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异界之狙击之神 > 第六十六章出鞘剑,上膛枪

第六十六章出鞘剑,上膛枪


  三十八团,二十二团,二十一团的三位团长和袁文负责收编军事堡垒中投降的士兵们。
  一位老司令员早已站在一个装甲车的旁边等待着他们。
  平茂学看见了这个军事堡垒司令员肩头的将星,他们心中一凛,敬了一个军礼,在这个年代肩头有将星的老军人几乎都参加过联邦保卫战,他们有必要为之敬礼。
  安令希摆摆手,微微嘲讽地说道:“败军之将,当不起你们的军礼。”
  袁文说道:“我们不是敌人,只是立场不同。”
  “立场不同就是敌人,这一点,我相信你执行得很好。”随即安令希咳嗽了两声,一直捂在腰间的手露出了一丝猩红。
  他下意识地怒目而视,将咳嗽削去的威严再度生出,他说:“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有自己的思想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们现在可以为了你们的信念而战,可是你们能够保证你们当中的一些人信念不会改变吗?”
  袁文丝毫不惧这位老将的虎狼之气,说道:“有自己的思想是一件危险的事,但没有思想成为野心者的利刃更是一件危险的事,少壮派的行动只会自取灭亡。”
  安令希看着袁文像剑一样出鞘的锋芒,瞪了大半辈子的眼睛中一半是欣赏,一半是可惜,“你们太年轻了,你们没有看见过当时联邦保卫战流的血泪,我们科摩联邦只是进行了一些核试验便遭来了战祸。你们不知道,只有经历战火的洗礼,才会有更好的未来。”
  “我们没有忘记历史,王破敌将军一直带领我们前行。”
  说到了王破敌,安令希明显一怔,对于王破敌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人格魅力令人折服的名将,自己也曾经被王破敌救援过。他扶着装甲车缓缓坐下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缓缓说道:“或许你们是对的,但为什么一定要用内战的方式呢?”
  “要内战的不是我们,是目前的联邦掌权者,我们只是不想在其他联邦的战场上杀害那些自由的人民。”
  安令希摇摇头,却什么也没说了,他有些累了,眼神飘向比远方更远的地方,那里有一株他年轻时就依靠着的马尾松,和他年轻时的故事。
  袁文率先脱帽敬礼,紧接着所有军事堡垒的士兵们站起来脱帽默哀,气氛肃然,有些人甚至红了眼睛。
  过了一分钟,袁文戴上军帽,对三位团长说道:“请你们抓紧时间动员,修复这座军事堡垒,明天或者明晚还有一场大战!”
  “好的。”
  ……
  ……
  因为军事堡垒被攻破的缘故,枪声已经消失,资源点留守的人也没有了抵抗的心思,胡莱已经带人接管了军事堡垒这个重要的资源点,里面所有的人被他们俘虏,都乖乖地蹲在了地上。
  这时突然从要塞外面进来一个人大喊道:“于良骏,司令有令,将这个资源点炸掉,不让自由联邦的人唾手可得。”
  胡莱一听来了神,我靠,这小子可以。
  陈志晖刚从外面跑进来,就看见一堆陌生的人拿着枪对着他,他立刻扭头就跑。
  胡莱甩手一枪打在了他的腿上,陈志晖重重往地上一倒,嘴中咒骂着:“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杂碎,叛徒!”
  胡莱直接用枪托让他闭嘴,俘虏还这么凶,这不是自讨苦吃吗?胡莱看着他肩上的军衔,居然是少校。胡莱的小眼睛立刻笑得眯了起来,“哈哈,我在这儿也逮着一条大鱼。”
  随即对着这些俘虏说道,“你们可得作证,这个军官刚才说要炸掉这儿,要不是我料敌于先,这么丰足的一处资源点还真就被毁了,多可惜。”
  三连留守在这儿的人低声暗骂着这个胖子,在军事堡垒还在激烈战斗的时候,这个胖子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了他们身后,将他们包了饺子。
  ……
  ……
  三个团的工程兵正在紧张地修复着军事堡垒,一些伤员也正在紧急医治,而对方投降的人全部被卸掉武器押到了三团驻地听候发配。
  所有连队的连长都集中在军事堡垒的指挥室里面,此时正在记录军功。
  “3区能量膜漏洞是哪个连发现的?”
  “一营一连先发现的。”
  “团长,咱们连还保存了一个重要的资源点,这个可是大功一件啊!”洛尘此时正在为胡莱讨要着军功。
  平茂学瞪了一眼洛尘,说道:“给你的作战计划里面有这条吗?”
  “这不是随机应变嘛?”洛尘笑着说。
  平茂学收起板着的脸,拍拍洛尘的肩膀笑说:“好,给你们一连记一功。”原来刚才只是吓唬吓唬洛尘。
  本次成功攻破最后的这个军事堡垒,头功仍然是王牌机甲营的,他们的功勋已经高到了一个离谱的程度,所有机师都是少校军衔,而他们的指挥官袁文更是一名少将。
  其次的军功就以一连最多,击毙数和战场作用都是最大的。
  洛尘凑到平茂学的跟前说道:“团长,这下咱们团那把狙神枪可以给我们连使用了吧。”平茂学看着念念不忘狙神枪的洛尘说道:“给你们一连也不是不行,但要是接下来你们的军功不比其他连高一大截的话,我就把它收回来。”
  一营的营长看着洛尘说道:“洛尘啊,你可得把这把狙神枪保住了,听说三营那边也有一个狙击手,他们的营长最近也在跟团长讨要狙神枪呢。”
  “营长你放心,这把狙神枪以后就是一连专属的了。”洛尘极为自信地说,有他和胡莱在,万米之内去敌人首级真如探囊取物。
  一旁的三营营长冷哼一声说:“话不要说得这么满!”
  这把狙神枪他也盯上了好长一段时间,然而苦于最近只是进行小范围骚扰和封锁,一直没有赚取军功的机会,他也不好意思开口,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刚刚调过来的小连长给截胡了,这让他心生不爽,故而言语上也没多少客气。
  洛尘不以为意,敬了一个军礼走出了会议室。
  走到军事堡垒中一连负责防守的区域,他把手中黝黑的狙神枪扔给胡莱,说道:“胖子,最近狙击手感怎么样?”
  “一向火热。”胡莱惊喜地接过狙神枪,说道:“洛尘,这玩意儿你真的参与发明了?”
  “就设计了一个枪口和子弹,主要还是郭教授一力完成。”洛尘仔细地擦拭着自己的狙神枪,小心翼翼地给微核动力装置添加冷却剂,然后向弹匣里面填充着狙神弹。
  枪已上膛!
  此时天边已经蒙蒙亮,战斗持续了大半个晚上。洛尘站在军事堡垒的城墙上看着周围在晨光下显露真迹的宏伟战场,然后他正好和那个年逾四十的女少将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对视,洛尘立刻立正,说道:“将军好!”
  袁文走过来看着洛尘在军队中很显眼突出的白暂面庞,问道:“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报告长官,您曾经想要招揽我进王牌野战营。”洛尘说道。
  经过这么提醒,袁文想起来了这个曾经她斥为孬种的新兵,她看着洛尘背后的狙神枪,不乏一丝冷意地说道:“狙击手?”
  “是!”
  袁文转身面向天边透着深蓝色光芒的云朵,说道:“我坚持我的看法。”随即转头离开,步履坚定,锋芒毕露。
  “报告长官,我也是!”