺利结业,此后他们有的人将被派往无人区或者联邦边防,真正的被编入联邦军队建制,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也有的人会留下来成为军区的骨干教导新人。
  今天洛尘换上了军区配发的崭新军装,参加授衔仪式。
  孙明义等人终于见到了活的洛尘,一路上都在问洛尘这个月在干嘛,而令孙明义有点郁闷的是,他难得叨叨叨讲了一路,就是不见洛尘问他最近过得怎么样,然后他好炫耀一下。
  胡莱奸笑着说:“行了吧,你就别指望洛尘能羡慕你了,人家阎颂之之前可是倒贴洛尘,洛尘都不为所动的。”
  “嗯?”洛尘突然看向孙明义,说:“成了?”
  孙明义压抑不住笑容,打开铭牌,只见一个立体影像出现,是孙明义和阎颂之并肩的照片,只是这两人都是正襟危坐,跟拍工作证似的。
  不过两人看上去是挺匹配的,一个冷艳飒爽,一个英俊冷酷,这一点倒是一样。
  洛尘朝着孙明义竖起了大拇指笑着说:“必须请吃饭,请十顿!”
  孙明义说:“阎颂之现在已经是我女朋友了,你再想打她的主意就晚了,兄弟妻不可欺!”孙明义可是听说了洛尘一开始在狙击手营的受欢迎程度。
  而今天令所有人震惊的是,王破敌竟然亲自来为本届结业军人授衔。
  军区大佬在主席台上坐了一排,而王破敌只是坐在主席台的边缘,一个小老头儿,应他本人要求,他说我老了,就该退下来,总霸占着位置你们也不高兴啊。
  洛尘和胡莱果树来到自己的阵营,在一排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一切都在按流程进行着,不断有连队被报到上台由各位军区大佬为他们带上中尉军衔,这也是令长春军区自豪的地方,他们在光明大区作为老牌军委直属军区,有资格直接授予中尉军衔,而光明第二部队等只能授予少尉军衔。
  今天是这些军人离大佬最近的一次,倍感光荣。
  当狙击手营一连一排被报到的时候,王破敌站起来了,对着台上的司仪小姐示意一下,要了一个普通的中尉军衔,两星一杠。
  洛尘上台,王破敌亲自给他佩戴上中尉的军衔,跟其他领导一样,和洛尘握了握手,这是洛尘第一次和王破敌握手,他的手虽然干瘦,皱纹叠起,却刚硬有力,洛尘回忆着在军区待着的近六个月的时间,对这个老人敬佩有,感激有,甚至还有一丝亲情,虽然他们之间最多的交流方式就是斗嘴。
  洛尘至今也没叫人把王破敌小院的院墙修好,他在握手的时候想着,是不是该找人修一修了。
  一连一排和军区大佬合影,所有人都笔直地挺立着,崭新的军装,熠熠闪耀的军衔,还有一个小老头儿,旁边站着个清秀少年。
  台下所有人都羡慕地看着洛尘,只有他是王破敌,这个联邦传奇上将亲自授衔,对他们来说,这是无上的荣光。
  接下来是其他连队,洛尘等人下台。
  当大会要结束的时候,王破敌站起来跟主持人要了一下话筒,他扫视了一下全场,场间瞬间安静,包括原先谈笑风生的主席台。
  王破敌说:“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正式成为联邦军队的一份子,所以在此,我要对你们说一声,战友好!”
  场间气氛一下子爆炸,王破敌的一声战友好,甚至让不少汉子直接落泪,他们居然可以被王破敌,破敌千万的联邦上将称为战友,所有人将腰杆更加挺直,眼睛直盯着台上的那个老人。
  “既然是战友,那就是战斗的朋友。从今天开始,长春军区便不再是你们的庇护所,而是你们的故乡,你们要前往无人区,要前往不断有磕磕绊绊的边境,甚至在以后,你们要前往各处战场。和平来之不易,富强更来之不易,联邦人民的幸福生活,联邦兴旺发达的现代技术,都是你们用汗水用血用枪用子弹打出来,所以我在此代表联邦人民感谢你们。“
  “要说期望的话,我期望你们能够在战场上活着立功,活着开疆拓土。你们在拼搏的同时,军研所的同仁们也一刻没有放松,致力于不断提高军队战斗力,降低军人牺牲率,那是一处没有硝烟的战场,也有人牺牲,也有人倒在实验台上再没有起来。但宇宙从来都是冰冷残酷的,我们身处最好的时代,星空在我们脚下,我们又身处最坏的时代,能源已经短缺,人类必须重谋出路。联邦的未来要靠你们,你们要靠自己,用我以前一个战友的话说,那就是干他娘的!祝你们前程似锦,祝联邦未来光明!“
  王破敌正襟危坐,气吞万里如虎,台下掌声雷动,经久不息,干他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